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横河:从肖建华哈佛捐款看中共统战

人气: 1119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7年05月06日讯】(按语:本文是美国时事评论员横河在希望之声广播电台访谈。以下为节目实录。)

主持人:听众朋友好,欢迎您收听《横河评论》,我是杨光。

横河:我是横河,大家好!

主持人:“明天系”的掌门人肖建华虽然身家亿万,但是一直低调神秘,一直到今年的1月17日,也就是大年三十,他从香港的四季酒店被神秘的带回中国大陆,才正式进入公众的视线。

最近几个月,越来越多关于肖建华和权贵高层,包括军方高层,错综复杂的关系慢慢的浮出了水面,让我们有机会一窥这位金融大鳄背后的秘密。本月中,也就是四月中,《华尔街日报》揭露出来他曾经和中共军方的保利集团一起给哈佛大学捐款2千万美元。这个捐款会有什么秘密呢?这个里面又有什么耐人寻味之处呢?我们来听一听横河先生的分析。

横河先生,关于这个肖建华大家知道的不多,从目前曝光的情况看,就是他搭建的“明天系”股权结构非常的复杂,让一般的人都看不懂。我们知道他捐款这件事情,他是通过第三方来捐款,外界知道的也不多,一开始都没有被报导。您能不能先简单的介绍一下,他捐款这件事情前后是怎么回事?

横河:这是《华尔街日报》在4月19日发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的题目叫“三桩交易显示失踪的‘明天系’掌门人肖建华与中国军方有关联”。这是什么呢?就是当时肖建华失踪以后,《华尔街日报》就进行调查,调查以后,他们查阅了大概有几百份的公司纪录,还有一些可公开查阅的文件,就查到了三桩交易是比较重大的,其中提到的第一桩交易就是捐款这件事情。

3年前肖建华向哈佛大学提出来要给艾什民主治理与创新中心,这是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下面的一个中心,要给它捐2千万美元。后来肖建华提出来要由第三方出面捐赠,哈佛就有点犹豫了,因为它对这个钱的来源就产生不安了。

这个可能在美国有一个讲究的,就是捐款的人如果他是自己出,而且他纯粹是商人那没关系,但是如果他让第三方,人家就不知道这个钱究竟谁出的,万一一查,查出来是和中共的军方,或者是什么美国禁止高技术出口的国家和机构有关系的话,那这就麻烦了,是这么回事。

哈佛大学的艾什中心从来没有提到过肖建华捐款的这件事情。但是《华尔街日报》查到了在2014年,哈佛大学的艾什中心有一个通讯,这个通讯当中就提到,说是从嘉泰新兴这家公司收到了一份重礼,价值1千万美元。估计最后捐的是1千万,或者是到2014年春天他们到手1千万。

它怎么描述呢?它说嘉泰新兴支持一项肖建华提议的中国治理项目,该项目提名的研究人员包括中国政府官员和来自某银行的一名高管,而这个银行由“明天系”部分控制。这个讲得非常拗口,其实把它简单的说一下,感觉就是肖建华通过嘉泰新兴给哈佛捐了1千万美元,用于哈佛培训中共官员和它自己的高层官员,就这么一个关系。

这里面还有几层关系需要简单介绍一下,一个就是嘉泰新兴,嘉泰新兴就是JT Capital Management,它是中共军方保利集团控制的公司。这笔钱究竟是肖建华以嘉泰新兴的名义捐的,还是就是军方保利集团自己捐的?现在不清楚,它并没有说,没有查到这部分。

另外一个就是,哈佛的肯尼迪学院是从1998年开始就为中共培训官员了,被人称为中共的第二党校,从1998年到现在,将近20年,培训了上千名中共的党、政、军官员,这是一个背景。

主持人:《华尔街日报》提到的这个捐款,出资人并不是中共,而是一个具体的公司。我们知道其实在美国政界,比如说总统竞选的时候也经常收到一些香港,甚至大陆公司,或者是美国公司的一些赞助,那有的人他就说其实这些背后都是属于中共的统战手法,您怎么看呢?

横河:我想这角度不一样。从赞助商的角度来看的话,他当然主要是为自己的利益。像2001年的时候,肯尼迪学院跟清华,还有中国的发改委,一起发起了一个叫中国公共管理高级培训班,实际上哈佛培训主要就是这个项目,每年中共要选60名左右副厅以上的中央和地方官员到哈佛进行公共管理课程的培训。

那这个培训的赞助商是谁呢?是安利集团。我们知道安利集团是一个,讲得很拗口,叫做多层直销公司,其实就是一个传销公司。对安利公司来说,这就是一种长期投资的行为,因为它资助这么多中共现在的中级领导官员、将来的中共的高级领导官员,资助这么多人到美国培训,显然就是和中共不仅搞好了现在的关系,还搞好了将来的关系,在中国的话,它肯定就能得到好处。

你像传销在中国是禁止的,但是安利就以直销的名义能够在中国合法存在,这里面你就不能说一点关系都没有。但是这种它不是说我给你这个,你就给我这个,不见得就有那个合同书签在那里的,但是心知肚明嘛!

主持人:大家心照不宣。

横河:对。肖建华捐的这笔钱,他就是指定培训中共官员和他自己的高管,那么肖,当然,他可能给很多中共高官去经营,就是“白手套”这一类的,那不管怎么说,就是他要坐稳他这个“白手套”,要赚够他自己的,他也得跟中共官员搞好关系,因为他自己不是当官的。所以这笔钱即使是完全是他自己公司出1千万,捐给培训中共官员的,这笔钱他肯定能够赚回来。

怎么赚回来呢?很简单,中共其实只要在生意上给他一点优惠,随便就是赚几千万,上亿都不成问题的。就是这些它不是一个合同关系。这是从赞助商的角度。他实际上是只要给了中共好处,那么他自己在中国的生意就会有好处,是这样考虑的。

从中共自己角度来看的话,它也有多方面的好处,你看,官员送出去培训了,还不用自己出钱,有人给出。在中国经济发展的过程当中,当然专业管理总是需要的,人才培训。

还有一个好处就是作为官员的福利,到美国进修,其实你说官员有多少人真的到这里来学习的?这种级别的官员,英语绝大部分都不懂的,到这里学英语都来不及。当然有人给他们用中文上课。那不管怎么说的话,就是说他实际上是走马观花,来玩一圈是最主要的,这是一种变相的福利。

最后一个就是,它扩大了中共在国际上,尤其是一些学术机构的影响力,这点可以把它归到统战范围里面去,但是这件事情并不是统战部主持的,实际上背后是中组部,因为培训干部嘛,是中组部,我觉得至少在性质上它有统战的意义在。

主持人:像这样子的培训,或者这样的合作,按理说应该是双方互惠、互益,那么从中共方面,从中国官员方面,他当然是会有收益,刚才您也分析到了。那么在哈佛学校这方面,它从这个培训中共官员上面能够收益什么呢?除了它有一点经济收益之外。

横河:我想哈佛它是肯尼迪学院嘛,它就是政治意味很浓的,和中共的未来领导人搞好关系,这其实是它非常重要的一步。从经济上来说的话,哈佛这方面,越来越多的中国、包括香港的富豪给它捐款,那对哈佛来说的话,现在当然是多多益善,哈佛因为它是私人机构,自然富豪的捐款是非常重要的。

而且据说哈佛现在至少有200名教职工的工作和中国有关,和培训中国人有关,你想想看,这就是这么多人的饭碗问题,而且这个项目确实给哈佛带来了不少捐款。你要知道,这种捐款并不是所有的都指定每一分钱都要用在中共官员培训上,这样人家也不会要,肯定是帮助这个项目以外,另外还有很多捐款。这是在经济上。

在这方面其实双方都要受影响的,按说起来的话,应该双方都有影响的。西方有一个误区,这个误区也可以说是开始没有经验,也可以说是有些人有意而为的,就是从自己的利益出发,至少是一种借口吧,就是西方有人认为这种和中共官员的交流或者培训,可以使中共的官员接受西方普世价值,最终去推动中国的民主化。但是这20年来的经验,至少证明这完全是一厢情愿的想法,离现实简直相差太远了。

除了哈佛,其实西方还有很多著名的大学是为中共培训官员的,《凤凰周刊》曾经披露过,中共到现在为止派出的官员已经超过10万名,你想想看,这是个很庞大的数量,有的国家人口很多的,留学生都派不出这么多的。但是我们可以看到中共官僚系统里面,丝毫没有民主化的呼声,也就是说培训了以后,这些人不会去走民主化的路的。

原因是什么呢?因为中共是非常完整的一个系统,很邪恶的一个系统。就是官员来培训了,比如一个单位只来一个人,那么来了以后,不管这个培训当中的内容对自己有什么影响、有没有影响,当他回到自己的官僚体系里面,他马上就要回到那个系统去思维,他的行为也必须表现得和那个系统一模一样,否则的话,因为中共是一个逆淘汰系统,马上就会被淘汰掉。他本来出来培训的目的就是要在这个系统里面往上爬的,他怎么可能让自己去接受了一个新的观念就把自己给从这个系统里面淘汰出去了呢?

中共它自己有一套很完整的歪理的,即使有人真的受到西方观念影响的话,他一回到那个系统以后也很快的通过洗脑可以重新改造回去,这是很简单的事情。

其实这些官员相当多数是把这个培训当作出国游玩的机会的,就是说他们对美国社会基本上还是属于走马观花,根本就没有深入到美国社会里面去。而平时官员被党文化洗脑的程度要比一般的民众要严重得多。你想一般的民众,哪怕是中学生、大学生出国多少年了,还不容易突破党文化的思维,更不要说这个在里面的这些党官了。

而这种培训主要是在技术和管理层面上。哈佛方面也会故意的避开在意识形态和政治层面进行任何方面的培训,因为他们的目的是搞好关系,并不是说要向中共官员灌输普世价值,至少他不会主动这么做。

但是另外一方面,就中共在这方面对美国大学的影响力就要大得多,比美国大学对中共官员的影响力要大得多。首先受影响的就是学术自由,就是几乎所有接受中共培训的大学,其实不仅是哈佛,美国就有很多地区性的大学、州立大学都接受中共的官员来培训。只要接受培训,至少在中国问题研究上,它部分的丧失了学术自由。当然还不只是培训啦,中共扩大影响力的手段很多,就仅仅从大学来看的话,它有遍布世界的孔子学院,还有中共资助的研究基金,甚至是研究中心。

去年9月份的时候,《悉尼晨报》发表过一篇文章,就提到悉尼技术大学建立了一个叫澳中关系研究所,是一个大陆的姓黄的商人投资180万澳元建起来的。那个大学里面的教师就有很多人很不满意,就认为这个研究所完全反映的是中共的宣传,他叫partypropaganda,共产党的宣传,说这个研究所毫无独立可言,完全违背了这个学校学术自由、学术独立的理念。这篇文章警告说澳洲大学不要成为中共的宣传工具。

《澳洲人报》有一篇文章披露这件事情原来跟法轮功还有一点关系。悉尼技术大学本来有一个中国中心,曾经在这个中心里举办过法轮功画展。中共看到以后,就给这个学校施加压力。最后学校同意由中国商人,就是那个姓黄的,出资180万,建了现在这个成为中共宣传工具的澳中关系研究所,把原来的那个举办过画展的中国中心给取消掉了。

所以我们看凡是接受了中共研究基金的,美国很多重点大学都有,接受了培训中共官员的,还有建立了孔子学院的大学,他们或多或少都会在中国问题的研究上进行自我约束和限制。

最近有一部电视片叫《假孔子之名》,这部片子很不错,西方影响力很大,现在还在试演,我觉得有机会大家可以找来看一下。就说孔子学院怎么样干扰了西方大学的学术自由的。

我想补充说明一下,最近有一些人不知是无意还是有意误导,就说孔子学院在对外散播封建思想,他说儒家思想是封建思想,这一来的话,好像说中共的孔子学院对外传播中国文化,尽管它这个说法是贬低中国文化的,他说“封建思想”。

孔子学说是儒家思想,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一部分,这么多年来,中共是竭力消灭中国的传统文化的。孔子学院并不教授儒家学说,连名义上它都不是儒学,它是以教汉语为名而行中共党文化对外渗透之实的这么一个机构。

就说到封建思想,中国其实从秦统一以后就建立了郡县制,封建制基本上就消失了,周才是封建制,当然有少数地区或者短暂的时间存在过,但是整体上封建制就没有了。儒学是到了汉才开始被确定为主流意识形态的,跟封建应该没有什么关系了。

大学受到影响的呢不仅是学术自由,还有一些文化交流的自由,如果一所大学有孔子学院或者培训,它肯定不会去邀请达赖喇嘛演讲。当然施加压力的方式很多,像近年来美国大学有大量的中国大陆的留学生,这些留学生给这些大学带来很多学费嘛,所以影响就很大。这样的话,学生抗议也是一种常见的施压的方法,你比如说最近在加州大学圣地牙哥分校(UCSD),中国大陆学生就抗议学校邀请达赖喇嘛在毕业典礼上演讲,这也是一种施压的方式。这些受到影响的大学,有关法轮功的话题绝对是禁忌,根本就不会有。

其实你只要看一看,就中共迫害法轮功18年,在中共历史上针对特定团体的镇压,这是时间最长、受害人数最多,而且迫害最惨烈的这么一个事件。西方学术机构的研究非常少,完全不成比例,就是少到不成比例,你就知道中共对西方学术界的渗透和影响力了。

主持人:听您刚才那么一讲,就是这种文化看起来是培训,或者是文化交流这样的项目,西方人起码表面上是想用这种方式去影响中共,事实上是他们被中共来渗透了,从这里就可以看出来,中共的统战的策略是非常成功的。我们知道中共统战是从中共刚刚成立就已经开始了,是它的所谓的三大法宝嘛。您能不能跟我们讲一讲这个中共统战它究竟是怎么样运作呢?

横河:所谓“统战”是统一战线的简称。中共以前很清楚,就是不同的部门之间什么任务做什么事情。所谓“统战”它定义就是说统一战线,统一战线是团结最大多数的人,那干什么呢?是要打击一小撮敌人,就是在一个特定时期针对中共的主要敌人去最大限度的争取同盟,这就叫“统战”。

这个同盟包括中间派,就大多数,甚至是其它时期的敌人,来完成打击这个时期敌人的目标,也就是说敌人是会变的。首先统战是要敌人的,而同盟是暂时的,就是曾经的同盟,在另外一个时期就可能会变成打击的目标,就变成敌人了。

事实上中共历史上的统战对象,基本上都在后来的某个时期成为过斗争对象,你比如说曾经在中共夺取政权的时候,帮助过中共的,建政时期成为临时授权中共执政的所谓民主党派,就是现在政协的组成党派,在三大改造开始一直到文革,历次运动当中都是打击的对象。这是会变的。

主要是文革结束以后,统战就向海外扩张了,因为在这之前海外是不统战的,是打击对象,海外关系都属于打击对象的,文革结束以后就向海外扩张了。首先就是那些文革和文革之前的海外关系,就敌对势力,成为他们统战的目标。

一开始是旅居海外的华人,就包括老侨社,就是历代移民的,包括以前广东移民的,清末开始就有的,那些侨社,然后就逐渐扩大到台湾侨社;等到大陆移民多了以后,大陆移民定居在(国外),就拿了绿卡的和入籍的,这些也就成为了中共的统战对象。

不过这里要注意一点,就是学生会,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CSSA),这个不属于统战对象,他们直接归领事馆管;就像大陆民众一样的,大陆民众也不是统战对象,他们也不是统战对象。统战对象一定要是在法律上他已经不归中共管了,就是另外一个国家的永久居民,或者是另外一个国家的公民。现在呢,又把这个统战对象逐渐扩展到西方人,以前早期的时候就是跟中国有关系的,或者有血统的,后来就扩展到完全的西方人。

从构架上来说,政治局有一个常委来分管统战,就是政协主席,原来是贾庆林,现在是俞正声。日常操作是由统战部来执行的,所以统战部是政治局分管统战常委的一个具体办事机构。对外台面上的事情呢,它多半是由政协机构花瓶民主党派出面,这就是中共的手段。

为什么要政协?就是统战工作由他们出面,那人家一看,这些是民主党派,本身就不是共产党,他不知道这些民主党的主要领导人都是共产党。因为中共自己不好出面,它名声不好,所以就让这些民主党派出面。

政协自己也有台面上的伪装,它有一大堆的组织,你比如说“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这个就是政协自己的一个台面上的伪装,它在世界各国都有分会,180多个分会统一受北京指挥。政府部门里面它也有统战部门,比如说国务院的侨办,其实侨办也有一个伪装,当国务院侨办不能直接出面的时候,它就让这个机构来出面,就“中国海外交流协会”,这样的话把官方的面目就藏起来了。所以我们在海外接触到的很多中国的机构,从表面上看是完全无害的一个中立的机构,其实后面都有中共的统战系统在里面。

主持人:但是在肖建华这个案例中,我们看到他并不是统战部出面、也不是政协,甚至都不是您刚才提到的那些各种协会,那为什么大家还会认为说它是一个中共统战的一部分?

横河:这个案例,哈佛培训这个案例其实是中组部搞的,因为中组部是中共的机构,它也不合适直接和美国的学术机构打交道,它也要伪装出面,所以这个培训机构,就是培训中共党政军官员的,在哈佛大学的中国公共管理高级培训班,中方出面的是清华大学和发改委。这些部门,就是每个部门只要涉外都有统战的任务,不同的部门它有相关的、有分工、有合作,它最终目的都是一样的,就是要把最多的人为中共的利益服务,要在特定时期打击中共要打击的对象。

比如说孔子学院的上级机构是汉办,汉办是由十二个部门组成的,它绝对不是单纯的教育,或者是汉语教学,如果是汉语教学的话,那么它一个教育部就够了,它为什么要有十二个部门组成?它是有政治任务的,甚至还包括收集情报的任务。

美国就有研究机构把中共的统战部说成是中国的情报机构。对中共来说,它跟别人不一样,它除了情报机构以外,很多别的部门也收集情报;同样的,除了统战机构以外,其它的机构也搞统战,所以就分的不是那么清楚,它不像其它的国家每个部门各管其职,它不是这样的。它是一个概念,就这个概念总体的意识形态对外的渗透、拉拢、打击,是一个整体。每个部门的人都有这个概念,侧重不同而已。

我觉得对西方国家政府来说的话,这是一个以前冷战时期从来没有遇到过的难题。首先是认识这个难题,然后是怎么对付这个难题,西方国家现在都还不很成熟。

还有一个问题呢,中共是以国家政权的力量动员了全国的资源,有计划、有步骤的对西方进行渗透和进攻;而西方国家往往是私人机构、个企、学校,或者是公司,单个的来对付中共一个国家政权的进攻,所以是很难抵挡的。

主持人:那哈佛呢,因为最近几年跟中共走的越来越近,所以有的人说哈佛已经成了中共的第二党校,说哈佛是在江统治时期,是江的统战对象。

横河:哈佛成为中共第二党校确实是跟江泽民统治有直接的关系。虽然我们讲中共的统战是一个长期战略,从建党就开始了,但确实每个时期都有不同的特点。当然一方面是刚才讲的打击和统战的对象在不停的变化,但是到目前为止,中共的统战系统确实有比较深的江泽民的印记。

江比较喜欢在外国人面前作秀,他不是97年的时候被一个机构邀请到哈佛去演讲吗?还有很多人去抗议,而且那还不是哈佛大学邀请的,是哈佛大学下面的一个机构邀请的。按说起来的话,作为一个国家领导人是不应该接受这种邀请的,但他不管,他要这么去。他确实跟哈佛的领导层建立了私人关系。这一方面,他喜欢在外国人面前作秀。

另外一方面,那个时候也比较流行镀金,各种层次的镀金,在国内可以到党校去镀金,官员可以去拿各种高等院校的文凭,真的假的不管它,还有一些就可以出国镀金。出国当然是就已经有一定的势力范围了才能够有机会出国去,镀了金回国以后再提拔重用的机会就更多了。这种情况在当时并不少见,包括后来还在其它的国家,你像新加坡搞的培训,那实际上就曾庆红策划的。所以这个带着江和曾两个人的印记。

你像李源潮、天津市委书记李鸿忠,都是哈佛这个项目培训出来的;而已经倒台的官员,你像云南省的副书记仇和,江苏省委常委、南京市委书记杨卫泽,现在不都是江派官员倒台了吗?也是哈佛这个项目培训过的。因为江当时主导了哈佛培训项目,所以这个项目确实培训出了很多他的派系人马,而这个项目确实是跟他有关系,尽管统战是一个长期战略。

不过最近这几年随着中共领导层的变化和政策的调整,不管是官员培训也好,还是那些在外国研究机构、学术机构里面靠中共吃饭的所谓外国专家也好,都没有当年那么景气了,就说他们最热火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以后这方面的变化还得再看。统战不会变,但具体策略和具体的实施方案可能会有比较大的调整。

主持人:好,因为这次节目时间已经到了,关于这个话题,关于中共的统战,我们就先讨论到这里,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次节目时间再见。

横河:好,谢谢大家,再见。

责任编辑:赵元

评论
2017-05-06 9:4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