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探索

命运天定吗?(159)灵魂离体窥见命运簿

附篇:八字实例分析--身强、财旺大富格
作者:泰源

(fotolia)

      人气: 281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灵魂离体阴司奇经历

唐代时,一个落拓的读书人李敏求参加科举考试有十多次了,始终没有被录取。他无家可归,又没有兄弟可以投靠,已经快落入乞食的境地,几乎不想活下去了。

唐文宗大和初年的一天夜晚,他一个人坐在旅店的床上发愁,忽然感觉到灵魂和身体分离,全身轻飘飘的,像云气一样飘荡,渐渐来到荒郊野外,看见山川草木和人间的一个样,只是不知道在什么地方。过了很久,前面出现一座城镇,便走了进去,看见街道上人来人往,车水马龙,人声嘈杂。

忽然有一个身穿白衣服的人走过来给李敏求行了一个礼。李敏求问:“你莫非是我以前的仆人吗?”那个人说:“小人就是二郎您十年前所雇用的张岸,那时我跟随您去泾州河边,不幸淹死了。”李敏求又问:“你现在干什么呢?”张岸回答:“自从来到这里,我就跟随柳十八郎了,一直为他效力。柳十八郎现在当太山府君判官,非常尊贵显赫,每天审理判决十分繁忙,轻易见不着他。您和柳十八郎有着往日的交情,今天的事必须见他,我先进去通报。”

一会儿,张岸走了出来,带领李敏求走进官署大门。李敏求看见院子正北有座大厅,红柱子白粉墙,极为壮丽。又见西面一排房子有一扇门,门外有许多穿黄衣服和绿衣服的人;还有一些人穿着紫红色的衣服,手里拿着申诉状纸站着;还有一些人穿着白衣没戴头巾和帽子,倚著墙站着;还有一些人戴着木枷和锁链,被人牵着等候提审;还有人怀抱着公文案卷窥视门里准备进去,一共大约有几百人。

李敏求就要进去,张岸挥手对其他人说:“有客人来了!”马上走过来一个人低着头为他们带路。不一会儿有一个人走过来向李敏求作揖,请他进去。李敏求看到一个身穿紫衣服的官员站在台阶下,李敏求上前行完礼,抬头一看,却是已故的秀才柳澥。

柳澥仔细一看是李敏求,不由得大吃一惊,说:“不应该在这里和您见面。”立刻请他进屋里坐下,亲热地同他谈论往事。柳澥说:“阴间和阳世不是一条路,今天你来这里,真是意料之外的事。是不是有人错误地把你摄来了?幸好我在这里,必然替你作出安排。”
李敏求说:“我到这里,并没有人传呼。”柳澥沉吟一会说:“这必然是你命该到此,但是应该快点回去。”李敏求说:“我贫困潦倒,你在这里执掌大权,不能帮助我改变一下命运吗?”

柳澥说:“假如你在阳间当官,难道可以假公济私吗?如果有这样的企图,被处罚贬官是不能逃避的。但是你如果想要知道自己的命运,我倒可以帮忙。”于是命令旁边一个穿黄衣服的官员说:“带领李二郎去曹司,简单给他看一下三年的情况。”

李敏求跟随穿黄衣服的官员走出去,经过大厅东面,进入另一个院子里。院子四面都有房子,约六、七间,窗户全都开着,满屋都是大书架,放满黄纸或白纸的书和账簿,上面都有标签,也不知道一共有多少册。

穿黄衣服的官员走到一个书架前,抽出一册账簿,翻到一面,反折过去,只漏出十几行字让李敏求看。上面写的是:“李敏求到大和二年,不再参加科举考试,这一年的五月,得到二百四十贯钱。”旁边还注著红字,内容是:“这笔钱从伊宰卖庄院所得钱中支付。又过三年得官,任职的地点是张平子。”看到这里,穿黄衣服的官员将账簿合上。

李敏求恳求把其余的部分看完,穿黄衣服的官员不同意,将他领出来。他们经过一个大门,门扇半开,李敏求伸头往里看,见也是四面大房子,屋子里都有床,上面有铜印数百颗,并且夹杂着长著红色斑点的蛇,大大小小有几百条,再没有别的东西。

李敏求问穿黄衣服的官员:“这些东西是干什么用的?”穿黄衣服的官员笑着没说话。回到柳判官那里,柳澥对李敏求说:“不是好朋友我不能让你看到这些,我真想留你多呆一会儿,又怕耽误了你回去的大事。”同他握手告别,又对他说:“这里很难得到扬州的毡帽,回去后请你送给我一顶。”然后对张岸说:“你带一两个人,骑马送李二郎回去,不许随便乱走乱看,以免惊动他不认识的人。”

李敏求走出官署的大门,骑上借来的马,马快如风,两个人在前,张岸指引方向,一会儿跑到一个地方,天地一片漆黑,张岸说:“二郎保重。”李敏求觉得似乎被推落到大坑里面,随即便醒了。过一会儿天亮了,自己仍然在昨天晚上坐着发愁的旅店里。

李敏求从此不再有考取功名的想法。几个月以后,贫穷饥饿处境更加困难,几年前,伊慎的几个儿子曾经请求李敏求作他们的妹夫。当时他考取功名的心切,所以没有同意。这时又有人对他提出这件事,李敏求很痛快地答应了,不出十几天就结婚了。

伊家有五个女儿,四个早已嫁人,李敏求的妻子是最小的一个。她的哥哥伊宰刚刚把城南的一个宅院卖了,得了一千贯钱,全都分给了五个妹妹。李敏求已经结婚,便领了二百贯。四个姐姐说:“妹妹最小,李郎又穷,我们每人再拿十贯资助你们。”于是李敏求正好得到了二百四十贯钱。

李敏求原来有低级官员的职务,长时间得不到升迁,这一年,就用这笔钱来参加上司选拔。第二年春天,被任命为邓州向城县尉。到任几个月后的一天,他没事到县城外游玩,在一片残垣废墟和荆棘丛生的地方,发现了一座古代的石碑,文字磨损得看不清了。李敏求叫人把上面的青苔除掉,仔细辨认,看出上面刻的篆字是:“晋张衡碑”,因此明白了,“任职的地方是张平子”这句话是多么准确啊!

注:张衡(78年—139年),字平子。南阳五圣之一,与司马相如、扬雄、班固并称汉赋四大家。中国东汉时期伟大的天文学家、数学家、发明家、地理学家、文学家,在东汉历任郎中、太史令、侍中、河间相等职。晚年因病入朝任尚书,于永和四年(139年)逝世,享年六十二岁。北宋时被追封为西鄂伯。

资料来源:《逸史》

附篇:八字实例分析--身强、财旺大富格
159
戊土命,生辰土月,秉令乘权。年支巳火,日主禄旺之地;再自坐戌土,辰戌朋冲,其土气愈重,此三支已奠定了戊土日主的旺实。土重则有聚滞之虞,假如时柱仍是火土,但又不能入从旺、从强格的话,势将与前面两文之例相似,成为日主旺而无克泄,气索神枯之象了。

此时最喜见有金泄,水润或木疏,则功成反生,土气得流通发挥,而成名利双收之造了。现看看余下的配合如何?只见月干庚金透出,可泄旺土之气,更喜时柱癸水亥水大财星,断定能发挥才能(土生金),而赚得大钱(金生癸亥水)的富命了。

唯一不足是年月干乙庚合,反碍庚金的发挥。唯巳为庚之长生,戌为庚之余气,辰土亦可生金,虽合不至于完全失去了庚金的作用。单看身强(戊土有三支为根),财旺(时柱癸亥皆水)这两点,就注定是个大富命了,庚金是起了转化,流通的通关作用。

虽是身强财旺,相比之下,月令和日支为重,行运仍喜金、水、木,忌火、土。而平生大运刚好又是走木、水、金地,不发也难了。

这是日本最大的制药公司,武田药品工业公司的第六代经营者,武田长兵卫之造。武田是全球第15大医药公司,在70个国家拥有约3万名员工,年销售额达190亿美元,且拥有全球性医药公司中第7大研发产品线。武田氏三十八岁就任社长,至七十岁才退居会长,其间戌运燥土不利,因制贩卖药品引发副作用而赔偿。
(本系列待续)@*#

责任编辑:古容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命书中常说:凡格局用神配合有情有力,顺遂精粹,岁运顺其善用,自然富贵吉寿。也有人说:八字中五行平衡,阴阳平衡,寒暖、湿燥平衡,自然是富贵福禄了。问题是这平卫从何而来?谁决定它的?为什么有些人的命会五行平衡,而有些人的命属五行偏枯?
  • 上天是根据什么来定一个人的富贵福禄呢?首先,有相当一部分人的富贵命,他(她)们的前世,或前多世是修炼人,因为修炼积了德,但又未能完满;或副元神修圆满了,但主元神还得再入轮回转世为人,因此将德带到人世间来,转化成人间的福禄,就成了富贵福禄的命了。
  • 上天是根据什么来定一个人的富贵福禄呢?首先,有相当一部分人的富贵命,他(她)们的前世,或前多世是修炼人,因为修炼积了德,但又未能圆满;或副元神修圆满了,但主元神还得再轮回转世为人,因此将德带到人世间,转化成人间的福禄,就成了富贵福禄的命了。
  • 乾隆庚戌(1790)科状元石韫玉,未及第时,客游澄江,遇到一位专门扶乩的人,便上前请教功名之事。那乩笔在沙盘上连写了三个“魁”字。后来石韫玉乡试第十三,会试第十四,殿试第一,都像稳操胜券一样。后来石韫玉写的《独学庐诗》中有两句是:“而今始悟荣枯事,早定男儿堕地时。”(见《郎潜纪闻》)
  • 唐朝的王显和文武皇帝,有严子陵和汉光武帝童年伙伴般的交情,经常扯裤子玩,拿帽子取乐。皇帝还没有显贵时,常常开玩笑说:“王显到老也不会出仕。”
  • 衣、食、往、行,人生四件事,都离不开财,于是芸芸众生,忙忙碌碌,为财忙。但有些人越努力就越失败,但也有些大商家每年赚千万元,对做生意感兴趣的人,大概都想知道自己是属于哪一类人?
  • “财多不富,官多不贵”,这是八字命学中的用语。如用一般人的观念去理解,就会认为是相反的事。一般人都会认为:一个人财越多就越富有;官职越多就越显贵。其实在人类社会中,也不完全是这样。
  • 《滴天髓》一书中有这么一句话:“能知衰旺之真机,其于三命之奥,思过半矣”。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我在命理未入门时,走过了许多弯路,直到很多年后才有机缘看到了这句话,如梦方醒,始能步入命学的大门。
  • (shown)在当今社会中,人们追求物质生活甚于精神生活,尤其在中国大陆所谓改革开放以后,人人向钱看,每个人都关心自己能否发财,找人看相算命,问最多的问题之一是,我能发财吗?
  • 上文谈到已发之命和未发之命的事,及论命看其运已发、未发,关系极重。本文举些具体例子来说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