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皇镜鉴(3)祸起萧墙

作者:杜若

隋灭陈形势图(Jason22/维基百科)

    人气: 603
【字号】    
   标签: tags: , , ,

杨广封为晋王后,不敢在王宫久停,奉命拜辞,前往封地做藩王。虽然杨广备受独孤皇后喜爱,在朝野上下又颇有厚望,但终是比不上东宫太子杨勇,朝夕相随,威权在手。

自从开皇九年,晋王杨广统领50万大军伐陈一统天下,不收受南朝任何府库之物,悉数封存运送京城,又广求前朝典章,散佚经典古本字画艺术经典,全部保存在观文殿。此举为他赢得贤王的美誉,因此朝野上下对他寄予厚望。

晋王杨广在府中闲来无事,一日不禁思量:“我和太子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弟,将来他登上九五尊位做皇帝;而我还是一介臣子,少不得要去呼万岁,朝贺王兄。这也不过是小事,就怕日后我稍有毫厘差池,王兄就要我的性命;倘若只管战战兢兢,碌碌无为,我这一生的抱负又如何实现?”每每思虑至此,心境终不开阔,心结结得越发沉重。

东宫太子杨勇为人宽厚,心地素直,素来任意而为,对王弟也都很友善,只是不拘小节,就是问安视膳的礼数也疏略不计。

独孤皇后为他选配了嫡妃元氏,但他不喜欢,倒是很宠爱云妃。元妃嫁过来不久就无故暴毙,独孤皇后心里生疑,怀疑她被云妃暗害,因此对杨勇颇有怨词。

杨广得知太子的每件小事,知道母后喜欢专情,因此杨广也只和萧妃共处,尽管王府有很多美妾,他也都不旁幸一人。他又和萧妃时时派人到宫中问安,每逢良辰佳节,便采买奇珍异宝,殷勤贡献父皇和母后。独孤皇后是个强势通达的女子,看到杨广这般孝养恭敬,心里自然欢喜。

隋文帝和独孤皇后崇信佛门,杨广就接受佛门菩萨戒,他也曾静下心来编撰二十卷《法华玄宗》,建议度众出家,累建功德。

父皇母后倡行节俭,杨广也全力禀承,吃粗茶淡饭,穿着素朴。对来宣旨的宫中内侍,杨广接待他们非常周到,对待他们也非常卑躬自谦,一个个的加礼厚待。他先问些治家治国的道理,后讲些忧国忧民的话头。杨广的言语辞令,常能博得众官眉开眼笑。

杨广从封地回宫朝见母后,言辞利巧,说得母后非常宽心,真想让他留下来,无奈国家有制,不能朝夕相见。母子二人各诉心曲,杨广说了半日,也只字不提东宫太子。只是等待傍晚快要出宫的时候,他故意做出个想要离去但又不去,欲言又止的表情。

独孤皇后乃是明敏之人,见状问他何故,为何事心里不安。杨广见问,就拜伏在地,哽哽咽咽地哭起来。独孤皇后心下着慌,忙劝他有话慢慢说,不要悲伤。

杨广拭着眼泪,低声说道:“儿臣性情愚昧,不识忌讳。因思念亲恩难报,时常派人朝贺问安。东宫说儿臣孝事母亲是在觊觎名器,必要陷害儿臣的性命。想到儿臣不肖,远在外藩,东宫朝夕左右,儿臣担心一旦谗言四起,有口难辩,天高难触。或是一杯毒酒,或是三尺布帛,儿臣不知死地死期,所以时时担心,忧恐而悲。望母亲恩赐保全,与儿臣做主。”说罢又哭起来。

独孤皇后闻言,忿然大怒,就叫着太子的小名说道:“地伐原来这么可恨!他自己不孝,反要妒忌王弟。就是我当初为他选配元氏与他为妃,这元妃从无疾病,却一夜暴亡,而他不思哀悼,终日与云妃日夜纵淫。这不明明就是他们害了元妃吗?如今又打起兄弟的主意,我在,他还敢如此;哪天我死了,你当然就成了他砧板上的鱼肉。何况东宫现在又没有后嗣,明日圣上千秋万岁之后,叫我儿向云妃俯首称臣,真是件极其痛苦的事。我儿,你安心回去,我自有区分,决不让他心满意得。”

杨广探得母后的心思,心中暗喜,这才放心地拜别出宫。(待续)@*#

责任编辑:谢秀捷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自古以来,应承天命的帝王,不管后世如何评说,他们作为监护天下子民的天子,出生时是与寻常百姓有所不同。隋文帝杨坚出生时也有紫气充庭,偶有一个尼僧看见异象非常惊讶...
  • 回首历史,这个国祚只有38年的短暂王朝,曾经如耀眼流星划过天际,也曾盛名四海,活跃在历史的舞台。它以挚情演绎王朝悲欢离合,又以灿烂演绎天朝文明,更以浑雄演绎天命的风云板荡,为后世留下不朽的明镜宝鉴,诫寓古今。
  • 随朝,一个辉煌而又短暂的朝代,短短三十几年,对外降突厥、侵林邑、驯契丹、收琉球;国内则是迁都,修建大运河⋯⋯煌煌大隋,在正值鼎盛时却突然崩塌,两世而终。留下多少叹惋?
  • 在韩擒虎病重去世前夕,发生了两件奇异的事情:一天邻居的母亲去探望韩擒虎时,发现他家门前仪卫俨整,犹如大王的威仪。老人惊讶的问这些人干什么...
  • 西安晚报说,在国庆日,一场大水把沉没于泥沙千多年的隋朝灞河桥遗址展现在世人面前。
  • 尽管隋朝国运短暂,但其文化科技发展并未停滞,而是继续向前发展,并与初唐紧密连在一起。
  • 隋朝灭陈统一中国时,刚满二十岁的杨广是统帅,但真正领兵作战的是贺若弼和韩擒虎等将领。灭陈后,杨广表现得很有气度。进驻建康(今南京),只杀掉了陈后主的奸佞之臣,而将陈叔宝及皇后等人押回京城。他还下令并封存府库,不贪钱财。
  • 在经历了一个三百多年的动荡、分裂时期后,天下复归统一。如同三国时诸葛亮在《马前课》预言的那样,中原在“二三其位”后,终于由“羊”(杨)氏终结了自司马氏建立西晋以来的“山河无主”的局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