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皇镜鉴(4)君臣赏奇梅

作者:杜若

隋朝开国之君隋文帝杨坚(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人气: 37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太子乃是社稷之本,国朝的皇储。当时立东宫时,天下人人皆知。倘若只是独孤皇后一人要废,未免让人怀疑皇后的私心。即使隋文帝听皇后的话,满朝文武百官也决然不服。于是杨广又想到结交当朝最有权势的大臣杨素,使他检谪太子的过失,内外相合,皇上自然相信,百官也无话可驳。

三月初旬,正值艳阳,百花开放。百官朝贺结束后正在退朝。隋文帝派内侍传旨:请越国公杨素到御苑欣赏杨梅花。原来这禁苑中百花盛开,惟独这株杨梅树与众不同,树冠又高又大,但见花开无数,浓郁芬芳沁人心脾。单这一树杨梅花就压倒群芳,占尽人间满园春色。

杨素在众人的簇拥下进入御花园,心中暗想:此事机缘甚巧,或者晋王有福,将来富贵真的不小。

这杨素是何人?杨素与隋文帝同是华阴人,二人是同乡。文帝在北周担任丞相时,杨素则是担任仪同三司,二人自幼往来密切,和独孤皇后也时时相见。

杨坚登基后,杨素受皇恩隆厚,时常赐宴侍宴,皇后都不会回避。须臾,文帝和皇后并辇而至。待君臣坐定后,文帝说:“当今海内初安,庙堂无事,今日苑中杨梅盛开,所以请爱卿前来,共赏杨梅,以慰君臣之义。”

文帝感念君臣二人以前是同乡,情真义重。杨素辅佐文帝平定中原,削平江左,他们一路走来受过不少艰辛,也遭遇很多的挫折坎坷。

自从晋家势微,偏安江左,中原地方就被胡人割据了三百年,前后历经四五朝帝王,都是南北分治。谁也没有料到,杨坚次子杨广允文允武,平定陈国,一统天下。隋文帝想到这件大事,很为自己的皇儿高兴。今日天下太平了,君臣也都步入老迈,还能有机会趁著满园的奇花共享君臣之乐,文帝心里自然非常欣慰。

魏晋南北朝流程图(Kayau/维基百科)

君臣一唱一和,一杯一盏饮的好不痛快。杨素大赞杨坚:“陛下以神武统一中原,勤俭护民,使社稷繁华,百姓富足,古今疆土之盛,恐怕从古至今,还没有那个帝王能和陛下相比。”文帝龙心大悦,奉杯对饮,凡是帝王良主治世,无非就是希望国富民足。

独孤皇后在旁询问:“如今天下有多少郡县?”杨素回答:“目前我大隋王朝有190个郡,1,100个县,890万人口。若说朝疆之广,从西至东有9,300里;从北至南有14,815里,这还不算那些称臣的北荒蛮夷。”

609年时的隋朝疆域图(Ian Kiu/维基百科)

独孤皇后眼睛一亮,喜悦地看着文帝,文帝也高兴地说:“帝王事业至此可以说是至极吧。所以,今日和爱卿对着满园春色赏花痛饮,好不快哉!”

说完,杨坚爽快地笑起来,帝王的龙气辉映着大隋皇宫的景致更显出皇家的威仪气派。帝王大业的雄心壮志也辉映着天朝的朗朗气概。

君臣二人谈一会儿国政,又论一会儿民情,接着再讲一会儿眼前的繁花盛景,转题又说一会儿往日的那些天下英雄。真是君臣一体,无忌无猜。

那厢杨素看着眼前奇茂无比的杨梅花,一心只想着晋王杨广的事,想要开口,却一直寻不着时机。

这厢独孤皇后也在回味着杨广的仁孝,心里直叹,这皇儿有武有勇,且知诗书,真是百代难得的贤才,却降在大隋皇宫,降在自己的膝下,虽是金龙断尾的天命,不妨碍母子的天性。

只是谁知这满园的春色美景难掩萧墙内的隐患,这一树的茂盛奇花时运一过,也有它开败飘零的时候,想来这一切无非是个运数。

举杯痛饮,文帝虽有雄心,但毕竟已经年迈,忽然内急,起身便去净手。趁著空档,杨素对独孤皇后说:“晋王仁孝恭俭,朝野上下多是美赞。前日,晋王来朝谆谆询问国计民生,真是当代的贤王呀。如果东宫太子也是这般,那将是天下之福,社稷之庆啊!”

这番话很令独孤皇后动心,皇后说:“我儿杨广自幼读书好学,有智略,有武功,通识大义,居家俭朴,待人卑躬温和。像他这般孝顺恭敬,就是身处房帏之私,也是着实可怜。我常派人去看望他,他和王妃都是同寝同食,并不与其他姬妾淫纵行乱。可这东宫太子呢,他把元妃害了,日日夜夜只和云妃酣饮纵淫,完全不像储君的体统。近日,我听说太子要谋害杨广,真是可恨!我所以偏爱阿摩,正是为了多保护他,以免他遭受什么不测!”

杨素一听,原来独孤皇后属意晋王,待文帝净手回座后,放开胆量对文帝说:“陛下,如今天下安定,再无他虑。只有一样愁事,太子仁孝有亏,德行有损,恐怕将来难为社稷之主,难承大隋皇业。”文帝当即心惊,问道:“太子杨勇一向谨慎无过,爱卿何出此言呀?”

杨素就把太子荒淫酒色,私募兵将的事一一告知,独孤皇后在旁说:“先不必说其他的,单就他日夜酣饮,纵妾杀妻,这是不仁;问安视膳,常常忽略,全不在心,这是不孝。身为母后却不能劝他从善,因此心自悲戚。”

杨素和皇后建议文帝,私派内侍查查太子德行。杨坚无奈,只得同意。(待续)@*

责任编辑:谢秀捷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晋王杨广统领50万大军伐陈一统天下,不收受南朝任何府库之物,悉数封存运送京城,又广求前朝典章,散佚经典古本字画艺术经典,全部保存在观文殿。此举为他赢得贤王的美誉,因此朝野上下对他寄予厚望。
  • 自古以来,应承天命的帝王,不管后世如何评说,他们作为监护天下子民的天子,出生时是与寻常百姓有所不同。隋文帝杨坚出生时也有紫气充庭,偶有一个尼僧看见异象非常惊讶...
  • 回首历史,这个国祚只有38年的短暂王朝,曾经如耀眼流星划过天际,也曾盛名四海,活跃在历史的舞台。它以挚情演绎王朝悲欢离合,又以灿烂演绎天朝文明,更以浑雄演绎天命的风云板荡,为后世留下不朽的明镜宝鉴,诫寓古今。
  • 如今,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毛泽东的画皮正在被揭开,他们藉由共产主义思想毁灭人类的诸多罪恶也正在逐一被曝光。而了解了这些罪恶的中国人,唯一的选择就是彻底抛弃共产党,建设一个全新的国家。
  • 从公元600年起,自南北朝以后中断了百余年的中日两国官方交往重新恢复,这一年,日本向中国派出了第一批遣隋使。至614年的十五年间,中日双方使节往来共五次,应该是相当频繁的。彼时,正是中国的隋朝。
  • 随朝,一个辉煌而又短暂的朝代,短短三十几年,对外降突厥、侵林邑、驯契丹、收琉球;国内则是迁都,修建大运河⋯⋯煌煌大隋,在正值鼎盛时却突然崩塌,两世而终。留下多少叹惋?
  • 在韩擒虎病重去世前夕,发生了两件奇异的事情:一天邻居的母亲去探望韩擒虎时,发现他家门前仪卫俨整,犹如大王的威仪。老人惊讶的问这些人干什么...
  • 西安晚报说,在国庆日,一场大水把沉没于泥沙千多年的隋朝灞河桥遗址展现在世人面前。
  • 尽管隋朝国运短暂,但其文化科技发展并未停滞,而是继续向前发展,并与初唐紧密连在一起。
  • 隋朝灭陈统一中国时,刚满二十岁的杨广是统帅,但真正领兵作战的是贺若弼和韩擒虎等将领。灭陈后,杨广表现得很有气度。进驻建康(今南京),只杀掉了陈后主的奸佞之臣,而将陈叔宝及皇后等人押回京城。他还下令并封存府库,不贪钱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