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谢阳案开庭“被认罪”代理律师安危引关注

谢阳被非法羁押600多天的前后对照图。(中国律师关注组网站)

谢阳被非法羁押600多天的前后对照图。(中国律师关注组网站)

人气: 1307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7年05月08日讯】(大纪元记者萧律生采访报导)5月8日,长沙市中级法院对谢阳案进行“公开”审理,谢阳“承认”没有遭受酷刑,并“念稿”认罪,而他在早先就已经发过声明表示,如果认罪,那一定不是他的真实意思。目前外界更担心披露谢阳被酷刑内幕陈建刚律师的安全。

长沙市中级法院5月5日声称会公开直播谢阳案的审理现场,然而却在开庭20分钟后才透过新浪微博对外发布。中共当局还采取封路、约谈、警告等方式阻止各地关注谢阳一案的公民到法院旁听。其实在4月25日,官方曾欺骗谢阳家人和其他民众,声称谢阳要开庭,结果未开庭。

谢阳曾经的声明。(网络图片)
谢阳曾经的声明。(网络图片)

“上午9:13左右,在离长沙中院大门二十多米的马路斜对面路边,我被几个认识的株洲国保押到一台Honda SUV小车上。在车上,我被左右各一个国保要求交出手机及随身物品。10:50左右到达株洲市公安局对面的一个茶楼,一番不太愉快的对话后共进午餐,餐后芦淞区国保把我送到家附近⋯⋯”关注谢阳案的湖南株洲维权人士欧彪峰在他的推特上这么写着。

他告诉大纪元记者,虽然他被释放回家了,其他围观谢阳案的维权人士也会是同样的遭遇。据他介绍,湖南欧阳经华老先生于5月7日晚被湖南邵阳国保带走,并“陪”欧阳老先生游玩一天,就是为了限制其去长沙中院围观谢阳案开庭;另一名长沙公民樊均益(“网名:铁子”)被长沙国保约去8日郊外钓鱼,干扰其关注谢阳案开庭。

“既然公开审理,任何人都能去旁听。当局不让去旁听,那些旁听的人又是谁?我想是配合表演的演员吧!”著名维权律师余文生说。他表示谢阳无罪,被迫认罪只能是告诉外界,谢阳在监狱里可能又遭到了新的酷刑。

为了阻止维权人士及关心谢阳案的民众旁听庭审,5月5日傍晚,长沙交警微博发布通告称:在5月8日7时—13时对长沙中级法院周边道路采取交通限制。

有网友称:“今天中午发现楼下都是特警车,警车啥的,当时还觉得奇怪,晚上回来才知道今天中级法院审那个什么谢阳案。 ”欧彪峰在8日早上去围观谢阳案时,也同样发现长沙中院附近的道路被封锁,周围都是便衣和警察,“有一个市民八岁左右的小孩听其同学说是国际大案要开庭,因为其同学父亲是中院工作的⋯⋯”

长沙市中级法院却声称,谢阳委托的两名辩护人到庭参加了诉讼,部分人大代表、政协委员、谢阳亲属、境内外媒体及各界群众40余人旁听庭审。广东维权律师庞琨在该法院官方微博留言质疑: 哪些境内外媒体参加?为何不向公众开旁听?另一位维权律师葛永喜想要打开自己的微博账号来关注谢阳的庭审现场,结果被封号了。

目前身在美国的谢阳妻子陈桂秋发出声明表示极其气愤,她几乎可以断定,谢阳在这段时间里受到了非人的酷刑折磨。“为了求生存,他屈膝于公权力!”对于丈夫在法庭上认罪,她认为是当局背后操作和导演的,绝不接受对丈夫有罪的任何指控。陈桂秋近期通过友人援助逃离了大陆。

她还说:“你们(湖南长沙中级法院)的戏演得漂亮!是一个独立、公正的法庭!早早把法院周围的道路封锁,把围观的朋友们、把我的爸爸抓起来,不让一个我们的人参与围观。你们的开庭信息,在你们的开庭公告上有吗?你们明明昨天开的庭前会议,偏偏说是5月4号开的。如此大的罪行,居然没有一个证人出场,做得好啊!”

谢阳妻子陈桂秋和小女儿。(网路图片)
谢阳妻子陈桂秋和小女儿。(网路图片)

谢阳律师在经历667天的非法羁押后,长沙市中级法院才审理了该案。为此,香港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台湾声援中国人权律师网络声援谢阳,并表示该法院对谢阳案的审理欠缺基本的公信力,因为在审理过程中严重违反多项基本审判原则,并未保护谢阳的基本权益。

余文生律师也持同样观点。“所谓的官派律师根本不去为当事人辩护,反而替中共说话,这是什么,贺小电简直是第二公诉人。谢阳家属委托的合法律师陈建刚,当局不仅不让他替谢阳辩护,而且还把他从云南抓走了。”他表示,中共的公检法司都在违法,让不合法的律师出现在法庭上替官方辩护,只能在中共专制的政权下才有,“中国法制的外衣就是骗人的”。

贺小电是谢阳所属律师事务所的主任,是长沙市中级法院硬塞给谢阳的辩护律师。

余文生和其他一些明白事情原委的网友,都很担心谢阳家属委派的代理律师陈建刚的安全。因为谢阳一旦被认罪,不排除当局会追究曾经披露谢阳被酷刑真相的陈建刚律师。目前未公开自己身在何处的陈建刚坦言有这个担忧,但他表示宁可放弃律师证也不会为了苟活而妥协。

陈建刚在今年1月份,公开发布了两份《会见谢阳笔录》,披露中共警方在谢阳被指定监视居住期间,对其长时间进行刑讯逼供,手段包括“熬鹰”(初期几乎24小时轮班审讯,反复恐吓、辱骂、控制饮食、暴力殴打。),还有一些慢性的整人方式包括“烟熏”、“吊吊椅”等酷刑。

责任编辑:李沐恩

评论
2017-05-09 2:5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