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皇镜鉴(7)炀帝启程巡狩天下

杜若
清末民初原版木版年画描绘隋炀帝有轮子的行宫(网路图片)
      人气: 428
【字号】    
   标签: tags: , ,

裴矩主持西域贸易,又常以酒食殷勤款待胡商,趁著酒酣之际,细细询问各国的山川风俗,依次画成图样,共访得44国。

裴矩将这些山川地理图样连同人文风俗,一并编撰成三卷,题为《西域图记》,献与隋炀帝。

炀帝看了,满心欢喜,就对萧后说:“原来外国的山川风景也如此秀美。如果不是开市,我们又从何而知这异域的风光呢!”

炀帝想到兵部尚书段文振曾在朝堂之上死死阻挡他开市,又曾笑言炀帝只享太平基业,却不知那边疆之事,因此炀帝决定亲临西域,抚赏各国。

炀帝的满心算盘一一打得清脆响亮,一来可以游览塞外风光,看一看大隋的大好山河;二来可宣化天下,使子民尽睹隋皇风采;三来嘛,炀帝是想借机收回杨素的兵权。

萧后很赞成炀帝的主意,她说:“自古以来,天子皆有巡狩之礼。只是后来那些庸君暗主只图在宫中享受安乐,将这古礼给废了。陛下倘若肯复古而行,着实是一件盛典,臣妾附议!”炀帝遂即决定巡守天下,前往蓟北。

隋炀帝像,(传)唐阎立本《历代帝王图》(摹本)局部,现藏美国波士顿美术馆。(公有领域)

次日早朝,炀帝对群臣说:“朕闻古代的圣主明君皆有巡狩天下之礼,亲察民间百姓疾苦。后来江东诸国只知道傅施脂粉,锦衣玉食,坐在深宫中安享荣华富贵,也绝不与百姓相见,朕认为实在可耻。所以今日,朕想要趁此承平富庶之时亲临边境,抚赏诸国藩夷,恢复三皇五帝时的圣事,众卿一面可聚集兵马,一面装载辎重,待朕选定吉日启程。”

朝臣认为,现在天下安泰,边疆无事,正是垂赏宣化之时,何必亲劳圣驾巡狩地方。虽为复古盛事,但也未免兴师动众,劳民伤财。炀帝龙颜一黑:“爱卿,再敢强谏,定加重罪。”臣子不敢再谏。

你道这炀帝的排场有多大?炀帝传下旨意,巡狩天下的旗帜器械必须都是精坚齐整的;饮食供应都要最丰美隆盛的,哪件事都不许简约。这个国主和他父皇隋文帝的简约素朴完全是风牛马不相及。

就在百官准备器具饮食鞍马之时,内使舍人封德彝上奏道:“蓟北一路全是沙漠地带,山崩风化,到处都是沙砾阻道。天子的圣驾怎么能够过得去?陛下,必须先下旨令各郡县开成御道,以便金舆玉辇安然前进。”

于是,从京城经由雁门、榆林、云中、金河,一直铺填到蓟北,这条御道填了三千多里。大隋的百姓为此御道不知耗费多少钱粮人力!但此时隋炀帝的开疆拓土、铺平交通,却也为之后大唐的盛世奠下基业。

大隋王朝的人力工程浩大,就连建造的离宫别馆也别出一格。御道刚一修完,兵部侍郎宇文恺又上奏道:“御道虽已开成,但路途长远,途中也没有离宫别馆,一路上或是山地或是旷野,圣驾怎么驻跸?”

他建议必须建造一座观风行殿,大小可容下六七百人,四周都用锦绣珠玉装饰而成,下边用车轮为硖,想走的时候可走,想休息的时候就可以停住。这样才可以彰显大国的威仪,彰显天朝的尊贵。

炀帝听到后惊讶不小,真是奇思妙想。遂即下旨差遣宇文恺、封德彝连夜督造。后因途中风沙太大,炀帝命他们造了一座可以行走的大城。当然此为后话。

隋炀帝择日启程,留了一半文武大臣守国,带了一半的文武官员随行。这支随扈天子巡狩蓟北的50万军士,连同军中的10万车马浩浩荡荡地启程。于是大隋的王权中心随着炀帝的不断移动,变更着处理国政的地点。

炀帝车马随从炫赫,金鼓喧哗,连营足有百里之远。晚间灯火接联,登高一望,就像天上的列星一般。炀帝见状十分得志,每到一处,便召群臣游览山川名胜,或登高望远,或饮酒赋诗以为欢乐。(待续)@*#

责任编辑:谢秀捷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炀帝收到镇守西域的边关大将的奏报,说西域诸国想要和中国互市交易,因炀帝不知互市是否有利,暂时没有允许。但他后来听说西域诸国多产奇珍异宝,就想派一名能臣将中国的丝绸绫锦去换西域的珠宝良马。
  • 杨广在父皇母后面前矫饰德行,以计夺嫡...
  • 自从晋家势微,偏安江左,中原地方就被胡人割据了三百年,前后历经四五朝帝王,都是南北分治。谁也没有料到,杨坚次子杨广允文允武,平定陈国,一统天下。隋文帝想到这件大事,很为自己的皇儿高兴。今日天下太平了,君臣也都步入老迈,还能有机会趁著满园的奇花共享君臣之乐,文帝心里自然非常欣慰。
  • 晋王杨广统领50万大军伐陈一统天下,不收受南朝任何府库之物,悉数封存运送京城,又广求前朝典章,散佚经典古本字画艺术经典,全部保存在观文殿。此举为他赢得贤王的美誉,因此朝野上下对他寄予厚望。
  • 自古以来,应承天命的帝王,不管后世如何评说,他们作为监护天下子民的天子,出生时是与寻常百姓有所不同。隋文帝杨坚出生时也有紫气充庭,偶有一个尼僧看见异象非常惊讶...
  • 回首历史,这个国祚只有38年的短暂王朝,曾经如耀眼流星划过天际,也曾盛名四海,活跃在历史的舞台。它以挚情演绎王朝悲欢离合,又以灿烂演绎天朝文明,更以浑雄演绎天命的风云板荡,为后世留下不朽的明镜宝鉴,诫寓古今。
  • 从公元600年起,自南北朝以后中断了百余年的中日两国官方交往重新恢复,这一年,日本向中国派出了第一批遣隋使。至614年的十五年间,中日双方使节往来共五次,应该是相当频繁的。彼时,正是中国的隋朝。
  • 随朝,一个辉煌而又短暂的朝代,短短三十几年,对外降突厥、侵林邑、驯契丹、收琉球;国内则是迁都,修建大运河⋯⋯煌煌大隋,在正值鼎盛时却突然崩塌,两世而终。留下多少叹惋?
  • 本与皇位无缘,只因胸怀险诈, 欺瞒生母君父,巧取豪夺天下。 无心整饬江山,恣意声色犬马, 但求异味奇馐,不见饿殍遍野。
  • 在经历了一个三百多年的动荡、分裂时期后,天下复归统一。如同三国时诸葛亮在《马前课》预言的那样,中原在“二三其位”后,终于由“羊”(杨)氏终结了自司马氏建立西晋以来的“山河无主”的局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