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渗透和控制香港手法大揭秘(上)

方林达

香港主权移交中共20年来,香港社会已经被中共全面渗透。(Getty Images)

人气: 7925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7年06月01日讯】香港耗资逾千亿港元兴建的港珠澳大桥香港段工程,日前被曝出混凝土检测造假丑闻,香港廉政公署已经拘捕与此相关的21人,目前事件还在发酵中。此事件是中资公司在香港大型基建中劣迹的凸显,也是主权在移交中共20年之后,被中共全面渗透之后的香港频发的社会乱象之一。

1997年之后,中共主要通过以下几种方式对香港进行全面的渗透和控制。

一. 收买香港政客 控制香港政界

控制香港政界,是1997年之后中共控制香港的首要目标。包括香港特首在内的一些关键位置的港府高官被中共收买,造成这些高官在一些政策上跟随中共的意愿行事,出卖港人利益。

董建华等曾收中共大笔资金

中共收买港府高官,由来已久。当年董建华家族生意陷入危机,被24家银行追债,便是前新华社香港分社社长许家屯代其向中共中央求救,由中共中央拨款予时任中共政协副主席的霍英东,出手救董建华,而董建华也因此一向对许家屯很尊重。董建华沉寂9年后再度高调出山,并率领富豪团访京,为中共效力。

前香港律师会会长、行政立法两局议员罗德丞亦传曾收到中共大笔资金。在《罗德丞政海浮沉录》一书中披露,当时为港澳办主任的鲁平,曾经问罗有没有兴趣搞媒体工作,最后罗才兴起搞杂志的念头。1992年,北京透过中国银行向罗德丞贷款800万美元作为经费,让他筹办一份杂志,为中共争夺话语权,但花费巨款后却一事无成。

同样被爆出贪腐案的前廉政专员汤显明,和中联办关系密切,被爆出涉嫌以公款送礼物给大陆高官,在大陆则被内地官员热情款待;而汤显明退休后获委任中共政协身份,亦被指全因双方之利益输送。

中共钦点特首司长人选

2005年初,传时任特首董建华会提早落台。当时从商的香港前政务司长许仕仁称收到曾荫权电话,指中共中央会委任他成为特首,并希望提名许接任政务司司长,叫他考虑一下,并要保密。

至2007年曾荫权决定竞逐连任,并考虑下一届班底。许指当时曾荫权不止一次向他说,想他继续留任政务司司长。他引述曾荫权当时称,北京想要原班底留任,其后更爆出北京送钱一事。评论称,由此可见,香港特首人选,甚至班底都由中共安排,在中共体制下,所谓选举是一场空话。

曾荫权涉贪获刑

2017年2月22日,香港高等法院宣布判决,香港前特首曾荫权被裁定一项公职人员行为失当罪成立,判处曾荫权入狱20个月。

2016年10月11日,大陆媒体财新网发表《香港前特首涉贪案被加控罪名》,披露不少内幕。

导致曾荫权被判刑的黄楚标,是原籍潮汕的香港隐形富豪、全国政协委员,被香港媒体界称之为“深圳李嘉诚”、“深圳王”,在上世纪90年代就在深圳中心区圈了大量优质地块的土地储备。作为“数码广播”的大股东,在2010年申请和批准DBC数码广播时,黄楚标曾与曾荫权讨论东海花园一住宅单位的租约问题,并接受了曾荫权支付的80万元相关款项。

而这个黄楚标与中联办的关系显然也不简单。2012年,黄楚标亲口承认,中联办下令电台不可闹中港政府。2013年,在中联办主任张晓明的授意下,黄楚标收购DBC所有股份。2015年因效益问题,大幅裁员、停办,其背后的真实原因是缺乏了中共的资金支持。

地下党员梁振英

香港政圈一直盛传香港特首梁振英是中共地下党员。一些香港政圈重量级人物先后在报章撰文或公开指证梁振英是中共地下党员,包括民主党创党主席李柱铭、自由党创党主席李鹏飞、已故支联会主席司徒华,以及前港府高管练乙铮等。

政圈一直流传当年梁振英能够代替中共地下党员毛钧年担任基本法咨询委员会秘书长,并能以极年轻的年龄担任行会非官守召集人,全因他是共产党员。

《开放》杂志执行编辑蔡咏梅亦披露,前《文汇报》总编金荛如以及《新晚报》前总编辑罗孚的儿子罗海星,都向她亲口证实,他们都曾经从前新华社社长许家屯口中得知,梁振英就是共产党员,“现在因为这两个人都去世了,所以我就把这个事说一下,至少罗海星跟金荛如讲话不是讲给我知道,而是讲给很多人知道,所以说不是死无对证的。”

曾是香港中共地下党员、旅居加拿大的梁慕娴,曾专程从加拿大来港宣传新书《我与香港地下党》,书中透露梁振英是地下党员。另据美国《华盛顿邮报》报导,一名英国官员指根据香港警察政治部的文件,梁振英是中共地下党员。

梁振英当选后,《人民日报》的“人民网”曾推出“梁振英同志简历”,将其称为“同志”,这是以前对香港官员的称呼中从未见过的。在台湾国立政治大学整理的“中共政治精英资料库”内,也清楚表明梁振英所属政党为“中国共产党”。

廖晖秘密资助前香港高官千万港元

廖晖,中共元老廖承志之子,长期负责中共的侨务及港澳事务。廖晖曾在1984~1997年担任中共国务院侨务办公室主任,1997年香港回归后,廖被江泽民一手提拔,是曾庆红的心腹。1997~2010年任港澳办公室主任长达13年,并且在2003~2013年担任中共政协副主席。

2014年9月24日,正在接受腐败案庭审的香港前政务司长许仕在法庭上透露,曾收到疑似时任港澳办主任廖晖安排的来自北京的过千万港币不明巨款。许仕仁称律师团已邀请廖晖作证,但未获回应。

控方称,2007年11和12月,许仕仁曾通过前港交所高层关雄生收到1100多万港元的款项。

在法院审理的涉贪案中,许仕仁作供时披露,2007年3月,时任港澳办主任廖晖到访香港,与他在酒店会面,廖晖表示希望他留任香港特区政府的政务司长,但他回答说,自己的财政状况不容许。

许仕仁称,当时廖晖叫他不要“大驶(粤语:太挥霍了)”,又说会想想怎样帮他。不过,许仕仁在2007年7月新一届香港特区政府中,并没有继续担任政务司长,但是转任行政会议非官守成员。

半年后,前香港证券交易所高级副总裁关雄生通知许仕仁称,有人在大陆有一笔钱给他,有关款项已交给关雄生转交许仕仁。许仕仁称,当时曾问关雄生钱从何来,但关雄生不肯说明,最后许仕仁收下了这笔款项。

二. 渗透和控制媒体 打压媒体人

渗透媒体和控制媒体

中共在海外通常通过当地知名人士帮助中共收购媒体,这样既可隐瞒中共的身份又可将中共的舆论宣传和控制延续到海外。

《罗德丞政海浮沉录》一书中提到,中共先后两次透过中国银行批出款项八百万及六百万美元给罗德丞办英文“Window”周刊(《香港之窗》)。中共大多通过海外知名人士帮助中共出面收购和兴办媒体……

对于中共在香港直资办媒体,据资深媒体人的保守估计,《文汇报》、《大公报》及《商报》每年亏损约三亿;还有一些叫“尾巴报”如《星岛日报》,中共会透过广告或其它形式资助,每年可能有五千万;电视台方面有凤凰台,一年可能要用上二亿。

杂志方面,《紫荆》由于是网站,一年可能是五百万港币的开支,而《中国评论》加上其它的杂志如《镜报》、《广角镜》最少也要约七百万。

上述是基本上公开曝光的中共在香港媒体方面的活动,还有相当部分的中共在香港媒体业更加诡秘的渗透和收购鲜为人知。

中共直接办的媒体对社会的影响不大,有资深媒体人估计中共办的媒体包括以上提到的杂志及三家报纸。《文汇报》、《大公报》及《商报》加在一起的影响力约有三成,反而是以渗透方式影响主流媒体所起的作用更大,而中共透过收买和渗透成本要比直接办媒体便宜。

前新华社社长许家屯在一个访问中曾披露,当时手上有掌握过亿特费,用于搞统战等,包括给老报人陆铿10万元港币,他收了,不过又退回了。许被问到还给哪些人钱时,更说到:“这些事,我不能讲,一讲,就天下大乱了!有些事,我到死都不能讲。”

香港新闻自由的腥风血雨

林保华在《香港新闻自由的腥风血雨》一文中写道,2014年初爆发的《明报》总编辑刘进图被撤换事件,接替他的是一名并不熟悉香港事务,并与中方关系良好的马来西亚华人钟天祥,这让《明报》员工与香港市民充满疑虑,并且激起强大的反弹声浪。老板、马来西亚商人张晓卿遂行缓兵之计,由刘进图前任的张健波暂代总编辑。2月10日《明报》宣布钟氏出任为他而设的“首席执行总编辑”职务,以便随时可以接任总编辑。

两天后的2月12日傍晚,言论犀利、并在《明报》事件中相当活跃的商台知名主持人李慧玲被电话通知“炒鱿”,并且不许她回商台收拾细软。林保华称,10年前商台也没有任何理由地封杀著名主持人郑经翰与黄毓民,以便为该年立法会选举的建制派护航,8年后特首竞逐时竞逐人之一的唐英年揭露梁振英(当时是行政会议召集人)建议施压,因此这次的事件当然也与新闻自由有不可分割的关系。

于是,2月23日,香港新闻界举行“企硬反灭声”大游行,有6000人参加,超过预期。但3天后的2月26日,刘进图在街上被斩6刀,两刀背部,四刀腿部,经动手术抢救后才脱险。外界普遍认为,砍杀事件是为了恐吓香港的新闻自由,以便起到寒蝉效应的结果。

除了刘进图之外,2013年香港连续发生多起针对传媒的暴力事件,主要有:“六四”前夕的6月3日,《阳光时务周刊》老板陈平晚上下班步出杂志社后,遭两名蒙面男子用棍袭击头、手、胸部而倒地。不久后,在“七一”游行之前的6月19日,壹传媒集团主席黎智英位于何文田嘉道理道的大宅,凌晨遭凶徒撞闸刑毁,并留下开山刀及斧头恐吓。7月30日,中原地产老板及《am730》创办人施永青,驾私家车上班时,遭两名歹徒驾私家车截停及持铁锤狂敲车窗玻璃,施永青倒车逃走,没有受伤。“730”,正是施永青创办的免费报纸名称。

然而这些案件,一件都没有被侦破,这对于办案高效的香港警方来说很是蹊跷。

郑名嘴“祸从口出”

2004年,郑经翰、黄毓文、李鹏飞三位香港知名电台主持人相继“封咪”(辞职),在香港乃至国际上都引起震动。这三位主持人素来作风大胆、言辞辛辣,针砭时弊,猛烈抨击特区政府及中共的各项政策,并拥有大量听众远及珠江三角洲。这三人先后于发表不同意全国人大就香港普选问题释法的意见后“封咪”。

香港记者协会副主席谭志强披露,获悉中央某层领导不满意香港一报章的内容,也不满意部分电台节目主持人“疯狂叫骂”,引发一系列封杀行动。黑道奉令抓住主持人的弱点,例如人身安全、债务等,透过其朋友和家人施加压力,逼其退出。

郑名嘴早在数年前就因主持节目时“祸从口出”而在凌晨上班途中遭人伏击,几条大汉乱刀齐下,郑的胳膊几被砍断至重伤入院,一年多后才能复职。但凶手谁属至今仍是悬案。这次辞职之前,郑经翰的公司遭人淋红油。而黄名嘴也是在辞职前一次下班途中无端被数名精壮男子以中国功夫围殴追打。此前港民主派刘慧卿议员的办事处亦被纵火威胁,著名异议人士司徒华也遭人喊打喝骂。

2005的4月22日,新加坡《海峡时报》资深记者程翔,在广州被捕,1年4个月后,06年8月31日程翔被北京市中级法院以间谍罪判刑5年,剥夺政治权利1年,没收财产30万元,06年11月24日上诉被驳回。同年12月18日,中国社会科学院公共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陆建华,被指将4份涉及“绝密级”情报的文章,交给程翔,以泄漏国家机密罪被判监20年。

程翔最早是在《海峡时报》披露江卖国的消息,后来又以笔名“钟国仁”于2004年9月30日在香港《明报》上发表《江泽民要向中国人民交代的一件事》一文。卖国的指控是江的最怕之一,当曾把此文呈上时,据悉,江泽民看后震怒,亲自下令抓程翔。(待续)#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7-06-02 8:5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