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推网络安全法 哪些外企最易受伤?

在华外国企业也同样担忧星期四(6月1日)中国开始执行的《网络安全法》,因为无法预期长期封锁网络的中共下一步会如何加紧控制。(Fotolia)

人气: 2022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7年06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林燕综合报导)中共6月1日开始实施的首部《网络安全法》,令在华外企担忧,外界分析认为,第一波受影响的可能是境外云服务科技公司。

6月1日中共开始实施《网络安全法》,再次推高网络箝制标准,除了对内民众收紧言论,同时也变相要求外国企业顺从网络监管。

外界认为中共长期的网络管制相当于给外国企业加税,增加运营成本;而同时因为这种有形与无形的压力,令中国的商务投资环境进一步恶化,令外国企业加快逃离中国。

网络法第一波冲击:境外云服务

外界认为,中共网络新规影响的第一波可能是境外云服务科技公司。一方面,外国公司需要把托管在境外云服务商的中国地区数据剥离出来,然后转存到中国境内的云服务商;另一方面,境外云服务商要合法进入中国越来越难。

首先,《网络安全法》要求企业在中国境内的数据储存在中国境内的服务器上,这意味着外国公司必须改变以往的做法,客户数据必须分割后存储在不同的云服务器上。有一些数据需要存储在中国境内服务器上,而其它地区或国家的数据需要存储在别处,这将加剧割裂,增加成本。

“对外资企业来说,重构业务是一项浩大工程。”英国《金融时报》援引西盟斯律师事务所(Simmons & Simmons)驻上海律师杨迅的说法表示。

云服务的目的在于将企业的数据存储到远程服务器上,进而帮助企业提高网站速度。在中国存在防火墙的情况下,国内的网速非常缓慢,大大影响企业的运营成本,所以也变相地增加了企业对云服务的依赖。据北京尚普信息咨询有限公司(S&P Consulting)2014年的调查,中国许多大型企业以及约60%的中小企业依赖云计算服务。

据悉因为网络安全法的实施,已有外国公司开始将托管在境外云服务商的资料转移到中国国内的云服务商,境外云服务商已经开始遭遇第一波的冲击。

第二、一些突破中共网络封锁的机构,正是通过境外云服务来完成操作。非营利机构GreatFire.org,通过在亚马逊(美国公司)云服务器上加密,建立大陆禁止访问网站的副本,以此绕过中共防火墙的限制。其创始人史密斯(Charlie Smith)担心,“如果外国公司将所有数据储存在中国,一旦当局切断访问外网,这些外国公司面临的损害会小,但是我们公司将会崩溃”。

而且损失不会是小范围的,他解释到:“要想遏制传送被禁内容,(中共)有关部门将需要屏蔽这些企业的整个服务器,届时上千家企业的业务将因此受到干扰。”

因为在正常国家,不需要突破网络封锁,但在中国要看到自由的资讯,就一定要翻墙。通过云服务器绕开中国“防火墙”,传播正常资讯的做法,如果被中共施压,让云服务商变相进行“自我审查”,将是自由的倒退,无助于中国的发展。

针对中共对网络的箝制和筛查,专家担心中共可能迫使境外云服务商为进入中国,进行自我审查,并变相提高进入门槛。目前,国际上的三大境外云服务商中,只有亚马逊(AWS)2016年底合法进入中国,而微软云服务(Microsoft Azure)靠中国国内公司代理营运,阿卡麦(Akamai)靠China CDN项目运作,都还没有正式进入。

网络审查等同对外企变相加税

中共的网络审查一直被国际社会指责为变相增加贸易障碍。比如长城防火墙(Great Firewall, GFW)是中共当局在互联网边界设置的审查系统,在审查当局认为的“敏感内容”时,也使得进出中国的互联网数据传输速度变得极为缓慢。

根据中国美国商会2016年的调查,有71%的美国公司表示在中国因不能访问某些网站,造成生意损失。而在中国的美国科学家表示长城防火墙压制了创新以及损害了知识传播。

5月初,在美国会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USCC)听取的“信息监控与渗透境外媒体”会议上,加州大学圣地牙哥分校的政治学副教授罗伯茨(Margaret Roberts)表示,中共的网络审查对外国企业就像是一种附加税,既增加了企业的成本,同时又浪费了福利。

在2016年《对外贸易贸易壁垒估计报告》中,美国贸易代表也曾尖锐地指:中共的长城防火墙是一种贸易壁垒。一方面让它封锁的外国网站竞争力下降,另一方面又需要中国的网络用户占用更多的时间和开销来获得信息。报告形容中共的网络审查机制已经对美国商业造成极大的影响,而同时美国并无类似的限制给中国企业,造成美中之间的合作关系不对等。

同样的,针对本轮中共的《网络安全法》,尽管中共声称它是为保护个人信息、打击网络诈骗,并没区别对待国内或外国企业,但按照过去的经验,外界仍认为,中共几乎肯定会用“隐蔽”的方式偏袒国内企业。“明面上会采用目前正在制定的网络安全审核机制,重点是以安全为由限制外国公司。”一位匿名的美国官员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表示。

中国美国商会2017年报告,被访企业有半数以上对未来两年的中国政府监管政策表示悲观或略微悲观。(《中国商务环境调查报告,2017》)

在华外企调查:中国商务环境进一步恶化

而中共新增的《网络安全法》还会进一步恶化中国的商务投资环境,恐加速外企逃离中国的趋势。

中国美国商会(AmCham China)刚发布的2017《中国商务环境调查报告》显示,四分之一的受访企业表示已经或计划向中国境外转移产能,大多数将转向亚洲其它国家/地区或北美。主要原因是劳动力成本上升和重新确定战略优先级别,但比较突出的是,受访企业对中共当局的监管担忧从第五位上升至第三位。

该报告对849家在华的会员企业进行问卷调查,一共收回有效问卷462份。被访企业中大多数都是跨国公司,其中中国收入占全球收入10%以上的企业占了一半。

调查显示,有57%的技术等研发行业对未来两年的中国监管环境表示悲观或略微悲观,保持乐观及略微乐观的只有10%。被调查的企业表示非常担心跟技术相关的问题,有超过半数的企业表示在中国境内,访问境外网站速度慢,且无法访问或使用某些在线工具,还有有四成左右的企业担心数据安全、知识产权泄露以及中共的互联网审查制度。

此外,跟其它业务运营地区相比,过半数(54%)的企业认为在华知识产权泄露和数据安全威胁更大,这一认知在过去两年间未获得任何积极的改变。

另一方面,这些外企还面临在中国招洋工难的问题。对外国在华员工的调查显示,招聘公司认为中国空气质量差、食品(水)安全、互联网/媒体审查等环境因素都在影响招收外籍劳工到中国工作,这三项因素的影响分别占58%、28%和24%。这些都在增加外国企业在中国运营的现实考量,但是认清未来的走势或许很重要。

早在几年前,当中共向外国科技公司发出监管规定时,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研究员谢加尔(Adam Segal)曾点评说:“中共对外企的管理方向很明确,会寻求一种既能解决安全顾虑,又能更清晰地窥视企业的监管规定,这一点(永)不会变。”不管接下来外企是否作出让步或给申请更长的过渡期,在正常生意与抵制管制之间的冲突是很难避免的。#

责任编辑:林诗远

评论
2017-06-02 5:1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