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英国大选 民众对“分离”说不

“硬脱欧”失支持 梅被迫组联合政府 “脱英”不得人心 苏格兰民族党遇惨败

尽管苏格兰首席部长斯特金(左)与英国首相梅(右)政治立场各异,但这次大选却“同命相连”,她们的“分离”主张都遭遇选民阻击。(AFP/Getty Images)

人气: 199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7年06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王和报导)中国古典名著《三国演义》开篇即说:“话说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这似乎不仅仅适用于“东土”中国,英国就刚刚经历了一场分分合合的大戏。只是这里的“久”其实并不久,仅仅不到一年的时间英国就经历了从想要“脱欧”到想要“留欧”的转变。星期四(6月8日)该国的大选结果,如果说证明了什么,就是证明了“分”的时代过去了,而“合”成为了至少英国人的“民心所向”。

英国首相梅星期五(9日)在丈夫的陪伴下,站在唐宁街10号前面对公众,宣布了这个7星期前宣布提前大选时谁也想不到的决定:保守党将在DUP的支持下,组成少数党政府。她随后前往白金汉宫觐见女王,回来时她仅表示虽然自己显然希望另外的结果,但时至今日,只有自己的政党有执政的“合法性”。

英政坛已不再“一切照旧”

英国大选,执政的保守党获319个席位,失去12席,工党将获得261个席位,增加了29个席位。自由民主党有12席位,增加了4人。苏格兰民族党35个席位,失去21个议席。预计将与保守党合组联合政府的北爱尔兰民主联盟党(DUP)获得10席,增加2席,其他小党13个席位,减少2席。

这个结果对英国之外的人难免有些“雾里看花”的感觉。当然最直接的结果是这意味着英国出现没有多数党的“悬浮议会”,不过在保守党迅速宣布将与某种意义上的“友党”DUP合组联合政府的情况下,依照首相梅(Theresa May)的话,选举导致的“不确定性”将降到最低。英国政坛似乎“一切照旧”。

不过如果仔细研究一下结果会发现,一个很明显的趋势就是主张“分”的政党(或党魁)受到选民的惩罚,无论是希望让苏格兰从“联合王国”分出去的苏格兰民族党,还是寻求“硬脱欧”的首相梅,而在脱欧中声音最响亮的英国独立党(UKIP)则失去了唯一的席位,而其党魁旋即宣布辞职。

苏格兰再独立公投不得人心

相对于失去12席位的保守党,无论从席位数还是比例上,苏格兰民族党(SNP)都是更大的输家。尽管仍是苏格兰在议会最大的政党,但比2015年少了超过1/3的议席,苏格兰首席部长斯特金(Nicola Sturgeon)在选举后认为,该党推动在英国脱欧前举行第二次从英国“独立”公投是这场失败的一个因素。

斯特金的前任萨尔蒙德成功推动了2014年的苏格兰独立公投,但只有45%的民众支持独立。斯特金在萨尔蒙德辞职后接任SNP党魁和苏格兰首席部长——这一点和英国首相梅在公投脱欧后接替卡梅伦有些类似。英国“意外”公投脱欧,让斯特金公投“脱英”的希望再度燃起——大部分苏格兰人反对脱欧。

大选前,斯特金推动在2019年春天、英国实际退出欧盟之前进行第二次独立公投。不过这次的选举结果预计将让这一计划生变。斯特金仍表示,也有其他因素导致了该党表现不及预期,因此不应太快下“过度简化”的结论。但BBC分析说,第二次公投即使不算是“胎死腹中”,也已经“摇摇欲坠”。

梅相“硬脱欧”梦想恐成泡影

与斯特金的情况类似,但更加具国际影响力的是,首相梅所期望的“硬脱欧”,即离开欧盟单一市场和关税同盟,再度获得完全“独立”的计划将几乎不可能实现。英国《独立报》评论说,这次临时大选的起因就是梅不满国会中的“挺欧”派绑住了自己的手脚,弱化了她强硬与欧盟谈判“离婚”条款的能力。

尽管这次选举“惊奇”有多重原因,但“脱欧”显然是影响结果的重要因素,那些希望留在欧盟内的选民,特别是那些年轻的选民,他们上次脱欧公投没有出来,但这次他们展开了“复仇”。如果脱欧是“年长者”的胜利,那么这次的大选就是“年轻”一代的胜利,而梅为忽略48%的留欧派选民付出惨重代价。

当然除了民意,“数学”也意味着梅将不得不选择“软脱欧”,梅现在必须和DUP联合组建政府,这让只有10个席位的DUP成了“造王者”。尽管DUP属于明确的“疑欧派”,但对可能严重冲击北爱尔兰的硬脱欧计划则明确表示反对。选民的表态加上国会席位分布的现实,梅的“硬脱欧”计划将只能是一场梦。当然,脱欧仍会进行,目前已经没有“回头路”,但很可能将是“软”很多的脱欧,继续留在欧盟单一市场和关税同盟,这样苏格兰独立的问题也就“迎刃而解”。

欧盟更广泛趋势的一部分?

去年英国公投脱欧后,欧盟各国“疑欧派”一片欢呼,但不到一年的时间,他们的兴奋就变成失望,先是3月份荷兰大选,“脱欧派”气势在最后时刻转弱,“留欧派”获胜;然后是法国支持欧盟的马克龙五月份压倒性的击败主张脱欧的极右派勒庞。而现在,英国选民表达了对去年“脱欧”的“买家悔恨”。

今年确定会举行的另外一场重要选举是9月份德国大选,现任总理默克尔和她的基民盟一度看起来“岌岌可危”,包括去年9月的柏林选举中创下“历史性败绩”,但今年以来也随同法国一样,开始“渐入佳境”,在多次具有指标意义的地方选举胜出。如无重大意外,德国将继续是欧盟的精神和经济“支柱”。

另一个值得关注的欧盟国家是意大利,该国民调中依然强势中“五星运动”主张民粹主义,在脱欧问题上偏向“疑欧”,但目前依然没有明确表态。该国最迟需要在明年5月举行大选。不过,在欧盟经济走强,英、法、德等国“疑欧派”纷纷遭遇挫败的情况下,至少目前看,欧盟将不会走上分崩的路。◇

责任编辑:朱涵儒

评论
2017-06-10 10:3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