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3-2018年天象揭秘-上部

逆天而为痛悔迟11:历史有轨道,《推背图》上找

作者:古金

图11-2:景德元年十二月初一澶州大食分日食示意图。

    人气: 1740
【字号】    
   标签: tags: , , , ,

第十一章  历史有轨道,《推背图》上找

(接前文 逆天而为痛悔迟:453-2018年天象揭秘10

前面十章,我们拨开了中华神传文化中最神秘的天象学的面纱,还原了天象轨迹带动人间变化的历史,展现了天人合一的精妙。天象学在唐朝前期走上了历史巅峰,以李淳风的《乙巳占》为代表,而后又回到了大道修行人之中。到宋朝已失真传,司天监对天象频频错解,导致了宋真宗澶渊之盟的战略错误,铸成千古遗憾。

虽然天象学失去真传,但是李淳风留下了既简明、又玄妙的《推背图》,以天象毫厘不爽地预言了未来。想知道未来是什么样子,要到《推背图》上找寻答案,这在宋朝之前的五代时期,就成了文化常识。

《推背图》到宋真宗时期,已经按顺序准确应验了十六象,北宋初年做了百部颠倒顺序的《推背图》伪本,但是皇家必然藏有真本。皇家应该关注的焦点,必是《推背图》第十七象,这一象,简明而深邃地预言了澶渊之盟,简直像天定的历史剧本一样,注定了一切。假如宋真宗能提前看到其中的天机,也许会顺应天道做得更好——但是历史不容假设,即使到了1000多年后的今天,人们还没完全看透这一象的真意。

1.《推背图》上的澶渊之盟

图11-1:金批本《推背图》第十七象,精确地预言澶渊之盟,而今并未解透。

《推背图》这一篇预言,生动形象,简单明了,一看就知道预言的是澶渊之盟。为什么能预言这么准确?会不会是后人附会的?以“事后诸葛亮”来冒充预言?还有人说:图中代表契丹国主的人,竟然穿了清朝官员的服饰!显然是清朝人伪造的,历来都把这个当作否定《推背图》的力证。

其实,这都是肤浅的外行逻辑。《推背图》中对唐朝以前的外族人,都用这种清朝服饰展现的,而对清朝的官员,都是用汉朝的服饰展现的。这是用时空错位来设的画谜,是符合预言的暗喻之道的。

而且,如果是后人编造,谁造的假,谁就会把自己设计的谜语完全破解开来,以展现智慧。但是这一象中,深层的喻意,古人却没有破解开来,比如:

“寇”字双关妙语

过去对这篇预言的解读,只把“完全女”,解释为“寇准”的“寇”字,“寇”字的行书写法形似“完、女”。这是一层答案,但是谜底不止于此。“完全女”还有一层意思:“寇女”,指萧太后。寇是侵略的意思,史书中把此次辽军南侵称为入寇,宋人野史笔记《续湘山野录》也把这段历史叫做 “匈奴寇澶”,认为契丹是匈奴后裔。其实,当时契丹掌握军政大权的是萧太后,整个谈判过程的筹画、实施,契丹一方都是萧太后主导的,所以,“完全女”一语双关,同时喻指敌对双方,非常贴切。

那么,“奏得奇功在议和”,在辽方也当然是“寇女”萧太后的奇功一件。

“乍”字生花妙笔

再看诗中的“乍”字,以前都没把此处的妙笔展现出来,这也印证了不是后人造假。“乍”字在汉语中的意思,本义、引申义共有13种:暂时,刚刚,初,恰,猛,忽,忽然,突然,竟,鼓起,颤抖,撑起,华丽。对比上面讲述的真宗渡河的场景,“乍”字的13种意思,都在预言诗中体现出来,都能在不同层面上,形象地展现当时的场景。

卦象画谜有深意

画谜中两人隔着的河,代表黄河,宋真宗站在一小块地面上,后面还有水,表示真宗所处的位置,地下有水,是“上地下水”的“地水师卦”。“师”卦,是“地势临渊之象,以寡服众之意”,正合寇准力排众议,强谏真宗出征之举。卦的大象为“养兵聚众,出师攻伐之象”。

奠邦邑,见天机

再看谶诗:“扫边氛,奠邦邑。”正解应该是:扫清了边境的的战争气氛,奠定了蕃邦北宋的城邑安宁。

邦,是指封国,不是指天下,最常用的词就是蕃邦,在评书戏剧中常听到“蕃邦”,在《杨家将》里指辽国,在《岳飞传》里指金国。实际上澶渊之盟后,是中华的正统天子宋真宗,沦落成为蕃王,北宋一时间成了蕃邦,奠定了蕃邦北宋的边境城邑!

无独有偶,再看画谜。画谜定格在契丹帝王向宋真宗拱手议和的那一瞬间,“澶渊之盟”两国约为兄弟,宋真宗年长为兄,辽圣宗年幼为弟,真宗尊萧太后为姑母。弟弟向哥哥拱手行兄弟礼的一瞬间,宋真宗在黄河南,辽圣宗在黄河北,“面南背北”的天子是谁?是辽圣宗!“面南背北”这在中国传统文化里,是天子的代称啊,画谜预言的辽国人,成了面南背北的中华天子!

《推背图》里有方位意义的画谜,至少有22幅图都有“上北下南”的方位喻意,这幅画谜,在方位上颠倒了,在决定天子的时刻,颠倒了。

本象乍一看,“天子亲征乍渡河”,中华的天子是宋真宗无疑——议和前就是这样,可是议和定下城下之盟后,天子之位就转给了契丹大辽,下一篇,我们还会给出最典型天象佐证:荧惑守心定正统。

2. 卦象指引见天道

《推背图》对当世的指引,在卦象上,只要识字的人,查查《易经》,就能看到“澶渊之盟”那一象的师卦是:“地势临渊之象,以寡服众之意”;对于争端“宜进不宜退,内心虽忧,但得贵人之助”。结合第十七象的预言诗、画,这些都在展现澶渊之战当时应该采取的“议和之道”,在议和中进取,不能退缩。

宋真宗当时内心忧惧,但贵人足具。文臣一方:首席宰相毕士安“以命塞天谴”,次席宰相寇准一身正气,精诚辅佐,运筹帷幄;武将一方,大帅李继隆率大军在澶渊城外布阵制敌(城头强弩射死敌军主帅),名将杨延昭献上制胜战略,在敌人后方威慑。

只要宋真宗按天象之意,走人间的正道,无为而治,放手让寇准一搏,必然是顺应天象,成就百世之功。这都符合师卦“宜进不宜退”之意。寇准在天时、地利、人和,的胜势主导下,议和必然是逼迫契丹归还故土、俯首称臣进贡,定下的是胜利盟约,必然上合“蛮夷来贡”的天象,下和师卦“宜进不宜退”,必然是真正给受尽契丹欺凌掳掠的大宋百姓做主。绝不是真宗授意那样的城下之盟,向侵略者进贡,自贬身价沦为蛮夷……

再看辽国一方,萧太后之举完全符合了“师”卦:“宜进不宜退,内心虽忧,但得贵人之助”。 大宋的司天监,无意中成了萧太后的贵人。而且,萧太后也符合了“地势临渊之象,以寡服众”的卦意,以寡弱的辽国疲老之师,让兵多将广、人数众多的北宋臣服!

再看预言诗最后一句“奏得奇功在议和”。“奏”,本意是进的意思。《说文解字》:“奏,进也”。也就是深层含义:在议和时,当进取,可得奇功!可见预言诗和卦象的指导意义是一致的。

也就是,当时谁在和谈的天意下进取,谁就是顺天符合天道。顺天象者得天下,逆天道者失天下,中华天下的正统,归于辽朝。

也许有人会说:宋真宗运气也太不好了,辽国萧太后、辽圣宗怎么运气那么好?败势翻盘,大胜而回。为什么运气会是天壤之别?后面会逐渐深入揭示根源。

3. 天意分上下,天象有高差

其实人间事的成与不成,都在天象的预言之中。澶渊之盟,天下易主,也在天象的一层预言之中,也就是天象有不同层次的内涵在。

尽管日晕抱珥这个天象是千年祥瑞,但毕竟它是大气层形成的、以太阳为背景的天象,离地球最近,层次低,天象意义也弱。而日食,是月球与太阳形成的天象,在地球基点上看,要高于前者,所以云气类天象,最终决定性的意义要服从于后者。

第一层天象(日晕抱珥),是引导天子宋真宗顺天意而行,成就辉煌伟业。

第二层天象(大食分日食),又能看到宋真宗将被司天监扭曲的“天意解读”严重干扰,被蒙蔽逆天而行,丢掉华夏的正统,从中华天子沦落为蕃王(后来正统又在宋辽之间几次变迁),我们深入看一下日食天象图。

图11-2:景德元年十二月初一澶州大食分日食示意图。
图11-2:景德元年十二月初一澶州大食分日食示意图。

澶渊毕竟不是日全食,是大食分日偏食,《乙巳占》:“蚀大半,灾重,天下之主当之……更立天子。”当时日全食带在主要在辽国,横扫辽国的上京、东京、南京,横扫辽国占据的燕云十六州的北部十二州,辽国的君主幸运地躲过了,但是辽国之主承担的天灾,应该比宋真宗大。天意是宋真宗在议和中进取,实现“黄云入箕、蛮夷来贡”的天意,趁著胜势收复燕云列州,使辽国逆天大败、国家易主。结果真宗逆天做反,丢了中华的正统天子之位,成就了契丹的崛起。

第三层天象:前面讲过的1004年12月1日“金火相犯”。那是两颗行星形成的[1],比月球距离地球远,所以层次又高一层。因此,“金火相犯,金星在南,南邦败”的天意,最终实现了,两国大战变成了谈判战,南方大宋败于北方契丹,败者为臣沦为蕃邦,这也合人间之道。

第四层天象:太白昼见。这个天象,是大气层、金星、太阳形成的,层次比日食、比金星火星相犯,更高远,所以,决定意义更强。前面说过,“太白经天”是人间换王之兆,“太白昼见”一般不换天子,但是《乙巳占》说太白昼见也有人间换王的可能——这次,结合低层的金火相犯、大日食、日晕抱珥等天象,因为宋真宗逆天,太白昼见强化为换王之兆。

第五层天象,前面讲过的“荧惑守氐、守心”,是行星和太阳系以外的恒星系背景形成的天象,在中国古代的天象学中,就是最高的了[2],所以,中国古代,曾把“荧惑守心”作为判断中华正统天子的一个标准,下一章就会讲到。

由此我们也能看出,《推背图》展示了不同层次的天象,而且最终定格在最高层次的天象上。所以,拨开历史偶然事件的纷纷扰扰,我们能从《推背图》中看到历史发展的天定轨道。

是不是宋真宗屈辱议和逆了低层天象,却顺应了高层天象呢?因为高层天象上看,从《推背图》上看,就是展现宋真宗亡失中华正统啊?

——这也是不理解天象文化的想法。层层天象是由上而下贯穿下来的,不是错位的。逆了低层天象、天意,就是逆天,在高层天象是注定他逆天的教训和天谴,给后世留下警醒,仅此而已。

4. 天象正解日,逆天悔已迟,今人覆辙时!

如今我们用这么多的笔墨,用现代天文学,结合李淳风的《乙巳占》正解了澶渊之战的三连天象,假如宋真宗在天有灵,看到当初顺天的伟业,和自己逆天的恶果,得追悔莫及——还原真相,不是让今人替古人后悔,而是让今人免于再次后悔!

历史的意义,不仅仅在于文化知识的积累,也在于对未来发展的预言。天象是回圈的,天人是合一的,所以人类的历史是重复的。相同相近的天象下,人间会以不同的形式,演绎相同的主题,强化相同的本质意义,而这本质意义,都在相同的天象解读里。这也就是唐太宗的精辟总结:“以史为镜,可知兴亡”。

后面,当我们《推背图》和《乙巳占》解读当代天象,特别是解读1999~2018年天象的时候,大家会惊讶地看到,古人逆天痛悔之日,正是今人重蹈覆辙之时!

注释:

[1]我们熟知五星连珠,是金、木、水、火、土,这五大行星之间形成的天象,层次又高一层,这个天象从古至今几乎被完全误解,后面会讲到。

[2] 当然,还有更高一层的天象:超新星爆炸。那是太阳系以外、银河系以内,恒星系之间变化形成的肉眼可见的天象,它的真正意义很特殊,超出了中国的范围。这些奇妙的天象,以后也会深入浅出地讲述。@

点阅《逆天而为痛悔迟:453-2018年天象揭秘》相关连载文章。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顺理而举易为力,背时而动难为功。”在古代,天象官占卜天意,对帝王的决策往往起著决定性的作用。
  • 可惜,天象定下的祥瑞,人间已经铺成的完胜之路,都被宋真宗的怯懦毁了。让蛮夷来贡、收复故土的天意没能实现,北宋反而亡失了中华天下之主的地位,沦为蛮夷向辽国进贡,天下易主,契丹崛起。
  • 这就是当时天象给天子宋真宗传达的正道天意:昭示天子开创百世功勋,再次演绎兵家“不战而屈人之兵”的千古绝唱,宋真宗这样做才是顺天,也不枉一见那次千年难遇的“日晕抱珥”祥瑞。
  • 天象并不是高深莫测的,如果真是深邃难懂,人人不解,那还有什么现实意义呢?其实只要引经据典,就能基本给出正解——可惜,契丹当时没有真懂天文的人,北宋的司天监,因为一知半解,全部错解,酿成了宋真宗逆天而为的千古大错!天象并不是高深莫测的,如果真是深邃难懂,人人不解,那还有什么现实意义呢?其实只要引经据典,就能基本给出正解——可惜,契丹当时没有真懂天文的人,北宋的司天监,因为一知半解,全部错解,酿成了宋真宗逆天而为的千古大错!
  • 其实,从澶渊订盟那一刻开始,真宗就不再是中华天子,华夏的正统国的殊荣,就归于契丹大辽了,天眷辽朝,萧太后开启辽国盛世。读者觉得这是故作惊人之语么?下面我们把“太白昼见”——“日晕抱珥”——“午后日食”这一个月内发生的天象,连贯、深度解读之后,大家就能明白这段历史的真机所在。
  • 当真宗的黄罗伞盖在北城垛口上升起来的时候,城外驻扎的宋军大营,欢声雷动。“万岁、万岁”,声音越喊越齐,雷鸣一般。宋军终于等来了久违的皇帝,士气暴涨,沸反盈天。
  • 公元1004年12月15日上午,发生了太白昼见的天象。这次天象对应的历史,就是后世熟知的“澶渊之盟”。史书记载得比较详细,但是,其中的三次天象记录却含混不清,历史上也一直在回避这三次天象的解读——那才是最关键的天意所在!
  • 在五代时期,唐朝的大预言书《推背图》已经风靡华夏。其实,如果柴荣能认真看一下《推背图》的话,不难看出自己命定的运程已被一日不差的写在预言上了。
  • 后周世宗柴荣,一直被认为是少有的明君,从古到今,人间一直为他的英年早逝惜怜叹婉——但是在天道衡量,这却是一位逆天的帝王,两度凶险的天象,把柴荣逆天的大罪,刻写在了天象之上。
  • 探究历史,不是为了研究学术讲故事,而是为了展现未来。天象是回圈的,历史是重复的。相同、相近的天象下,人间在以不同的形式,变奏着相同的主题,所以后人能从天象对应的历史中,找到未来成败的真机。下面我们就回推时空,还原那些经典天象下的精彩历史,而这一切,也都是为了解开1999~2018年的天象谜语,给当代的每一个人,展现顺应天数、避祸造福、开创未来的真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