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巴拿马背弃百年邦交 台湾宣布终止外交关系

在巴拿马宣布与中华民国断交后,中华民国外交部长李大维13日举行记者会,宣布终止与巴拿马外交关系。(陈柏州/大纪元)

人气: 9707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7年06月13日讯】巴拿马政府6月13日宣布和中共建交,并与中华民国断交。中华民国外交部长李大维宣布,巴拿马共和国决定单方面终止与中华民国外交关系,外交部至表愤怒与遗憾,即日起终止与巴拿马共和国外交关系。

外交部:全面停止巴拿马援助与合作

巴拿马是中华民国最重要邦交国之一,双方建交邦谊长达107年。巴拿马总统瓦雷拉在当地时间晚间8时(台北时间上午9时)举行记者会宣布与中共建交。

据中央社报导,李大维表示,中华民国与巴拿马共和国邦谊超过一世纪,瓦雷拉政府罔顾两国人民多年休戚与共的情谊,无视台湾长期协助巴拿马在不同领域推动合作助其国家整体发展,竟为经济利益而屈服于北京当局,执意外交转向,并以极不友好之做法,欺蒙中华民国政府至最后一刻。

李大维说,为此,中华民国政府表达强烈不满与愤慨,并重申不会与北京当局从事金钱外交之竞逐。他强调,“政府同时对北京当局诱迫巴拿马与我断交,打压我外交空间,伤害台湾人民情感的做法,表达严正抗议及强烈谴责。”他说,中华民国立足于国际社会,仍将坚持维护区域和平稳定的决心不会改变,持续推动“踏实外交”拓展国际生存空间,争取中华民国应有的国际地位。外交部亦当不畏挑战,愈挫愈奋,以坚定的决心,维护国家利益及人民福祉。

他说,为维护国家主权及尊严,决定自即日起终止与巴拿马共和国的外交关系,全面停止双边合作及援助,撤离大使馆及技术团人员。台巴断交后,承认中华民国的邦交国剩下20个。

巴拿马13日宣布和中华民国断交,并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大批媒体聚集外交部,等候外交部人员将巴拿马国旗(右2)移除。(陈柏州/大纪元)

巴拿马与中共建交 台总统府:高度遗憾不满

2016年6月27日,总统蔡英文访问巴拿马,参加巴拿马运河拓宽工程开通典礼,这是蔡英文就任总统后首次出访。巴拿马宣布与中共建交引发震撼,恐牵动台湾和中美洲整体外交情势。在此敏感时刻之际,蔡英文早上预定公开接见多明尼加参议院议长巴雷德等人,但临时改成不公开。

总统府秘书长吴钊燮今天上午在总统府举行记者会表示,巴拿马背弃多年邦谊,决定与中共建交,总统府表达高度遗憾与不满。他说,政府将重新评估两岸情势。

吴钊燮表示,关于巴拿马关系变局,两周以来持续有相关资讯或警讯,政府部门都在积极因应。昨晚相关单位已掌握到对方总统今天早上会开记者会,昨晚已展开因应。今晨4点进一步确认后,早上7点他召开相关首长会议,早上8点蔡总统也主持会议。外交部处理方式是努力持续到最后一刻,到今早都还在努力,不只跟巴拿马,还跟其它相关国家联系。

吴钊燮表示,拉丁美洲,尤其是中美洲,是台湾邦交最多区域,过去这段时间对中美洲的邦交努力,也花最多心血。巴拿马与台湾断交是冲击,会在区域友邦国家继续努力,善尽国际社会责任,维持区域和平稳定。

巴拿马与中共建交 台湾宣布终止外交关系
巴拿马宣布和中共建交,行政院大陆委员会6月13日上午10时30分举行记者会。陆委会副主委兼发言人邱垂正表示,严厉谴责中国大陆(中共)与巴拿马建交破坏两岸关系。(中央社)

陆委会副主委兼发言人邱垂正上午表示,严厉谴责中国大陆(中共)与巴拿马建交破坏两岸关系。未来不排除检讨相关政策,采取必要因应作为,不排除任何可能性,包括两岸政策。

中华民国与巴拿马双方关系可追溯于清朝,双方于1910年1月16日(清宣统元年12月6日)建交,中华民国成立后承续关系,建交历史达107年。

1913年在巴首府巴拿马市设立总领事馆,1954年5月1日于台北再升格为大使馆。1971年10月25日,巴拿马在联合国大会上就联合国内的“中国”代表权问题弃权。

2003年巴拿马与台湾签署“自由贸易协定”(FTA),是台湾第一个FTA。经济部国际贸易局资料显示,2016年1月到11月,巴拿马是中华民国第72名贸易伙伴,双边贸易额1亿4812万4312美元(约新台币44亿元)。

巴拿马与台湾的邦交关系多年来平稳。2012年,时任外交部长杨进添因与巴拿马总统政敌互动,引起当时巴拿马执政党不满。2014年瓦雷拉当选巴国总统,前总统马英九政府派外交部长前往祝贺,稳定两国关系。

巴拿马运河是世界上最繁忙的海运通道,具重要战略地位,而中国大陆是巴拿马运河第二大用户,仅次于美国。

巴拿马近年积极建立与中共关系,“维基解密”称公布的美国国务院外交电文显示,巴拿马曾在2009年试图与北京建交,但没成功。

中共与巴拿马1996年起互设具准外交功能的贸易发展办事处,巴拿马在北京、上海与香港设有办事处;今年将中文名称提升到“代表处”。#

责任编辑:钟元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