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催眠X档案(2)

作者:高铭

《催眠X档案》(方智出版提供)

    人气: 110
【字号】    
   标签: tags: , , , ,

调整好摄影机后,我坐回年轻女人正前方那把宽大的椅子上,保持略微前倾的姿势,注视着她的眼睛,平静地告诉她:“放松,就像我一开始跟你说的那样—放松。”

她听话地慢慢向后靠去,身体逐渐松弛下来。

“很好……慢慢闭上眼,试着想像你正身处在一个旋转向下的回廊里……”

她闭上眼,极为缓慢地松了口气。

“就是这样,很好,你沿着楼梯慢慢朝下走去,仔细听的话,你会听到一些熟悉的声音……”

我看到她的肩膀开始松弛了下来。

“那是你所熟悉的声音……”我尽可能放慢语速,压低声音,“楼梯的尽头是一扇木门,慢慢推开……慢慢地……推开门……你就会回到昨晚的梦境当中……”

她越来越放松,逐渐瘫坐在宽大的沙发上。

“3……”

她慢慢低下头,松散的长鬈发垂了下来,几乎完全遮挡了那张漂亮却疲惫的脸。

“2……”

她的呼吸开始变得缓慢而均匀。

“1……”

几秒钟后,她发出一声微弱的叹息。

我:“你看到了什么?”

***

一个月前,当我读完心理医师的描述纪录后,我觉得这像一个鬼故事。

大约一年前开始,这个年轻漂亮的女人经常在半夜睡梦中被凄厉的惨叫声惊醒。醒来后,那惨叫声便立刻消失。这种情况只发生在她独睡的时候。

据说那个声音凄惨无比。她吓坏了,想了各种办法—找僧人做法事、找道士画符、在枕头下面放剪刀,甚至跑去烧香、拜佛,但都没用。

后来,她迫不得已搬了几次家。但每当夜深、她独自入睡后,凄厉的惨叫声依旧会响起,挥之不去。那恐怖的声音快把她逼疯了,甚至因此而产生幻觉—夜深时,她会看到中年女人带着一个十几岁的男孩站在自己房间的某个角落,面对着墙—只有她能看到。

于是,她跑到心理诊所求助。

几个月后,她的状况丝毫没有好转,无奈的心理医师便把她转介给我。

“听说催眠也许对我会有点帮助。”

她把装有病历纪录的档案袋交到我手上时这么说。我留意到她的黑眼圈,那看起来就像是在眼睛周围笼罩着的一层阴霾。

第二天,我把纪录交给搭档,并告诉他:“昨天拿到的,看起来像个鬼故事。接吗?”

我的搭档沉默地接下,皱着眉认真阅读。过了好久,他阖上那些档案,抬起头问我:“你刚才说什么?”

“像个鬼故事。”

他依旧没吭声,嘴角泛著一丝狡黠的笑容。

我知道,那个表情意味着这个工作我们可以接了。

我:“你看到了什么吗?”

年轻女人:“街道……一条街道……”

我:“什么样的街道?”

年轻女人:“肮脏的……窄小的街道……”

我:“是你熟悉的地方吗?”

年轻女人:“我……我不知道……”

我:“是陌生的地方吗?”

年轻女人:“不……不是……”

我和搭档飞快地对视一眼,接着问:“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

年轻女人:“污水……垃圾……还有人……”

我:“什么样的人?”

年轻女人:“是……是穿着很破烂的人……”

我:“是你认识的人吗?”

年轻女人:“不知道……可能……我不知道……”

我:“他们认识你吗?”

年轻女人:“认识。”我察觉到她这次没有迟疑。

我:“有人在看你吗?”

年轻女人:“有。”

我:“谁?”

她:“每一个人……”

我:“知道他们为什么看着你吗?”

年轻女人:“我……不知道……”

这时,我的搭档从她身后的椅子上直起腰,无声地拎起自己的衣领,然后伸出一根手指指著自己,上下比画了一下。我看懂了他的意思。

我:“是因为你的衣着吗?”

年轻女人迟疑了一会儿:“……是的。”

我:“你穿着什么?”

年轻女人:“我……我穿着一身……一身……破烂的衣服……这不是我的衣服……”

我:“那是谁的衣服?”

年轻女人:“是……妈妈的衣服。”

我:“你为什么穿着你妈妈的衣服?”

年轻女人:“是她要我穿的。”她说这句话的时候,没有一丝犹豫和迟疑。

我:“为什么她要你穿她的衣服?”

年轻女人:“因为……没有别的衣服……”

这时,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于是我问:“你几岁?”

年轻女人:“六岁。”

搭档在她身后对我竖起大拇指,撇著嘴点了点头。

经过前段时间的接触,我大致了解了这个女人的生活概况。

她是南部人,独自在北部生活,目前生活衣食无忧,有份薪水稳定的工作,薪水之丰厚远远超过她的同辈。至于情感,目前她还是单身,没有结婚,也没有男朋友。我和搭档在观察后加以分析,都认为她在撒谎。也许她离过婚或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隐私,因为在这个问题上她表现得有点含糊其词。每当我们问到关于“夜半惨叫”的问题时,她都会惊恐不已,并且浑身颤抖。

那不是装出来的,是真实的反应。

所以,和搭档讨论后,我们决定从她的梦境入手。我们都想知道,在她被惊醒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目前看来,只能从她的梦中得到答案(至于那些梦境,她自己却一点都不记得)。

今天她来的时候告诉我们,昨晚那个惨叫声再次将她惊醒,然后把摄影机还给我—那是上次我交给她的。我要求她每晚入睡前,让摄影机对着床,把一切都拍下来。

她照做了。

但没有勇气看。

我们看了。

最关键的那段录影并不长。

前一个多小时都是她睡着的样子,很平静。然而从某一刻起,她开始翻来覆去、扭动,而且动作越来越强烈,逐渐变成了激烈的挣扎。几分钟后,她猛然坐起,整张脸变得异常扭曲……我们都看到了,把她从梦中惊醒的凄厉叫声,是她自己发出来的。

我接着问下去:“你家就在这条街上吗?”

年轻女人的声音小到几乎像是在喃喃低语:“……是的……”

我:“你可以带我去吗?”

年轻女人:“不要……去……不要去,妈妈……会……会……打我……”

我:“为什么?”

年轻女人:“因为……因为……爸爸要她这么做……”

我:“你爸爸为什么要这么对你?”

年轻女人:“他……不是我爸爸……是弟弟的爸爸……”

我听懂她的意思了:“他经常和妈妈一起打你吗?”

年轻女人:“……是的……他们……都讨厌我……”

我:“除了被打,你还受过别的伤害吗?”

年轻女人:“他们……不要……不要,不要!”

我知道她就快要醒过来了,因为假如那个场景能把她从梦中惊醒的话,那么同样也可以把她从催眠中唤醒。于是我提高音量,坚定而沉稳地告诉她:“当我数到‘3’的时候,你就会醒来。”◇(待续)

——节录自《催眠X档案》/方智出版社

责任编辑:李昀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夜色中,整个城市车流与霓虹闪烁,擦身而过的几对情侣看来都那么幸福快乐,为什么她拥有的只有孤单?
  • 调整好自己的身心状态之后,她开始在心底浮现苏青说过的那个完整圆满的“全人图”──一个大圆里写了一个正正的“人”字,把整个大圆分成了均等的三个区块,每个区块上各自代表了“自己、他人、情境”。
  • 今年2月甫落幕的台北书展,首度邀请二手书商参展,并举办了台湾首次的珍本古籍拍卖会,最后拍卖总金额2,232,500元,共拍出37本珍本;所得扣除成本后,将全数捐给家扶基金会。拍卖会策划人同时也是资版出版人傅月庵表示,希望藉由活动让民众重燃对书籍的热情,让纸本书继续流传下去。
  • 凯洛想得一种病。不要会致命的那种病,也不要会留下永久伤残的那种。话说,她并不渴望把车停在残障停车格的权利,虽然那真的很方便。凯洛从公车站赶回家的途中,努力不去想到邻居的生活习性、努力不去在乎这整座城镇其实是个通往死胡同的迷宫 ──要说这里是让人安居的所在,倒不如说是个“公共培养皿”还来得贴切些。今天晚上,凯洛就要切断自己和这个地方的联系;很快地,她就能自由漂离。
  • 暑假的第一天,星期日。 听说今年夏天将是近年罕见的酷暑,但读美总觉得好像每年都听到这句话,大概是气温一年比一年高吧!埼玉县北部的熊谷市今年貌似又刷新了最高气温的纪录,就连这个幸魂市似乎也受到这波热浪的影响。
  • 认识莎拉的人们去书店,都只是为了要找她聊天。然而,住在镇上的其他镇民或是附近区域的住民大多是一头雾水。怎么会这样呢?突然就出现一个游客,还有一家书店?他们需要很多不一样的店铺,但怎么会有人选择开书店?为什么要大老远从瑞典跑来开书店?
  • 我无法张开眼,眼皮犹如千斤重,愈想张开,就愈是张不开。我已经不晓得自己到底是在作梦,还是睡着,又或者是清醒?对于周遭、支撑身体的床、将我缚绑在床的束带、外界的声音……我的感知逐渐模糊,仿佛遭到某种未知的力量拭去。我在水底下,在一个阴暗的世界,一种前所未见的明暗对比里,一切都显得如此熟悉,却又陌生。我在这片奇怪的宇宙中,带着如同婴儿第一次站起时的笨拙,摇摇晃晃地趋前。
  • 亲戚们一筹莫展地相视无措,但没有任何人能义正辞严地站出来反对。
  • 对很多人来说,我是神话的象征,是最神奇的传说,是一则童话故事。有人觉得我是怪物,是突变异种。我最大的不幸,莫过于有人误以为我是天使。母亲认为我是她的一切,父亲觉得我什么也不是。外婆每天看到我,都会想起过往失落的爱。不过,我的内心深处知道真相是什么,我一直都知道。
  • 这几年,我发现学生总是厌倦在“纪律与模仿”中蹲点,写诗的不读好诗;写小说的,人物可以不需要任何铺陈就拥有飞翔的能力。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