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华商献金引澳两党互诘 总理拟禁国外捐款

澳洲两大党就中共政治捐款者的影响相互指责,总理特恩布尔宣布政府将在8月份的联邦议会期间讨论禁止所有政党以及第三方机构(如宣传机构Getup)接受外国政治捐款的条例草案。(Stefan Postles/Getty Images)

澳洲两大党就中共政治捐款者的影响相互指责,总理特恩布尔宣布政府将在8月份的联邦议会期间讨论禁止所有政党以及第三方机构(如宣传机构Getup)接受外国政治捐款的条例草案。(Stefan Postles/Getty Images)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06月17日讯】(大纪元记者何蔚综合报导)近日,自上澳洲广播公司(以下简称澳广)和费尔法克斯两家媒体就澳洲华商政治捐款的联合调查在澳广节目《四角》上播出后,澳两大政党在对来自中共的政治捐款作各自表态的同时,也在国会里互相指责和争执,促使总理特恩布尔在6月14日摊牌制定新法日程表,表示禁止外国政治捐款的法律将在年底前出台。

据澳新社消息,当工党和联盟党在议会中就中共政治捐款者的影响而进行相互指责时,总理特恩布尔披露了时间表,宣布政府将在8月份的联邦议会期间讨论禁止所有政党以及第三方机构(如宣传机构Getup)接受外国政治捐款的条例草案。

本周二(6月13日),联盟党在议会上提出有关新州工党参议员达斯蒂厄里(Sam Dastyari)与北京的联系和他接受中共捐款的历史时,外长毕晓普(Julie Bishop)指责达斯蒂厄里因4万澳元的政治捐款而改变工党的对外政策立场:“我们现在知道,参议员达斯蒂厄里在关于南中国海的表态中是附有一个价格标签的,一个报称的4万澳元(捐款)竟使他放弃了工党官方外交政策的立场。”

她进而指责反对党领袖肖顿:“面对最令人瞩目的众所周知的外来干涉和影响,他(达斯蒂厄里)只受到很轻微惩罚——把他送到后排几个月,现在参议员达斯蒂厄里又回到了工党的领导位置上。这个反对党领袖把我们的国家利益给出卖了。”

一天后,在周三的议会上,外长毕晓普成了工党的目标。工党追问她是否了解一个与自由党主要捐款者有关的,名为“朱莉·毕晓普光荣基金会”的公司。澳新社的报导说:“资源公司AusGold的业主,南澳女华商邹莎(Sally Zou)是自由党的主要政治捐款者,她在2015年12月至2016年6月期间,给自由党的捐款超过40万澳元。”

邹莎于2016年4月注册了一家名为“朱莉·毕晓普光荣基金会”的有限公司(Julie Bishop Glorious Foundation P/L),但不久就将其缩减为光荣基金会。奇怪的是,她将她在LinkedIn网站上的地址列为“新州议会大厦”。

毕晓普承认曾多次与邹莎见面,并说,所有对自由党的捐款都根据《选举法》申报了。她说:“直到一个礼拜前媒体提出这件事,我还从没有听说过有这样一个基金会。”她补充说:“我从来没有妥协过政府的外交政策。”

邹女士经常在推特上支持联盟党政府的政策,包括毕晓普推出的外交政策白皮书。

上周一的《四角》节目播出后,反对党领袖肖顿(Bill Shorten)不失时机地建议,联邦议会强大的情报和安全委员会应该就外国对澳大利亚政治制度的影响进行紧急的调查。

他在给总理特恩布尔(Malcolm Turnbull)的信中说:“我相信现在是进一步研究更加严厉措施的时候了。”他要求调查目前对澳大利亚的威胁是什么,以及澳洲的法律是否足够强大以应付日益增长的危险。

肖顿建议政府可以考虑采取美国的一种方法:对在美国促进其本国事宜的外国政府和组织创建一个对其雇用人员的登记册,也叫“外国注册登记法”。“外国注册登记法”要求在美国的这些个人和公司披露所有的活动和财务,否则处以高达10,000美元的罚款或五年监禁。

出于中共对澳大利亚政治影响的考虑,总理特恩布尔也在《四角》节目播出后,下令对澳洲的间谍和外国干涉法进行全面的审视,其中包括刑法中的间谍罪条例是否完善。

联邦律政部长布兰迪斯(George Brandis)说:“今年早些时候,总理要求我负责对澳大利亚的间谍和外来干涉法进行了全面审查。我将对内阁提出立法改革,以期在年底前实施立法。”

并说:“当政府列出立法时,只要涉及国家安全层面,毫无疑问,它将在常规程序中由议会情报和安全委员会进行审查。”

总理特恩布尔在周三表示,政府将在春季的议会期间进行立法,以确保外国捐款不流入到各个政党、工会和像GetUp这样的组织。他说:“只有澳大利亚人和澳大利亚的企业(将)有许可通过捐款来参加政治竞争。”

他不放过攻击反对党的任何机会,指责工党在接受外国势力的影响上有一个不佳的记录,并提到工党参议员达斯提厄里(Sam Dastyari)因去年接受中国捐款者为他支付的旅行费而辞去前排议员的职务。他说:“在任何人相信他对待外国捐款的(态度)之前,反对党领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独立参议员伯纳迪(Cory Bernardi)说,不能信任议员自己调查自己。他提到,当他在一个电话里向一名自由党议员提到工党参议员达斯提厄里涉及中共政治捐款问题后,该议员却警告了这个前自由党参议员,对他说:“我们也从这些人那里得到钱”。

伯纳迪还提到向中国公司出售达尔文港之事,该公司在总理特恩布尔出席的一个自由党筹款会上为一项拍卖出了12.5万澳元买价,并向当时任贸易部长的罗布(Andrew Robb)的筹款账户捐了10万澳元。伯纳迪说:“这么多的问题有待回答,我们需要调查这个影响,和外国代理人对我们国家政治影响的深度。”

澳广和费尔法克斯的联合调查报告揭示了,澳洲情报机构ASIO发现两名与中国共产党有关系的华裔亿万富豪周泽荣和黄向墨向澳洲主要党派捐赠了670万澳元的政治捐款。

除新西兰外,澳洲是讲英语的民主国家中唯一允许外国政治捐赠的国家,英国,美国和加拿大都在法律上禁止外国的政治捐款。新西兰允许外国政治捐款的数额为1,500新元。此外,根据国际IDEA数据库的信息,在他们研究的180个国家中,有114个国家禁止外国政治捐款。而澳洲属于剩下的三分之一的不禁止外国捐赠的国家。#

责任编辑:若尘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