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仔戏名伶──唐美云的人生不设限

作者: 张幸雯

唐美云演出《蝶谷残梦》时的俊俏小生扮相。(《停泊栈》期刊)

    人气: 312
【字号】    
   标签: tags: , ,

唐美云除了身着华美的歌仔戏服,在舞台上化身武旦、小生、皇帝等各种角色,飒爽英姿的身段及绵绵优雅的唱腔; 还有在电视台八点档连续剧中演的local妈妈。记得有一幕,是她带着未来的女婿去超市买菜,结果两人提着大包小包来到停车场时,仇家早已领着一群兄弟,个个手拿家伙,等著让这对准丈母娘和女婿“好看”!剧中的唐美云,巧妙地运用了机智脱险,滑稽逗趣的模样,令观众莞尔而笑。

很难将现实中个性认真、心细如发的唐美云,和八点档角色串联在一块儿,连剧组的演员们都说:“根本不像美云姐啊!”问及演歌仔戏跟电视剧有没有冲突?单身的她如何诠释八点档中原本爱签六合彩、到处躲赌债、后来又改邪归正的妈妈这个角色?唐美云笑说:“本来就喜欢演戏,不管演什么,我都很开心。虽然没有结婚、没有小孩,但流浪狗就是我的孩子!我连去高雄出外景,都可以带流浪狗回家。后来我妈妈终于忍不住说,以后家里只能固定收留三只流浪狗,不然照顾不来。”

尽管曾因轧戏而三天不睡觉、不卸妆,52 岁的唐美云看来仍旧神采飞扬。(《停泊栈》期刊)
尽管曾因轧戏而三天不睡觉、不卸妆,52 岁的唐美云看来仍旧神采飞扬。(《停泊栈》期刊)

从一双绣花鞋说起⋯⋯

其实,唐美云小时候根本不想唱歌仔戏,尽管她的父亲蒋武童是台湾首屈一指的“戏状元”,母亲唐冰森是出名的小旦,可天生好嗓、爱唱歌的她,志愿是当歌星。“每个人生来都有他的使命!对於戏曲,我有父母给的基因。是父母的爱圈住了我,愿意全心投入歌仔戏,也将台湾传统戏曲的延续和创新视为一种社会责任。”

唐美云回忆:“15岁时,为了一双绣花鞋被爸爸哄上台当临演。之后,爸爸又默默帮我安排随团到菲律宾公演; 因为我很会唱歌,就在幕后担任主唱。那是我第一次看到所谓的‘内台戏’,也看到其他唱歌仔戏和唱黄梅调剧团的精彩演出,简直‘大开眼界’,更被不同于野台戏的精致内台戏深深撼动着!回到台湾后,就主动跟爸爸说想要演歌仔戏。”

开始学戏那年,唐美云已是17岁。父亲亲自教她戏理,身段就拜当时海光剧团的张慧川先生为师。“我一面学、一面演,还要做很多功课。因为一般学歌仔戏都是从小学五、六年级开始,但我足足晚了十年才正式学戏,所以要加倍练习。再加上爸爸是戏状元,我就更没有理由学不会、演不好。我把压力化为动力,与其抱怨练习有多辛苦,不如用心学习。”唐美云认为自己是幸运的,一路行来受到父母、师长悉心栽培,也很多机会与前辈、同侪切磋。

教剧团的年轻团员们演戏,是唐美云最看重的大事。(《停泊栈》期刊)
教剧团的年轻团员们演戏,是唐美云最看重的大事。(《停泊栈》期刊)

不同於戏台的另一面

唐美云练习练到什么程度呢?跟许多演员一样,曾经因为太投入角色而难以抽离。对此,她分享了一个有趣的小故事:“演戏时要不断地催眠自己就是剧中的角色。10几年前我在河洛剧团演官场戏,有一次演皇帝,团里的长辈们扮演大臣,戏里都必须向我下跪。我是非常尊敬长辈的,所以每回长辈一下跪向皇帝请安,我心里就是一颤。只好一直自我催眠⋯⋯我是皇帝⋯⋯”

此外,为了记熟台词和唱腔,唐美云连开车时都在唱段子。“某天晚上回到家进了房间,累到连灯都忘记关,瘫在床上睡着了,剧本还放在肚子上。结果妈妈进来帮我关灯时,我不自觉地讲了‘众卿平身’,手也跟着比画着。隔天早餐时,妈妈提醒我要懂得‘出、入戏’,演戏的事情进了家门就放下。”

唐美云为歌仔戏如此努力,成果也是有目共睹,只要上网搜寻,很快能找到洋洋洒洒一大落的“得奖纪录”和“星路历程”。从获颁地方戏曲的最佳小生奖、金钟奖连续剧最佳女主角、全国十大杰出女青年,到国家文艺奖; 从野台戏、内台戏、电视歌仔戏、电视剧、拍电影到登上国家剧院展演,她觉得自己应该为台湾做一点事。

是工作,也是兴趣

1998年组“唐美云歌仔戏团”,她担任团长,传承歌仔戏,也教年轻人演戏。每天忙碌于穿梭电视台、剧团、舞台……等处,唐美云将演八点档连续剧的酬劳全数补贴维持剧团的开销; 剧团更自一年两档新戏,到今年意外接了五出戏,而第一部《萤姬物语》本月将在国家剧院演出。要演戏、要教戏、要拍戏还要筹措剧团经费,唐美云一天睡不到四、五个小时,但她仍精神奕奕,“演歌仔戏是做自己喜欢的事,我不会觉得累。”

“当我演到很多历史故事,尤其是高僧传,真觉得自己做的不够。像我在电视台演玄奘、鉴真、鸠摩罗什、六祖惠能、空海、法显大师等高僧的故事,其中唐朝的鉴真和尚六次东渡弘法,出发时已年近半百,连弟子们都嫌苦不想跟去,他还是坚持去传戒,而且当他真正到达日本时,双目却已经失明。还有法显大师62岁为了求戒律才去度取经,经过雪山、沙漠,跟着他去的从原本11人,到达印度只剩下两个,最后回到中国的只有他一位老先生,当时已经70多岁了。”

唐美云说:“演到这几段时,我心里非常难过。即使弟子们一个一个的离开,但鉴真和法显两位高僧,应该说是所有高僧们,展现的是‘不管遇到任何困难,一定要去做’的决心和勇气。如果这些高僧大德都不曾喊累,我有什么资格叫累或者忿忿不平呢?”

2015 年在唐美云歌仔戏团在国家剧院演出的《文成公主》,流畅而不沉闷的历史剧,精彩超乎观众预期, 佳评连连。
2015 年在唐美云歌仔戏团在国家剧院演出的《文成公主》,流畅而不沉闷的历史剧,精彩超乎观众预期, 佳评连连。(《停泊栈》期刊)

随时可以转念

不怕苦也不怕累的唐美云,她的人生有过怎样的挫败经验?“最挫败的就是第一次登台,真的不会演。那时师姐演男主角,我演女主角。正当我已演完女主角的戏分,准备退场时,师姐突然又唱了一段,把球丢回来给我,我当场愣在台上。幸好在后台代唱的妈妈临机应变,让我赶紧退场。到现在我还想不起自己是怎样离开戏台的,只觉得超级丢脸。下台后,爸爸告诉我应该要感谢师姐,当下我听不进去。到后来才明白,在每一场的演出,演员会出现各种状况,这时自己就要负责救场。所以当时认为的挫败,都是后来的养分。”

唐美云接着说:“第二次的大挫败是去演电视歌仔戏。一开始去拍戏时,连导演喊‘卡’、‘卡接’都不懂什么意思,结果一直被喊‘卡’。三、四次之后,导演就开蹦骂人:‘哪里来的笨蛋?……’我杵在那里,不知道怎么办?等导演骂了一阵子之后,才知道他骂的人是我。骂完导演就放饭了,其他人跑来安慰我,要我赶紧吃饭,我说我不饿,然后跑去厕所躲起来哭。哭完,眼泪一擦,我对着镜子告诉自己:‘你一定可以的,不会就学,加油!’。”

“我感恩挫败,人生如果没有错,哪来的对?但是错了要知道哪里错,才能走到对。不要害怕挫败,学习怎么面对它。挫败是生命的助力,那都只是过程,如果一路平坦,就不是人生了。不要因为不愉快的开始,就阻碍了自己继续前进。”这是唐美云厚积了将近40年演出经验,分享给读者的智慧。@

──转自万海航运慈善基金会《停泊栈》期刊63期(原标题:做自己喜欢的事,不会累!)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人都有善良的一面,那就是生命的希望。温暖的春风会融解人们心中的坚冰,善心会唤回人的良知。
  • 神灵说:“石雄这一去,一定会有大官推荐重用,建立战功,所以能当上河阳和凤翔节度使,但他的更高愿望得不到满足,因此这件事必须保密,不能让别人听见。”李德裕遭贬官来到潮州,有人对他讲了石雄应验神灵的事。李德裕明白一个人的兴盛和衰败都是命中注定的,便稍稍抑制了自己忧郁的心情。
  • 想到父亲,一时不知从何说起,自以为经历了人生风风雨雨不再轻弹泪的我,还是鼻子一阵酸楚。父亲去世15年了,母亲早父亲一年去世,这些年的故事,压在心底,甚少翻阅。 用当下比较时尚的话说,父亲颜值比较高。小时候,父亲给我的感觉很严厉,很少与孩子们交流,默默的承担着作为父亲的责任。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 印尼一名年幼时失去双手的女子鲁西达没有向命运低头,中学毕业后努力学习摄影技术。如今她以自由摄影师的身份谋生,还曾受前印尼第一夫人邀请参加国家美术馆的展览。
  • 相传,尧帝的两位美丽女儿,一位名叫娥皇,一位名叫女英,都嫁给舜帝做妃子。 后来舜帝南巡,病死于苍梧,葬在九嶷山下。二妃苦苦追寻,直到湘江边上;眼看江水茫茫,无法顺利济渡;九座山峰,山势相彷,不知何处才是夫君埋骨之处?
  • 蛋彩画特别流行于15世纪的文艺复兴时期,主要是将鸡蛋和绘画颜料相混合,油料和蛋黄的混合不挥发而会氧化,干后不溶于水、酒精或汽油,保证了画面的稳定持久。
  • 一片辽阔的农庄草坡上,一个年轻女子斜倚在地,她细弱的手臂支撑著身子,扬起头凝望着远方的农舍。这是美国画家魏斯呈现给观众的一个诗意中又带着些许不安的作品。
  • 食物带领人们走入心情的时光隧道,最能勾起人们心底浓浓的乡愁。(Pixabay )
    父亲爱吃的菜当中蕴藏着对往昔时光和故乡的脉脉温情。换句话说,那其实是父亲的乡愁。
  • 算命方法有很多种,像子平八字、周易八卦、太乙神数、大六壬、奇门遁甲、梅花易数、铁板神数、紫微斗数、面相、手相、星相、占卜、揣骨(摸骨)、测字、宿命通、樟柳神等等。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