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枪林弹雨中 美前特种兵救出摩苏尔5岁女孩

一名前美国特种部队士兵在成为一名摩苏尔救援人员后,冒着枪林弹雨,从战火中救出一名小女孩。(视频截图)

一名前美国特种部队士兵在成为一名摩苏尔救援人员后,冒着枪林弹雨,从战火中救出一名小女孩。(视频截图)

人气: 6721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7年06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夏雨编译报导)伊拉克第二大城市摩苏尔自从被伊斯兰国(IS)恐怖组织占领后,一直战火不断。最近,一名前美国特种部队士兵在成为一名摩苏尔救援人员后,冒着枪林弹雨,从战火中救出一名小女孩。

据英国《每日邮报》报导,56岁的大卫.尤班克(David Eubank)在被包围的摩苏尔执行救援任务,国际联合部队在过去八个月里一直在发动进攻,要从伊斯兰国手中重新夺取该城市。

尤班克说,他发现一群被IS狙击手枪杀的平民,在尸体之间,看到一个还在动弹的婴儿和一名五岁的女孩。

现场录制的视频显示,在人道组织“自由缅甸巡逻队”(Free Burma Rangers)两名成员用机枪提供火力的掩护下,尤班克奔跑着去拯救这个女孩。

尤班克告诉《洛杉矶时报》说:“我想,如果我这样做而被打死的话,我的妻子和孩子们会理解的。”

戴着头盔和穿着防弹背心,尤班克重新进入杀戮地带,找寻到那个5岁女孩,女孩的头发用粉红色丝带绑着。

救出女孩后,尤班克再回来寻找婴儿,但没有成功。另一名被救出的受伤队友也没有活下来。

尤班克从美军退役后成立了基督教人道主义团体“自由缅甸巡逻队”,在听到IS对平民所做的恐怖事情之后,他与妻子凯伦及他们三名分别为11岁至16岁的孩子一起来到了摩苏尔。

他告诉《洛杉矶时报》说:“我相信是神把我送到这里,我没有考虑安全,但是我总是问自己,我是不是很自豪这样做。”

尤班克在美国德克萨斯州长大。在参加摩苏尔救援不久之后,他和家人回到美国,但他说,已经在考虑再次到访伊拉克。

在伊拉克期间,尤班克的妻子把距离前线只有一英里的一个诊所房间当作教室,教授他们的孩子书本知识。三个孩子分别是:16岁的撒哈拉(Sahale)、14岁的苏无宁(Suuzane)和11岁的彼得。#

责任编辑:李缘coffee break

德护士为“救人”而杀人 成二战后最大杀人犯

(大纪元记者沙莉编译报导)德国警方说,他们发现的证据显示,一名使用过量致死药物杀死危重病人而被监禁的护士,实际杀死的病人可能超过90人。德国保护病人基金会批评此案显示了医院文化方面存在重大失误。

2015年2月,40岁的德国护士霍格尔(Niels Högel)因在不来梅市附近德尔门霍斯特(Delmenhorst)的一家诊所犯下两起谋杀和四起企图谋杀重症监护病人罪行而被判入狱。

霍格尔于2005年下毒手时,被一名同事目睹并首次揭发。病人幸存下来,随后霍格尔被捕,2008年因谋杀未遂罪他被判处七年半监禁。随后愈来愈多的案件被揭发,霍格尔最终于2015年被判处终身监禁。

警方28日表示,调查人员在发现和分析更多尸体之后,发现了霍格尔犯下更多谋杀的证据。

德国护士霍格尔向危重病人施加致死药物,尝试再次救活他们,作为炫耀资本。他涉嫌造成超过90人死亡,实际致死人数可能更多。(RMEN JASPERSEN/AFP/Getty Image)
德国护士霍格尔向危重病人施加致死药物,尝试再次救活他们,作为炫耀资本。他涉嫌造成超过90人死亡,实际致死人数可能更多。(RMEN JASPERSEN/AFP/Getty Image)

“死亡人数在德国共和国的历史上是独一无二的。”警方首席调查员施密特(Arne Schmidt)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霍格尔是随机杀人,尤其是杀死情况危急的病人。

他说:“发现了至少有90起谋杀案的证据,还有许多令人质疑的案件再也找不到证据。”对这种发现,他表示实在是令人瞠目结舌。

霍格尔本人承认向患者注射可引起心脏衰竭或循环衰竭的药物,以便之后他可以尝试再次救活他们,如果成功了,他可以向别人炫耀自己就像个救人的“英雄”。

他说,当他能够使这些病人再次活过来时,他感到很满足,不成功时,心理感觉很崩溃。

在发现霍格尔的凶残之后,警察和检察机关发起了一个名为Kardio的特别法医委员会来调查其他病人死亡事件。已有130多具尸体被挖掘出来,并测试了致命药品的残留痕迹。还有许多病人的遗体已经被火化,无法确定死因。

检察官Daniela Schiereck-Bohlemann表示,霍格尔已经承认谋杀了30名病人。

其中一起案例可追溯到2005年,当时一名同事目睹霍格尔给病人注射违禁药物。该病人幸存下来,随后霍格尔被捕。

媒体报导了这起事件后,一名妇女与警方联络,怀疑她已故的母亲也是这名凶手护士的受害者。当局挖出了几名病人的遗体,在其中5具中检测到过量药品的痕迹,认定是确定或可能的致死因素。

霍格尔在2015年被判入狱,但他究竟杀死了多少名病人,调查人员承认他们可能永远都不会知道真相。

保护病人基金会主席布莱斯(Eugen Brysch)28日说,这个案子“可能是战后德国最大的系列谋杀案”。他同时批评同事、雇主以及警察和司法机构长时间没有发现这个问题。

布莱斯说:“主要是同事和记者打破了沉默之墙。但是,在医院和疗养院实施犯罪的环境容易,因为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有效的应对措施。”在全国2000多家医院,“控制机制没有收紧”。

对于大多数医院来说,“仍然缺乏一个匿名举报系统”。布莱斯表示:“举报人必须能够将观察报告给独立和外部的机构,而不用担心会受到威胁。此外,从医护人员到管理层每一层都需要形成一种监督文化。”#

 

评论
2017-06-20 6:1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