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程晓容:从朝“人道主义”看邪恶共产政权

人气: 1862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7年06月20日讯】6月19日下午,被朝鲜关押17个月的美国大学生奥托瓦姆比尔(Otto Frederick Warmbier)在辛辛那提医院死亡,距他回家还不到一周。川普总统就此评论说:“至少我们把他带回了家,让他和父母在一起。(朝鲜)是个野蛮的政权,我们有能力对付它。”他也叹息瓦姆比尔在青春盛年不幸离去。

亚利桑那州参议员麦凯恩(John McCain)说:“我们把事实说白了吧:奥托瓦姆比尔,一名美国公民,被金正恩的政权谋杀了。”

瓦姆比尔事件的整个过程,充分暴露了朝鲜政权的残暴和虚伪。2016年初,瓦姆比尔被扣押两个月后,朝鲜方面播出了他宣读“供词”的一段录像。他在视频中声泪俱下,解释自己为何被捕并“乞求宽恕”。他的罪名是:企图窃取平壤酒店里的一张政治宣传海报。瓦姆比尔被判处15年苦役,他在被关押期间,有一年多陷入昏迷。据一名美国高级官员说,瓦姆比尔在朝鲜屡次被殴打。

外界质疑瓦姆比尔被捕的真实原因,且不说企图窃取海报者到底是何人,即使真的是瓦姆比尔所为,也不至于获刑15年。当然,在朝鲜,一切正常的逻辑都不存在。金氏政权对本国国民、党内高官、平民百姓和外国人质,实施的迫害手段都无例外:酷刑、欺骗、洗脑、转化,虐杀,一应俱全。

看到视频里瓦姆比尔的痛苦神情,料想他绝不是因忏悔落泪,而是对来日的恐怖备感忧虑。再者,在武警的监控下,朗读准备好的“供词”,这一套戏码,与中共电视中的“被认罪”何其相似!“认罪”的背后隐藏了多少不为人知的罪恶。

在川普政府的尽力营救下,6月13日,朝鲜方面以所谓的“人道主义的理由”释放了瓦姆比尔。把一个健康活泼的青年折磨成垂危的植物人,明知受害者已经没有救了,并且迫于压力才同意放人,凶手还要挂上“人道主义”的奖章,实乃邪恶至极。

瓦姆比尔的家人在声明中说:“不幸的是,我们的儿子在朝鲜手中遭受的严重虐待,只能让我们得到今天这个悲哀的结果。”

悲哀的结果并非个案。从扣上罪名、逼迫认罪、判处重刑,再到殴打折磨、隐瞒事实,在受害人生命终结前“释放”,这一连串的迫害套路,在中共的铁幕下已经上演了千重万回。中共的冷血、狡诈,决不在金氏之下。多少悲剧,发生在过去的18年里。

以下是两个中国大陆的案例:刘晓莲,湖北赤壁法轮功学员,2006年4月26日被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在赤壁市蒲纺精神病院。她被灌食毒药和注射不明药物,刘晓莲写下了这段经历:他们“使用毒药灌食、吊针注射,一天一夜吊注毒药水10斤。这次注射后,我整个身体发黑。这次我被毒昏了两天两夜。待清醒时,我突然不能说话了,成哑巴了。”

在致哑以后,刘晓莲又在蒲沂精神病医院受了两年多的折磨。2008年9月,医生确信刘晓莲只能再活二十几天后,当局将她释放。回家后,刘晓莲不能排尿,全身浮肿,全身的肌肉就像被腐蚀成了水一样。刘晓莲到医院做彩超时,医生忍不住说,真是太惨不忍睹了。2008年10月26日,刘晓莲离世。

罗江平,四川省攀枝花市米易县撒莲镇居民,法轮功学员。2012年4月,罗江平因为讲真相被抓捕、被判处4年半徒刑,关押在云南第一监狱。在那里,罗江平被灌食、被毒打、被迫做奴工、被打毒针,被折磨至生命垂危。2013年12月16日,家属见到不成人形的罗江平,强烈要求保外就医。

罗江平回家后,多次向亲友诉说,他被打了很多毒针。他扒开衣服让家人看:左右两臂被打毒针的针眼清晰可见,针眼周围两公分的范围呈黑色。罗江平说,被打毒针后,肚子胀,五脏六腑疼痛难忍,大小便不通,双脚肿大,坐不起来,无法站立,连头都抬不起来。罗江平生活不能自理,无法进食,出狱才五天,就离开了人世,年仅五十一岁。

对比中国法轮功学员受迫害案与瓦姆比尔事件,二者间的相似足以让人们惊醒、警觉。共产政权的实质就是残暴,它的生存方式就是以谎言掩盖真相,它的存在目的就是以恐怖扑灭和平,最终毁灭一切良善,一切希望。联系到几天前川普总统针对古巴新政策发表的讲话,更觉其意义重大。对古巴喊话,便是对所有共产政权放言:“面对共产主义的压迫,我们不会沉默。”

百年来,共产红祸残害了一亿多生灵,摧毁了其统治的国家的文化、人民的意志、民族的灵魂,并且还意欲染指更多自由的土地。所有正直善良的人们,都应该认清共产主义的本质,抛弃它、拒绝它。这不仅是对自己负责的表现,也是在维护人类社会的根基,保障共有星球的未来。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7-06-20 1:2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