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从美大学生之死看朝鲜如何对待西方人质

图为美国前弗吉尼亚大学学生瓦姆比尔(Otto Frederick Warmbier)在朝鲜被审情景(AFP PHOTO/KCNA VIA KNS)
人气: 1875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7年06月20日讯】(大纪元记者沙莉编译报导)美国前弗吉尼亚大学学生瓦姆比尔(Otto Frederick Warmbier)被朝鲜监禁了一年多,13日被释放回美国后,不到一个星期就辞世了。他的父母表示,他们相信,瓦姆比尔在朝鲜对他施加严酷折磨时一直努力求生。

《今日美国》(USA TODAY)报导,朝鲜的人权罪行记录令人遗憾。但瓦姆比尔的不幸遭遇中最令人不解之处,是为什么这名年轻大学生在劫持者手中受到如此严重虐待,而不像有些西方被拘者得以幸存。

22岁的瓦姆比尔在朝鲜关押期间昏迷了15个月,回到美国后于星期一(6月19日)去世。

《纽约时报》报导说,美国高级官员曾表示,瓦姆比尔受到了特别凶残的拷打,但医生没有发现骨折骨裂或身体伤害的证据。朝鲜将瓦姆比尔的病情归咎于肉毒杆菌和安眠药的组合,但医生也没有发现肉毒杆菌中毒的证据。

瓦姆比尔2015年末在中国西安旅游时,看见当地青年先锋旅行社有提供赴朝鲜旅游机会,于是前往朝鲜进行为期5天的新年旅行。2016年1月2日即将离境被朝鲜当局拘留,罪名是企图从朝鲜一家旅馆偷取一张政治宣传画。随后被以“阴谋颠覆国家罪”判处15年监禁。瓦姆比尔15个月前陷入昏迷,再也没有醒来。

2017年6月15日辛辛那提大学医学中心宣布瓦姆比尔遭受过严重脑部损伤,他在从朝鲜返回美国的第六天,19日去世。

朝鲜对西方人质进行心理虐待

加州男子米勒(Matthew Todd Miller)在2014年被朝鲜判处强制劳动6年。半年后米勒被释放。米勒被捕时并不比瓦姆比尔年长很多,米勒说他被关在“宾馆”里,美籍韩裔基督徒裴俊浩(Kenneth Bae)也被关在同一个地方。

米勒说,“他们会给我食物。宾馆里还有其他囚犯。我可以听到看守从外面打开门,给囚犯食物。”

裴俊浩告诉记者,他在《不曾遗忘(Not Forgotten)》一书中写道,他从未被殴打,但是他遭受了心理虐待,每天被审讯15个小时,只有当他同意签署一份说他是恐怖分子的证词之后才停止这种虐待。他于2014年获得释放,并与米勒一起返回美国。

前美国国务院朝鲜人权问题特使金(Robert R. King)说:“对美国人来说(朝鲜政府)似乎不倾向使用身体暴力,而愿意采用心理策略。”“瓦姆比尔的这种情况可能是出现了一些意外情况。”金也处理瓦姆比尔一事,直到他今年1月份退休。

在大多数情况下,西方囚犯被朝鲜政府视为政治议价筹码。与对待他们自己的公民不同,西方人可能有一天会被释放,会被发现身体有瘀伤或遭受过虐待行为。但是,根据被释放俘虏的报告,心理虐待似乎是(朝鲜政府)处理西方囚徒的原则,直到囚犯招认。

在2010年被拘留213天的美国老师戈麦斯(Aijalon Gomes)在2015年的采访中说,他被关在一个寒冷的小室里挨冻。戈麦斯被捕前在韩国从事了大约两年的英语教学工作。

戈麦斯在接受采访时说:“木门打开后,我被松绑,被迫爬进一间不比狗舍大的水泥小室里。一会儿,一个看起来像地毯底衬的旧毯子被扔了进来,后来还丢给我一包朝鲜或是中国零食。”

在朝鲜战争中打过仗的85岁前美国军官纽曼(Merrill E. Newman)在2013年被朝鲜关押42天,被朝鲜指控犯有战争罪。他被关押在平壤一家酒店,瑞典领事官员报告说,他似乎得到了很好的照顾,甚至获得了心脏病所需的药物。

纽曼释放后报导说,他被优待,但是他对朝鲜当局招认的“谢罪书”是被迫的。

朝鲜希望遭劫持者获释后自杀

并不是每个美国人都免遭身体虐待。在接受韩国通讯社韩联社(Yonhap)的采访中,韩裔美籍基督徒朴东勋(Robert Park)说,他在2009年被朝鲜关押,并遭到了士兵的严重殴打。

朴说,一些女人用棍棒无情地殴打他的下体。“我从他(她)们的眼中看到了魔鬼,他们比德国纳粹坏多了。”

酷刑持续了多日,朴说这是试图让他对酷刑沉默的手段。他说劫持者想让他有这种想法,他在释放后应该自杀。

朴说:“如果朝鲜认为我可以从酷刑中恢复,他们就不会释放我。”

1996年12月,美国人亨齐克(Evan C. Hunziker)被朝鲜关押了3个月,被释放回美国不到一个月,亨齐克自杀。#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7-06-21 2:2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