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3-2018年天象揭秘-中部

逆天而为痛悔迟13:967年──五星连珠,盛世血路

作者:古金
  人气: 6630
【字号】    
   标签: tags: , , ,

第十三章  967年:五星连珠,盛世血路

天人合一,在雾霾久治不去的今天,作为当今社会回归的主题,已经成了高考押题的重点。但人们谈论的天人合一都是“地人合一”,是如何适应自然、改善生态环境,那只是天人合一的最低范畴。真正的天人合一,是人与天象的合一。天象是回圈的,历史是重复的,相近的天象下,历史在以不同的面貌,重演着相同的主题。

上一篇,我们结合现代天文学还原了多次五星连珠天象,通过对比总结,展示了这个天象的真实喻义:“五星连珠、盛世血路”。这一篇开始深入“盛世”部分的含义,展现这个天象铭刻的千古辉煌。

(接前文 逆天而为痛悔迟:453-2018年天象揭秘12

1.拨乱反正兴佛法,改变天象富华夏

宋太祖遇到的这次罕见的五星连珠天象,在《宋史‧天文志》记载的时间是:“乾德五年三月。”[1]《宋史‧太祖纪》也把这个天象放在了三月份[2]。现在天文学计算,最适宜观察的时间在4月15日左右,即三月初三前后,五星聚集在经度20度以内,是一次典型的五星聚天象。

前面讲过五星聚是天下变迁之兆,是一个血腥之象,“天子将亡,人间换王”,而公认的中华天子宋太祖赵匡胤,死于976年。是天象不准了?还是赵匡胤延寿9年?

虽然《乙巳占》中有:“近期三年,中期五年,远期九年”的应验范围,但是推延9年的太罕见了,人间很难把这样的错位和天象对应起来——而在大道修行人中,都知道这次“天人错位”、“劫数推延”的根源,是宋太祖大兴佛法的天大功德所致。

因为宋朝史学家、《续资治通鉴长编》作者李焘个人明显的倾向性[3],所以对宋太祖大兴佛法的事记得不多,但是我们能从现有的古籍史料和留存至今的碑刻中,看到赵匡胤给佛教平反、复兴佛法的剪影。

2.逆天灭佛与顺天护法

图13-2:954~955年凶险天象——荧惑守太微(后周世宗登基显德元年~二年)。
图13-2:954~955年凶险天象——荧惑守太微(后周世宗登基显德元年~二年)。

本系列的上部,我们讲述了赵匡胤的君主、后周世宗柴荣灭佛逆天遭天谴的历史教训。955年是柴荣即位的第二年,当荧惑火星再犯太微垣(代表政府)的时候,柴荣开始逆天灭佛之举。只保留了2千多所重点寺院,共毁寺院3万余所,熔毁铜佛像铸钱[4]。官府强行有偿收缴百姓家中铜器和佛像,私藏佛像五斤以上的处死,五斤以下者,按斤两论刑[5]。

距离首都开封不远的镇州(今河北正定)有一尊高四丈九尺的巨型铜制观音像,非常灵验,当地百姓请求用钱赎此佛像,朝廷不准。去拆砸佛像的,都折断手腕而死,无人敢再毁。后来柴荣亲自用长斧钺在佛像胸部砍了个洞,才拆毁。不到四年,柴荣胸生恶疮而死,生疮处正是他砍佛像的部位,时人都说是报应。[6]

北宋初年的文史学家杨亿,在宋太宗一朝任翰林学士、工部侍郎,他讲述了这段历史故事,被门人记录在《杨文公谈苑》中[7],并说这是赵匡胤重视佛教的原因所在,因为赵匡胤见证了这段历史。

赵匡胤不是一上来就大兴佛法的,他也有一个渐进认识的过程。他登基五个月后,下诏停止毁寺,但同时规定“已经毁坏的不再重建。[8]”但到第二年正月,就开始建寺院,把扬州行宫改建为“建隆寺”。从而彻底拨乱反正,改变了前朝灭佛的国策。他多次到寺院参拜,视察寺院的修建,带动了佛法的复兴。

3.首次刻板,刊印大藏经

开宝四年(971年),宋太祖派遣张从信至板木特产地益州(四川成都),开板雕刻大藏经。这是中国历史上首次官方全面印刷出版佛经,耗时12年完成。计1076部、5048卷。从此佛经广泛传世,流布于邻近诸国,对后世中国、朝鲜、日本、越南的佛教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虽然赵匡胤有生之年没赶上大藏经刊行的盛举,但是这件盛大的功德,当之无愧地归于他和他的团队。

4.顺天应人,重铸巨像千手观音

《宋史‧太祖纪》‧记载了开宝二年(969年),赵匡胤北伐太原班师途中,在镇州(今河北石家庄正定县)停留了8天。《续资治通鉴长编》记载:赵匡胤会见了一位八十多岁却面相不老的道士苏澄,请他去京城新建的建隆观中修行。道人谢绝了邀请,向皇上讲述了以道治国,“我无欲而民自朴”(《道德经》中)的道理。这8天,赵匡胤还做了什么?正史竟然没有记载。

镇州正是赵匡胤的君主、后周世宗柴荣砍毁大观音像的地方。城西的大悲寺始建于隋朝。据北宋僧人赞宁的《宋高僧传‧唐镇州大悲寺自觉传》记载:大悲寺是唐朝自觉禅师多年化缘修成,铸了一尊四丈九尺高的铜观音菩萨像供奉其中。在五代战乱中,佛像上部被烧熔,后以香泥补塑。柴荣灭佛时全部被熔毁。后经赵匡胤敕令重建大佛,并代前朝忏悔罪恶[9]。

赞宁是一位长寿的高僧,他比灭佛的后周世宗柴荣还大两岁,在赵匡胤驾崩25年后圆寂。他有很高的文化素养,被赵匡胤封为“通慧大师”,入翰林院。作为一代佛教史学家,又经历过后周灭佛毁像、北宋大兴佛法的时代,他的记载应该是很可信的。

图13-3:北宋时期龙兴寺观音巨像图记的石刻碑图拓本,与今修复的千手观音像对比,能看出宋代造型更完美。后来千手观音巨像的铜臂被毁,换成了现在的木质手臂。
图13-3:北宋时期龙兴寺观音巨像图记的石刻碑图拓本,与今修复的千手观音像对比,能看出宋代造型更完美。后来千手观音巨像的铜臂被毁,换成了现在的木质手臂。

据寺内碑文《真定府龙兴寺铸金铜像菩萨并盖大悲宝阁序》记载:宋太祖在寺中询问,僧人可俦回奏:“原来是铜菩萨,世宗毁像铸钱,现在全是泥菩萨。”宋太祖又听说显德年间毁菩萨像时,在莲花座中发现“遇显即毁,遇宋即兴”的八字谶言,当即醒悟!当场决定:“郭内踏逐宽大寺舍,别铸一尊金铜像观音大悲菩萨。”

据县志记载,赵匡胤曾三次审阅大菩萨像的图纸,并且根据自己身高十倍制作。

经过两年的设计筹备,准备施工时,奇迹发生。据上面碑文记载发生了:“河漂木、地涌铜”的灵异,即真定城南滹沱河发洪水,冲下大量树木,挖地基发现了铜块。赵匡胤极为高兴,说这是五台山的文殊菩萨助修大佛寺,于是“诏以铜铸像,以木建阁。”

三千工匠历经四年,以12万斤铜铸成了42臂、高达七丈三尺(今连法器高21.3米)的千手千眼观音像,比原来的四丈九尺高了一半。在大佛像外,建造了高近十二丈(今33米)的大悲阁。同时用滹沱河冲下的最大一根木头,雕刻了一尊7.4米高的站立弥勒菩萨像,供奉在慈氏阁内[10]。

图13-4:河北石家庄正定隆兴寺慈氏阁内7.4米高的独木弥勒像。
图13-4:河北石家庄正定隆兴寺慈氏阁内7.4米高的独木弥勒像。

《宋史‧太祖纪》记载:赵匡胤在开宝八年(975年)十一月底、十二月十二日、开宝九年八月初五,三次前往镇州视察新建的龙兴寺。这是宋太祖驾临最多的寺院,足见其重视程度。

这尊铜铸大悲菩萨像是中国古代铜像中最大、最沧桑的。1000多年,历经了多次地震摇撼,至今仍然安然无恙。它和龙兴寺一起,见证了宋朝富丽繁荣的盛世,它的兴衰,是佛法的兴衰,而佛法的兴衰,又每每先导着华夏文明的盛与败。

(未完,待续)

注释:

[1]《宋史‧天文志》:“乾德五年三月,五星如连珠,聚于奎、娄之次。”

[2]《宋史‧太祖纪》:“丙辰(三月二十七日,967年5月9日),北汉石盆砦招收指挥使阎章以砦来降。五星聚奎。四月……”

有人认为《太祖纪》给出时间是三月二十七日~二十九日,即5月9~11日之间。但是现在天文学计算,这个时间范围已经看不到五星聚了,因为凌晨的水星已经跑到太阳的下方,看不到了它了。最适宜观察五星连珠的时间是在天象图中的4月15日,即三月初三前后。可见《太祖纪》只是根据《天文志》,把这个天象放在了三月记事的最后而已。

[3]在《逆天而为痛悔迟:453-2018年天象揭秘》上部讲过,《宋史‧真宗纪》中记录了重要的“太白昼见”天象,但是《续资治通鉴长编》的作者李涛完全不予记载,显示出他个人好恶的取向,有损于史家的严谨。对于周世宗灭佛遭恶报的史料记录,《长编》虽然照着北宋史料笔记《杨文公谈苑》抄录下来,但是追加了“今不取”的论断,却又说不出任何原因。

[4]《旧五代史‧周书‧世宗纪》。

[5]《资治通鉴‧后周纪》:“自余民间铜器、佛像,五十日内悉令输官,给其直;过期隐匿不输,五斤以上其罪死,不及者论刑有差。”

[6]《佛祖历代通载》

[7]《杨文公谈苑 倦游杂录》,上海古

籍出版社,1993年8月第一版。

[8] 《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一》:辛卯(六月二十三日,960年7月19日),德音:“降死罪囚,流以下原之。潞州近城三十里内勿收今年田租。诸路州府寺院,经显德二年停废者勿复置,当废未毁者存之。”

[9](宋)赞宁,《宋高僧传》中华书局1987年8月第一版。

[10]清乾隆十三年(1748年)《隆兴寺志》#

点阅《逆天而为痛悔迟:453-2018年天象揭秘》相关连载文章。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金木水火土五大行星,在太阳升起之前聚集在东方,或在太阳落山后聚集在西方,叫做五星聚、五星合或五纬合,俗称五星连珠。五星聚一般指聚集在经度30度以内,聚度越小越好看,天象意义越强。
  • 虽然天象学失去真传,但是李淳风留下了既简明、又玄妙的《推背图》,以天象毫厘不爽地预言了未来。想知道未来是什么样子,要到《推背图》上找寻答案,这在宋朝之前的五代时期,就成了文化常识。
  • “顺理而举易为力,背时而动难为功。”在古代,天象官占卜天意,对帝王的决策往往起着决定性的作用。
  • 可惜,天象定下的祥瑞,人间已经铺成的完胜之路,都被宋真宗的怯懦毁了。让蛮夷来贡、收复故土的天意没能实现,北宋反而亡失了中华天下之主的地位,沦为蛮夷向辽国进贡,天下易主,契丹崛起。
  • 这就是当时天象给天子宋真宗传达的正道天意:昭示天子开创百世功勋,再次演绎兵家“不战而屈人之兵”的千古绝唱,宋真宗这样做才是顺天,也不枉一见那次千年难遇的“日晕抱珥”祥瑞。
  • 天象并不是高深莫测的,如果真是深邃难懂,人人不解,那还有什么现实意义呢?其实只要引经据典,就能基本给出正解——可惜,契丹当时没有真懂天文的人,北宋的司天监,因为一知半解,全部错解,酿成了宋真宗逆天而为的千古大错!天象并不是高深莫测的,如果真是深邃难懂,人人不解,那还有什么现实意义呢?其实只要引经据典,就能基本给出正解——可惜,契丹当时没有真懂天文的人,北宋的司天监,因为一知半解,全部错解,酿成了宋真宗逆天而为的千古大错!
  • 其实,从澶渊订盟那一刻开始,真宗就不再是中华天子,华夏的正统国的殊荣,就归于契丹大辽了,天眷辽朝,萧太后开启辽国盛世。读者觉得这是故作惊人之语么?下面我们把“太白昼见”——“日晕抱珥”——“午后日食”这一个月内发生的天象,连贯、深度解读之后,大家就能明白这段历史的真机所在。
  • 当真宗的黄罗伞盖在北城垛口上升起来的时候,城外驻扎的宋军大营,欢声雷动。“万岁、万岁”,声音越喊越齐,雷鸣一般。宋军终于等来了久违的皇帝,士气暴涨,沸反盈天。
  • 公元1004年12月15日上午,发生了太白昼见的天象。这次天象对应的历史,就是后世熟知的“澶渊之盟”。史书记载得比较详细,但是,其中的三次天象记录却含混不清,历史上也一直在回避这三次天象的解读——那才是最关键的天意所在!
  • 在五代时期,唐朝的大预言书《推背图》已经风靡华夏。其实,如果柴荣能认真看一下《推背图》的话,不难看出自己命定的运程已被一日不差的写在预言上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