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琴海之旅(2)

雅典的建筑——卫城之外(上)

作者:行云

希腊首都雅典市中心的奥林匹亚宙斯神庙。(Kevin Poh/Flickr CC BY-SA 2.0)

    人气: 329
【字号】    
   标签: tags: , ,

由于雅典可分享的事物很多,所以我规划分成四集来介绍她:这两集将着眼于除了卫城(Acropolis)之外的景观,下一集将介绍古迹最集中的卫城,再下一集将介绍我自行抽空去拜访、雅典首屈一指的“国家考古博物馆”(National Archeological Museum)里面收藏的一些宝物。之后的集次,则将依序介绍爱琴海的其他我拜访过的景点。

对我而言,拜访雅典一方面是我向往已久的旅程,另一方面则是想像和现实之间的冲突。从过去对希腊历史、文化的涉猎,我脑海里的雅典已经充满了很多浪漫的影像。

有的影像是一大群观众聚集在Dionysus半圆形剧场里,屏气凝神地谛听伊底帕斯(Oedipus)对自己宿命的哀痛谴责(Oedipus是古希腊戏剧里,被宿命主宰,而在不知情的状况之下杀了生父、娶了生母的国王)。在舞台的一侧,有吟唱团(chorus)幽幽地低诉著怜悯的旁白。有的影像是其貌不扬的苏格拉底,在街头沉思徘徊,或而踽踽独行,或而与人激辩。有的影像是政治和军事领袖伯里克里斯(Pericles)站在公民大会上慷慨陈辞,激励雅典人的士气。有的影像是………。然而,当飞机徐徐降落在雅典机场时,我深知等候着我的雅典,是一座又历经了两千多年的风霜与磨难,而正在努力重新站立起来的现代城市。

希腊首都雅典。(行云提供)
希腊首都雅典。(行云提供)
希腊首都雅典。(行云提供)

在麦锡尼(Mycenea)文化时期(前1600—前1100),雅典虽然还不是希腊最重要的城市,但也已经是一个很有分量的文化中心了。爱琴海地区的“黑暗时期”过去之后,雅典迅速地成长。到公元前490年波斯第一次入侵的时候(也就是有名的“马拉松之役”),雅典已经和斯巴达成为希腊世界的两座最重要城邦了。

波斯在公元前490年第一次入侵希腊的时候,虽然它并不是倾力而为,但是马拉松之役的胜利,已经使希腊人的自信大增,也使主导马拉松之役的雅典城邦,在希腊地区的地位更加提升。波斯在十年之后,正式以大规模的兵力进行了第二次入侵,攻占了希腊半岛北部及东部的大部分地区,包括雅典城本身在内,使希腊世界的存亡岌岌可危。最后希腊联军终于在雅典海军和斯巴达陆军的领导之下,惊险地击退了波斯人。雅典海军主导的Salamis海战,是希腊战胜波斯的一个特别重要的转捩点。从此之后,希腊人(尤其是雅典人)扬眉吐气,这份对自我能力的确认,是促成随后以雅典为中心的希腊文化黄金时代的一个重要因素。

波斯入侵希腊路线图。(行云提供)

不少人有个印象,觉得雅典的民主政治源远流长。其实雅典城邦,直到黑暗时期之后、古典时期的前面两百年(前700—前500),都还在几个贵族家族角力所产生的独裁政治和寡头政治(Oligarchy)之间徘徊,只是在公元前593年的一次短暂的政治改革(主导者名为Solon)之后,非贵族上层公民的势力逐渐在扩张。

民主政治的诞生其实是来得有些突然,它是在公元前508左右,由当时的雅典的掌权者Cleisthenes,为了反制斯巴达强力介入雅典的政权角力,而突然祭出的一个极端政治改革。所幸这个政治改革很快地就克服了一些雅典贵族的反扑,十多年之后的马拉松之役的胜利,更为这个新生的政体作了一个重要的背书。从此之后,民主政体在雅典稳定地存在了150年,伴随了雅典的兴盛和衰微,直到公元前338雅典被亚历山大大帝的父亲征服为止,中间只经历了一次短暂的中断。以此看来,这一朵政治学上璀璨的花朵,其实是比较接近偶然的幸运,而比较不是水到渠成的政治演进。

即使像雅典这么优秀的城邦,也不是一直很明智的。雅典在战胜波斯之后,的确有一段时间放射出西方文明最灿烂的光芒,但是它在希腊世界里的跋扈政治姿态,引起了雅典与斯巴达之间内耗性的互斗。再加上一部分雅典公民好大喜功的帝国扩张思想,导致雅典在短短的100年黄金时期之后,就实力耗尽,急速衰落,而于公元前338被亚历山大大帝的父亲征服了。从此之后,雅典在世界历史的舞台就退居第二线,直到公元1832年,希腊脱离鄂图曼土耳其帝国、而成为一个独立国家,雅典以国家首都的身份,再一次站在国际聚光灯下。

今日雅典的街景,充满了现代化的建筑。不过,我想大家比较有兴趣的,是雅典比较独特的建筑、遗迹、和景观。我把它们(除了位于卫城之外)依时代的远近,分成三类来依次介绍:(1)古希腊和早期罗马时期遗迹、(2)拜占庭时期的建筑、和(3)希腊独立之后出现的新古典风格建筑。在这一集里,我会和大家分享我所见到的第一类;下一集则会介绍其他两类。

雅典(除了卫城之外)的古希腊和早期罗马时期遗迹,我有幸见到了下列六座。它们按建造年代依次为:

(一)Ancient Agora(公元前6世纪)

(二)Temple of Hephaestus(公元前449始建,公元前416完成)

(三)Monument of Lysikrates(公元前334年)

(四)Temple of Olympian Zeus(公元前6世纪始建, 公元2世纪完成)

(五)Stoa of Attalos(前159—前138原建, 1952-1956重建)

(六)Hadrian Arch (公元131年)

古老的希腊城市,常常有一个位于市中心的聚会集中广场,称为Agora。它起初是提供政治聚会和军事训练的场所,后来也兼具市场功能。雅典城主要的Agora,大概是在公元前第六世纪开始建立的,也就是大约在孔子出生年代的前后,直到西元后第六世纪才废弃。在这一千多年间,特别是刚开始的那几百年,这里一直是雅典城的政治和商业中心。

有不少的公共建筑或纪念碑,曾经建在雅典的Agora上,它们包括了法庭、神殿、柱廊、剧场……等等,但是屡经战乱,再加上岁月的消磨,至今只剩断垣残柱,供后人凭吊了。

希腊首都雅典。(行云提供)

在古希腊和早期罗马时期,雅典城有三大神庙:一座是卫城上的Temple of Athena,也被称为帕德嫩神殿(Parthenon)。另外两座,就是上面所列的Temple of Hephaestus和Temple of Olympian Zeus。这三大神庙以Temple of Hephaestus保存得最为完好。

Hephaestus是希腊神话里面的工匠、手艺之神。后来罗马人把他对应成罗马的火神(Vulcan)。英文里面的volcano(火山)一字,就是由此而来的。希腊常常把他和Athena并提,因为两者各代表了人类能力的两个重要部分:Athena代表了智慧,而Hephaestus则代表了技艺。

雅典的建筑。(行云提供)

在希腊神话里面,Hephaestus其貌不扬,可是宙斯(Zeus)却因为如此,而把美丽的女神阿芙萝黛蒂(Aphrodite)(罗马人将她对应成维纳斯–—Venus)指定嫁给他,免得其他男神争吵不休。

Temple of Hephaestus于公元前449始建,公元前416完成,稍晚于孔子的年代,而正值苏格拉底的青、壮年时期。当时雅典在希腊世界里如日中天,但是已经开始因为跋扈,而遭到其它城邦的反制。Temple of Hephaestus的建筑型式和帕德嫩神殿很像,都是使用最早的Doric Order。两者外观上最大的差异,是帕德嫩神殿短边的上方、建筑学上称为tympanum的三角垂直平面上,装饰了许多精美的叙事雕像。而Temple of Hephaestus的tympanum,则没有装饰。

雅典的建筑。(行云提供)

在雅典的主要古剧场Theater of Dionysus,除了有戏剧创作的竞赛之外,也有音乐方面的竞赛。竞赛之后,优胜团体的平时赞助人,常常会在去剧场的路上设立纪念碑来庆祝。Monument of Lysikrates就是一座这样的纪念碑,Lysikrates则是赞助人的名字。

希腊的廊柱有三种主要的建筑形式。在前面对Temple of Hephaestus的分享里,我提到了其中最早、也最朴素的“Doric Order”。这三种建筑形式里面最晚、也最华丽的形式,被称为“Corinthian Order”。而Monument of Lysikrates则是Corinthian Order最早出现在建筑物外观的例子,所以它在西方建筑学上是一个重要的史料,后世也常常仿造它。像伦敦和纽约,至今都还有几个Monument of Lysikrate的模仿版。

雅典市的纪念碑。(行云提供)

太阳系的行星里面,有三位大老,分别是木星、土星、和天王星。英文沿用拉丁文的名字,称它们为Jupiter、Saturn、和Uranus。回溯对应到希腊的神话里面,则是宙斯(Zeus)、克洛诺斯(Cronus)、和乌拉诺斯(Uranus)。其实他们三位都是天王:依序为青、中、老三代的天王。他们一代推翻上一代:Uranus被他的儿子Cronus推翻,而Cronus后来又被他的儿子Zeus推翻。每次谈到这里,我都会赞佩希腊神话里没有第四代天王。古希腊人似乎知道:三代已经足够来表达世代交替问题的重复性了。

在希腊神话里面,有关Zeus的部分非常丰富,除了反应出上述的世代交替课题之外,还有许许多多人类社会学课题的投射,远超过此篇旅游随笔的范畴。不过既然我正在和大家介绍雅典城,我就不妨和大家分享一下Zeus和雅典城守护神雅典那(Athena)之间的一点神话故事。

前面提过,Zeus经常外遇,有一回是和机智女神墨提斯(Metis),可是有预言说Metis会产下比Zeus更强的后代。在焦虑之下,Zeus就把Metis一口气吞下肚里去,可是Metis当时已经怀了身孕。隔了一阵子,Zeus开始觉得头痛欲裂,痛苦地向诸神求助。其中有一位勇敢的男神,拿了一把斧头,把Zeus的头劈裂,从裂缝中跳出一位长成而且全副武装的女神,她就是Athena。

上面这段神话,经常引起我对两个课题的思考。一个课题是:虽然Zeus受了很大的苦,才把Athena给生出来,可是出生之后,Athena很快地就成为Zeus最喜爱的儿女。我觉得这段神话,似乎是把母亲对怀胎十月,再经过剧烈阵痛才产下的婴儿,有特别情感的过程,投射到男性的Zeus身上。另外一个课题是:在希腊神话里面,Athena是智慧之神。而Athena孕育的地方,则是Zeus的头部。是不是古希腊人,已经隐约觉得人的智慧,是存在于头部的呢?

Temple of Olympian Zeus的建造期间拖得很长。它在雅典还没开始实施民主政治(公元前508)之前,就已经建好了地基,但是在雅典最兴盛的那几百年里,雅典人一直没去管它。直到公元前174 年,才复工了几年,大约完成了一半。最后在公元132年,在一位很热衷希腊文化的罗马皇帝哈德良(Hadrian)的手里,终于把它完成。可是好景不长,大约一百多年后,雅典被一族日耳曼人劫掠过一次,这座神殿遭到严重损害,后来有些部分又陆续被拆下作为其他建筑的材料。经过这么悠长岁月的消磨,它没有完全消失,已经是难能可贵了。

这座神殿原来有104根廊柱,相当壮观雄伟,而且都是精致华丽的Corinthian Order廊柱,光芒应该超过卫城上的帕德嫩神殿。但是现今只剩下16根廊柱,供凭吊者在心里重现它昔日的辉煌。

雅典卫城附近的建筑。(行云提供)

从卫城向北市眺望,可以看到一座颜色鲜丽的长形建筑。这样的美景,是1950年前的游客,没有福气看到的。那就是在1952-1956年间,按大约在前159—前138的建造原样,忠实重建的“Stoa of Attalos”。

在希腊文里,Stoa指的是“一边封闭、一边敞开的长廊”,它原来是建造在宗教圣区(Sanctury),让朝拜者遮风避雨暂时休息的场所,后来其结构渐趋复杂。像阿塔罗斯柱廊(Stoa of Attalos)就是一座两层的建筑,里面除了有许多精美的廊柱之外,在封闭的那边还建有二十多个房间。由于它的建造型式,涵括了希腊建筑的三种主要型式,再加上现存的建筑是忠实的重建,所以它已经成了现代学习、研究希腊建筑的绝佳范例。

雅典的建筑。(行云提供)
雅典Stoa of Attalos。(Tilemahos Efthimiadis/Flickr CC BY-SA 2.0)
雅典Stoa of Attalos。(Tilemahos Efthimiadis/Flickr CC BY-SA 2.0)

从公元96到公元180,罗马帝国经历了四次皇位的继承。而这四位继承者,都不是在位者的儿子,而是受到在位者喜爱而特别收为养子来继承皇位的。虽然这还不能算是禅让政治,可是或多或少减低了继任者是昏君的概率。碰巧这一段期间是罗马帝国国力的巅峰期,所以这五位皇帝常被称为“Five Good Emperors”。

这五位皇帝里面的第三位是Hadrian,他在位了二十一年(公元117–公元138)。他非常喜爱希腊文化,一心想把雅典变成罗马帝国的文化中心,所以他在雅典进行了不少公共建设,包括完成了前面介绍过的Temple of Olympian Zeus。雅典人为了感念他的德政,就在公元131年为他建了一座拱门。很幸运地,这一座被称为“Hadrian Arch”的拱门幸存至今,只受到了次要的损害。

从建筑学的观点来看,这一座拱门有一些特殊意义。它是至今幸存的,将希腊主要的建筑元素(廊柱)、和罗马主要的建筑元素(圆拱)相结合的一个早期的例子。这样的结合,对后世欧美的建筑有巨大的影响。

提到希腊文化与罗马文化之间的激荡,就令我想起一个有趣的话题:大家都知道传统中国文化是尊敬年龄和资历的,而美国文化是重视青春和潜力的。关于两者之间的优劣,曾经引起过不少的讨论。而希腊文化与罗马原有文化之间,也有类似的对比:希腊文化是歌颂青春和理想的,而罗马原有文化是重视岁月经验和现实状况的。我们是否能从历史上,学到一些这两类文化各自的长短呢?再则,这两种文化是否可以融合,而互相截长补短呢?@#

雅典的建筑。(行云提供)
雅典的建筑。(行云提供)

──转自作家行云部落格

(点阅爱琴海之旅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那些食物的记忆,都是人生的好食光,如今是到了我反哺报恩的时候,也要让父亲晚年生活中仍然拥有最好的食光。
  • 圣芭芭拉大教堂已经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是由著名的建筑师杨.帕列驲于1388年设计监工,他的父亲就是布拉格最著名的圣维特大教堂与卡尔大桥的建筑师彼得.帕列驲。
  • 爱琴海地区有丰富的历史、文化遗产。此外,这个地区的古史断代以及文化脉动,和中国的上古史有很多契合的地方。
  • 相较于工整、精准的电脑字体,铅字保有手工的温润,往往一个竖笔就有很多粗细变化,每个字都是一幅山水画。
  • 欧塔卡二世拥有当时中欧地区最强大的铁骑兵团,几乎每次战役都传出捷报,被称为“铁金国王”,文艺复兴时期最伟大的诗人但丁在传世大作《神曲》中尊称他是“当代的伟人之一”。
  • 闽、台地区的庙宇室外建筑装饰工艺──剪瓷雕,属瓷片拼贴的一种。题材以吉祥如意、福禄寿喜和花鸟虫鱼、人物故事为主要内容,其工艺兼具绘画的色泽感和雕塑的立体感,并可长年经受日曝雨淋、海碱侵袭而不褪色。(行云提供)
    “马赛克”属于平面性的表面材料,而“剪瓷雕”是立体性的,所以在呈现深度、厚度、及表面纹理上,其表现力要远胜过“马赛克”。
  • St. Bartholomew’s Church使用了大量的拱门及圆顶,墙面和屋顶内外,添加了颇具特色的装饰,特别是细致的花纹。同时希腊式的廊柱,更加常见。
  • “苏格拉底之死”,在西方的哲学史上是一个重要的事件。根据苏格拉底的学生柏拉图的记载,苏格拉底在被古希腊雅典的公众宣判喝毒药处死之后,不但没有趁机出亡,反而坦然就义。而且在喝毒药之前,向他的门徒们阐释他为什么要选择从容就义。他的论点,对西方的生命哲学产生了很大的影响。而大卫的这一幅画,就是在描绘这重要的一刻。
  • 2016台北国际建材家具大展,11月18~21日在世贸一馆盛大举行,来自云林斗南的“铭木专业木工厂”也参与这次的展出,他的展位没有任何的装潢,只有参展的原木和参展的作品。坚持正宗榫卯工法的铭木第三代传人李界煌自豪地说:“我们的展位是最环保的,绝不会留下任何垃圾,一切都可以带回去。”为了让民众见识正宗的榫卯工法,李界煌在展位上开讲“古代建筑是现代经济困顿的解药”,希望能唤起世人对传统工法的关注。
  • 几乎在所有谈墨的书里,讲到胡开文时都会提及这锭墨,把它当成招牌商品来看待。主因是,它是第一个以地球为造型的墨,再加上它曾参加国内外的大展并获奖,为制墨业及国家增光!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