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静的时间(1)

作者:徐至宏

《安静的时间》插图。(大块文化授权提供)

    人气: 66
【字号】    
   标签: tags: , ,

前言:插画家徐至宏因为驻村计划,离开台中南下。台南夏天太阳的炙热超乎想像,傍晚的街道,染上一点金黄,古朴的色调,让街道巷弄沉浸在一股安静,有别于白天的浮躁。他希望自己待在这里的每天,都能以画记录一幅黄昏时刻。于是开始了这系列的创作,也开启了他对自身生长环境的新视野,甚至扩及其他城市⋯⋯

善化糖厂小公园

距离我驻村的地方骑车约20分钟左右,有一个善化糖厂,是台湾仅存两座还在运作的制糖工厂之一。文化局为了把即将消失的糖厂文化记录下来,决定出版一本记录糖厂员工故事与糖厂运作的书籍,其中需要大量插画呈现的部分,希望由我负责。就这样,驻村的第二个月,我的度假梦碎了,一边画驻村创作的同时,也开始每周一次的糖厂采访工作。

走访了糖厂每个部门的办公室,与资深员工闲聊,随随便便就听到哪个员工已经在公司服务超过20年以上,而且还是很普遍的现象。这些老伯们描述著过去的工作盛况,以及曾遭遇的有趣的、可怕的事情,两眼闪闪发光,仿佛在说着昨天的故事。即便糖厂已经没落,即便每年日复一日忙着制糖与保养机器的工作。或许时代背景有所不同,但他们在职场上那股牺牲奉献的精神,确实是我们这辈年轻人所缺乏的啊!

常常早上过去采访,结束后已经傍晚了。如果晚上没事,通常回去前,我会跑到糖厂外头的小公园走走。公园面积很小,但是里面的树长得非常高,树干细长,一条条的阴影与昏黄的夕阳光线交错,美得像灯光秀一般,对比著远处来来往往的下班车潮,更加安静恬适,如同糖厂一般,守护着这乡镇的小角落。

糖厂撷取
安静的时间》插图。(大块文化授权提供)

台南的夕阳

三年前曾经来过台南。

那时候体力旺盛,挑战了热血的单车环岛。由于用的是智障型手机,每当察觉快要迷路,只要赶快问路人,通常都可以顺利抵达目的地。

那天的行程预计从云林骑往台南。一进入台南,只知道先骑过几个小乡镇,再找一位学长会合。但来到一条没有尽头的马路上,不管怎么骑,看到的都是一样的风景,两两对称的路树无止无尽,树后头的稻田,也是没完没了,迷路了很久才问到路人脱困。

万万没想到,三年后再次经历同样的情境。

某天开完驻村会议,由于艺术家好不容易全员到齐,大家决定简单吃过饭之后,一起前往井仔脚瓦盘盐田看夕阳。

由于一台车顶多塞得下五个人,所以骑摩托车的我表达直接跟大家约在现场碰面。心里想说反正有手机地图了,铁定不会再迷路的。

一开始倒是很顺利地按图骑着,但就在北门那边,又出现一条无止无尽的马路⋯⋯

我随着地图路线不断骑啊骑绕啊绕,甚至还骑进人家超级迷你窄的田埂。大约奋斗了将近半小时,随着天空越来越红,我想干脆放弃好了,把车停在马路旁,看着无尽延伸的道路搭配夕阳,一样好美。我不禁还拍了几张照片。

正在陶醉的时候,接到电话问我怎么还没到,我才急急忙忙催起油门再出发。抵达盐田,天空只剩下一点余光,大家人手一罐啤酒,在岸边微醺的聊著天,直到四周完全暗下,才心甘情愿的离开。

回程,我因为脑袋一直回味着刚刚看到的夕阳,结果不小心又迷路了,骑在一条无止无尽的马路⋯⋯

一位台南朋友对我说:“我最喜欢台南的,就是夕阳了。”我确实完完全全感受到了。@#

──节录自《安静的时间》/大块文化授权提供

责任编辑:李梅

封面
《安静的时间》/大块文化授权提供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每个时代都有人发出人才不被重用的悲叹。宋代的张才翁曾经在四川当掌管刑狱的官。他没什么知名度,甚至没人知道他的生卒年或其他事迹。但是他自认为有才学、有风韵,擅长写词赋。然而他不修边幅,举止又放纵,因此上司看不上他,更别说赏识了。张才翁为此常闷闷不乐,却又无计可施。
  • 让平住在我家,却又不信任他,显然一点道理都没有。我这人脾气很坏,孤僻独居,疑神疑鬼,而这也是我能活这么多年的原因。除了我之外,最后一个住在这屋檐下的是查洛,但那也已经是十几年前的事了。
  • 同样都说是“信任”,却有大相径庭的两种面目,可见它们的意涵并不一致。显然,前者信任的不是别人,而是自己。她患得患失、戒慎恐惧,生怕吃亏、遭受损失,非常缺乏安全感,但是其情可悯,应给予谅解。后者则是发自内心的信任别人,她随遇而安、从容自在,那份满足、愉悦,是最好不过的收获!
  • 会唱歌,真是上帝给人最好的礼物。只要轻轻张开口,如怨、如慕、如诉、如泣的歌声,流泄著浓浓的情感与心意,就能深深打动人的心。宋朝人尤其爱唱歌,上至皇帝、大臣,下至贩夫、走卒,每个人都爱写歌、爱唱歌。
  • 《日常蓝调》插图,徐至宏作品。(大块文化提供)
    要了解的应该是自己的生活由自己塑造,如同大海,平时安安静静,没有形状,却又用各种形式产生各种形状、各种可能。
  • 《日常蓝调》插图,徐至宏作品。(大块文化提供)
    鸢嘴山一直在这里,赤裸裸的面对着我,毫无粉饰,反倒是我自己抱着复杂的心打量着它,误解了它,甚至赋予它危险的标记,怎不心生惭愧。
  • 痛是好事!痛是身体给我们的警讯!
  • 《日常蓝调》插图,徐至宏作品。(大块文化提供)
    小时候总觉得公老坪是个很荒凉的地方,长大了庆幸它从未改变,总是喜欢抽空骑上山,流流汗之余,也看看这个陪伴自己成长的城市。
  • 《日常蓝调》插图,徐至宏作品。(大块文化提供)
    山,可能被山坡上零星的槟榔树点缀成深绿色,或者被密密麻麻的油杉树包覆成墨绿,随着日光照射,变化出无限可能。
  • 约斯维希亲自把我带进囚室。他敲了敲窗前的栅栏,按了按草垫。然后,这位我们喜爱的管理员,又仔细检查了铁柜和镜子后面我经常藏东西的地方。接着,他默默但很生气地看了看桌子和那满是刀痕的凳子,还把水池仔细瞧了一遍,甚至用手使劲敲了几下窗台,看它有无问题。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