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慈母尸骨未寒 孝子遭绑架 老父走上控告之路

河北省辛兴镇东河村法轮功学员王向辉的母亲近日凄惨离世;5天后,王向辉本人被当地公安非法绑架。(明慧网)

人气: 529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7年06月28日讯】河北省辛兴镇东河村法轮功学员王向辉的母亲近日凄惨离世;5天后,王向辉本人被当地公安非法绑架;其老父亲被迫走上控告之路。

明慧网报导,6月11日,王向辉的母亲刘贵蒲老人带着对亲人的眷恋和对至亲遭受迫害的悲愤凄惨离世。

6月16日,老人尸骨未寒,尚未出“头七”。按照农村的风俗,老人故去,孝子要守孝百日。但是当天下午一点,河北省保定市蠡县国保大队队长王军昌和蠡县辛兴镇的谷书记带领着六七个便衣闯进王向辉家。不由分说,将王向辉拽走、塞进车里;另有4人开始非法抄家,有抢电脑的,有拍照的。

王向辉的父亲王平均,跟他们要手续和证件。王军昌掏出一张纸,还没等看清楚就又收起来了。其中一人要拿走王向辉的笔记本电脑,王平均夺了回来,对王军昌说:“你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前的形势你也不是不知道。”王军昌说,省里来人了,又强行把笔记本电脑抢走了。同时还抢走一台台式电脑主机。

王向辉的父亲去王军昌家要人,王军昌妻子说要“报警”;到公安局去要人,王军昌说:“你再到我家去,就是侵宅!我们违法了,你可以去告。”

家人后来去看守所要求见人,但看守所人员说:“这个案子很严重。要见人,得上边允许才行。”

可怜70多岁的王平均老人四处碰壁。很多人都为他们父子流下了同情的眼泪……

为了维护自己和儿子的合法权益,父亲王平均把涉嫌违法办案的王军昌控告到了检察院。如果检察院不作为,他准备继续向上级部门控告。

据悉,这次王向辉被绑架, 与他申请要求信息公开有关。

王向辉原是蠡县电力局职工,是个人人称赞的好青年。他于2002年8月27日,用电视插播的方式向老百姓揭露中共栽赃法轮功的“天安门自焚”案等谎言,还老百姓的知情权,却被中共枉判重刑11年,并被单位开除。

出狱后,王向辉多次找到单位要求恢复工作,但单位迫于上级压力不敢给他办。万般无奈之下,他想用法律武器,来维护自己的权益。于是,王向辉依照《国务院信访条例》、《信息公开条例》、《人民检察院举报工作规定》等法规向中共领导及有关部门写信,要求“公开610办公室(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组织)的相关信息”。不想,这令他再陷囹圄。

王向辉原本有一个令人羡慕的家庭, 妻子是警察,有一个聪明乖巧的儿子。父亲王平均是劳动人事局的干部;母亲刘贵蒲身体健壮,在家务农,并照顾公婆。美中不足的是父亲王平均身体多病,长期的病痛折磨使他时常有轻生的念头。

经人介绍,王平均1996年炼起了法轮功。炼功仅一年,所有病症“不翼而飞”,被人称为“三吊弯”的身体站直了,几十年的近视眼镜摘掉了,一直瘦弱不堪的他体重达到了150多斤,真是无病一身轻,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儿。王向辉从父亲身上见证了法轮功的神奇,和爷爷、奶奶、妈妈、姐姐老少三代相继走入了修炼法轮功的行列。一家人志同道合、其乐融融。

但是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导致王向辉一家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他的爷爷奶奶由于受到惊吓,先后含冤而死。

王向辉本人在被非法关押期间,遭受多种酷刑:拳打脚踢、扇耳光、电刑、坐老虎凳、冷冻、戴上头盔击打头部、野蛮灌食。他们用烟头把他的手指甲一个个烫烂;把他绑在铁椅子上,踩脚趾甲,将其十个脚趾甲一个一个踩碎;手指、脚趾至今仍有印痕。三九天穿着棉衣服的日子里,被凉水浇,被罚站三天三夜,造成双脚被冻坏,左手致残,四个臼齿脱落。用手摇电话机连上手脚多次电击心脏,一次次把他电得昏死过去,很长时间醒不过来。

王向辉的母亲也曾被非法关押长达7个多月。由于遭受种种家庭魔难,不堪重负,后瘫痪在床。在经受了5年病榻之苦后,最终含冤离世。

王向辉的父亲王平均曾被中共非法劳教两次,非法抄家多次,绑架三次,非法拘禁四次,被勒索巨额罚款,并被无理开除公职已达16年之久。因为没有生活来源,六七十岁的老人到处给人打工。

王向辉的妻子不堪公安局的压力,被迫与他离婚;一个人带大儿子,十几年来,其艰辛可想而知。王向辉的姐姐也被非法拘禁、劳教。#

文字整理:叶枫,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7-06-28 8:4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