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荆楚:马克思主义六大逻辑错误(上)

日前,大陆澎湃新闻网报导了中共环保部环境与经济政策研究中心旗下期刊的一篇内容为马克思主义指导北京市臭氧检测及分析的论文,引发舆论哗然。(Getty Images)

人气: 1538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06月30日讯】逻辑学上有一条重要规则:如果大前提错了,哪怕小前提万分正确,推导过程也十分严密,那么所得出的结论,是毫无意义的。今天我所谈的“马克思主义建立在六大逻辑错误基础之上”,就是揭示马克思主义的一系列大前提错误问题。

在“中国(共)特色”的思想钳制下,专政当局不容许人民对马克思主义有丝毫怀疑。说什么“马克思主义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普遍真理”。

我从来不相信用枪杆子逼着人民相信的东西,是什么普遍真理。而是恰恰相反。所以我认为,靠枪杆子逼着人民相信东西,只能说明它的荒谬绝伦,只能说明它的心虚理亏,只能说明它在逻辑上站不住脚。因为真理是强大的。就像“两点之间的直线距离最短”这个定理,无论你怎样质疑和论证,只能说明它的颠扑不破。

我曾经在skype语音房间上,多次给大家公开演讲过《马克思主义建立在六大逻辑错误基础之上》这个论题。但多次公开讲演之后,仍时不时冒出没有听到的人,再三要求我反复演讲。使我在时间和精力上,都感到力不从心。朋友们遂鼓励我把演讲内容整理成文,以便于人们阅读和思考。并说这样的论文,很有现实意义。还说现有的博士论文,都达不到这样的高度云云。

但考虑到当局对我“刑事拘留”之后,以“取保候审”的名义释放出来,乃再三要我“封笔”。我虽然嗤笑他们“一个养着四百万党卫军的政权,却害怕一个文弱书生的一支秃笔?这样虚弱不堪的政权,还有什么存在价值?还值得你们去维护么?”但考虑到在我拘押期间,家人的担惊受怕和再三劝说,我当时被迫写下了一份“保证书”。即“保证”在“取保候审”期间,不再发表抨击时弊的文章,不再抨击党国领导人,以免触犯中国刑法上荒唐的105条……但我也预留了一个“尾巴”——即更愿意就历史、哲学、经济理论方面进行分析探讨……今天,我写《马克思主义建立在六大逻辑错误基础之上》的论题,也没有违背当初的承诺。

在展开论述之前,我要事先声明:我的这篇短文,是写给普罗大众看的。因而尽可能的避免学究气。让没有多少学术功底的人,一看就明白其中的道理。所以就省略了引文的出处和注释。这对于有一定的马克思主义修养的方家,自会体会我的引言之出处。而对于普罗大众来说,繁复的引言和注释等,会让其望而却步。也因为很多时候,人们被高深玄奥的理论引入歧途,乃需要用回归常识,来进行正本清源。我的这一苦衷,特请方家谅之!

一、马克思主义的第一大逻辑错误是以阶级性否认普遍人性的存在

马克思说什么“在阶级社会里,人处于什么样的阶级地位,就有什么样的观点、思想和阶级立场”云云。这就是以“阶级性”来否定“普遍人性”的存在。马克思在以“阶级性”而否认“普遍人性”存在的基础上,再推导出“阶级斗争”无处不在,无时不有。

而在这个“无处不在、无时不有的阶级斗争”的基础上,又将“阶级斗争是个筐,什么东西都往里面装”作为其立论的基础。

难道人类只有“阶级性”而无“普遍人性”吗?否!

我们举个简单的例子,就可以看到马克思这个论断的荒谬。

比如人们看到美丽的花朵,就会精神愉悦。闻到肮脏腥臭,就会感到不舒服。人都有亲亲之心,恻隐之心,同情之心,向善之心。人还有正义感,有良知,有道德观念。人都有共同的冷暖饥饱之感受。饥思食、渴思饮。人们都乐生畏死,趋利避害。乐安逸畏凶险,喜健康恶疾病等等。这一切,都是普遍人性的基本内涵。不因他的阶级、出身、政治和经济地位而有所不同。因此,普遍人性是客观存在的。

正因为人类存在着普遍人性,人们才有共同的语言,才可能形成基本的价值观。

在共同的语言和基本价值观的基础上,人们才可能相互沟通。才能够通过交流、谈判、妥协,而取得谅解和共识。才能够达成互惠互利和共存共荣。才有谈判、妥协、斡旋的可能性。

若人类只有阶级性而无普遍人性,那么人类就无法进行任何的交流和沟通,也就不可能取得任何谅解和共识,也就没有任何谈判、妥协、斡旋的可能性。

假如马克思关于“阶级性”的论断成立,那么“恩格斯现象”本身,就是对马克思这一论断的坚决否定。

众所周知,恩格斯出身于英国资本家家庭,也可以说是英国上层的绅士阶层。按照马克思的阶级性的论断,那么恩格斯就必然具有资产阶级的思想、观点和立场。那么恩格斯为“无产阶级的解放事业”奉献终生,并无私资助马克思钻研和写作《资本论》,就变得不可思议了。

难道人与人之间只有斗争不休吗?否!

先贤孟德斯鸠在《论法的精神》中总结到:和平是人类自然法则的第一条;觅食是自然法则的第二条;相互之间的自然需求和爱慕,是自然法的第三条……

马克思把阶级斗争夸大到无处不在、无时不有的荒唐程度,而否定人类的一切自然法则,实在是十分荒谬的。

更为严重的是,中共篡政窃国之后,就用了郭沫若、翦伯赞等犬儒,就按照“人类一切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的谬说来改写了全人类的历史和文明积累史。而对史实学派的众多历史学者,进行了无情的清算整肃。使那些史实学派的历史学者,不是被赶下课堂,就是施以缧绁……直到今天,中国大陆的大、中、小学的教材,都建立在这个“人类一切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为经纬的理论框架之下,继续扭曲着一代代孩子的心灵和智慧。

因此,马克思将“阶级性”和“阶级斗争”扩大到无处不在、无时不有的程度,并在这个基础上所得出的一切论断,是十分荒谬可笑的。因而建立在“阶级性”和“阶级斗争”基础之上的一切推论,必然是错上加错,越走越远。

二、马克思主义第二大逻辑错误是其提倡的“无产阶级专政”

先从字面上来理解,无产阶级是一个人数众多的集合体概念。而专政是指由少数人把持政权,而不容其他人染指。如果由人数众多的集合体执政,就不能说成是专政。而怎样让人数众多的无产阶级来施行“专政”,马克思从来没有任何实现程序和技术手段的论述。

因此,在专政问题上,后来的一切马克思主义者的脑袋里,几乎全都是一团浆糊。以己昏昏,岂能使人昭昭?

撇开无产阶级专政这个概念本身的荒谬悖乱不说,马克思主义的“无产阶级专政”学说,是逆历史潮流而动的反动学说。

早在17世纪,阿克顿勋爵和孟德斯鸠等先贤,就发现了权力与腐败的关系式。美利坚合众国获得独立后,在孟德斯鸠等先贤的理论指导下,进行了权力制衡的政治制度的设计和实践,并取得了很大的成功。而马克思到了19世纪,仍然倡言专政,仍然反对对权力进行制衡和约束。

最近,乔治·W·布什说得好——人类文明的最大成就,不体现在科技的发达上,不体现在大师们的煌煌巨著上,也不体现在物质产品的丰富上,而体现在实现了对统治者的驯服。即把统治者关进铁笼子里,以免堕落为奴役人民的暴政……我就是被美国人民关在铁笼子里面的人……(大意)。由此可见乔治·W·布什的坦荡襟怀,并让我由衷钦佩。

从人类政治文明和政治智慧的实践来看,从共产奴役制度的历史来考察,专政必然导致个人独裁,个人独裁必然导致少数人对大多数人民的奴役和暴政。毫无例外,马克思倡言的无产阶级专政学说,也必然导致独裁和暴政。因此,马克思建立在专政基础之上的一切推论,是极其荒谬的,后果也是十分严重的。

有人总结二十世纪对人类文明带来空前灾难的四大学说是:一是希特勒的国家社会主义(纳粹),二是墨索里尼的法西斯主义,三是日本的军国主义,四是马克思主义。而马克思主义给人类文明带来的血泪和苦难,尤为巨大和持久。应排在首位。#

责任编辑:萧律生

评论
2017-06-30 9:3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