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荆楚:马克思主义六大逻辑错误(下)

马克思是一个典型的撒旦教徒。在他18岁时,心中充满了仇恨与狂妄自大的他就为自己的一生制定了计划:诅咒全人类下地狱。(Getty Images)

人气: 149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7年06月30日讯】逻辑学上有一条重要规则:如果大前提错了,哪怕小前提万分正确,推导过程也十分严密,那么所得出的结论,是毫无意义的。今天我所谈的“马克思主义建立在六大逻辑错误基础之上”,就是揭示马克思主义的一系列大前提错误问题。

我从来不相信用枪杆子逼着人民相信的东西,是什么普遍真理。而是恰恰相反。所以我认为,靠枪杆子逼着人民相信东西,只能说明它的荒谬绝伦,只能说明它的心虚理亏,只能说明它在逻辑上站不住脚。因为真理是强大的。就像“两点之间的距离最短”这个定理,无论你怎样质疑和论证,只能说明它的颠扑不破。

(编者注:接上文马克思主义两大逻辑错误。)

三、马克思主义第三大逻辑错误是仇视“公民个人财产制度”

马克思把公民个人财产制度命名为“私有制”,并极尽侮骂、诋毁、否定之能事。

首先,从“私有制”和“公有制”这对词汇的词性来看,就是对人们的有意误导,是一个价值判断的逻辑陷阱。

因为“私”字使人们产生“私心”、“自私自利”的联想。而“公”字则使人们产生“公益”、“公正”“大公无私”的引申。因此,马克思主义者流用“私有制”和“公有制”这组极富主观感情色彩的词汇概念,来论述社会经济现象,这本身就是对“公民个人财产所有制”的污蔑和误导。

其次,公民个人财产制度的确立,是人类文明的巨大进步。对他人劳动成果或劳动积累的尊重,是人类社会和谐相处的伦理底线。如果不懂得尊重他人的劳动成果或劳动积累,就使人类社会堕落成弱肉强食的丛林世界,只能遵从丛林法则。

再次,公民个人财产是保障公民自由和尊严的物质基础。一旦公民个人拥有的财产变成一种社会意识的罪恶,一旦公民没有任何个人财产的保障,那么公民只能沦为掌控社会物质财富分配的官僚的奴隶,而没有任何自由和尊严可言。

马克思倡言变“私有制”为“公有制”,却对于怎样变“私有制”为“公有制”的实现程序和技术方法没有任何论述。也不可能有任何实现程序和技术方法的论述。

马克思无法解决的这一理论和实践的空白,这就为后继的马克思主义者的阴谋家们创造了随意解释和操作的空间。他们的“技术手段”只能是践踏人权、蔑视人性和人道的非法掠夺。

苏俄和中国的马克思者阴谋家们,正是在“公有制”的随意性和不确定性的基础上,用特权、暴力和非法掠夺等“技术手段”,创建了一种挂着“公有制”的狗头、而实际上是“官僚特权所有制”的极端腐朽的政治制度。

在这种“官僚特权所有制”的基础上,对于克里姆林宫和中南海的阴谋家来说,他们真正实现了“各尽所能、各取所需”的共产主义的理想——他们想要什么就有什么。包括全国各地的美女。只要他们的一个电话,或使一个眼色,各级权力机构的奴才们,自会屁颠屁颠地源源不断地送进去,供他们淫乐和享用。只是他们把苏俄和中国拖回到奴隶社会中去了而已。

喧嚣一个多世纪的共产主义运动,无一不是而将“公有制”演变成官僚特权所有制。而这样的官僚特权所有制,无一不是世界上最严酷、最反动的奴役制度。无一不是以对社会生产力和人类文明的极大破坏而告终。

如果说喧嚣一个多世纪的共产主义运动对人类文明有所贡献的话,这个“贡献”就是做了一本很好的反面教材。这本反面教材是用人类的累累白骨、血流成河而写成的。

四、马克思主义第四大逻辑错误是蔑视人性、人道、人权的普世价值

“共产党人不屑于隐瞒自己的观点和意图。他们公开宣布:他们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才能达到。”

为了达到暴力夺取政权之目的,就要不择一切手段。为了达到其非法剥夺公民个人财产而建立“官僚特权所有制”的社会制度之目的,马克思和后继的马克思主义者流,必然要践踏一切人类文明的价值观和伦理底线。因为“人道”、“人性”、“人权”等普世价值观,必然成为他们“不择手段”的理论枷锁和思想滞绊。

当人性、人道、人权等普世价值成为马克思主义者流夺权、夺产、夺命之理论枷锁和思想滞绊的时候,他们便毫不犹豫地飞起一脚,将这些人类文明积淀的瑰宝踢进了臭水沟。

我始终坚信,一种学说,无论它的理论体系是如何庞大,也不管他的论证是如何严密,如果是以人性、人道、人权等普世价值为敌,那么我只能说它是歪理邪说,是反人类、反社会、反文明的是邪教。

由于马克思主义否定普遍人性,漠视人性,践踏人权,并与人性、人道、人权为敌。恨不得消除殆尽而后快。把人类文明积累的瑰宝极不负责地冠上一个“资产阶级的”帽子之后,便一脚踢进了臭水沟,说人性、人道、人权等普世价值是资产阶级的遮羞布云云……

一个迷失了人性、人道、人权价值的社会,只能是一个两脚动物的丛林。而按照马克思学说创建的政治制度,必然是一个“率兽食人”的奴役暴政。

由于马克思主义仇视人类文明的基本价值观和伦理底线的精神指归,我只能说马克思主义是一种反人类、反社会、反文明的歪理邪说。而建立在这种歪理邪说基础上的一切推论和推理,毫无疑问,是十分荒谬的错上加错。

五、马克思第五大逻辑错误是以对某些牧师或神父的虚伪的揭露,来代替对有神论的否定

马克思认为,人仅仅是一个物质存在,而否认人的精神和灵魂存在。把人说成只是物质的人,说成是动物性的人,否定人的精神伟大和灵魂高贵。如恩格斯说:“生命不过是蛋白质的存在方式”。为了实现某种见不得人的目的,无缘无故地把人杀掉,只不过是改变一下“蛋白质的存在方式”而已。将这句话往深处想想,能不让人毛骨悚然?

人仅仅是一个物质存在么?否!

其实,人一方面是一个物质的存在,另一方面且更是一个精神和灵魂存在。人如果仅仅是物质的存在,岂不是“行尸走肉”?

马克思和恩格斯单方面强调人的物质存在,而否认人的精神和灵魂存在。明眼一看,就知道他们有多么荒谬。

从人类过往历史来考察,恰恰是那些人格高尚、精神伟大和灵魂高贵的人们,才是推动人类文明进步的主要力量。

马克思为了达到否定人的精神伟大和灵魂高贵之目的,就极力否定有神论和唯心主义的一切学说,而片面坚持无神论和唯物主义,片面坚持人的动物性的一面,而否定人作为精神和灵魂的存在。

曾经有朋友开玩笑说,“按照马克思的唯物主义学说,既然人的精神和灵魂的存在是子虚乌有的,那么人类的爱情也是根本不存在的。”这虽然是句玩笑话,却颇能揭示马克思主义的荒谬所在。

而马克思否定有神论的技术方法,就是使用了逻辑学上的偷梁换柱之术。即以对某些神父和牧师的虚伪的揭露,来代替对有神论的否定。

我们知道,意大利的薄迦丘对某些神父和牧师的虚伪的揭露,其笔锋可以说是入木三分、淋漓尽致,比马克思之流的揭露要深刻得多。但薄迦丘的根本目的,是为了维护信仰的纯洁和神圣,而不是为了否定其信仰。

马克思在这个问题上,实在是闹了一个低能弱智的大笑话。

而建立在这样一个弱智低能的大笑话基础上的一切推论,只能让后人笑掉大牙。

六、马克思主义第六大逻辑错误是以社会达尔文主义为哲学根基

追本溯源,马克思主义的哲学根基,是建立在社会达尔文主义的基石之上。

世界上有几大学说是以社会达尔文主义为哲学根基。其一是马克思主义,其二是德国的国家社会主义(又译成“纳粹主义”),其三是意大利的法西斯主义,其四是日本的军国主义。所有这些主义和主张,都给世界和平和人类文明带来了空前的血泪和灾难。

达尔文学说在现代基因科学、遗传科学和地质科学面前,已经是错谬百出,站不住脚。人们只能将其理解成一种假说。更何况“社会达尔文主义”!

可悲的是,在中国的思想文化环境里,由于受到中共几十年的单向性意识形态导向,再加上几十年用唯物主义、无神论的意识形态来控制人们的思想,并用枪杆子为后盾进行强制灌输。在中国,能知道达尔文学说荒谬之处的人们,实在是太少太少了。能知道社会达尔文主义对人类文明巨大危害的人们,那就更加稀少。

按照毛泽东的反复声言的—— “彻底的唯物主义者,是无所畏惧的。”因而他们做起坏事来,就没有任何道德良心上的压力,没有任何精神上的负担。这才造成了这些“彻底的唯物主义者”好话说尽、坏事做绝的现实,才造成了中南海是魔鬼政治、阴谋政治的别称。

这不仅是中国人民的不幸,也是人类文明的灾难。

因此,以社会达尔文学说为哲学根基的马克思主义,就是在错误基础之上的错上加错。

至于后来的列宁主义、斯大林主义、毛泽东思想等缪说,就更在马克思主义的逻辑错误的基础上愈行愈远。

写于民国97年8月28~29日

责任编辑:萧律生

评论
2017-07-01 10:1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