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独立”美丽人生

作者:杨政兴

跳舞时,婉琪眼神散发出自信的光芒。(停泊栈期刊)

    人气: 475
【字号】    
   标签: tags: , , , ,

舞台上,婉琪单手倒立的动作,趋近完美的呈现《穿越》这支舞码。音乐结束,台下瞬间响起热烈的掌声,观众被这位身障舞者的表演深深撼动。此时气喘吁吁、汗流满面的婉琪,脸上的笑容灿烂无比,眼神散发出自信的光芒,她享受当下这一刻,内心的喜悦随着心跳达到最高点。

不想跟别人不一样

观众席里有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先生,情绪激动地频频拭泪。一旁的老太太顾不得自己也眼眶泛泪,安抚著老先生说:“你不要去阻挡她,你没看到她在舞台上跳得很快乐。”这对老夫妇,正是多年来默默支持婉琪的父母。第一次亲眼见到女儿精彩的演出,除了感动与骄傲,多年来藏在他们心里对婉琪的心疼、不舍与愧疚,此时全部化作泪水。

人称“独立舞后”的徐婉琪,九岁那年因车祸左大腿以下截肢。从此,她觉得自己跟别人不一样,很多事情都不能做,同学的霸凌更加深她的自卑感,她逐渐变得很霸道。婉琪说,当时觉得自己少条腿很可怜,认为兄弟姐妹都“应该”要让她,常因小事和手足起争执。有一次婉琪因故和姐姐大打出手,妈妈忍无可忍,将她痛骂一顿,“不要以为自己的脚这样,大家都要让你。你为什么不想办法跟大家好好相处呢?”

那夜,婉琪哭了很久,她决心:“我不要跟别人不一样。”于是,她开始跟同学比赛爬椰子树、单脚跳绳、还用拐杖来打棒球。从事教职的爸爸看婉琪越来越野,苦思如何引导她,转移她的注意力,最后决定让她学琴。要扶养九个孩子、并不富裕的父母,以分期的方式花了六万块──这在当时几乎可以买半栋房子──买了一架钢琴给婉琪,希望她未来以教琴维生。婉琪透过弹奏古典乐曲,悠扬的琴声逐渐安定她的心。她说,等到心定下来,才能体会父母亲对自己的爱与用心。

对平常人再简单不过的动作,婉琪都必须加倍付出时间练习。(徐婉琪提供)
对平常人再简单不过的动作,婉琪都必须加倍付出时间练习。(停泊栈期刊)

卸下义肢,勇敢跳跃

二十岁那年,婉琪透过朋友介绍,认识当时在花莲服兵役的廖嘉琛。两人短暂书信交往后,随着他转调到马祖服役而失去音讯。几年后,婉琪再次与嘉琛在台北相遇,两人的恋情迅速加温,但婉琪却不被嘉琛的家人接受。他不惜与家人闹翻,执意与婉琪公证结婚。

婚后,外文系毕业的先生教英文养家;而有舞台表演经验的他,也常接拍广告贴补家用。后来更因为拍了提神饮料广告,而成为家喻户晓的“蛮牛先生”。现实生活中的嘉琛,跟广告里“好老公”的形象不谋而合。婉琪说,自己一只脚不方便,两个孩子从小几乎都是先生亲自照顾,包括喂奶、换尿布、洗澡,全都不假手他人。

徐婉琪的“独立”美丽人生。(停泊栈期刊)
徐婉琪的“独立”美丽人生。(停泊栈期刊)

婉琪虽然过得很幸福,但好强的她其实还是自卑,走路头都低低的,“因为怕看见别人流露出同情的眼光”,在外绝不拿下义肢。婉琪的固执和自卑感,先生都看在眼里。为鼓励婉琪走出家门,一日先生带她去看由身障者演出的舞蹈。结束后,先生问她,“你不觉得他们用一只脚跳舞很厉害,我相信你也做得到!”先生以赞助的名义,请舞团指导老师颜翠珍教婉琪跳舞。在先生的半推半就下,她决定试试看。

第一次走进练舞教室,婉琪脱下义肢,当看见镜中没有左脚的自己,她躲在更衣间“走不出来”。颜老师发现后,不断给予她支持与鼓励,婉琪才勉为其难地加入练舞的行列。第一次练舞回到家全身酸痛,她对先生说:“不跳了,我快要从中度残障变成重度残障了。到时候连走路都没办法,怎么办?”本以为疼她的先生会心软,没想到先生回答:“我背你啊!”原想打退堂鼓的婉琪,经先生这么一说,顿时哑口无言,只好硬著头皮继续练舞。

从舞蹈中找到自信

对平常人再简单不过的站立,只有单脚的婉琪练了近一年才能站稳。随着舞蹈动作的复杂度及老师的高标准要求,婉琪的挫折感也与日俱增。有次练舞需要翻身的动作,少了一只脚的婉琪即使练习好几天,全身都瘀青、疼痛不已,就是无法成功翻身。沮丧的婉琪,回家跟老公哭诉想放弃。先生认为逃避不是办法,得想办法解决问题。他请志工拿摄影机录下老师的示范动作,回家反复观看影片并自己练习;研究出诀窍后,请小孩帮忙拿软垫铺满客厅的地板,先生和小孩陪着她一起翻。当翻了一、两百次,终于翻过去的那一刻,婉琪说:“自己感动到想哭。”

不断地练习虽能使舞蹈技巧更臻完美,但在舞台上面对数百位观众,对婉琪来说又是另一个考验与挑战。让她印象深刻是,第一次上台表演,定位好之后,当音乐一下,开始舞动身躯的她,眼睛不知道要看哪里。老师在后台出声提醒,她就整个人定在那不动,惊慌得不知所措。表演结束,她难过与自责地放声大哭,颜老师给婉琪一个温暖的拥抱,同时鼓励她慢慢建立起自己的信心。连她婆婆看完演出,也打电话来给予支持,要她继续加油。

徐婉琪的“独立”美丽人生。(停泊栈期刊)
徐婉琪的“独立”美丽人生。(停泊栈期刊)

“面对光,阴影就在后面;看到自己的优点,就会持续进步。”婉琪说,过去她一直以为自己只能做静态的活动,在家人与老师的支持鼓励下,婉琪突破身体的残缺,从舞蹈中找到自信与成就感。尽管每一步都必须比平常人多出数倍的努力才能站稳,但她格外珍惜每一个演出机会。每一次的掌声,都是为下一步努力的动力。

现在,婉琪仍然每周六坐火车上台北练习跳舞。16年来只因台风停驶及手术住院中断两次。不仅如此,婉琪持续挑战自己,参加身障者的田径三项:标枪、铅球、铁饼。练习了四个月,第一次参赛就抱三个银牌回来;之后再夺二金一银。如今两个孩子都大了,婉琪也重拾小时候的音乐梦,学习小提琴与钢琴。

“用最少的后悔,面对过去;”

“用最多的努力,面对现在;”

“用最大的勇气,面对未来。”

徐婉琪以自己的亲身经历,鼓励遭遇挫折的朋友,人有无限的潜能,只要有心去做,没有突破不了的困难!@

──转自万海航运慈善基金会《停泊栈》期刊62期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在过去20年来,哥伦比亚垃圾清洁工古铁雷斯(Jose Alberto Gutierrez)利用职务之便,收集别人丢弃的书籍达几万册,经整理后在自宅设置图书馆,以嘉惠邻里和穷人。古铁雷斯虽出身贫苦之家,而且从事卑微的工作,但其透过书本帮助他人的情操却很伟大,他也因此获得“书本之王”(The Lord of the Books)的称号。
  • 实验室是我暂时逃离专业战场的休息站。我在这里冷静地检查伤口、修复盔甲。还有一件事也跟宗教一样:因为我在实验室里长大,所以我永远也无法真正离开它。
  • 这是一首可爱的小令,小池、阵雨、荷花、瓜李,加上一位酣梦的姑娘,勾画成一幅慵懒而充满夏日气息的小画。
  • 作者与女儿的合照。(曾铮提供)
    我从航空公司工作人员手中“签收”了女儿后,将她带入汽车。她一坐下就立刻说:“妈妈,我给你讲个笑话吧。”然后她就开始一个接一个地给我讲她已经攒了一肚子的笑话。
  • 大家都说懂数学、物理或化学才能变成科学家。他们都错了。不会编织也能当家庭主妇,不懂拉丁文也能研究圣经。会这些当然有帮助,但是将来有的是时间慢慢学。提出问题才是最重要的,而你已经这么做了。成为科学家没有大家以为的那么复杂。
  • 那么,老校长传授的四句“育儿经”,到底是什么呢?它就是:一,婴儿时期,肌肤之亲不可离;二,幼儿时期,离肌不离手;三,少年时期,手离眼不离;四,青年时期,眼离心不离。
  • 1785年,罗浮宫沙龙展开幕了,瑞典画家维特穆勒焦虑中等待着。他绘制的一幅巨大的肖像画,将会被展示在一个尊贵的重要位置;因为他画的不是别人,正是当时的皇后—玛丽‧安托奈特!
  • 一直以来,我的孩子虽然在日本长大,但我始终不能真正理解,为何日本学校和家庭的联系互动如此紧密,把日常教养看得跟学科成绩一样重要。
  • “真善忍国际美展”在欧、美、澳洲和亚洲巡回展出期间,在50个国家的900个城市受到好评。眼下,这些艺术作品有了第一个永久“居所”——其中20幅画作近期已落户美国亚利桑那州坦佩市(Tempe)的真善忍美术馆。
  • 自己种菜,不仅一年四季都有蔬菜吃,有时蔬菜吃不完,还可送给同事、朋友和亲戚,与他们结善缘。(Pixabay )
    我种的蔬菜付出的劳动比别人少,不用农药,就是对着种的蔬菜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蔬菜的质量好,收成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