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悉尼六四28周年论坛 亲历者及议员专家缅怀

6月4日,多团体在悉尼大学联合举办纪念六四28周年论坛。(骆亚/大纪元)

人气: 1176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06月05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燕楠澳洲悉尼报导)6月4日,悉尼多个团体在悉尼大学联合举办了《纪念六四28周年论坛》。当地议员、澳洲的中西方专家学者、六四亲历者、支持者等纷纷在论坛上发言,缅怀和悼念六四死难者,揭露中共的谎言和暴政,希望六四精神永存。有演讲者表示即使杀光所有的公鸡,天终究还是会亮。

当天的六四论坛由悉尼大学的悉尼民主网络(Sydney Democracy Network)、悉尼民主平台以及民主中国阵线和民主中国团结联盟共同举办。

绿党州议员Jenny Leong发言中强调纪念六四的意义,“每年举办这样的论坛、每年在中领馆前和平请愿是非常重要的。因为这表明了我们不允许发生大屠杀这样的暴行被忘记,并且我们确定要将6月4日这一天当作一个承诺,继续推动人权、民主和自由。”

绿党州议员Jenny Leong发言中强调纪念六四的意义。(燕楠/大纪元)
绿党州议员Jenny Leong发言中强调纪念六四的意义。(燕楠/大纪元)

她还表示:“对言论、集会和请愿活动的打压,不仅侵犯人权和民主,也是对我们作为社会成员参与到社会、环境的发展变化和争取公平的活动等的阻止。”

她发言中承诺,“我会为这里的大学、为州政府、为澳洲政府以及为你们的人权站出来,让你们能够继续进行这样的纪念活动,来纪念发生的悲剧,纪念那些失去了生命的人们,继续争取人权、民主、尊严和自由。”

Ashfield颇具影响力的教堂牧师兼Exodus Foundation基金会的创始人Bill Crews也发言。(骆亚/大纪元)
Ashfield颇具影响力的教堂牧师兼Exodus Foundation基金会的创始人Bill Crews发言。(骆亚/大纪元)

Ashfield颇具影响力的教堂牧师兼Exodus Foundation基金会的创始人Bill Crews也发言表示,28年前他亲眼目睹了中国留学生在悉尼抗争和声援在北京遭到镇压的请愿学生。

从那时开始Crews一直想为那些在六四冒着危险站出来的学生们树立一个纪念碑,现在他的教堂里终于有了一座民主女神雕像。他说:“纪念雕像这么重要,是因为我认为我应该是自由的,没有人有权利告诉我应该做什么,我应该过着与他人关系友好的自由的生活”。

悉尼民主网络的John Keane教授建议,“对类似六四天安门事件的解决方法非常简单,但也是复杂的,就是像其它民主国家所做的那样去做,建立诸如真相和解委员会,在公开法庭上允许那些亲历者向人们讲述他们经历的苦难,并让那些责任人知道他们的罪责,有这样的机制。”

悉尼民主网络的John Keane教授建议,建立诸如真相和解委员会。(骆亚/大纪元)
悉尼民主网络的John Keane教授建议,建立诸如真相和解委员会。(骆亚/大纪元)

论坛上他还揭露因为举办这个论坛,悉尼大学受到中领馆的干预,“现在这个会议现场可能就有中领馆的人,上周五有中领馆的人来到悉尼大学,敦促悉尼大学重新考虑是否举办这个会议。那样的行为以这样奇怪的方式在今天还存在着。”

麦考瑞大学中文系教授Kevin Carrico 因为身体不适无法前来,前外交官陈用林代其作了书面发言表示,当他在中国的哈尔滨、北京、 南京、上海留学时发现,大部分认识的朋友好像都不太知道六四这段历史,甚至有些朋友还为当年政府的暴力行为做辩护,令他相当吃惊。

“因此每个学期,在我的‘当代中国’课,我说,如果要明白当代中国,就需要明白89年发生了什么,也要明白89以后这些客观现实是如何被遗忘与捏造的。”

他认为,一方面从上而下,中共在89年的行为明显是一种国家恐怖主义,是以恐怖治国,任何人有不同的政治观点,就给他无法承受的压力与暴力。

另一方面,从下而上,为了躲避1989年屠杀的责任,中共通过各种宣传手段来培养一种流氓爱国主义在人民群众的脑袋里,让人忘记1989年人民政府杀害了人民,让人不管1989年以来各种各样的政治犯以及良心犯,而是让人不停地说不停地纪念日本30年代40年代侵华者有多坏。日本坏,不等于中共不坏。

他强调:“这种国家恐怖以及流氓爱国主义让人无法在北京或在整个中国纪念当年所发生的悲剧。所以,在国外,因为我们还有自由还有空间纪念这些事实,必须每年纪念,每年反省,这是我们应当给当年死者的一个最基本的尊重与尊严。”

澳洲的华裔艺术家郭健曾在1989年天安门民主运动期间参与示威,他也在论坛上发言。(骆亚/大纪元)
澳洲的华裔艺术家郭健曾在1989年天安门民主运动期间参与示威,他也在论坛上发言。(骆亚/大纪元)

澳洲的华裔艺术家郭健曾在1989年天安门民主运动期间参与示威,2014年因为在大陆设计了纪念六四的作品被大陆公安关押了两周后驱逐出境。

他在论坛上表示,当时的学生非常单纯,只是反腐败,想都不敢想反共产党。一直到开枪的那个晚上,才彻底改变了他的世界观。这段经历影响他对世界的看法、对艺术的看法与创作。

他一度回中国发展,在北京的工作室三度遭拆迁,他认为共产党统治这么多年最大的破坏就是对人的精神上、文化上的破坏,那么多遗留的古迹被消失,没有痛惜感。

今年4月2日来到澳大利亚的浙江民主人士吕耿松的女儿吕飘旗也在论坛上发言,她介绍其父亲原是浙江公安高等专科学校的老师,因为支持八九学生运动长期遭受当局迫害,在2008年和2016年先后两次被判刑,第一次被判4年,第二次被判11年,至今被关押在浙江省长湖监狱,他身患多种疾病没有获得有效医治,家人对其健康非常担忧。

他们一家也因此受到政府的监控和骚扰。她希望在六四二十八周年,有更多人关心六四的受难者和家属,关心国内的良心犯们。

大陆知名异议人士吕耿松的女儿吕飘旗在论坛上发言。(骆亚/大纪元)
大陆知名异议人士吕耿松的女儿吕飘旗在论坛上发言。(骆亚/大纪元)
六四亲历者孙立勇在论坛上发言。(骆亚/大纪元)
六四亲历者孙立勇在论坛上发言。(骆亚/大纪元)

六四亲历者孙立勇先生在论坛上呼吁大家关注去年10月份被释放的苗得顺,当时记者、六四当年关在一起的狱友前往迎接,等了半天也没见人,监狱出来人表示他已经回家了。

孙立勇介绍,“他经常被关禁闭,现在过去半年了,我委托了好多人去看他,没有人知道他在那里。现在估计在精神病院,他受了很多罪,关了27年,希望社会关注他的情况,并呼吁中共当局善待他。

苗得顺被认为是最后一名囚禁的1989年天安门抗议活动参与者。

此次论坛由民主中国阵线主席秦晋主持,在论坛上发言的还有悉尼科技大学的中国问题专家冯崇义教授、前中共外交官陈用林、民主中国团结联盟主席钟锦江、学者邱岳首、前华人市议员胡昱明、悉尼知名民运人士潘晴、知名民运人士张晓刚博士等。

由于论坛上发言者踊跃,会议不得不延迟15分钟,整个论坛在纪念六四的歌声中圆满结束。

悉尼纪念六四28周年论坛,部分演讲嘉宾。(骆亚/大纪元)
悉尼纪念六四28周年论坛,部分演讲嘉宾。(骆亚/大纪元)

责任编辑:孙芸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