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美华裔痛症专家被判21年 家人不服将上诉

美知名华裔痛症专家阮秀禄,通过八个特考文凭,近日被当地法官判处21年监禁,图为阮近照。(医博园网站)
人气: 248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7年06月05日讯】(大纪元记者林燕采访报导)知名华裔痛症专家阮秀禄在美被判处21年监禁一事,在中国国内外引起震动。其家人首次接受大纪元采访表达对判决不满,并说在寻求上诉。

上周五(6月2日),阮秀禄(Xiulu Ruan,以下简称阮)的姐姐阮秀琼(英文名Joan Martinie,以下简称琼)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本案判决与事实不符、存在严重不公,他们正在积极准备上诉,要还阮一个清白;同时也指出媒体在对阮案的报导中存在不准确以及误导公众之嫌。

此案从今年1月开始在阿拉巴马州南区法院审理,根据检方提供给大陪审团的指控书,阮与另一名疼痛医生考克(John Couch)共同拥有、管理两家名为“阿拉巴马医师疼痛专家”(Physician’s Pain Specialists of Alabama,简称PPSA)的诊所,同时两人还共同持有一家药房“C&R Pharmacy”。

检方指控此二人运营的疼痛诊所PPSA是药物作坊(Pill Mill),开出大剂量的二级以及三级管制药品(Schedule II和III),后者被毒品贩子和吸毒人士用于交易和/或滥用;同时还有从事诈骗(RICO)活动、非法开出40微克(Microgram,等于一百万分之一克(10-6克))芬太尼(Fentanyl),进行医疗福利欺诈、信件与电邮欺诈,非法从药物公司拿回扣,从工伤病人配药拿回扣等数十项指控。

2月,陪审团做出检方对阮和考克的多项指控成立;5月26日,当地法官葛纳德(Callie Granade)分别判处阮与考克21年以及20年监禁以及各自五百万罚金。从陪审团裁决后开始,阮就被送拘留所关押至今;而考克在2月底,以健康原因申请监外就医,4月,因其违反监外就医的条款,考克被收押入狱。

对这样的判决结果,阮的家人以及同学、同行纷纷质疑,公开发声或联署签名,呼吁公众关注阮案的判决。一直旁听整个庭审过程的琼接受本报采访,并提供了诸多质疑材料,主要集中在以下四方面:

第一,在庭审过程中,检方证据与事实多处不符;第二,专家证人并不了解阮的专业领域,导致人为冤假错案;第三,因本案涉及两名医生,所以使用同样的证人以及证词对阮明显不公;第四,媒体报导失衡,抓新闻点却不报导客观事实。

被判处21年监禁的阮秀禄的姐姐——阮秀琼,表示目前在准备上诉,要还阮清白。图为其发来的庭审图形之一,指出检方证据前后矛盾、与事实不符(来源:阮秀琼)
阮秀禄被判处21年监禁,姐姐阮秀琼表示目前在准备上诉,要还阮清白。图为其发来的检方证据之一,阮开出氢可酮(Hydrocodone)的数据条形图,数据存在前后矛盾。(阮秀琼提供)

家属质疑检方证据与事实不合

检方表示,阮和考克两人通过他们的诊所以实现个人利益为动机,长期滥开大量的成瘾性药物,包括芬太尼,而没有一个合法的医疗目的,从中赚取巨额利润,并使得医疗保险公司在这种欺诈行为中受损。

指控书中列举了阮从2011年1月1日到2015年5月20日,共为患者开出(购买)大约27.8万个管制药物的处方。检方指,2013年,阮是开出羟考酮(Oxycodone)以及吗啡(Morphine)量最多的前六名医师;2014年,阮是开出吗啡、芬太尼(Fentanyl)、羟考酮以及氢可酮(Hydrocodone)最多的前六名医生。

但阮的家人表示检方自行提交的同类证据前后矛盾。琼向本报提供了检察官庭审之前交换的证据:阮在2011-2015年间开出管制药品氢可酮(Hydrocodone)使用量条形图,里面显示这五年来阮分别开出22.2、23.1、15.7、21.1以及53.3万个剂量单位,都是第一位。但是同一指控中、药物执行管理局发布的前25位氢可酮药物购买(医生开出药物)的医生名单,2011-2015年阮开出的量是3.3(第11位)、7.2(第6位)、7.5(第4位)、7.3(第5位)以及2.9万(第7位)个剂量单位,这与检方的数据不符合,但前者是检方数据的原始出处。

对此,琼表示检方将管制药物氢可酮开药量最大的第一名医生的数据全部错误放置到阮身上,而在庭审过程中,类似的与事实不符合的证据很多,最终导致判决结果令人大感意外。

其次,曾在中国大陆当过内科医生的琼表示,跟阿拉巴马州的痛症医生同行相比,阮有5,930个病患,所以如果从处方药的开出比例来看,2014年阮的开出处方药的比例并无较大差异。比如氢可酮的开出比例,阮是12.4%,而同行是22.9%。所以她认为检方就此指控阮开出大剂量二级以及三级管制药品不符合事实。

医界人士出来撑阮医生 相信其无辜

在科研与学术方面,阮秀禄的国内外医界朋友在致“给美国阿拉巴马州南部区域法院法官葛纳德的一封公开信”中写道:“我们相信阮是无辜的。”

信中说,大家都鄙视唯利是图、草菅人命的医生,也关注美国的毒品战争(War on Drug)以及毒品泛滥的部分医源性现象,但是把医术精湛的疼痛医学专家的正当行医指为街头毒贩、并抓捕入狱,把其变成替罪羊不公平。

阮热衷医学研究,在疼痛医学相关领域颇有建树,具有丰富的理论以及临床经验。根据美国国家生物技术信息中心(NCBI)数据库的查询结果,阮共在全球68个医学杂志发表149篇论文,其中123篇是以第一作者或交流作者发表,比如在顶级医学期刊美国医学会杂志(JAMA)的内科学、外科学以及皮肤病学、肿瘤学等发表10篇论文、《柳叶刀》(Lancet)发表1篇论文以及在疼痛类医学期刊发表多篇文章。

他们说“阮是优秀的疼痛专家,并非马路边的贩毒分子”。针对判决,作为医界人士,他们尤其指出庭审中、片面听取不同行专家的意见可能导致认知错误。“医疗界各领域的专家只对自己的专业与业务了如执掌,对别的专业与业务不甚精通。”

据悉,检方提供的三名专家证人中,无人受过疼痛医学的专科医生培训,且只有一人持有疼痛医学特考文凭,但专业为理疗与康复,非痛症专科。

联署签名的公开信中,指出使用内科医生或神经科/康复科医生对疼痛医学的认知与意见,来判断疼痛专家的治疗与用药错误,是外行看内行,可能制造人为的冤假错案。

与之对应的是控方提供的三名专家证人分别是:为阮提供专家证词的纽约大学疼痛医学中心主任格瑞博(Christopher G. Gharibo)以及新泽西恩格尔伍德医院和医疗中心(Englewood Hospital and Medical Center)镇痛医疗部主任榖丁(Jeffrey Gudin),为考克提供专家证词的哈佛大学教授疼痛医学的系主任沃费德(Carol Warfield)。听取庭审的琼表示,三位资深疼痛医学专家一致认为,阮和考克为正当行医,不涉及违法及滥开疼痛药问题。

开免费药是否帮助药厂谋利

法庭上具有很大争议的是:阮开出的多张免费处方单是否帮助药厂谋利?起诉该案件的美国助理检察官(U.S. Assistant Attorney)博德纳(Chris Bodnar)在新闻发布会上说:“这是审判的一个重要方面,很多案例都是与Subsys和Abstral两种芬太尼止痛药有关。正如我们所示,正如陪审团的判决所反映的,他们给病人开这些药并不是因为符合病人的最佳利益,而是因为他们与生产这两种药的药物公司有着巨大经济关系。”

检方称,这两种药物都是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通过的治疗癌症疼痛药物,而阮和考克却为患有脖子、背和关节痛的病人开这两种强效止痛药。根据网上的公开资料介绍,这两种强力止痛药会在几分钟内见效,前者是舌下喷剂、后者是舌下含化。

对这项指控,琼表示违背事实。她援引检察官提供的证据说,在2013和2014年间,阮的患者中分别只有8.16%和7.8%使用Subsys和Abstral这两种药物,她指出如果考虑到阮的患者中有15%~18%是癌症患者,这一比例就不足为奇。然后加上阮都是使用药厂免费折扣券(Coupon)给病人开这类处方,这足以说明他并非为了私利,更谈不上从药厂获利。

此外,还有对阮接受药厂的回扣等指证,琼表示都有证据辩驳。据悉,阮最初来美国深造,获得路易安娜州立大学的全额奖学金,他希望答谢母校,并为了使更多学生实现跟他一样的教育梦,从2007年开始,一直将他作为专家、参与药厂演讲的所得捐出。

琼向本报展示了这些捐助款项的证明材料,受助学校包括路易安娜州立大学新奥良分校、巴顿鲁治分校,还有南阿拉巴马州大学以及威斯康星医学院。

阮出生于医学世家、毕业于齐鲁医学院,个人在美通过八个特考医学文凭(来源:阮的个人网站)
阮秀禄出生于医学世家,毕业于齐鲁医学院,个人在美通过八个特考医学文凭。(阮秀禄的个人网站)

员工出来作证 指媒体报导失实

阮诊所PPSA的护士楼兰德(Sharon Noland)在法庭上做证说,在她过去20年的职业生涯中,很少有像阮这样聪明且勤奋的专家。“在我看来,他被媒体不公平地刻划为运营‘药物作坊’,他们把焦点放在钱、车、财富,还有极少数的痛症药物问题患者身上。”

根据监控书和判决结果,阮投资豪华车以及房地产生意,阮名下有18辆豪华车以及2处房地产。据悉,这些将在联邦拍卖会上一并出售,这些都在媒体的报导中被多次引述。

值得一提的是在美国,疼痛医师只需要考取疼痛医学特考文凭证书即可,阮一人却陆续考取8个相关的特考文凭,创下拥有特考文凭最多的医生从业人员纪录。因为阮的职业声望,护士楼兰德作证说几乎所有他的患者都是这一领域其他医生推荐来的。在此之前,有些患者已经被前任治疗医生开出阿片类药物。她解释她看到的PPSA诊所存在两套独立的运作方式,“阮非常称职,管理对业务精益求精的职业护理师团队;而另一个医生考克,他的团队才是(对患者)不检查,就任意开药”。

她说自己之所以要出来作证,是因为在跟阮合作中,有一个案例对她影响特别深刻。“有一个65岁左右的女患者,患有胰腺癌晚期,阮最大限度地帮助她,降低她的痛苦,让她能够在最后几个月的生命中,得以跟家人在一起,而不用留在医院,选择有尊严地消逝。”

她说有些病患因为自己依赖药物,而害怕被媒体或者社区污名化,不敢出来作证。而事实上,绝大多数服用阿片类药物的患病都不会变成瘾君子。而且如果因为开出阿片类药物,医生就要入狱,那今后很多医生现在开始就会担忧被起诉而不敢开出阿片类药物。

此案已于上月宣判,但阮的律师之一阿姆斯特朗(Gordon Armstrong)表示,本案并没有完结,已经计划上诉。据之前的媒体报导,在宣判结果出来后,阿姆斯特朗有发表声明,表示阮的案件存在严重的不公,阮不应该被定罪。

到本报截稿日之前,多次致电阮的代理律师以及阿拉巴马州南区法院,希望联系检方律师,均未获得回应。目前,阮被判入狱21年的报导在中国大陆以及香港引起多方反馈,阮的家人以及朋友开始为他奔走、筹措上诉,未来阮案的走向,请继续关注本报的后续报导。#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7-06-07 7:1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