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女儿语录(六)

作者:曾铮

曾铮的女儿(前排左二)在学校的合唱团表演。(曾铮提供)

人气: 543
【字号】    
   标签: tags: , , ,

(21)
在女儿宣布她自己也是大法弟子几个月之后,有一天她突然对我说:“妈妈,我想跟你说点事儿。我在国内的时候,当过学校小报的编辑,编辑过反大法的内容。我那时不明白嘛。你说我是不是应该发表一个严正声明声明那些东西作废呢?”

虽然以前就知道中共搞全民动员反法轮功,在中小学都搞什么签名等等,但听到自己的女儿居然也被骗参与其中,还是非常震惊。如果她不自己说出来,我永远都不会知道。

我赶快对她说:“你说得对,绝对应该发个声明。妈妈很高兴你把这事儿说了出来。你悟性很好!”

于是,2004年12月1日,刚满12岁几天的女儿写下了如下严正声明。该声明于2004年12月4日发表于明慧网:

“严正声明
我是一名大法小弟子,未修炼前受邪恶欺骗,在学校办过对大法不好的小报。我在此郑重声明,以前说过和写过的对大法不利的东西全部作废。今后会做好师父所说的三件事,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曾铮的女儿2004年7月从悉尼到美国参加法轮大法心得交流会及其它活动期间摄于纽约曼哈顿。(曾铮提供)
曾铮的女儿2004年7月从悉尼到美国参加法轮大法心得交流会及其它活动期间摄于纽约曼哈顿。(曾铮提供)

(22)
2004年11月,在女儿12岁生日数日之前,大纪元网站发表了震撼雄文《九评共产党》,详述共产党的历史罪行和邪恶本质,并由此引发了海内外华人退出共产党、共青团和少先队的“三退”大潮。时至今日(2017年6月),三退总人数已超过2亿7千万。

由于《九评共产党》非常长,而且内容非常沉重严肃,完全是成人读物,我从未指望12岁的女儿会有兴趣把它看下来。谁曾想,她不但从头到尾读完了,还跟我讨论,她是否也应该发个退队声明。

我再次被她的悟性所震撼。要知道,那时候三退刚刚开始,好多成年人还没有悟到应该退出呢。我高兴地说:“是,应该发个声明。你想怎么说?我来帮你打字。”

于是她给我口述了如下三退声明:
“我很倒霉,曾经入过那个倒霉的少先队。但我又很幸运,在加入那个倒霉的共青团之前出了国。我现在严正声明退出少先队。”

我一边暗自好笑,一边帮她打完了字,并发到大纪元的三退网站上。

2004年12月13日,她的声明出现在三退网站。

我还想说,她这份三退声明比我的退党声明早发了三天。我自己的退党声明,是2004年12月16日发表在大纪元网站的,链接如下:

曾铮:声明退党 做个明明白白的中国人 http://www.epochtimes.com/gb/4/12/16/n749521.htm

曾铮的女儿2004年7月在法轮功集会结束后摄于美国华盛顿国会山庄。(曾铮提供)
曾铮的女儿2004年7月在法轮功集会结束后摄于美国华盛顿国会山庄。(曾铮提供)

(23)
我女儿上学比别的孩子早两到三年,所以11岁来澳洲前,在中国已经上初二了,相当于澳洲和美国的八年级。我在澳洲申请到难民身份并把女儿接来后,需要先送她去语言学校学英语。对她来说,相当于从“神童级别”一下子降到“从零开始”。

她第一天从语言学校回来后,我问她:“能听懂老师说什么吗?”

“听不懂。”

“那怎么办呢?”我真的有点担心起来。

结果她说:“管它呢!”

女儿的回答再次让我吃惊。“管它呢!”11岁孩子的思维跟大人就是不一样。

语言学校每天放学挺早,对于已经适应了中国的繁重学习任务的女儿来说,可能颇有“解放”之感吧?她学校附近有个公共图书馆,里面有些中文藏书。她每天一放学就钻到图书馆去,然后抱一大摞中文书回来看。每次看着她抱中文书回来,我都发愁地想:“她啥时候开始看英文书呢?”

女儿就这么天天去,图书馆的人都认识她了。那里面为数不多的中文书,很快就被她看光了。

然后,我都忘了是啥时候了,有一天我突然看见她真的捧着好厚的一本英文书在看!“哦,这真是谢天谢地!”

看来,对于已经来到西方国家的孩子,家长们其实不用担心他们的英文。生活在英文的环境,孩子怎么都能学会并适应。更要紧的反倒是不要让他们忘了中文呢。说不定在不久的将来,中文会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人人必学的语言呢。

曾铮与女儿2005年4月摄于澳大利亚悉尼邦代海滩(Bondi Beach)。(曾铮提供)
曾铮与女儿2005年4月摄于澳大利亚悉尼邦代海滩(Bondi Beach)。(曾铮提供)

(24)
女儿在语言学校学完一年英文以后,就该转入“正常”中学了。这时她12岁,按澳大利亚的规定应该上七年级,所以我也就给她报了七年级,比她在中国的年级“降”了一级。我想她总是到了一个新环境,慢慢来好些,不要给她太大压力。

上正常学校的第一天,我带着她坐公交车去只有几站地远的学校。澳洲学生坐公交都是免费的。我觉得以女儿的智力水平,这么近的路,她完全可以自己找回家,所以就跟她说,放学后自己坐公交回家吧。

结果到了下午,我突然接到女儿的电话说她迷路了,不知到了哪里了。我们后来发现她坐错车了,跑到离家相反的方向去了,她越坐越觉得不对,下了车就已经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了。我告诉她别慌张,走到路口去,把路牌上的路名念给我听,然后我对着地图找那是哪里。那个年头还没有智能手机,也没有GPS,开车都是靠地图的。我让女儿站在原地别动,等我开车去接她。

结果还没等我查明白地图,女儿又来电话了,兴奋又无比骄傲地说:“妈妈,你不用来接我了,现在我在警车里!警察正在送我回家!”

果然,没过多久,几名警察就带着女儿出现在楼梯上。我迎上前去。一名警察问女儿:“这是你妈妈吗?”女儿说是,警察们就笑嘻嘻地把她交到我手里,挥挥手走掉了,连门都没进。

我问女儿:“怎么回事?”

女儿说:“我也不知道。好像是有人看见我穿着校服站在路边,猜想我一定是迷路了,就报了警。警察就来送我回家了。”

对于我和女儿来说,这是一个美丽的“意外”。澳洲民众的善良,澳洲警察的高效率,让我们深受感动。在中国,“为人民服务”只是一句空洞的政治口号,再后来变成一个大笑话。而在澳大利亚,警察真的是在为人民服务,只不过人家不吭不哈地服务就是了。@#(未完,待续)

曾铮的女儿(前排右一)在学校的合唱团表演。(曾铮提供)
曾铮的女儿(前排右一)在学校的合唱团表演。(曾铮提供)

──转自作者博客

责任编辑:李梅

评论
2017-06-20 11:0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