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颜丹:为何近半数学校的营养餐不达标?

人气: 185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06月05日讯】近日,陆媒有消息称,国家为了消除贫困,于2011年启动了一项“农村义务教育学生营养改善计划”。然而,试点5年之后,如今的结果却被指为“喜忧参半”。负责监测这项计划的“阳光校餐资料平台”经调查发现,“52%的学校营养餐在能量、蛋白质、脂肪以及两种微量元素等方面能够达到国家推荐标准”,“2015年年底的这一比例是34%”。

看到一个刚过半数、甚至另一个连半数都未曾达到的百分比,我们不禁要问,陆媒所认为的“喜忧参半”中的“喜”到底是从何而来?难道说,给孩子们提供了5年的美其名曰的“营养餐”,最终所要实现的目标只是半数达到标准?更不可思议的是,“中央财政累计投入了1591亿元专项资金”,却为何只能“推荐”一个营养标准,而不能确立、规范、并让地方及各个学校严格执行一个标准?

上述平台对9,200多家试点学校进行调查之后,得出的结果是“含丰富蛋白质、钙、维生素A的食物供给不足,如钙摄入量符合国家推荐标准的学校仅占全部学校的14%,维生素A达标学校仅占40%,63%的学校盐摄入量明显高于推荐量”。可以看出,即便是国家推荐的标准,地方上也没能做到符合要求。按照“没有规矩,不成方圆”的说法,此次或正是因为中央对地方没有进行严格要求,才会造成下面各县对“国家推荐标准”这一含糊其辞的政令“看着办”。

既然是“看着办”,也就意味着各县领导及校方对财政拨款如何使用拥有着更大的自由度。而这些人原本在地方上就是权力不受限、向来称王称霸的,如今则更是有了充份的理由,对这笔钱想怎么花就怎么花,想花多少就花多少。就是这样的一个“国家推荐标准”,让中国亿万纳税人的钱堂而皇之的流向了领导们的腰包。

因此,我们不难想像,不仅是这个营养餐计划;事实上,任何形式的扶贫款一旦拨下来,那就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然而在各县的领导看来,相比2015年34%的达成率,如今已经有所提高,还超过了半数,这足以表明自己是在“大发慈悲”。于是,教育部有“党组成员”理直气壮地表示,“近日,陆媒有消息称,国家为了消除贫困,于2011年启动了一项‘农村义务教育学生营养改善计划’。营养改善计划的实施,使试点地区农村学生上学饿肚子、吃凉饭的现象基本消除,学生营养健康状况得到显着改善,身体素质明显提升。”

尽管监测发现,这些学校的学生营养不良率“仍高于2012年全国6到15岁儿童营养不良率12%的平均水准”,并且提供营养餐的学校仍有近半数未能达到标准;然而,领导们对自己的职责范围内本该做好、但其实差强人意的工作成果仍表示十分满意。在就该项计划举办的研讨会上,主办方甚至邀请一些来自偏远地区的孩子,“为那些名列前茅的县级政府颁奖”。也就是说,拿着老百姓的钱,让老百姓的孩子吃上了够标准的营养餐,在领导看来,已经是格外开恩了。而对于这样的领导,我们怎么能不感恩戴德?怎么能不使劲儿点赞呢?

至于那些不达标,做的不好的,我们也只能呼吁,只能期许,“所有营养改善计划试点县的县委书记、县长到农村学校陪餐,了解营养改善计划实施情况”。我们只能建议,“加快学生营养立法,……,对校餐规范、出资责任、问责制度、资讯公开等方面作出明确规定”。从“呼吁”和“建议”所呈现出的明显矛盾中,我们不难看出,如果对一切形式的贪腐行为不进行问责,不通过司法途径加以约束,那么所有的期许也不过只是“水中望月”而已。

其实,对于此次发现的“近半数学校的营养餐不达标”的问题,或许很多人会觉得不足为奇。在一个因缺乏“权力制衡”而导致无官不贪的“一党”独裁体制下,中国难道还有不贪腐的部门、机构以及官方所涉及的领域吗?只要是在权力覆盖范围之内,就能“贪”;万一遇到名不正、言不顺的时候,就制造机会、巧立名目,为“抢”提供一切可能。在这种情势下,“扶贫”、“校餐”这些所谓的国家工程、民生专案会成为免受荼毒的例外吗?

网路上一篇文章《中共“扶贫”“最后一公里”成贪腐重灾区》指出,“中共贪腐官员利用各种机会中饱私囊,甚至将‘黑手’伸向了贫困户的‘救命钱’、‘活命钱’”;“据统计,在中共所谓的‘扶贫’领域里,2016年因贪腐被立案的就有1,892人,比前一年上升102.8%”。可见,“扶贫”这一旨在扶危济困的事业,不仅未能唤醒领导们的良知,甚至只能让他们的贪欲变得愈发膨胀、难以遏制。

道理很简单,你若要把一笔钜款交给原本就想将其私吞的人;显然,无论你怎么开导、劝善,他都不可能把这笔钱拿出来救济他人。对那些看准了“有权即有钱”才来谋取官位的人来说,有钱不贪,岂不白忙一场?说到底,就是中共这个不受约束的政权、不受监督的政党给一切贪财者提供了非法敛财的良机。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7-06-05 2:4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