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琴海上的蓝白键

作者:筱琳子

希腊爱琴海上的米科诺斯岛。(sailkoCC/维基百科 CC BY 2.5)

  人气: 13
【字号】    
   标签: tags: ,

庞大色彩体系中,白色属中性,蓝色则偏冷。白色对我而言,轻盈而柔和,是天使的颜色;蓝色呢?我个人觉得它有些孤傲冷峻,不够平易近人,故无太大情意结。直至去年初次乍到希腊的米克诺斯(简称米岛),我才惊然发现,原来蓝色也有它温柔而俏皮的一面。希腊号称拥有全世界最美的岛屿群,有人说这些岛屿就像是散落在爱琴海上的珍珠一样,美得让人心折。我虽非“ 阳光海滩型”,但却可以深切感受到这里的居民都深以“ 蓝白”为傲。来自不同国度的游客,都放任自己浸淫在唯美的蓝白世界里。

米岛并不大。整个岛的面积大约105平方公里。望着那些迫不及待扎进大海当飞鱼及狂晒日光浴的大伙,我虽原地踏步,却也不足为惜。单是穿梭在蓝白相间的羊肠小巷,已经不失为美事一桩了啊!一座座小楼房别具特色,海风习习下,不来点浮想联翩会让我觉得有愧于己。这也许是米岛独有的气质和魔力所在吧!

突然有点杞人忧天。放眼望去,岛上遍布别具一格的旅馆和度假屋。诚然,旅游业为此带来勃勃生机。但若有一天,这里得天独厚的蓝和白也难逃发展洪流侵蚀的命运,那岂不暴殄天物了?还好后来从一居民口中得悉,他们国家的法律早已规定岛上的每一座房子都必须定期粉刷,且严守建筑风格。洞明如是,实属难得。

希腊的蓝与白,总是最完美的搭档。当蓝天张开怀抱轻揽白云,乍见若即若离,忽而相依相偎。偶尔的交织缭绕,又像极恋人的缠绵缱绻。这里的建筑也不尽然蓝与白, 暖人心田的鹅黄色,澄澈清亮的沁绿色,明媚娇妍的粉红色等皆欢聚于此,贪婪吮吸着阳光的滋养。唯我始终觉得,此时的希腊正值盛夏,太阳热情得有些过分,还是多一点蓝白元素感觉更凉快些。

纯白色的梯级在海蓝色的扶栏衬托下感觉更爽朗了。忍不住把自己定格在这蓝白相依画面的当儿,宝贝也不甘示弱的趋前凑份热闹。夏日炎炎,蓝白键在这片浪漫无边的琴海上欢愉地跳跃着,我们仨在迷宫般狭长的小巷里随兴地游走着。就……继续刚才未完的浮想吧!(本文限网站刊登)

希腊爱琴海上的米科诺斯岛。(筱林子提供)
希腊爱琴海上的米科诺斯岛。(筱林子提供)

──转自作家筱琳子脸书

(点阅【筱琳子】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可惜,天象定下的祥瑞,人间已经铺成的完胜之路,都被宋真宗的怯懦毁了。让蛮夷来贡、收复故土的天意没能实现,北宋反而亡失了中华天下之主的地位,沦为蛮夷向辽国进贡,天下易主,契丹崛起。
  • 实验室是我暂时逃离专业战场的休息站。我在这里冷静地检查伤口、修复盔甲。还有一件事也跟宗教一样:因为我在实验室里长大,所以我永远也无法真正离开它。
  • 从业务骨干,到王家医学院口腔外科成员,直至在国际大都市英国伦敦开办牙医诊所,华人牙医李健的精彩人生故事。
  • 作者与女儿的合照。(曾铮提供)
    我从航空公司工作人员手中“签收”了女儿后,将她带入汽车。她一坐下就立刻说:“妈妈,我给你讲个笑话吧。”然后她就开始一个接一个地给我讲她已经攒了一肚子的笑话。
  • 大家都说懂数学、物理或化学才能变成科学家。他们都错了。不会编织也能当家庭主妇,不懂拉丁文也能研究圣经。会这些当然有帮助,但是将来有的是时间慢慢学。提出问题才是最重要的,而你已经这么做了。成为科学家没有大家以为的那么复杂。
  • 那么,老校长传授的四句“育儿经”,到底是什么呢?它就是:一,婴儿时期,肌肤之亲不可离;二,幼儿时期,离肌不离手;三,少年时期,手离眼不离;四,青年时期,眼离心不离。
  • 杨广在父皇母后面前矫饰德行,以计夺嫡...
  • 相传源自于瑟,是秦地的乐器。秦国有一个名叫婉无义的人,将一张瑟传给两个女儿,两个女儿为了争抢这张瑟而把它扯破了,从此成为两张乐器,所以称之为“筝”(争)。另有一说,筝其实是秦国大将蒙恬制成的,他将原来瑟的二十五弦破开,改良成较为轻巧的十二弦,于是成了今天的筝。
  • 莎士比亚一生创作了10部历史剧,主要描写了距他当时约400年内的七位英国国王。剧中人物丰富细腻,有的狂暴,有的温情,再现了中世纪英国王室的风雨人生。
  • “我作为一个笃定的唯物主义者走进她的家门,并不相信死后还有生命。现在,我要说,我相信了。展现给我的真相,让我不再有任何怀疑。”——理查德.霍奇森博士(Richard Hodgson,1855–1905,剑桥大学讲师,著名“打假者”)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