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上的交会

皮尔戈斯──丘陵上的小镇
作者:筱琳子

希腊圣托里尼岛上的皮尔戈斯镇上美丽的建筑。(Pixabay )

  人气: 57
【字号】    
   标签: tags: , ,

费拉(Fira)是希腊爱琴海岛屿圣托里尼岛的首府。有个离费拉约七、八公里的小村落,叫皮尔戈斯(Pyrgos),原来意即“塔”(Tower)的意思。听说皮尔戈斯位于丘陵之上,是全岛最高聚落点。既然来到希腊,除了广为人知的圣托里尼以及米可诺斯,皮尔戈斯我们也不想错过呢…… 如果你也想尝尝居高临下的滋味?来这里必能如愿以偿!除了经典的蓝海风情,全岛风采也都一概把它纳入胸怀吧!

这个建立于1800年前的小镇,曾是圣托里尼的行政首府,但后来被费拉所取代。小镇的商业化程度相对较低,名气不大,游客稀少,居民也不多。因而安谧清静,更具原始风貌 。可别小觑这个小村落,据说它能容纳约三四十间教堂那么多,且历史遗迹还可追溯到公元10世纪之久呢!

除了教堂以外,这里都以住家为主。偶尔还是会看到一两家小艺廊售卖纪念品。小镇巷道的曲折狭窄不下于米岛。两者皆是巷与巷之间相互连通,七弯八拐的宛如迷宫。惟这里的地势更高些。虽称不上险峻,但不停往上爬的时候会稍感吃力。抵步的时候还早,我们以搜密的姿态整装待发,为了宽阔怡景不惜层层阶级力争上攀,誓不罢休。

阳光从原先的暖煦变得更骄纵一些。“想征服”的决心却让我们不自觉加快脚步。再往前走,乍见鹅黄色边框的畔依附在历经风霜的墙上。咦,我身上穿的亮绿色小外套刚好可在窗畔衬托下撞击出丝丝火花。时间有限,留影后就得匆匆离去……

希腊圣托里尼岛上的皮尔戈斯镇。(筱林子提供)
希腊圣托里尼岛上的皮尔戈斯镇。(筱林子提供)

后来再回顾这张照片的时候,我突然觉得有点孤绝内省的味道。当时的我是在和小镇对话?抑或是和自己对话?在远离人群后兀自往高处攀爬,心底的另一个我仿佛力求一方得以沉潜蓄势,回应内在需求的净境,从而变得更专心致志,义无反顾。

我想起台湾知名饮食旅游作家叶怡兰,她说她总是执拗,特别喜欢在每扇旅途中所邂逅的旁逐一留影。她在《旅人之窗》里更是把“窗 ”形容得维妙维肖。我我尤其喜欢这个片段:“旅行,在一扇又一扇窗畔。内与外、人与自然、自己与世界,透过窗而交会。一种看城市领略城市的视点与方法,是一段自得其乐的陶然闲情时刻,或是因窗而生的点滴触动与启发。在那一扇扇如画绝景窗前度过的悠慢时光,让每趟旅行,都令人沉醉忘返。 ”

呵呵,窗畔果真有迂回缓冲空间的能耐。透过窗检视自己,认识自己,然后再用心领略“最曼妙的风景,本源自内心沉着”的那份洞悉……让我,把更好的自己带回来吧!(本文限网站刊登)

──转自作家筱琳子脸书

(点阅【筱琳子】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可惜,天象定下的祥瑞,人间已经铺成的完胜之路,都被宋真宗的怯懦毁了。让蛮夷来贡、收复故土的天意没能实现,北宋反而亡失了中华天下之主的地位,沦为蛮夷向辽国进贡,天下易主,契丹崛起。
  • 实验室是我暂时逃离专业战场的休息站。我在这里冷静地检查伤口、修复盔甲。还有一件事也跟宗教一样:因为我在实验室里长大,所以我永远也无法真正离开它。
  • 从业务骨干,到王家医学院口腔外科成员,直至在国际大都市英国伦敦开办牙医诊所,华人牙医李健的精彩人生故事。
  • 作者与女儿的合照。(曾铮提供)
    我从航空公司工作人员手中“签收”了女儿后,将她带入汽车。她一坐下就立刻说:“妈妈,我给你讲个笑话吧。”然后她就开始一个接一个地给我讲她已经攒了一肚子的笑话。
  • 大家都说懂数学、物理或化学才能变成科学家。他们都错了。不会编织也能当家庭主妇,不懂拉丁文也能研究圣经。会这些当然有帮助,但是将来有的是时间慢慢学。提出问题才是最重要的,而你已经这么做了。成为科学家没有大家以为的那么复杂。
  • 那么,老校长传授的四句“育儿经”,到底是什么呢?它就是:一,婴儿时期,肌肤之亲不可离;二,幼儿时期,离肌不离手;三,少年时期,手离眼不离;四,青年时期,眼离心不离。
  • 杨广在父皇母后面前矫饰德行,以计夺嫡...
  • 相传源自于瑟,是秦地的乐器。秦国有一个名叫婉无义的人,将一张瑟传给两个女儿,两个女儿为了争抢这张瑟而把它扯破了,从此成为两张乐器,所以称之为“筝”(争)。另有一说,筝其实是秦国大将蒙恬制成的,他将原来瑟的二十五弦破开,改良成较为轻巧的十二弦,于是成了今天的筝。
  • 莎士比亚一生创作了10部历史剧,主要描写了距他当时约400年内的七位英国国王。剧中人物丰富细腻,有的狂暴,有的温情,再现了中世纪英国王室的风雨人生。
  • “我作为一个笃定的唯物主义者走进她的家门,并不相信死后还有生命。现在,我要说,我相信了。展现给我的真相,让我不再有任何怀疑。”——理查德.霍奇森博士(Richard Hodgson,1855–1905,剑桥大学讲师,著名“打假者”)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