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对中国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调查(3)

作者:白马、吴月、王子贵、付安宝、杨咤

2010年11月27日,来自亚太地区多个国家的部分法轮功学员近五千多人,在台北自由广场排出立体莲花图形,映衬宝蓝的“真善忍”三个大字。 (大纪元)
人气: 970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06月07日讯】这是一个在当下中国持续进行、但又不在社会公开的群体“战争”,其面积之大、群体之广同时又个体化、独立化的特点史无前例。其一方面惨烈无比,震耳欲聋,同时却又静悄无声。这场“战争”在中国发生十八年了,令世人关注,却容易让中国百姓遗忘。它注定被永远记录史册。这场“战争”就是中共与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与反迫害之“战争”。

很多中国人都听说过法轮功,知道法轮功迫害。在中国,除了被允许外,不管褒贬,该话题都是被禁止的。但是人们发现,法轮功并没有政治目标和政治纲领,也不会杀人和自杀,那么,为什么被禁止?为什么1999年前后官方态度会两个极端?为什么延续十八年法轮功学员要苦苦讲真相?法轮功被迫害到底与每个人有没有关系?法轮功到底是什么?……这些,很多人是模糊不清的。

鉴于对法轮功的史无前例的惨烈迫害已让中国人的生存环境恶化;鉴于法轮功话题是中国法治、德治、人权改善绕不开的话题;鉴于法轮功现象已成了中共人力、物力和社会伤害挥之不去的梦魇,本调查团并不站在中共或法轮功学员的立场,而是抱着第三方严谨、负责的态度在北京、辽宁、上海、广东、湖北、四川、山西等各省同时独立、客观展开调查

遗憾的是本调查不能发表在大陆媒体,只能投寄大陆以外的媒体,以真实情况展示给读者和未来。

接上文

五、明天,依然阴霾迷离

法轮功到底是什么,笔者在很多城市问过一些人,25岁以上的中国人对这个问题还是有很多的说法,但有少部分人不知道,25岁以下的不知道的就更多了。

我们的调查也遇到一些麻烦。因此,我们调查时也尽量从市民的个人利益需要角度去了解,就如一个市民说的:“现在的人对自己利益无关的东西都不关心、不感兴趣,也不相信,除非你关心我现在的生活困难。”于是,我们一般都是与调查者聊生活,看他的困难在哪,再切入话题。

比如,对于一个外来打工者,我们会谈到生活的艰难、社会就业的不公,然后谈到社会环境,最后谈到政治运动,问:“你知道法轮功吗?法轮功是什么?”

“以前我们那有很多人炼,是气功,后来说是政治组织,不让炼了。”

就类似方法,我们问了很多人。回答的情况是:30%说,“是修炼的团体”。15%说,“是政治组织”。 30%表示,“说宗教不是,说是政治团体也不是,说是气功组织又好像被卷入政治运动,也不是,说是权力党派、民运团体又不像,民间组织或者说俱乐部也不是,不知道是什么” 。30%说,“这个国家不是定性了嘛,报纸上都说的,你不知道吗?”25%的人回答,“反革命组织,这是违法的,不能乱说”。15%说,“美国人的反华势力”。也有极少数的人说:“法轮功没有政治目标和宗旨,没有办公场所和财政活动,好像是民众自愿的类似体育锻炼的一种活动,现在中国很少看到了,都被外国人炼去了。”

这些五花八门的答案,对于有着深厚传统文化根基的中华大地上的人们来说,显然与近二十年来的宣传与社会环境息息相关,由于人们出于对敏感问题怕受到带来不必要的麻烦,说的并不完全是真心话。

在中国,炼法轮功有没有法律保障,笔者在调查有关法律文件时,没有查到明确规定不准炼的法律。在国务院有关的文件中,也没查到不准炼的政策规定;在朱镕基、温家宝、李克强总理的每年两会政府报告中,也没查到关于法轮功的一句说法。查到1999年至2005年间,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公安部认定的邪教有14种,里面没有法轮功;2015年以前,再次在媒体重申了邪教种类,仍旧是这14种,没有法轮功。最早提出的是1999年10月,江泽民接受法国《费加罗报》采访时说的,1999年10月30日,出台了“两高司法解释”。

一个宗教或信仰,到底是邪还是正,该由哪个部门或机构来认定,至今还没有个权威、合法的说法,因为信仰或宗教本身是超出人的政治或知识的东西,似乎很难用政治人物或政治标准来断定,似乎只能根据百姓心中的善恶来判断。但是,西方有个哲学家说:“政治和信仰合一的肯定是邪教。”

一般来说,以人类普遍认同的良知善性来说,屠杀、谎言、淫乱、敛财、强制洗脑、利诱威逼、原则多变、反人善性的说教肯定是恶的、邪的。

一个法轮功学员说:“两高司法解释的的邪教六大特征条条符合共产党,条条不符合法轮功。共产党把共产主义的‘人人平等、按需分配’的假理信仰用来为它的政权服务,就是政教合一;它鼓吹革命和运动杀人;它以垄断媒体向全世界撒谎;党官包二奶养小三私生子成普遍现象,很多贪官被查时有个罪名就是与她(他)人通奸;党官腐败普遍,被查时多至几十亿少至几千万,连个村书记都在国外银行有大量存款;它强迫全党全国人民以会议、新闻、教育形式洗脑;以入党可以升官抵罪,退党就是叛党罪受罚来要胁党员;它几十年来不断变化根本性的律条规定……它才是真正迷惑世人的邪教。”

法轮功学员一定都很正吗?他们追着给别人资料,他们到处贴传单,是不是一种强制行为呢?

法轮功学员说:“如果哪个炼功人触犯了法律,那就依法追究他个人好了,与法轮功无关,因为法轮功说炼功人不能做坏事。至于讲真相,资料就放那儿,人要看要听就看就听,不看不听没人说你看你听我给你钱或给你官当,或者不看不听我要开除你工作。而炼法轮功,完全是属于个人的选择,要炼就炼,不炼没人会叫你炼,但我相信,只要炼,自己的缺点就会被发现并渐渐改掉。”

在一九九八年七月二十六日《长春辅导员法会讲法》中,法轮功创始人说:“你学不学都是人自己的事儿……我们没有任何花名册,不掌握那个张老三、李老四的个人情况。”在一九九八年三月二十九、三十日于纽约《北美首届法会讲法》中,法轮功创始人说:“……松散管理,没有有形的组织结构。你愿意来你就来,你不愿意来你就走,我们也没有花名册。在人的表面上谁也不知道你是谁,是不是这样?大家都是自愿在学嘛。”

那如果说,炼功违法的说法没有法律依据,那在中国大陆是不是可以炼功呢?

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维稳办主任李佳明曾说:“当然不可以,这是早被取缔的,违反刑法300条的,怎么说没有法律依据呢?”

笔者:“李主任,有个说法是,刑法300条违反宪法第36条而无效,对这个说法你怎么看呢?”

“宪法保护的宗教信仰,而法轮功不在保护之内。”
“你觉得法轮功不是信仰,是什么?”
“国家早定性的,法律不保护的。”
“但是,至今找不到任何法律规定……”
“你不要给我讲法律了,你问江泽民去。”
“可是江泽民的话不是法律,他不能代表全国人大。”
“你别跟我扯这些没用的,江泽民比人大还要大。”

采访中断。

在辽宁省一个基层法院对一名法轮功学员的判决过程中,法官与法轮功学员有这么一句对话——

被告(法轮功学员):原告说我破坏了法律实施,我想问我破坏了哪项法律的哪一条哪一款的实施?造成了怎样的破坏后果?如何实施破坏行为?破坏的程度又是怎样?

法官:你不要跟我讲法律,我只跟你讲政治。

被告:“从政治上讲,‘法轮功研究会’在1996年3月正式向中国气功科研会退会,1999年公安部说取缔,其实已不存在的东西怎么取缔?任何法轮功学员所组成的团体,并不等同于法轮功本身,况且,我没有任何织织,你说我犯了什么罪?民政部也没授权就私自宣布取缔,即使这样,那也是它们内部的事;我也不是党员,如果共产党规定党员不能有其它信仰,那是它内部去管党员好了,我犯了什么政治?”

法官:“好一张利嘴……判决十年有期徒刑!”

一位著名律师说:“法律,对犯罪也有严格的界定。犯罪的客体要件、客观要件、主体要件、主观要件,必须都具备,才构成犯罪。但是,法轮功学员讲真相没有被侵害的对象,也没有犯罪的后果和程度,也没有能利用这个人的组织或单位,问题是如果法轮功学员讲的是真话而不是造谣,就不能判罪。”

冬春季节,是中国阴霾多发的季节,我们的调查正好是在这样的季节,每每走在街上,远处总是灰迷迷一片。哎,这年头,生态破坏比较严重,我们的心里,当然是希望阳光能普照大地的每个角落,让人能零距离看清想看的事物。

可喜的是,在我写作这篇文稿时,传来辽宁、重庆个别中院和基层法院当庭判法轮功学员无罪的消息,理由是,法轮功学员犯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六、中国,未来不知去处

二十几年来,中国经济有很大的发展,城乡面貌大改,人们的生活比起文革时的穷困,要好得很多。有人说这是共产党领导;有人说这是子孙辈生态、资源、道义良知杀鸡取卵的后果;有人说这是中国三代人克服共党破坏、昼夜劳作换来的;也有人说这是时代科技信息发展、世界经济一体化的造福……不管是哪种情况,一个社会的发展,衡定标准应是物质与文经的和谐发展,偏面发展会造成畸形的后果,如果生态失衡,造成很多的天灾人祸,物质再繁华也是昙花一现而已。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的报告指:2011年青少年犯罪总人数282,429人,未来五年呈上涨势头,“十五”期间青少年犯罪增加68%,未成年人犯罪增长迅猛,其中全国法院判决的青少年罪犯,五年间增长12.6%,未成年人犯罪上涨68%。西北政法大学一位研究青少年犯罪心理的教授说:“这与社会环境、学校教育、家庭教育是完全分不开的,零零后这代人的未来,确实不容乐观,中国的前途,到底在哪里?”

全国十大佳律师、基督教信仰者,因为同情法轮功学员而被关押迫害,现仍旧在被监视中的高智晟律师在给胡锦涛、温家宝的公开信中,描述了中国未来的一种情景:

……在人们对精神生活的渴盼持续推动下,宗教和信仰生活在民间的大面积复兴,乃是必然的趋势。它与科学和文化等主流话语,是可以并行不悖的,现代文明早已解决了科学和信仰之间的分区划界、各守其土的问题。个人信仰的自主,必然导致集体意识形态的消解。个人权利的伸张,必然是对政府无限权力的压缩。这是当权者必须正视、不能不顺应的事实,这是人类历史的潮流。

高智晟先生也调查过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的情景,他在公开信中以血泪哭诉的笔调向胡、温求救:救救中国,救救中国未来!他描述中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真是让天地都为之哭泣,可惜,在中国,要调查高智晟所说的是否是事实,也是难之又难。他在给胡温第三封公开信中还说:

……持续地与那些信仰意志坚如磐石的同胞打交道的经历,我们真确看到了今日我们民族中最为有价值的存在,那群一个个微笑着,用平和的语气讲述令人惊魂动魄的被迫害过程者,常常感动得我热泪汩汩。我们看到了我们民族中的为了保全心灵中的美好价值而不屈和不死的精神,六年里的磨难中成就了一大批具有无与伦比的高贵人格者群体,他们对信仰的执著,对野蛮打压的蔑视及对我们民族美好未来的乐观向上心态无不至令人仰视的境界。

调查中我们发现的另一个绝对的规律是,每一个走出关押场所的法轮功学员,无论他们被关押的时间长短,在被关押期间说了些或做了些什么,有一点是共同的,那就是他对信仰变的更加坚定。最典型如曾被关押多次的辽宁阜新市韩大姐,几年的野蛮关押解除后,所在派出所所长来找她谈话,让她保证不再修炼,她语气平静却坚定地告诉代表人民政府的人民警察:“再抓我一百次,我还是要修炼,我们修炼没有错,更没有罪,我被解除了非法关押后回到家,我的家人,我的周围通过我不停的讲真相,又有三十多人加入了修炼者的行列!”

在这次的与法轮功修炼者群体的持续的接触,我发现了另一个使人欣喜的真相是,较一个时期以来,与我们整个社会的人性、良知、道德、仁爱及责任方面颓废的现状比,这些修炼者在含上述几个方面在内的,整个心灵、精神和道德方面完全给人以是从旧民族中脱胎换骨出的新群体的全新影响!

让人感到一种信仰对人的心灵世界改造的强大功能,确让我真正看到了拯救我们民族颓废现状的希望及现实出路。

在与这些修炼者的接触过程中,他们面对这场空前惨烈灾难回述时规律性的平静心态,对迫害者的宽容襟怀及对我们民族美好明天的乐观心态使人持久地震撼不已。他们淡薄名利,对因野蛮迫害而持续处于生存危势的困难者的,或父母被非法关押者及被致死者的,或已完全丧失抚养能力者的孩子及无以赡养的老人,那一个个持续地悄声无息的济助及耐心令常人难以想像,更不用说理解。信仰对人心灵及道德的快速改变令常人难以置信。

最明显如:今年33岁的朱晓光告诉我,他刚到监狱,犯人之间的野蛮及冷血以待成了那里的单一人际关系生态,每个人都想以凶残及心狠手辣来驯服身边的其他犯人,没有任何人自愿被驯服,更没想到要自我驯服。后来是法轮功修炼者神奇地涤荡了他们的灵魂及心理,用他的话是:“我是彻底地通过心灵改造驯服了我自己。”后来他们那里又有100人开始修炼法轮功,以至过去每有新犯人到即必遇“杀威棒”的遇境变成了对新来者施以关怀的援手,竟至把很多新犯人惊得目瞪口呆。

原公主岭监狱的警察张林有的经历更让人刮目相看,他告诉我,修炼法轮功使他变成了那座庞大监狱里唯一不再虐待犯人和不再收犯人钱财的警察。他说他决心不再虐待犯人尤其是不再收取钱财后的一年里,他始终和自己进行着斗争,尤其是自己缺钱刚巧又遇到别人送钱时及看到别的同事照旧收钱时,心理矛盾极了!他自豪地告诉我,他的修炼彻底地改变了他的心灵!后来他管的60多名犯人感激不已,以至希望中国的警察都去修炼,犯人们都说如果是这样的话,中国的警察会变成世界上最文明的警察,他最后却被非法劳教及开除警察队伍。
……

信仰和道德是一个民族保持持久及向上生命力的最重要保证。一个没有信仰的民族,一个没有信仰的人,他们的另一方面即是,他们会什么都相信,同时,他们又会什么都不信。我们的民族中几十年来最缺乏的,即是我们缺乏保守及滋育我们民族道德价值的信仰根基,这是我们民族几十年来持续动荡的乱源。长远改造我们民族的问题即是倡导并保护人民的自由信仰,通过改变人心来改变了的世界才是有希望的世界。

我们必须以勇气和道德承认,这部凶残折磨了我们民族半世纪的政权机器,它的每个部位都沾满了善良人民的血和泪水;必须以勇气和道德承认,在几千年里,一直被专制、独裁、暴政裹胁著的中国民族的悲惨命运,今日仍被看不到尽头地延续著;必须有勇气和道德承认,一个机制性的追求民主、自由、法治和人权的民意政权从未在我们广袤的土地上存在过;必须有勇气和道德承认,我们民族,我们的人民具有追求一个民主、自由、法治及人权的民本政权的权利;必须有勇气和道德承认,我们民族对民主、自由、法治和人权的热情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的炽烈;必须有勇气和道德承认,在今日的中国,任何力量企图继续阻挠人民对上述权利价值的追求都必将遭致迅速失败的下场。恕我直言,我们无法否认,所有的血债都被人民的眼睛、经历及带血的记忆所记录。

在调查时,我们也曾问过一个法轮功学员:“你们讲真相就讲你们是好的,是被冤枉就是了,为什么要讲天灭中共,退党保命呢?”

该名法轮功学员说:“我个人认为,中国的未来不可能会有谎言和暴力的组织,如果你是共产党一员,你的意识中就认同自己是暴力和谎言的组成部分,而人的意识长期作用会对生命健康产生影响,一个变异的生命会很脆弱,叫人退出,其实是意识中认同善良与正义的因素,当然,一个充满正气的人在天灾人祸中抵抗力就强,就不会被瘟疫或病灾轻易击败。”

我们的调查到这儿就结束了,因为很多事实,由于当局不允许了解和曝光,因此不得了解,也不能报导。正如我的同事们所说的:“为什么不让我们调查和发表?如果他们心里没有鬼,怕什么?敢做,为什么不敢让人说?”

那么, 就让历史来说话吧。我们等著,历史,终究会把一切真相诉说给这片天空护佑下的大地,诉说给这个美丽而又充满苦难的星球上的人们!

在我们采访要结束时,最后有个法轮功学员希望我转问江泽民一句话:“听到八九十岁的老奶奶在哭叫着儿子的声音了吗?听到四五岁的孩子在哭喊著爸妈的声音了吗?”#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7-06-08 3:2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