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华人看英国大选 专访自民党政治家凌家辉

英国自由民主党华人政治家凌家辉。(新唐人电视台视频截图)

人气: 199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大纪元2017年06月08日讯】(大纪元记者舒雅伦敦报导)最近几周,英国站到了世界的风口浪尖上,发生在伦敦和曼城的悲剧让世界聚焦在不列颠,但将为世界带来更大震撼的则是脱欧及其“前奏”——英国大选。那麽,作为华人应该如何看待这个大选呢?为此,大纪元特地采访了自由民主党的华人政治家凌家辉(Philip Ling)先生,为读者带来深入的解读。

· 请问您对本次大选的看法?

首先,我们认为正确的脱欧是重中之重。我们现在与欧盟有很好的协议,英国吸引了来自中国和美国的投资,我们实际上是通向欧洲其它地区的桥梁,对欧盟的自由贸易几乎占了英国贸易的一半,我们为什么要跟这一点过不去?所以我们认为如何把脱欧造成的冲击降至最低是个关键问题。我们已经看到物价的上涨——英镑汇率越来越弱,人们出国的费用也变得更昂贵。

脱欧的方式非常重要,所以我们需要仔细考虑。正如我们之前所说过的,一旦与欧盟达成协议,我们将让民众来投票决定这个协议。因为我们目前只知道脱欧将会发生,但却不知将前往何方,这个决定应该由民众来做出,不应该是特里莎.梅——即使她成为新首相,甚至也不应该是自由民主党领袖蒂姆.法伦的任务。

其次,国民保健署(NHS)应该得到适当的资助。我们没有对NHS注入足够的资金,与其它国家相比我们的投入远远不够。相反,现在国民对NHS的需求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所以我们建议是要调高所得税率,筹集到60亿英镑,以注入NHS和成人社会保障系统来照顾老人。

最后,对华人来说,教育都是父母们最关心的话题。我们认为学校应该能够得到足够的资金。例如伦敦的学校预算被削减,资金流入了英国其它地区,但是这对伦敦学生来说是毫无道理的,各地区的学校获得的资金应该是相同的,所以我们想确保这部分资金不会被削减。此外,我们认为那些生活贫困的大学生应该获得教育维持补助金。

· 自民党在这次大选中的主要目标?

虽然我不认为自民党会获得多数席位而执政,但自民党可以成为可信的反对派,我们可以审查政府的政策。我们想确保欧盟公民的权利可以得到保障,因为他们已经在这里生活很久了,他们应该有权利。我们还想确保英国是个宽容的国家,我们认为政府当前的宣传中使用的语言充满了种族主义,太激烈甚至错误。

· 您如何看待保守党的宣言对学校的政策?

取消学校的免费午餐,换成早餐俱乐部并不合适。我们认为无论背景如何,每个人都应该有机会在白天吃到饭,而且研究表明午餐对学业成绩也很有助益。此外,保守党为早餐俱乐部投入的资金很少,平均每个孩子每天7便士,跟没有差不多。

另一件事是文法学校(grammar schools),我们反对这种选择。父母都希望他们的孩子进入最好的学校,无可厚非。但现实中只有20%的孩子会进入文法学校,那麽其他80%的学生怎么办?这会导致社会分裂。我觉得让所有人获得好的教育比专注于这20%更重要。

· 关于移民、留学生问题,您如何看待保守党和工党的宣言?

自民党并不会为移民数字强加上限。此外,我们希望把海外学生数量从移民总数中扣除,因为我们认为这是两类不同的群体,应有不同的待遇。我们也想再次引入毕业生工作签证,让毕业生有机会获得工作经验带回祖国。因为到这里学习也相当于投资,人们自然是希望能够学成实际的技能。就其它方面而言,保守党正在谈论每年10万移民的上限,他们却不知道究竟能否做到这一点。他们最近的宣言已经确认移民数字中包括学生,我觉得这样放在一起可能会损害经济,也发出了一个错误的信息——你不应该在这里。

· 这对中国移民有利吗?

我认为许多华人都在过去的移民政策中受益匪浅。我在英国出生,我的父母来自香港。还有很多华人留学生在这里读书。一个宽容的社会能够让人们一起工作,这对经济也有好处。如果你是一个商业人士,你自然会挑选最有利于你做生意的环境。

人们之所以要来,是因为他们想要有更好的机会改善自己的经济条件,而来到这里的人们带动着其它地方的成长。例如,美国的移民规则相当严格,但依然在增长。这就是为什么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例如墨西哥人想去那里,因为有更好的机会。如果经济不好,人们不会来到这个国家,没听到谁说“我要去利比亚”。

当然人们也可以去法国或德国,但是我们所拥有的优势之一就是英语:每个人都会说,在学校中也会学习,所以我们应该充分利用这一点。相反,如果我们封闭自己,人们就会去其它国家工作、投资。

· 自民党对商业、特别是小企业和税收的政策如何?

首先,地区的商业税需要整理。我知道政府正在重组这些利率,而且我也知道中国城的很多组织由于地段不错,所以受到的影响不小。虽然政府之前说会研究这个方面,但是随后大选就来了,至今仍没有什么改善。因此我们想重新审视房产这部分要素。

另一件跟经济和脱欧相关的事情是进出口——进口商品的成本上涨了15%,影响很大;类似的,如果出口到其它欧洲国家,那你也要找到合适的交易。考虑到有些人会从中国进口东西,把它们出口到德国和法国,这就会遇到双重的问题,因为你必须向中国支付关税,脱欧之后还必须向欧盟国家支付关税,这里有很多的不确定性。

关于受访者:凌家辉(Philip Ling)先生是自民党华人分部的财务长,从2007年开始涉足政坛,曾在2010年和2015年分别作为Bromsgrove和Tooting的自民党候选人参选国会议员,同时也是当地地方议会的候选人。此前曾担任过首相战略小组的助理经济学家、Boutique顾问公司的市场和战略顾问以及Informa Business Intelligence的定价主管。#

责任编辑:文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