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我的学生──黑子的故事

作者:佚名

人都有善良的一面,那就是生命的希望。(Pixabay )

人都有善良的一面,那就是生命的希望。(Pixabay )

人气: 240
【字号】    
   标签: tags: , ,

那天,校长把我找到他的办公室,直言道:“现在只有你能救驾了。”我明白是让我做黑子的班主任,我坦诚地说:“校长,我性子柔,怕难收拾残局吧!”我倒不是怕吃苦,真是怕干砸了。校长说:“正好以柔克刚。”校长知道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为人也好,遇到难题还是想到了我。

黑子原来的班主任是个严厉的优秀老师,住了十多天医院,还不能上班,听说他是想借此机会撂挑子。

我一回学年组,这个说“郑老师,班主任千万不能接!”那个问:“校长让你接吧,你接了吗?”我不予置辩。虽然并非每个人都教黑子班的课,但几乎每天大家都能听到、感受到在黑子那里如鲠在喉的感觉,在这个班上课,少有高兴的时候。自然安排这个接替的班主任,多少钱都没人爱干。

“黑子”是私下里伙伴对他的称谓,大家也就习惯这样叫他,十四、五岁的孩子,人高马大,留胡子。抽烟、喝酒、早恋等等,书桌上经常摆着吃喝的东西。上课时,眼睛瞅著窗外,下课就挑拨打仗,和班里几个混混串通一气。

遇到这样的学生咋教?严厉批评?动之以情?讲道理?软的?硬的?找家长?都不管用。但我相信,人之初,性本善,他的本质一定是好的,是一个可贵的生命,不能放弃他呀。

一次家访时见到了他父亲,是一个包工头,当年也是校园“大侠”,他对孩子的教育透著黑社会痕迹,常给孩子讲怎样混社会“好使”、“风光”,相信“有钱能使鬼推磨”,看着孩子比他当年还“大侠”,棍棒也用过,解决不了问题,老师不爱留,又撵不走,他信奉“用钱就能摆平一切”。与批评的老师顶撞,能摔门而去。我不相信黑子的心生下来就是黑的,至少现在。可是,他的行为不断地打破我的认知……

对黑子,家长哄、老师哄,只要不出事就好。将来怎么样,谁又管得起呢?

我知道,人都有善良的一面,那就是生命的希望,我相信温暖的春风会融解他心中的坚冰,善心会唤回他的良知,哪怕让他少打一次仗,少骂一次人,对他也是收获啊。

为了约束他,我给他封了个“纪委”的官,让他监督班级纪律。他很卖力,班级纪律变化很大,我表扬了同学们,也表扬了黑子。有同学偷偷告诉我说,黑子看谁纪律不好,不听他的,上去就揍,有时都把同学打哭了,学生都怕他。我就和他谈心,站在他的角度说话,肯定他的同时,让他搞好同学关系,他很能听进去。有时管纪律声很大,弄得屋里只有他的声音,检查的老师跟我反映情况,我说他是管纪律,检查老师无奈地说:“用流氓能管理好班级啊?”

我开玩笑说:“历史上不有流氓当家的吗?”其实,如果我们一味地盯着对方的缺点,看到他的不是,就可能毁掉一个人。

黑子干了不到一周,就坐不住了。上课了,还在球场,我提示赶紧点,都上课了。他说:“老师,听不进去,进班闹心,让我玩玩呗!”我平静地说:“咱不能老玩啊,你想过没有,长大了,你是有责任的,现在不努力,将来怎么办,那时还玩吗?”他若有所思,扔下球,默默回到教室。

有时自习课,他就撺掇几个劣子生:“老师,咱班上午表现挺好,下午奖励一节体育呗?”为了鼓励他,偶尔我也放放口,让他看到、感到自尊的美好。即使如此,还是时时有任课的老师来向我告状,课没法上,让家长领回。我都耐心地解释:“现在孩子不好教,常常我们就是做保姆。”我常常提醒自己:多看一个人的优点,好的一面,鼓励他,启迪他,他一定能变好。因为大法就是这样教我们的。

要改变一个人难啊!虽然黑子有一些进步,比如:上课也能规矩些,但霸气还有,偷偷的在厕所里抽烟,更严重的是,一次晚自习,竟捧了一箱子啤酒在班里喝,就寝也不回宿舍。他才不在乎学校的检查呢。我不急不躁,不嫌弃,引导他,他也无话不谈。

在和他长时间的接触中,我的心也不断拓宽。一个孩子,我们不能用自己的理解和要求去框架他。他能乐意接触我,就说明他有希望,他有着向善的心。我随机用一个个故事或道理,讲给他听,在潜移默化中改变着他。告诉他凡事要想着别人,考虑别人的感受,要体贴父母。我看到,他很乐意听。那时我真的高兴,这样的人即使走向社会不能成为人才,也不会危及社会。

有时,他也会看人下菜碟,任课老师上课,他不听不服管,闹得挺僵。任课老师怨气地说:“郑老师,干脆把他送家去算了。”我想,这样久经考验的顽主,怎么可能短时间就脱胎换骨呢?在他的人生路上,我能做的就是真诚地引导,持之以恒地善化他,让他感受生命的美好。

一次数学课,他回来晚了,推门就进了座位,老师严厉批评了他。他大为光火,愤愤不平。课后,我和他谈心,他说:“老师,你说的我都懂,我就是看他不忿。”我说做人要有胸怀,他说:“那是你,我可没那个耐心!”

有时,老师们的倾吐苦水,评比的屡屡稳坐倒数第一的铁交椅,我对此也有过怨愤,不平,带这个班,付出多出别的班多少倍,谁计算得出呢?看着其他班排在前面,拿着多的班主任费,觉得不公,有过不平,想过放弃,静下来想想,工作的意义只为那可怜的几个钱?放弃孩子不是毁了他们吗?我是大法弟子啊!这时,更多的是反思自己:对他包容不够,体贴不够,引导帮助是不是到家?

组里老师看我疲惫的神态,安慰我说:“再熬两月就到头儿了。”我想的是怎样在这有限的时间里,使他成长得更快。作为一个老师,是该为他的学生的未来负责的。

快期末的时候,黑子要找我聊聊。当时正是午自习,他把我约到楼头,递给我一瓶矿泉水,显得有点羞涩:“老师,在我一生中,你知道我最服谁?”

没等我说,他就一股脑说出来:“就你!”我问:“佩服什么呢?”“老师,你从来没有架子,真心对俺好,不打也不骂俺……”

接着又小声地试探著说:“老师,你是不是学法轮功?”也许怕我误解,接着说:“其实我们都知道好,法轮功的小书(真相资料)我都看过,你和别人不一样。”

一个学期很快过去了,我知道,黑子的人生,已经在开始改变了,这是我最幸福的事。

──转自明慧网 #

责任编辑:李梅

评论
2017-06-18 9:1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