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3-2018年天象揭秘-上部

逆天而为痛悔迟9:正解天象见天意,误解逆天悔不及(3)

作者:古金

图9-5:辽朝盛世时的中华版图(澶渊之战时辽国只建了上、东、南三京,西夏也是后来建立的)

  人气: 1216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第九章  正解天象见天意,误解逆天悔不及(3

前面五章,我们去伪存真,还原了北宋“澶渊之盟”的真实历史,揭开了掩藏了1000多年的 “太白昼见”、“日晕抱珥”两大天象的谜底,颠覆了人们对澶渊之盟的历史性认知。这一篇将拨开第三大天象——日食的迷雾,看看这个被近代完全误解的天象,是如何精妙地展现天人合一的。

(接前文 逆天而为痛悔迟:453-2018年天象揭秘8

人间战争与和平的原因,从古至今,人们都在人间表像上找根源,其实,天人合一的规律决定着一切,那些都是天象变化带动而来的。对于北宋初期的澶渊之盟,那也是天象变化带来的议和,当时所有的天象,都指向两国议和、蛮夷来贡。现在再从头梳理一遍,集中看看天意正道是什么。

图9-1:北宋景德元年十一月初一(1004年12月15日) 太白昼见天象示意图。
图9-1:北宋景德元年十一月初一(1004年12月15日) 太白昼见天象示意图。

6.天象连三至,明示宋天子

十一月初一,太白昼见

《汉书‧天文志》:“太白经天,天下革,民更王……(太白)昼见与日争明,强国弱,小国强,女主昌。

澶渊之战前,景德元年十一月初一,发生的天象不是太白经天,而是普通的太白昼见。这个天象最正的解读是:辽朝要崛起,女主萧太后要昌盛,要压制宋朝,但是当时太白金星位置比太阳低,被太阳镇压,不会危及真宗的天子之位,一般不会造成人间更王。

从图9-1来看,金星位置比太阳低很多,辽国女主再强、再不臣服,也强不过天子,只是“争明”而已。

《乙巳占》:“太白昼见,为兵丧,为不臣更王,强国弱,弱国强。”其中太白昼见导致“人间更王”可能性很小,一般不会发生,只是弱国要变强。对应到澶渊之战,在天象上看:契丹辽国本来是大中华的臣藩,宋朝是正统天子国,契丹不臣服,攻打正统国,就是不臣,欲人间更王。

此外,太白昼见天象,还有一层对军战的天意。《乙巳占》:“太白昼见,有兵兵罢,无兵兵起,不出六十日。”

太白昼见发生于景德元年十一月初一,真宗向契丹使者明确定下议和决策是十二月初一,议和达成,契丹退兵在十二月十八日,没出60天,完全印证了《乙巳占》300多年前的天意展现,不但印证罢兵,还证实了时间范围。

十一月二十三,日晕抱珥

图9-2:北宋景德元年十一月癸酉“日晕抱珥”天象分野示意图。
图9-2:北宋景德元年十一月癸酉“日晕抱珥”天象分野示意图。

《乙巳占》:“日晕双珥,两国兵战”,应验。

《乙巳占》:“日晕有珥,外军有悔”,应验。契丹大军战绩极差,每况愈下,主帅阵亡,人心思归。

《乙巳占》:“军珥为喜,和解大吉”,应验。

《乙巳占》:“日晕有抱,忠臣顺主”,应验。宋真宗的文臣武将,不论大忠还是小忠(劝逃者),最终都顺应宋真宗的意愿,没有悖逆谋反的。

《乙巳占》:“日晕抱珥,上将易应验,逆天的辽军第一上将,先锋大帅萧挞览谋战逆天,被射死。

《乙巳占》:“日晕兵大作,出战必大挫”,应验。辽主力大军三面合围澶州,大帅萧挞览布战窥营,被射死,辽军遭受大挫。时局注定北宋必然坚守退敌,而不是野战死拼,所以能规避这凶险。

《乙巳占》:“黄云入箕,蛮夷来贡”,应验。时局注定:只要真宗放手让寇准一搏,必然合围困败辽军,杨延昭趁势掩杀收复燕云失地的战略必将实现,兑现“蛮夷契丹来贡”的天意。但是,宋真宗误解天象,逆天而为,屈辱签订城下之盟,丢掉天子正统帝位,沦为蕃邦蛮夷,向得到大中华正统的辽朝进贡。

在上面两个经典天象之后,紧接着又出现了一个典型天象——大食分日食日全食

7. 大食分日食日全食

现代天文学与古代天象学,同体异面

现代天文学,已经完全揭示了日食的形成机制,对历史上和未来出现的日食时刻,地球不同地点看到的情况,都能够精确计算。因为全地球日食发生频繁,每年可有2~5次,所以现代已经不相信古代的日食灾异说。

但是,这正是现代人不理解天象文化的表现。就像一张画的正反两面,常人只能看到它的正面,而看不到它的背面。日食作为天体运行的自然现象,是这张画的正面,日食的天象意义,是画的背面。日食的频繁,是对地球而言;在中国天象文化中,在中华疆域内,在当时的京城或君王行在(出行地),大时分的日食就很少了,日全食更罕见。而且同一地连续两次日全食,平均要间隔400年左右。

在天象学中:

(1)太阳象征君主,主要对应天子,要以君主当时所在地的日食情况为准,即首都或者天子“行在”(所处地)的日食,才有天象的预言意义。

(2)在中国分裂时期,不同邦国君主遇到的日食,是展现给这位君主的天象。

(3)太阳被遮挡的范围越大,意义越重大,因此日全食的天象意义,要比日环食、日偏食大。

下面列举北京以北的几个京城发生的大食分日食情况,就能看出明显的统计学意义。

表 163年间北京以北的国都全部大食分(0.9以上)日食及天象意义表(1115~1277年)

时间

地点

日食图

食分方向

天象意义

天人合一的人间对应

1

1115.7.23

七月初一

辽天祚帝耶律延禧天庆五年

金太祖完颜阿骨打

收国元年

辽上京临潢府(今内蒙巴林左旗)

 

 

9-0-1

=1

由右偏上至左

《乙巳占》:

蚀尽,亡天下。”

改朝换代

逆天者亡

顺天者昌

前一年金兵攻辽,辽国一败再败。本年九月天祚帝调集70大军亲征,十二月在护步答冈(今黑龙江省五常西)惨败于2万金军,辽国迅速败亡。

金上京会宁府(今哈尔滨阿城区)

 

 

9-0-2

=1

由右偏上至左

金太祖1115年正月建金国,九月攻占黄龙府(今吉林长春农安),1120年攻下辽上京,1122年攻下辽中京今内蒙古赤峰宁城和辽南京(燕京)。

2

1122.3.10

金太祖

天辅六年

二月初一

金上京

 

9-0-3

0.93

由右偏下至上

《乙巳占》:

蚀大半,灾重,天下之主当之

……更立天子。”

次年八月,金国开国皇帝金太祖病逝于返回上京途中。四弟完颜晟即位,即金太宗。

3

1135.1.16

金太宗(天会十三年正月初一)

金上京

 

9-0-4

0.9

由右至左上

24天后金朝第二代皇帝金太宗完颜晟病逝于上京。

金太祖的嫡长孙完颜亶即位,是为金熙宗。

4

1174.11.26

金世宗

大定十四年

十一月初一

金中都

燕京

(今北京)

 

9-0-5

0.9

由右下至左上

《乙巳占》:

蚀大半,灾重,天下之主当之。”


次年二月初五,南宋孝宗试探“造反”,不再以侄国礼仪对待金国,贿赂金国大使并劫走金国的国书
[1]。这对当时的中华天子金世宗是危机。

5

1189.2.17

金世宗

大定

二十九年

二月初一

金中都

 

 

9-0-6

0.95

由右至左上

《乙巳占》:

“蚀大半,灾重,天下之主当之

……更立天子。”


一个月前,金世宗完颜雍病逝于燕京,皇太孙完颜璟即位,是为金章宗。完颜雍阻止女真全面汉化,是比较大的逆天之举,折损很多功德,减寿了。

6

1277.10.28

元世祖

忽必烈

至元十三年

十月初一

元大都

(今北京)

 

 

9-0-7

=1

由右上

至左

《乙巳占》:

蚀尽,亡天下。”

改朝换代

元军去年攻破南宋京城,后追缴逃亡称帝的南宋皇室。12788岁的宋端宗病死,12798岁的末帝被背着投海殉国。崖山海战南宋亡,蒙元亦亡,正式转变为中华的元朝,承接、延续了中华文明的血脉。

 

对上面表中的日全食、日环食、大食分日偏食,《乙巳占》展现的天意都能得到印证,这里不详述,重点讲澶渊之战的日食。

前文辨析过,清朝《续资治通鉴》说这次日食被司天监解读为“两军和解”,有多处自相矛盾,是后来附会的杜撰,在南宋就被史学家李焘否定了。《辽史》记载的“日全食”,当时真实天意又是什么呢?

日食的天象意义

《乙巳占‧日蚀占》首先就讲:“日月同在天道运行,月亮在内侧遮掩太阳,形成日食。犹如君臣同道,臣遮掩、逼迫君主。所以日食是臣下蒙蔽君主之象。”[2]

“日食从上边开始,预示君主失道而亡;从旁侧开始,国家内乱,兵大起,更换天子之兆……日食比例越大,灾越重,君主将承担这个灾难;太阳被食尽,亡天下,有国被夺,臣弑君或子弑父之兆,不出三年。如能看见星星闪烁,是臣弑其君,天下分裂之兆。”[3]

此外,日食也有一层对军战的天象意义。《乙巳占》:“日食的最大食分,发生在午时以后,如果当时有军事行动,是罢兵之兆。[4]”

看下面的天象图,日食最大食分在11:03,正在午时(11点~12点)。天象意味着罢兵,这才是澶渊之战日食天象对军战的真义所在!

图9-3:景德元年十二月初一日食示意图,澶渊大食分日偏食。
图9-3:景德元年十二月初一日食示意图,澶渊大食分日偏食。

可见,澶州当时大(食分)日偏食(不是日全食)展现给天子宋真宗的天意,正确的解读是:天意罢兵,女主昌,威胁天子,但是会被天子压制,而天子会被臣下严重蒙蔽!

再看美国国家宇航局(NASA)的古今日食表和地图,注意1005年1月13日的日全食带环扫过的地带。

图9-4:日食范围图(1005年1月13日,黑色双线范围内是日全食带,自NASA古今日食表)
图9-4:日食范围图(1005年1月13日,黑色双线范围内是日全食带,自NASA古今日食表)
图9-5:辽朝盛世时的中华版图(澶渊之战时辽国只建了上、东、南三京,西夏也是后来建立的)
图9-5:辽朝盛世时的中华版图(澶渊之战时辽国只建了上、东、南三京,西夏也是后来建立的)

对比上面两图,结合天文学计算发现:

(1)当时的日全食带扫过辽国的五个京城或重镇:辽上京临潢府(今内蒙古巴林左旗)、辽东京辽阳府(今辽宁辽阳)、辽南京幽州府(后改为析津府,今北京),大定府(今内蒙古赤峰市宁城县,1007年由辽圣宗升级建立为辽中京),大同府(今山西大同,1044年由辽兴宗升级建立为辽西京)。

(2)日全食带也扫过燕云十六州[5]中北部的全部12个州:辽南京幽州(今北京),顺州(今北京顺义)、檀州(今北京密云)、儒州(今北京延庆)、妫州(音归,河北张家口怀来县东)、新州(今河北涿鹿)、武州(今河北宣化)、蔚州(今山西灵丘)、应州(今山西应县)、寰州(今山西朔州东马邑)、朔州(今山西朔州)、云州(今山西大同)。另外东部的蓟州,日食食分约0.99,和日全食差不多,也能短暂的漫天见星。

图9-6:北宋时燕云十六州地图。
图9-6:北宋时燕云十六州地图。

《乙巳占》:“(日)蚀尽,亡天下,夺国,臣弑君,子弑父,不出三年……日蚀见星,臣弑其君,天下分裂。”具体是哪一种情况,需要根据当时的情况占卦而定。虽然当时辽国全部三个京城都是日全食,但是萧太后和儿子辽圣宗却运气极佳,躲过去了,她们在澶渊城外,看到的是日偏食。所以,从日食这层天象来看,辽国没有变天之灾。

虽然辽国没有亡国之灾,但是,辽国君主毕竟遇到了大食分日偏食。《乙巳占》说:““蚀大半,灾重,天下之主当之……更立天子。”对于辽国的天下而言,辽国要承担其它形式的灾难,要更立天子。这如何实现呢?

在日食之前的天象,已经给出了答案:“日晕抱珥、黄云入箕、蛮夷来贡”,就是天子宋真宗顺天象去做,放手让寇准、杨延昭一搏,先不战而屈人之兵,再行天罚而收复幽云列州。这样辽国虽然没有亡国变天,但是南侵大败,死伤惨重,必然众叛亲离,引起内乱,更立天子。

可惜,天象定下的祥瑞,人间已经铺成的完胜之路,都被宋真宗的怯懦毁了。让蛮夷来贡、收复故土的天意没能实现,北宋反而亡失了中华天下之主的地位,沦为蛮夷向辽国进贡,天下易主,契丹崛起。

(未完,待续)

注释:

[1]宋孝宗臣服金国,站立接国书,源于宋高宗赵构建立南宋偏安的耻辱。

金国灭北宋,赵构逃亡,建立南宋后,岳飞、韩世忠等名将抗金节节胜利,岳飞北伐,金兵闻岳家军丧胆,一败再败。但是,绍兴十一年(1142年),赵构以杀害岳飞为条件,换回被金国掳掠的韦太后和宋徽宗灵柩,并和金国签订《绍兴和议》,向金国割地称臣,每年纳贡50万两匹,皇位接受金国册封。秦桧曾经代表赵构跪接金国的国书。

1162年宋孝宗即位后,当年为岳飞平反,次年改元隆兴元年,为一血国耻发动北伐,但最终战败,与金国签订《隆兴和议》,再次割地,改岁贡为岁币,减少为40万两匹,但是不再向金国称臣,金宋两国定为叔侄关系,宋朝君主需要下殿,站立接受金国的国书。

[2]《乙巳占》:“夫日依常度,蚀者,月来掩之也,臣下蔽君之象。日行迟,一日行一度,一月行二十九度余;月行疾,二十七日半一周天,二十九日余而迫及日。及日之时,与日同道,而在于内映日,故蚀其像。大臣与君同道,逼迫其主,而掩其明。又为臣下蔽上之象,人君当慎防权臣内戚在左右擅威者。”

[3]《乙巳占》:“日蚀从上起,君失道而亡。从旁起,内乱兵大起,更立天子……蚀大半,灾重,天下之主当之。蚀尽,亡天下,夺国,臣弑君,子弑父,不出三年。日蚀见星,臣弑其君,天下分裂。”

[4]《乙巳占》:“日午时已后蚀者,有兵,兵罢不起。”

[5]燕云十六州,也叫幽云十六州、幽蓟十六州。936年,后唐王朝的大将石敬瑭,为夺皇位,出卖幽、蓟、顺、涿、儒、檀、瀛、莫、妫、武、新、蔚、云、应、寰、朔,共十六州给契丹,并自称儿国。十六州居高临下,易守难攻。从此中原门户尽失。

契丹后来又占据易州,并在莫州东部建立宁州(今天津静海)。后周世宗收复了甯、莫、瀛三州和益津关、瓦桥关(今河北雄县)、淤口关(今河北霸州东信安镇),另收复易州。但是宋太宗北伐打败,易州又被契丹夺回。@#

点阅《逆天而为痛悔迟:453-2018年天象揭秘》相关连载文章。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这就是当时天象给天子宋真宗传达的正道天意:昭示天子开创百世功勋,再次演绎兵家“不战而屈人之兵”的千古绝唱,宋真宗这样做才是顺天,也不枉一见那次千年难遇的“日晕抱珥”祥瑞。
  • 天象并不是高深莫测的,如果真是深邃难懂,人人不解,那还有什么现实意义呢?其实只要引经据典,就能基本给出正解——可惜,契丹当时没有真懂天文的人,北宋的司天监,因为一知半解,全部错解,酿成了宋真宗逆天而为的千古大错!天象并不是高深莫测的,如果真是深邃难懂,人人不解,那还有什么现实意义呢?其实只要引经据典,就能基本给出正解——可惜,契丹当时没有真懂天文的人,北宋的司天监,因为一知半解,全部错解,酿成了宋真宗逆天而为的千古大错!
  • 其实,从澶渊订盟那一刻开始,真宗就不再是中华天子,华夏的正统国的殊荣,就归于契丹大辽了,天眷辽朝,萧太后开启辽国盛世。读者觉得这是故作惊人之语么?下面我们把“太白昼见”——“日晕抱珥”——“午后日食”这一个月内发生的天象,连贯、深度解读之后,大家就能明白这段历史的真机所在。
  • 当真宗的黄罗伞盖在北城垛口上升起来的时候,城外驻扎的宋军大营,欢声雷动。“万岁、万岁”,声音越喊越齐,雷鸣一般。宋军终于等来了久违的皇帝,士气暴涨,沸反盈天。
  • 公元1004年12月15日上午,发生了太白昼见的天象。这次天象对应的历史,就是后世熟知的“澶渊之盟”。史书记载得比较详细,但是,其中的三次天象记录却含混不清,历史上也一直在回避这三次天象的解读——那才是最关键的天意所在!
  • 在五代时期,唐朝的大预言书《推背图》已经风靡华夏。其实,如果柴荣能认真看一下《推背图》的话,不难看出自己命定的运程已被一日不差的写在预言上了。
  • 后周世宗柴荣,一直被认为是少有的明君,从古到今,人间一直为他的英年早逝惜怜叹婉——但是在天道衡量,这却是一位逆天的帝王,两度凶险的天象,把柴荣逆天的大罪,刻写在了天象之上。
  • 探究历史,不是为了研究学术讲故事,而是为了展现未来。天象是回圈的,历史是重复的。相同、相近的天象下,人间在以不同的形式,变奏着相同的主题,所以后人能从天象对应的历史中,找到未来成败的真机。下面我们就回推时空,还原那些经典天象下的精彩历史,而这一切,也都是为了解开1999~2018年的天象谜语,给当代的每一个人,展现顺应天数、避祸造福、开创未来的真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