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靠“高考”养活的小镇 房租高涨直逼北上广

毛坦厂中学

人气: 8052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06月09日讯】(大纪元记者杨一帆综合报导)在大陆高考之际,被称为“亚洲最大高考工厂”的安徽毛坦厂中学再被聚焦。陆媒报导,依附着该中学,毛坦厂镇是中国唯一靠“高考”养活的小镇。

催生当地经济 房租直逼北上广

6月7日,搜狐网发表文章称,依附毛坦厂中学,安徽六安市毛坦厂镇靠高考养活。 这个偏僻小镇总人口5万,其中本地户籍仅1万多人,剩下3万余的外地人中,学生与陪读家长1万多,从外地来“服务”家长学生的生意人1万多。

十余年来,成千上万望子成龙的父母将孩子送来,学校住宿不足,许多父母就在当地租房“陪读”。年年周而复始,让毛坦厂镇的经济攀附于毛坦厂中学这棵大树之上。

其中,3万学生和家长,保守估计,每人每天在镇上消费10元,全镇第三产业一天的营业额至少30万。

该校学费每年收入过亿。以2014年为例,毛坦厂中学应届毕业生5,000多人,补习中心的复读生8,000多人,合计1.3万人左右。根据收费标准,文科分数达500分以上的复读生,半年学费为4,500元,高考分数越低复读费越高,最高的一学期为4.8万元。

有本地人一年租金可赚40万。每年,数以万计的外地学生和陪读家长涌入小镇,催生出火热的“房地产经济”,房租已直逼北上广。

目前,镇上最便宜的一间房租金一年约四五千,最贵的两万多元。如果在中学附近拥有一栋五层楼房,共28个房间,每间每学期均价8,000元,每年带来将近40万元的收入。当前租金还在以每年500~1,000元的幅度上涨。

有店家每天能挣3万元。学校门前的学府路及附近几条小巷都是小饭馆、大排档、超市、文具商店。校门口卖烤串的一小摊贩,最多一天能挣400元,一月收入过万。

当地政府关停了镇上所有的娱乐场所,包括网吧,因此网络下载、给mp3充电、上网买东西,在当地均是生财之道。有时,这样一家的淘宝店每天能挣3万元。

高考结束,忙碌的小镇才会安静下来,这也是全国唯一每年都“放暑假”的小镇。

“魔鬼训练营”培养“考试机器”

据陆媒报导,2005年,毛坦厂中学本科上线人数一举突破1,000,随后每年以近千人的增幅上升,到2016年已连续3年本科上线人数超1万,本科上线率超90%。每年6月5日,毛坦厂中学均是28辆大巴载着学子前往六安市参加高考。

同时,毛坦厂中学以高压苦读、严苛管理著称。学生不准使用手机或笔记本电脑、不准谈恋爱、宿舍里没有电源插座……该校野蛮的管理、教学方式,引发舆论非议,该校因此被人称为“地狱”、“集中营”,培养出来的学生被戏称为“考试机器”。

大陆微信公众号“政知见”6月7日发表题为“毛坦厂中学是怎样炼成的?”一文称,这样的高中在学生心里都堪称“魔鬼训练营”。毛坦厂中学的备考生,一天要在学校度过16个小时,早晨6点起床,一天的课程后进行晚自习,将近11点才能走出校门。很多学生回家后还要熬夜看书。

报导称,更多的质疑声聚焦在中学的办学理念上。有评论认为,学校“流水线”式的训练方式会扼杀学生的创造力。

北京理工大学教育研究院教授杨东平表示,像毛坦厂中学这样的超级中学有五宗罪,如助长应试教育和升学率评价,收取高额择校费,实行半军事化管理有违人性等。

据陆媒日前报导,今年毛坦厂中学共有一万余名学生参加高考。6月5日上午,毛坦厂中学同样有28辆送考车送考。近万名考生家长及社会人士在马路边欢送,场面壮观。

网民跟帖称:高考工厂又加工出一批产品了;上述场面好可怕,那些孩子就像是生产线上的产品;畸形的教育制度,一考定终生,高考毁了多少代人……

大陆高考和应试教育遭质疑

一直以来,大陆高考成了学生的“独木桥”,学生和家长都压力巨大。近年来,大陆高考人数下降。

凤凰博报去年6月3日发表知名评论人风青杨题为“百万高考考生‘弃考’为什么?”一文称,据统计13个省分当年的高考报名人数均下降。早在2014年,教育部新闻发言人续梅曾介绍,近5年,全国高考弃考率均约为10%。2014年弃考人数约百万。

文章称,放弃高考的很大一部分考生是选择出国读书,这折射出他们对本国教育的不信任。多少年来,高考各地录取线相差悬殊、异地参加高考困难、加分形形色色,以及继而出现的高考移民、高考舞弊、权力寻租乱象,正在蚕食高考的公信力。

此外,功利的教育、低质的教学、贬值的文凭,让学生在就业市场上缺乏应有的竞争力。更可怕的是,不少高校为一些“特殊”学生获得“注水文凭”提供各种便利。中国的学位含金量不断下降。

另外,中共一直推行“应试教育”,即以分数来衡量学生的水平,学生因此缺乏独立思考和实际操作能力,下面是两个典型例子。

2015年4月23日,在北京最好的学府读到博士后,去美国一著名大学又拿了博士后的留美女博士小兰被遣返回国。她在美国企业工作,因缺乏与人沟通的能力,先后被辞退。她称自己只会读书,其它什么都不会。

同年9月22日,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大三女生小敏因多门挂科被学校劝退而坠亡。其遗书称,她除了读书不知能干嘛。

网民就此表示:她们是中国应试教育的牺牲品,中国的教育制度是罪魁祸首,高分低能儿层出不穷。《上海教育》2011年12A期报导,大陆30多年的高考出了1,000多个状元,“全军覆没”,没有一个成为国家精英级的人物,也无一人成为行业领军人物或国际大师。#

责任编辑:孙芸

评论
2017-06-09 7:0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