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专访宋永毅谈广西文革大屠杀之二

你不了解的广西文革:武装剿“匪”杀人为乐

宋永毅 (大纪元图片)

宋永毅 (大纪元图片)

人气: 13333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07月12日讯】(大纪元特约记者常春、萧律生采访报导)十年文革中的广西,竟有人以杀人为快感。研究文革近二十年的、美国加州州立大学洛杉矶分校图书馆教授宋永毅,在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时,从四个角度介绍了广西文革的血腥与残暴,即军队武装“剿匪”、大屠杀、人吃人与对女性的性暴力。本篇先分析前两个角度。

1979年至1981年间,广西因要求解决文革的冤假错案而上访的人数是全国最多的,达十几万人。时任改革派的领导人胡耀邦决定派出工作组到广西调查。于是从1981年到1983年,有近十万的干部在从事这一调查,前提是中央把广西省省委改组,并撤换了旧的官员。因为被号称‘广西王’的该自治区第一书记韦国清得到军队的支持。

但是经过五年调查,汇集成一部十八册、760万字的档案——《广西文革档案资料》却被中共掩盖起来,还伪造了很多资料;在广西公开出版的县志里面,看不到该资料反馈出来的真相。

宋永毅说:“它堪称是一部最详实、最完整的、一个省的、十年浩劫的史料长卷,并且它具有官方声称的、无可置疑的权威性。但是都是共产党的干部、军队做的那些禽兽不如的事情,为了不负责任,它要掩盖历史真相。”

武装剿匪却不知谁是左派

据舒云的《林彪传》披露,1967年1月底,毛泽东转达给林彪,下令中共军队支持左派:“以后凡有真正革命派要求军队支持、援助,都应当这样做。所谓不介入,是假的,早已介入了。此时似应重新发出命令,以前命令作废。”

然而,究竟谁是左派?很多军队都不知道,广西的军队同样不知道谁是左派。

“军队就从‘解放’以来的主要政治经验,即武装剿匪,很容易把一派化为革命派,另一派自然成了反革命派。”宋永毅介绍说,“军队参与地方斗争后,更容易拉拢地方领导人,因有权利勾结。”自然地,广西军区当时的第一政委韦国清就成了军队支持的对象,而反对韦国清的就被当成土匪剿灭,其中对“四二二”的剿杀最为明显。

文革运动是一场拌杂着中国人的鲜血和生命的运动,毛泽东五一六通知所造成的罪恶罄竹难书。(Getty Images)
文革运动是一场拌杂着中国人的鲜血和生命的运动。(Getty Images)

宋永毅在他《“文革”中的暴力与大屠杀》一文中披露,1968年广西自治区当局以执行中央的“七·三”、“七·二四”布告为名,对反对派“四·二二”群众团体实行的武装大剿杀中,除了有数万军人奉命参与行动外,最积极杀人的竟多是共产党员。

广西军区曾动用了20个连来打击“四二二农总宁明县上石地区分部”的主要据点,但是那次没有报给中央批示。“(不报批就动用军队)那可是要杀头的事情,后来只是写了个检讨就算了。”宋永毅说,“而军队采取的手段没有原则,像伪造民众的身份,说那些人是国民党等等。”

这个简称“上石农总”的农民群体被广西军区当成反动组织,动用8个连武装围剿,至少115人遭到杀害和被迫害致死,30人被判刑,成为宁明县在文革中死人最多,牵涉面最广的冤案。

在农村不逃走,就会被抓起来杀掉。宋永毅举到广西巴马瑶族自治县一批被迫逃到山上的群众,军队为了方便“剿匪”,采用了反奸计。“他就派了一些人啊,上去说我们是台湾来的,知道你们反共,(实际上那些人不是反共),就是躲避政府迫害跑到山上去,现在我们决定用飞机把你们救到台湾去……”“那些农民只知道有活路就跟着走,他们就把山上的几百人带下了山。一下山立刻就让埋伏好的军队用机关枪杀死。”宋永毅描述说。

但是上报的原因却是民众和台湾有勾结。“这个档案下了一个结论是:这开了一个伺意颠倒是非、粗暴、践踏法治、利用人民政权武装力量进行政治污陷和残害人民的极为恶劣的先例。”宋永毅说,“你想想看一份中共党内的文件下这样的结论,可以看到当时的军队做尽坏事。”

因为军队的伪报,再加上当时毛泽东想要跟苏联争取越南战争的主导权,放弃了他对本身就不喜欢的韦国清的制裁,默许军队、民兵、现役军人等参与到文革中,导致了军队对群众团体的剿杀。

丧心病狂的大屠杀

在文革中,由于几近灭绝状态的政治迫害,广西近15万人死于大屠杀。其中武斗死了3,320人,在非武斗的情况下被乱打死的、迫害死的或者失踪的,约占死亡人数的96%。

首先被盯住杀死的是那些已经被中共划分为地主、富农、反革命右派等的“黑五类”及其子女。“基层民兵在这部分起主要作用,他们不是把那些民众当成阶级敌人杀害,而是看中了对方的财产、女人,甚至是养的鸡鸭。为了斩草除根,他们把家里的男孩子都杀掉,哪怕才3岁或3个月。”宋永毅说。

还有很大一部分民众并不是带有这样的标签,也被杀害,因为民兵把民众“组织”到一个反革命组织里去,并屈打成招。宋永毅告诉大纪元记者,“他是根据需要来随意制造罪名,即便你是清白,也能把你‘组织’到某个反革命组织里面去,陷害你。”

更让人可怕的是,杀人者不是为了结束他人的生命而杀人,是为了享受杀戮之间的感官和心理快感,采用的刑罚有两百多种:敲死、溺死、枪死、捅死、砍死、拖死、活割、砸死、逼人上吊、围捕杀害、破腹割肝、拔河、假枪毙、假活埋、刲猪、泡水、灌狗尿、脱裤游街、坐坦克、坐老虎凳、游斗、打活靶、罚跪、手铐、脚镣、木枷锁脚、跪碎石、罚跑步、化妆游街等等。

在文革期间,骨肉相残,亲友反目,师生互斗的悲剧十分普遍。(网络图片)
在文革期间,骨肉相残,亲友反目,师生互斗的悲剧十分普遍。(网络图片)

宋永毅讲述了一个广西环江县中学党支部书记龙孟庄“慈母饮泪劝子服毒”的故事。

“那个时候红卫兵发动学生打老师嘛,龙书记的母亲亲眼看着他的儿子被学生怎么样的折磨。结果在1968年3月的时候,他的母亲借着给他送饭的时候,给他带来了毒药,声泪俱下地劝他,服毒自尽,不要再受那些刑罚的煎熬了,”“你想想看一个慈母啊,她宁愿劝子服毒,她就是说看到他受到各种各样的刑罚,她觉得煎熬啊,还不如劝她儿子早点死啊。”

而宋永毅举的另两个例子,更能说明杀人者的丧心病狂。

“它们把两个对立派的小头头,分别绑在两个桩子上,面对面。叫一个人在旁边看,然后用刀割他们两个人的肝,活割,都是活割,你是匪夷所思,你不知道文化大革命那种残酷!而且割的还不让他们早死,慢慢地割。那个屠杀不是为了结束生命,是为了享受杀戮中间的那种什么呢,那种快感。”

“你再比如说,还有一个例子,他们强迫儿子杀父亲,说把你父亲的头割下来说,我们就饶了你的命,结果儿子把父亲的头割下来以后,他们再把这个儿子打死。”

据2017年《华夏文摘》第一0七三期刊登的宋永毅《广西文革绝密档案中的大屠杀和性暴力》一文披露,儿子杀父亲一事发生在1968年6月2日、广西永福县堡里大队革委会召开的群众批斗大会上,打死父亲黄广荣后,逼其子黄明新用菜刀将其父的头割下祭墓,然后又将黄明新打死。

宋永毅说:“所以这一类的事情比比皆是,我讲这是一个大屠杀。”#

(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孙芸

评论
2017-07-17 2:2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