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而为痛悔迟16:453-2018年天象揭秘

作者:古金
图16-1:967年2月4日傍晚天象,五星连珠3个月前,土星先至奎宿,其它行星跟从渐至。

图16-1:967年2月4日傍晚天象,五星连珠3个月前,土星先至奎宿,其它行星跟从渐至。

      人气: 1667
【字号】    
   标签: tags: , , , ,

第十六章  顺天应人改天象,无中生有造辉煌(上)

天人合一,是中华传统文化的精华,也是当今热议的主题,但人们谈论的都是“地人合一”,是如何适应自然、改善生态。真正的天人合一,是人与天象的合一。天象是回圈的,历史是重复的,相同、相近的天象下,历史在以不同的面貌,重演着相同的主题。所以天象学是还原历史,预知未来的钥匙。

前面通过五星聚天象的对比,宋太祖在967年五星连珠天象下,竟然延寿了9年,为什么会延续这么长?下面深入解析,开始展现这个9年的天人错位,所铭刻的顺天辉煌与逆天教训。

(接前文 逆天而为痛悔迟:453-2018年天象揭秘15

1.突破命运行至善,加倍福寿延九年

天子不同于一般百姓,做普通好事不能延寿,只有做天大的好事才行。而天大的好事,只有大兴佛道正法。一般说来,拨乱反正,给佛法平反,天子福寿延3年;大兴佛法,天子福寿再延3年;对比五星连珠的天象,为什么赵匡胤延寿9年?

这一点,有道行的人和世外高人都知道,因为赵匡胤命中本没有复兴佛法的安排,是他无中生有开创的功德,难度非常大,所以功德加倍,辉煌加倍,延寿加倍,在常规延寿3年的基础上,又加延了3年。赵匡胤前世,是道家修成得道的真人,他的旧运程是大兴道法、同时延续前朝灭佛的国策。而他弟弟赵光义前世是三世修佛的高僧,肩负着拨乱反正、大兴佛法的使命,但是被哥哥顺天应人,出于良知,先把这个天大的好事做了。

可能有人觉得这个破天荒的说法,太过离奇——天机总是这样令人不可思议。下面,我们将从天象图和《推背图》中给出佐证。

2.天象展现旧运程:盛世原归宋太宗

附会编造,歪打正著

北宋开国第8年,乾德五年的五星连珠天象,开始被当作宋太祖的祥瑞,到了太宗一朝,被文人润色为宋太宗的祥瑞天命,尽管太宗在这个天象9年后才即位;到宋真宗一朝,又被附会为真宗出生前1年的祥瑞。到了南宋,又被民间的儒家学者归为北宋周敦颐继承儒家道统的天兆,尽管周敦颐比这个天象晚生50年!

面对混乱的、有损赵宋王朝颜面的“天象争夺战”,南宋文人干脆又编造了一次五星聚奎,说宋太祖开国的当年,就有五星聚奎的天象,这样就把开国第8年的五星聚奎,体面地划给了宋太宗。8年内五星两聚,且都在奎宿,在古代就被有识之士怀疑,而今早被学者们证伪了[1]。

看到这里,读者基本都会认为967年的五星聚奎,应是宋太祖开创盛世的天象,是被宋太宗抢去了——实际恰恰相反,“五星连珠、盛世血路”,两层含义,“血路”对应着赵匡胤之死,“盛世”却是旧运程安排的宋太宗的辉煌,拨乱反正、大兴佛法,开创盛世。而他哥哥宋太祖节外生枝,先把大好事做了,当然这是大善大德。

南宋史学家李焘在《续资治通鉴长编》记录这次天象时,引用了《国史·韩熙载传》中说的:“(五星连珠聚于奎宿)奎星主天下文章,对应的天下分野在鲁,当时宋太宗赵光义镇守兖海,为节度使,这是中原太平的祥瑞。”接着李焘就指出这是错记:“太宗是在这天象8年前受封“泰宁节度”的,然后次年前就兼任开封府尹了(今河南),怎么能此时镇守兖海(今山东)呢?显然是误传。[2]”

虽然借天象给宋太宗贴金是附会祥瑞、迎合歪曲,但是歪打正著,碰对了,而李焘的解释却是不懂天象的误解,因为天象与大人物的对应,是以发迹地为终身对应,和改任、徙封无关。

图16-2:北宋乾德五年三月(967年4月16日),五星连珠天象示意图。
图16-2:北宋乾德五年三月(967年4月16日),五星连珠天象示意图。

我们看967年五星连珠天象图:以北极星为上方,纵向划分经度,五星聚的主体在奎宿、娄宿范围,它们对应人间的分野正是春秋时期的鲁国故地,当今的山东一带。《乙巳占》:“奎、娄,鲁之分野。”宋太祖封弟弟赵光义的泰甯军节度使,下辖兖州(今山东济宁市兖州区)、海州(今江苏连云港海州区)、沂州(今山东临沂市)、密州(今山东潍坊市诸城市),820年名称改为兖海节度使,治所在兖州,主体在当今山东鲁地一带,正好和967年五星聚奎的天象对应。

天象看分区,分野见真机

看天象,一定要看天象发生的分区,也就是三垣二十八宿所在。天上的分区,对应着地上的分野,这里隐藏着天机。分野的概念非常重要,无此不能解开2011~2018年的天象之谜。

分野与大人物的对应,是这个人开始得到封地、发迹的时候,那时他相当于一路诸侯(春秋时期叫封国,近代叫做封疆大吏),掌握诸侯大权。从他得到封地之时起,这个地方就和他连带在一起了,就算后来他改封别的地方,他的发迹地也是不变的,迁徙、改任割不断他和发迹地的联系——他的发迹地就成了这个大人物一生的标志性符号。重要天象对应的分野,分野对应着谁的发迹地,谁就是天命所归之人。

我们在上部讲过,赵匡胤建立宋朝是天命所归,他应验了“点检做天子”的预言,提升为殿前都点检的日子,和天象对应得一天也不差[3];陈桥兵变的时间,和《推背图》预言的一天也不差[4]。他建立的朝代为什么叫宋?就是因为赵匡胤最初做归德军节度使(相当于诸侯、封疆大吏)是在宋州(今河南商丘),尽管他陈桥兵变夺位的时候,已经是殿前都点检(国家禁军总司令)了。中国古代绝大多数朝代的名称,基本都是开国帝王发迹地的封地名称。

也就是说,967年五星聚奎,对应的分野是鲁地,天命所归的大人物是宋太宗赵光义——“五星连珠,盛世血路”,这个“盛世”,在旧运程中由宋太宗开创;而“血路”,前面我们讲过,五星连珠是天子的死劫,这个死劫就和宋太祖赵匡胤联系上了,太祖的天命原在这里。

可能读者马上会质疑:就算旧命运安排是这样,赵光义弑兄篡位是大逆不道之事,是逆天大罪,他哪有功德能开创盛世呢?

行使天罚,顺天造化

有上述疑问,是忘了前面我们说的旧运程:后周世宗柴荣逆天灭佛失天下,宋太祖赵匡胤即位兴道法但延续灭佛,同样是延续逆天,弟弟赵光义光复正义、大兴佛法,是天大的功德,他弑的兄长是“延续灭佛的逆天之君”,他等于顺天,罪业很小,完全被天大的功德化解了。

隋朝杨坚何尝不是这样?几乎杀尽了前朝宇文皇族。北周武帝宇文邕(音:拥)佛道齐灭罪业太大了,不但祸及子孙,还横向连带亲属。宇文邕仅存的6个儿子被杨坚灭族;宇文邕仅有的5个弟弟的家族,被杨坚所灭;宇文邕去世的哥哥、北周开国皇帝宇文觉,仅有的孙子被杨坚所杀;宇文邕去世的哥哥、北周明帝宇文毓仅存的2子,被杨坚所杀;继承宇文邕帝位的宇文赟22岁病死,3个儿子都被杨坚根除。还有其他宇文皇室贵族被杀。他们都是宇文邕“团队”的一员,每个都是遵从宇文邕佛道齐灭的一分子,都得分担帝王灭佛灭道的天大罪业,杀这些人,杨坚自己并不造成罪业,因为是替天行道,是一种顺天而行的天罚[5]。

所以,如果完全按旧运程的安排走,宋太祖赵匡胤延续前朝灭佛的国策,即使兴道法,也不会延寿,会在967年五星连珠的血腥天象下应劫而亡,一统天下将由宋太宗赵光义实现,因为赵光义将拨乱反正、大兴佛法,开创天大的功德,上天赐福,换来军事强国与盛世伟业,那都是水到渠成的安排。历史再次留下一个灭佛和延续灭佛的教训,留给后人、警醒今人。

也许有人会问:宋太宗不懂军事,他的旧命里,怎么能一统天下,打造军事强国呢?

其实,宋太宗是历史上少有的军事蠢材,这一点后文会集中讲到,因为他逆天败德,自毁命中的辉煌。就像有人命中大贵,可是违背道德,逆天而为,做了大坏事造下大罪业,大大折寿,毁了锦绣前程。

3.五星顺序,再现真机

五星连珠的天象,细说起来还有很多类别,最典型的就是行星的次序,行进的次序不同,意义也不同。《史记‧天官书》:“五星跟从土星会聚于一宿,其下对应分野的国君,可以重新改朝换代得天下。”[6]

图16-1:967年2月4日傍晚天象,五星连珠3个月前,土星先至奎宿,其它行星跟从渐至。
图16-1:967年2月4日傍晚天象,五星连珠3个月前,土星先至奎宿,其它行星跟从渐至。

对应到图16-1和图16-2,这个意义就很明显了,967年五星连珠的天象,是3个多月前土星先到达奎宿(水星运行速度很快,后来超过了先进入奎宿范围的土星),四星跟随会聚。虽然不是聚于一宿,天象意义没有聚于一宿那样强烈,但是基本意义是一致的。奎宿对应的分野鲁地,是赵光义发迹之地(相当于诸侯国地),所以在旧运程中,宋太宗可以改朝换代,那是顺天,他结束哥哥的太祖一朝“逆天延续灭佛”的罪恶,是顺天应人,因为他终结的“逆天之君”,罪业很小,与拨乱反正、大兴佛法的浩瀚功德相比,更是微不足道的。

有读者会问:“难道赵匡胤命里真没有复兴佛法的安排?”确实没有,请看下一章《推背图》对此的暗示。

(未完,待续)

注释:

[1]韦兵,《五星聚奎天象与宋代文治之运》,《文史哲》,2005(4)。

[2]《续资治通鉴长编‧卷八》:“是月,五星如连珠,在降娄之次……《国史·韩熙载传》称:‘奎主文章,又在鲁分。时太宗镇兖海,中国太平之符也。’按太宗建隆元年八月,领泰宁节度,二年七月除开封尹,安得此时犹镇兖海?传误矣。”

[3]见上部第二章 《守房守太微,天谴灭佛罪》

[4]见上部第三章 《精准的预言,天道的展现》

[5]很多人认为杨坚杀尽前朝宇文皇族,是杨坚“死于非命”、隋朝速亡的根源——假如真是这样,杨坚因此造下大罪,隋朝就不会有盛世,杨坚也无德一统天下,也不会得到“圣人可汗”的千古荣耀。

可能很多读者的印象中隋文帝是临终被杨广害死的,会觉得笔者说隋文帝是寿终正寝,未必可信。其实太子杨广在父亲临终前弑君篡位,都是出自野史小说,贬隋炀帝是唐朝开始的传统,一直延续至今,层累的历史一直在给隋炀帝加佐料。现代有学者在系统地给隋炀帝平反,还原一个真实的杨广,依据的是正史。

隋炀帝和宋太宗有一点完全不同,他从不过问史官,史官有独立的秉笔权,所以隋朝留下的史料可信度高。依据隋朝史料,以贬隋炀帝为立场的唐朝史官撰写的《隋书》,都说隋文帝是寿终正寝,炀帝没有弑君,这是可信的。

[6]《史记‧天官书》:“五星皆从(填星)而聚于一舍,其下之国,可重致天下。”

填星,音镇,即土星。远古认为土星28年运行一周天(实际是29.5年),平均大约每年坐镇28星宿中的一宿,故名镇星,因为从土,所以写作填星,填同镇。#

点阅《逆天而为痛悔迟:453-2018年天象揭秘》相关连载文章。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图15-3:967年4月15日五星连珠天象示意图。
    剖开人云亦云的传说,仔细想想就明白了:佛法无边,在小说《西游记》中有着生动的艺术展现,正因为释迦如来有那么大的法力,他讲的佛经才能度人。而梁武帝萧衍,没度过任何人,没有感化过任何恶人,没有任何法力,最后被恶人囚禁、悲惨饿死,连能降伏恶人的初果罗汉都没达到,他写的表面文章,就有法力、能度人?
  • 图14-9: 1423年五星连珠、四星犯太微天象示意图。
    前面我们结合现代天文学,展现了“五星连珠、盛世血路”天象中“盛世”的意义,这个天象铭刻着宋太祖大兴佛法、开创后世盛世的辉煌。其实,古代所有的盛世,都和佛道正法大兴有关。
  • 图13-1: 967年4月13日五星连珠天象示意图。
    五星聚是天下变迁之兆,是一个血腥之象,“天子将亡,人间换王”,而公认的中华天子宋太祖赵匡胤,死于976年。是天象不准了?还是赵匡胤延寿9年?
  • 图12-1:北宋乾德五年三月(967年4月15日),五星连珠天象示意图。
    金木水火土五大行星,在太阳升起之前聚集在东方,或在太阳落山后聚集在西方,叫做五星聚、五星合或五纬合,俗称五星连珠。五星聚一般指聚集在经度30度以内,聚度越小越好看,天象意义越强。
  • 图11-2:景德元年十二月初一澶州大食分日食示意图。
    虽然天象学失去真传,但是李淳风留下了既简明、又玄妙的《推背图》,以天象毫厘不爽地预言了未来。想知道未来是什么样子,要到《推背图》上找寻答案,这在宋朝之前的五代时期,就成了文化常识。
  • 图10-1:北宋真宗时燕云十六州地图。
    “顺理而举易为力,背时而动难为功。”在古代,天象官占卜天意,对帝王的决策往往起著决定性的作用。
  • 图9-5:辽朝盛世时的中华版图(澶渊之战时辽国只建了上、东、南三京,西夏也是后来建立的)
    可惜,天象定下的祥瑞,人间已经铺成的完胜之路,都被宋真宗的怯懦毁了。让蛮夷来贡、收复故土的天意没能实现,北宋反而亡失了中华天下之主的地位,沦为蛮夷向辽国进贡,天下易主,契丹崛起。
  • 图8-2:1005年1月6日澶渊之战开始时,日晕抱珥奇象的当夜天象图,火星从危宿驶向壁宿。
    这就是当时天象给天子宋真宗传达的正道天意:昭示天子开创百世功勋,再次演绎兵家“不战而屈人之兵”的千古绝唱,宋真宗这样做才是顺天,也不枉一见那次千年难遇的“日晕抱珥”祥瑞。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