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主题(4):笨拙的外语天赋

作者:李桐

学不在多,在于精。(大纪元图片库)

    人气: 74
【字号】    
   标签: tags: , , ,

结婚后,首先要解决的就是先生的外语能力。原来在第一通电话中,他说他是中国通,从针灸到气功,从中餐到中文,他都会。

后来才知,言过其实。先生除了针灸真的会,其他都是零基础。于是,开启了外语计划。培训先生中文。

我的外语能力,会二种外语。当初学俄语,真是感谢上天开智,用了半年就以神速熟练掌握了全部的语法和基本口语。剩下的就是升等考试。

由于上学的缘故,我必须要学会一个小语种。于是在6年的大学生活中,这个小语种,伴随我度过了大学的所有课程和阶段,包括用它来学论文,进行论文答辩。我常为自己自豪。

我的优势,却是先生的劣势。大学时他只学过德语,但是很遗憾,天生就是榆木脑袋,德语成绩后来也就黄了。我跟他讲俄语,他能听得懂。我要是讲小语种,他就像是听广东话一样,全然发蒙。

有时,真是怀疑,同是一个民族,为什么语言差别那么大呢?

于是,平常沟通我们用俄语。遇到实在难以表达的,我的小语种就会劈里啪啦地往外迸,听得先生一愣一愣。那是我最有成就感的时候。中文他不懂,自己民族的小语种他也听不懂。真是奇葩的国度。

进攻外语的主角,当然就是先生。就这样培训的日期,从三个月,增加到半年,又增加到一年,先生才很吃力的学会了几个汉字。

三年后的一天,他靠在门旁,隔窗远眺外面的松林,心里极不情愿的说:“你看你,这几年,都教了我什么,小猫、小狗、小猪、小羊。你让我这么大的人,学习幼稚园的东西。”

先生抗议了!

我真想说,谁让你天生的榆木脑袋,怎么教都不开窍。还要怪老师没有因材施教。看他光光脑门,心里的火儿,也一下全都压下来了。

不过,我还是教会了他说一句最重要的话:“我爱你!!”

于是这句,成了他的招牌,对中国的亲友,不分父母长辈、弟弟妹妹,在问候结束后,一定会加上这一句。就这一句,都已经融化了很多的人心。

看来对他,学不在多,在于精啊!@#

责任编辑::方远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就这样,在水晶的牵引下。从现实到梦幻,又从梦幻到现实,我们步入婚礼的殿堂。他成了我的先生。本来是很漫长的过程,却在几个微言大义的字元下,将我所有的情感都征服了。
  • 按照你的喜好,将这5种图形排序。排第一的是你最喜欢的图形,第五个是你最不喜欢的图形。
  • 2014年11月,共和党人拉里·霍根(Larry Hogan)当选马里兰州州长,成为了这个深蓝州近五十年中的第二位共和党籍州长。他的妻子有美·霍根(Yumi Hogan)也成为了美国百年历史上的首位韩裔州长夫人。
  • 父亲小的时候习过武,我总是觉得他身上带着一种习武人的精神和威严。父亲对我的管教很严厉,袜子穿慢了、吃饭磨蹭都会被教训。父亲十分爱书,我的童年没有太多的玩具或者零食,家里陪伴我的是很多的书籍。那时我觉得父亲对周围的所有的人都非常好,唯独对我十分严厉。 别人家的父母都是生怕孩子吃亏受苦,只有我的爸爸怕我不能吃苦,怕我做错事、怕我亏待别人,他不愿把我宠成一个公主而是希望我能勤俭、努力、心胸豁达、多关爱别人,成为一个对社会有益、有用处的人。
  • 友人一再郑重强调那个电话号码很重要,听他的语气似乎凝重的像是泰山一样,但在我的心里却轻的犹如鸿毛,可有可无的在一个我的视觉看不到的地方,独自的飘荡著。
  • 大唐高僧玄奘西游天竺,一路游学前后历时17年。在他东归大唐时,已经精准地掌握天竺五国语言。当时他的外语能力,看梵语如同看汉语一样,毫无阻碍与违和。唐僧取回600多部佛经,为了尽快翻译出这些经典,唐太宗特别选派有外语能力、精通佛典的高级人才,无论僧俗、官民,全力协助唐僧。
  • 人常言,这世间的夫妻之缘,是因为月下老人将一根红线系在了他们身上。所以不管相距多么遥远,姻缘这根红线会把人系得很牢固。我相信这是很美的传说,但在我的阅历中,似乎有着不一样的东西在牵着。
  • 天圆地方宇宙观具体显现在三皇时期的聚落建筑型态上。目前出土的这个时期的聚落面积通常不大,年代较久远的聚落多呈圆形或不规则的环状,后来渐渐多为四方形,方形的城镇自此成为中土最普遍的城市形式。当时的聚落不仅已经形成城镇的规模,其内部更具备了城市规划与功能分区的痕迹。神农氏时期已经有市集。
  • 新西兰时装界大名鼎鼎的服装设计师Trelise Cooper是一位具有神秘色彩的时装达人,30年间,这位年轻的新西兰女子却在全球时装业中开辟出一个她称之为“梦幻剧场”般独一无二的空间,被世界所公认和重视。她创造出的每一件衣物和饰品都已飘逸美丽而闻名。她能真正地看到一个女人的独特之处,并在她的“梦幻剧场”中设计出让人见而倾心,再以难以放下的羽裳之作。
  • 当一个孩子被发现天赋异禀,智商远高于同龄人时,究竟该“因材施教”、为其安排特殊的课程或学校,还是力行“有教无类”,让他与其他孩子一起上学、玩耍,是个值得深思的问题,电影《天才的礼物》(Gifted,陆译:天才少女)便讨论了这个话题。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