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澳洲研讨会 专家谈抵制中共渗透守护澳洲价值

悉尼科技大学冯崇义教授在论坛上发言。(骆亚/大纪元)
人气: 1074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07月18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报导)7月15日,澳洲价值守护联盟举办主题为“抵制中共在澳洲的红色渗透”的研讨会。与会的专家、学者等人从学术研究的角度或亲身经历来说明目前澳洲主流媒体揭露出来的中共渗透只是冰山一角,呼吁澳洲社会和政府更重视该问题的严重性,同时呼吁华裔认清中共不等于中国,珍惜并守护好澳洲价值

下面是中国问题专家、悉尼科技大学冯崇义教授在此次该论坛上发言,全文根据录音整理。

澳洲价值守护联盟坚持原始的核心价值,但这要有一个大的背景。我们成立价值联盟之后,确立的澳洲价值是什么?因为澳洲价值本身有政治内涵,是不是会跟中国价值、亚洲价值一样?你提倡澳洲价值,他们认为提倡中国价值、亚洲价值,那现在出现这种冲突怎么办?

追根溯源来看,从五十年代一直到七十年代,整个世界有一场很长的冷战时期。冷战时期有二种价值观在战斗,一个是共产主义专制主义价值观,一个是自由世界资本主义价值观。

在冷战时期,共产党在越南、老挝、马来西亚、印尼等很多地方都想输出革命。结果到了八十年代末,整个共产主义运动,或者共产主义作为世界性制度发生崩溃,整个世界很高兴地庆祝冷战过去。

冷战过去之后,国际有一个基本期待,认为世界政治制度交流、经济交流,会让中国逐渐地民主化,它会把民主制度、自由制度、人权这种东西搬到中国去。

但是很可惜的是,我们知道现在世界上还有许多共产主义国家,包括中国、朝鲜、越南、老挝、古巴,尽管它们都在变化,但是只要共产主义阵营还在,冷战就没有真正结束。因为它他们还要想尽办法在国内巩固它们的制度,也会在世界范围内创造一个氛围、创造一个环境,让专制政权、共产主义专制政权持续下去。

这个冷战没有结束,就是中共这个政权还在影响,我们讲渗透,对澳洲而言影响最大的是这里的华人社区。它们控制这里的华人社团,控制这里的华人媒体,还掌控本地好多不良政客、学界、艺术界一大堆人,让他们形成一个相当广泛的统一阵线,在维护中共这个政权,在逐渐想改变澳大利亚的文化、政治,至少(在澳洲)创造一个环境让它们可以发展。

就像我一开始提出来的问题,是不是中国价值、亚洲价值跟澳大利亚价值都等值?我的回答不是。这个现代文明、现代政治文明的基本价值,也就是我们讲的普世价值:民主、自由、法治、平等、尊严,这些是现代文明价值的支撑,而中共政权所讲的中国价值或者当年李光耀讲的亚洲价值,是代表他们政权所提倡专制思想。

我们从学术理论上讲,澳大利亚是多元文化,我们绝对不能掉进去文化相对主义,或者道德相对主义陷阱里。平常做人,我们是有是非善恶之分的。不是说你主张人权是对的,你主张侵害人权、杀人也是对的,这是没有是非善恶。

当你讲民主自由是正确、是对的、是应该支持,你不能说专制、等级、特权也是对的,也应该支持。

回到我们这里,中国人好不容易踏破万里波涛来到这里以后,还生活在党国意识形态里面,还生活在专制思想、专制理念,在我看来非常可悲,非常令人伤心、伤感的。看央视、看《人民日报》,大部分(当地)华文媒体是从中国那边抄过来,报导整个后面价值的支撑完全是这样一种文化氛围。

中国人在这里生活二十到三十年,他的脑袋瓜甚至比还在中国的人还要落后。因为国内的人,他有亲身的体验,知道政权是压迫性、是剥削性的,他们有反抗,所以他们还会寻求新的信息资源来跟政府对抗。

来到澳洲这里的华人,压迫够不着他,反而是国家强大,兜里有钱,我可以很自豪分享党的光荣,这很可悲,连最基本的国家跟政党都分不清。生活在那种意识型态环境,所以变成我们在这个时候已经被塞到一个角落里头。

我感受非常深,刚来的那个时候,华人社区中参加民运的人还很多,从中国来的、拥有自由思想这样的人会被学校当成宝贝,给你当主任,给你参加很多社区活动做很多事情。随着(中共意识形态的)潜移默化,到了近十年慢慢你被边缘化,成了他们的负资产,你会影响他们跟中国的往来、会影响跟中国政治交往,就这样整个学术界、学校里头发生重大变动。

在社区中,一开始成立的华人社团包括同乡会,他是对会员负责、对本地人乡规民约是很友善的机构,来帮助中国人或者老人渡过难关,互相抱团、互相帮助,但是慢慢这些社团全部变成领馆走狗,服务机构也变成中共政权的一个延伸,服务对象再也不是这里的华人、再也不是这里的长者老人,而是领馆。

所以我知道,这些社团不断争着到领馆那里去表现、去领赏,包括陈用林讲的和统会有三个:澳洲和统会、新州和统会、悉尼和统会。因为如果坐上主席、副主席、理事,在领馆那里就有个位置,就会得到领馆认可、认同,脸上就有光,他觉得很了不得。我们讲这是奴才心态,找到了组织。

中共领导人、中共领馆、大使馆,当他从中国带过来等级理念、尊卑的理念、专制理念没有改变,哪怕他身在澳大利亚的环境,有那种专制理念,只要得到认同支持,他觉得光荣无比。我们觉得这样的同胞很可悲。

像这些人占华人社区比例有多大不好说,现在华人社区中,有一些是属于理念上认同(中共),更多的是为利益考虑。

我们做中国政治学研究时,发现中共政权是个非常奇怪的怪物。这个怪物怪到什么程度,以我们刚才讲冷战时期的共产主义政权,如果是共产党人,第一句话还是消灭资本主义,但现在共产政权是全部寄生在资本主义的身上,一分钟都离不开资本主义。所以它把共产主义的意识型态跟十九世纪最劣质的资本主义结合起来,结果无限制去破坏环境、把东西挖出来能够发财就行,他可以把工作条件弄的非常糟糕,可以把工资压得很低,不准工会来这里谈判,创造这种所谓的效率和高利润。

西方世界也被它(中共)拖下水。在八十年代以后,整个西方世界中,还只是香港、台湾、日本等中国周边的这些国家将制造业搬到中国去加工。因为劳工便宜,大陆为招商引资把地给你、给你免税。再后来,美国、欧洲、澳大利亚的制造业都搬去。

我们刚来澳洲时,这里有很多制衣厂、塑胶厂,后来都没有了,大部分搬到中国去、搬到越南去,所以对整个世界产生很深远影响。

当西方制造业搬过去之后,有一个利益集团跟中国联合,他们在制造一种“神话”:澳大利亚也好、日本也好、西方也好都离不开中国。这是利益关系捆绑在一块创造的神话。

但实际上,西方世界处于黄金时代,从五十年代一直到七十年代之后发展非常平稳,包括医疗、教育都那么好,中国根本没有参与它的市场,怎么就变成离不开中国?

所以,我们现在为什么讲要遵守澳大利亚价值(普世价值),因为现代人类生存下来有一个价值基础,没有这些我们就不是现代人类,我们就是野兽。所以共产党现在堕落到这种程度,它不要环境、不要人权、不要尊严,就是要发财,不管用什么方式就是要搞腐败。

所以我们首先觉醒,要让我们的同胞们,也让澳大利亚其他人来跟我们站在一块,来坚守这个价值。

其实澳大利亚本地人、年轻一代在蜜罐中长大,这些自由民主,他生下来都有,所以他觉得不是很值钱,甚至觉得这个东西不好,我们要怎么样、怎么样。包括政客在内,他们如果不认真面对中国专制政权,中国如何剥夺人权、如何压迫民众,慢慢地他们淡忘这些价值的宝贵性,好像跟他们没有关系,我们能挣钱就好了。这个很危险。所以我们价值联盟很重要,我们要努力。#

责任编辑:李穹

评论
2017-07-19 8:2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