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3-2018年天象揭秘-中部

逆天而为痛悔迟24:篡位设迷局,手足再血洗

作者:古金

图24-1:967年4月16日五星连珠天象示意图。

      人气: 1517
【字号】    
   标签: tags: , , , ,

第二十四章 篡位设迷局,手足再血洗

天人合一的理念,深入人心,但是人们热议的天人合一,都是如何适应生存环境,是地人合一。真正的天人合一,是人与天象的合一。前面一次次展现了天象与人间的精妙对应,大家能看到:天象是还原历史、展现未来的时空之门。

967年“五星连珠、盛世血路”天象,展现了宋太祖盛大功德延寿9年,却血腥被害的历史。宋太宗篡位之后,立即制造假象,封堵众人之口,皇位坐稳之后,就开始手足相残,制造了更多的血案。

(接前文 逆天而为痛悔迟23:“亲王尹京”造假象,诱骗千载今曝光

1. 大封大赏,制造假象

赵光义篡位的第7天,也就是太祖去世“头七”的那天,封弟弟赵廷美为开封府尹、中书令、齐王,制造了前文讲述过的“亲王尹京相当于皇储”的假象,以影射没有即位凭证的凭证,同时封太祖仅有的两个儿子, 27岁的赵德昭为永兴节度使、兼侍中,封武功郡王,成了国家的第二副手; 18岁的赵德芳为山南西道节度使;他们和太祖仅剩的3个女儿依旧称皇子皇女,待遇不变。又大封支持者,以利禄让大家感恩,以获得众人的承认。

2. 当年改元,心虚尽显

赵光义篡位自立于开宝九年(976年)十月二十一日,当时他是沿用他哥哥太祖的开宝年号,按常规都是这样,表示对前任皇帝的尊重和国脉的延续,次年元旦再改新年号。可是在十二月二十二日,赵光义下旨废弃开宝九年的年号,改元为太平兴国元年。前面说过,此时离除夕过年只有7天,为什么这么迫不及待?

心虚!迫不及待地制造既定事实,埋葬人们对太祖的记忆——我已经登基多年了,天下早已经是我纪元的天下了。

在这之前,极少有这样的,即位当年改元,是对前任皇帝的大不敬。唐肃宗李亨登基也是当年改元,因为也是非法即位。李亨作为太子,在安史之乱中和父皇唐玄宗逃难的途中,在玄宗逃往蜀地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手下人拥立为帝,遥尊玄宗为太上皇。在当年的天宝十五年(756年)七月,改元至德。这同样是非法登基,心虚,急于抹掉唐玄宗的影响。唐肃宗对玄宗后来也是不尊敬,软禁起来,孤零终老。

宋太宗如此冒天下之大不韪,同样昭示了他非法登基、做贼心虚。

3. 三年杀赵德昭,鼓吹自杀露元凶

赵光义登基三年后,太平兴国四年,亲率大军攻灭了已经被太祖打残了的北汉。而后一意孤行,要乘胜收复被辽占领的燕云十六州,结果在高粱河一战(今北京西直门外)惨败。

《宋史》记载:败军无主,三军以为太宗死于乱军之中,有人商议立太祖的大儿子武功郡王赵德昭为帝,没想到一辆驴车拉回了腿上中箭的太宗。赵光义对拥立之事极为愤怒。败退回京后,赵德昭为兵将请赏,太宗怒骂:“等你登基了再赏吧!”德昭吓坏了,退下来就自杀了。太宗听到后跑到德昭宅邸大哭道:“傻侄儿,你怎会至于这样啊!”[1]

司马光在《涑水记闻》中又进一步给太宗洗白,结果再次弄巧成拙,暴露了太宗是真凶!司马光补充上述史料说:“德昭回到自己的王府,向左右要刀,左右推脱说王府禁中没刀。于是德昭进了茶果间,把门抵住,找了把水果刀自杀了。太宗听到后惊悔,跑去抱着德昭的尸体大哭:“傻侄儿,你何至于此啊!”[2]

这同样是精心编造的谎言。德昭那时已经29岁了,有5个儿子了,在基层为官历练多年,办事沉稳,《宋史》说他“喜怒不形于色”,那是定力非常强的,不是这么没头脑的愣小子。哪能死前不安排后事?自杀不先立遗嘱?不看妻儿家小一眼,就自杀?而且,为什么找水果刀自杀?德昭是武官,带过兵,家里能没有随身带的刀剑?所以司马光的“辩白史料”,全然不合情理的,明显是编造。

正史的记载重点在宋太宗的大哭,为什么这么急于表白开脱?凶手做贼心虚,才急于伪造自己无辜。何况又是一个假自杀,真谋杀的事件。急于认定自杀,急于给自己开脱,这是凶手典型的心理特征。

4. 五年杀赵德芳,急于表白见真容

赵德芳是评书演义中赫赫有名的八贤王,手持叔叔宋太宗赐给的金锏,“上打君王不正,下打文武不忠”,在仁宗一朝以皇叔身份演义了很多精彩的故事——那不过是后人善良的想像,真实的赵德芳,在赵光义登基的5年后,23岁就莫名其妙地死了。

德昭死后的第二年,史载:太平兴国六年(981年),23岁的赵德芳在睡觉中得病、死去[3]!

国家举足轻重的皇子,病死得说个原因吧?可是宋朝史料巧妙的说“睡觉中得病”,当然不知道得的啥病了,死无对证,也就没法追究了——这还是根据宋太宗、宋真宗两朝皇帝修改6次的国史记载整理成文的,说得过去么?

赵德芳的睡觉死,和宋太祖的睡觉死、吴越王钱俶的睡觉死,太一致了吧?都是没有任何死亡征兆,太祖时年50岁,之前有点小病,但是健康无大碍,思维不乱,还能正常在隆冬招弟弟喝酒谈事;而钱俶也是前一天喝酒做寿一切如常,连小病都没有,但是钱俶当时已经60岁了;而赵德芳是虚岁23岁的小伙子,无病无恙(有病一定会记载,把难圆的谎说圆),可是只能在正史中写下“睡觉得病死”这样毫无征兆的奇谈,这只能说明——实在没法说圆,因为这是伪史!

再看这伪史重点记载的什么:太宗如何去哭祭、罢朝五日、追封。记载的是为太宗表白。

学过破案,或者懂犯罪心理学的,由这点蛛丝马迹就能锁定凶手是太宗了。为什么?因为无辜的人问心无愧,不急于表白,只有凶手做贼心虚,急于掩盖,急于表现自己和凶案无关,这恰恰暴露了真相。我们常常在破案影片中看到这样的情节:在不经意地问嫌疑人问题时,嫌疑人第一反应就是矢口否认,说“当时我不在那里(不在场)”,或者“那事跟我没关系”,而提问者马上说:“我还没说呢,你怎么知道那事的?”这样一下就把罪犯锁定了,因为对方暴露出了典型的犯罪心理。

我们看宋太宗亲自把持修改的所有官方史料,都是在急于给自己辩白,都是站在罪犯的角度在掩盖、销毁证据,都是在把众人的视线引入歧途。一副“你可以怀疑我,但是你们没有证据”的“胜利者”姿态,但是这恰恰是得势罪犯的典型心理特征,这本身就是证据。

5. 六年贬赵廷美,斩尽隐患保皇位

又过了一年,太平兴国七年(982年)五月,貌似处于皇储地位的太宗三弟赵廷美,被人诬告谋反,被一贬再贬。984年抑郁而死,年仅38岁。

这样,赵光义篡位之初,设立的貌似传位给弟弟赵廷美的假象,在他坐稳皇位之后,亲手撕破了。连下毒手,杀尽了哥哥仅留下的两个儿子,又贬死了弟弟。把皇位牢牢保在了自家之中,但随即就付出了沉重的代价,长子疯、次子死。

6. 一死一疯,二子元凶指太宗

前面讲过太宗钟爱的次子赵元僖被小妾误毒而死,毒酒的根源却在宋太宗。其实太宗最爱的儿子本是长子赵元佐。《宋史》记载赵光义对长子从小就大力培养,后来封为卫王,进入中书省权力核心,又入住只有太子才能进驻的东宫,再进封为更大、更尊贵的楚王,显然成了“准太子”。在赵廷美被太宗陷害、一贬再贬的时候,只有赵元佐挺身而出,为叔叔申冤,极力营救。但是赵廷美一死,赵元佐就发疯了,《宋史》特别强调了元佐申救叔叔、叔叔之死和元佐发疯的因果关系[4]。

很多学者认为元佐是被宋太宗逼疯或者吓疯的,如果是这样,赵光义的面目就太狰狞了。但是也有学者认为元佐是装疯,是不愿意承接父亲手中那个血腥的皇权。如果是后者,说明“知父莫如子”,元佐不愿意做黑心皇帝,他要逃离父亲狠毒的报复。前面我们说过,太宗的狠毒可是少有的,对最疼爱的二儿子、接班人元僖,死了都不放过,死了还要狠整一把而后快。这样的狠毒,元佐早就看到了,所以装疯避害。

大家知道,精神病有遗传性,而赵元佐的祖辈和众多子孙中都没有疯病。而且太宗死后,元佐也就渐渐恢复正常了。这些似乎也能在一定程度上印证元佐装疯。

抛开歧义的争论,不管元佐是真疯还是装疯,都一致地指向了太宗的血腥真容。

7. 不给皇嫂发丧,报复心理颠狂

太祖去世19年后,太祖的正宫皇后宋氏去世,太宗竟然不为皇嫂发丧,也不让群臣临丧,更不与太祖合葬,灵位也不进太祖庙,没有葬礼,草草埋了了事。像埋一条狗一样,不让人祭奠。完全不合国礼、情理、人伦。翰林学士王禹偁私下对宾客抱怨:“皇后曾经母仪天下,当遵旧礼”[5],竟被太宗杀一儆百,以讪谤罪被贬滁州,可见当时朝廷,已经没有人敢公开说句公道话了,都被太宗的白色恐怖吓住了。

如此无礼,在当朝和后世都难逃非议,连根据太宗篡改后的史料修成、为太宗歌功颂德的《宋史》,对此都没有粉饰[6]!

太宗为何如此?这太不正常。这是极端的报复,对恨入骨髓的人才这样。太宗对皇嫂哪来的刻骨仇恨?为什么要这么报复?

前面在第二十章《弑兄篡位千古谜,正本清源释群疑》中讲过司马光说宋氏在太祖驾崩后,本是急传18岁的赵德芳来即位的,骤然见到赵光义来“和平逼宫”,吓得语无伦次,当即承认了他的帝位、求母子活命。也就是说,皇嫂是第一个承认赵光义帝位的人,对他也是有恩的,赵光义当时还哭着说:“不要担心,共保福贵”,一度化干戈为玉帛。再从赵光义篡改后的史料来看,他和皇嫂并没有矛盾,没有矛盾冲突,他不可能对皇嫂凶狠歹毒,死了还要下死手,也就是他一定和皇嫂反目了,只是他全面掩盖了历史真相。

宋氏17岁的时候,嫁给42岁的宋太祖成为正宫皇后,当时太祖的小儿子赵德芳还是10岁的孩童。太祖夫妻感情深厚,宋氏对德芳视如己出,也是亲手把德芳带大的。赵光义毒杀太祖篡位的时候,宋氏25岁;害死赵德芳的时候,宋氏30岁。赵光义弑兄后和平逼宫时,宋皇后吓得承认了他的帝位,就是为了保全母子的性命。在德芳死于非命之后,她和宋太宗发生了怎样的冲突,使得宋太宗对皇嫂恨之入骨,至死还要疯狂报复,已经不言而喻了。

从心理学上讲,赵光义这样在皇嫂一死就开始大肆报复,在皇嫂活着的时候却不敢公然下手,表明他和皇嫂的冲突中不占理,在道义上理亏,所以一直压抑伪装着。而且,是他心里最不愿意被人碰的东西被戳中了,想公开报复却不敢,长期压制着满腔怒火。

宋氏最知道宋太宗弑君篡位的底细,最清楚他伪善面孔背后的狰狞,因为不会对宋太宗构成威胁,所以没有被害。宋太宗把皇嫂置身于反复失去亲人的痛苦和孤独寂寞中,折磨了25年,这都不足以熄灭他的刻骨仇恨。皇嫂一死,终于有了爆发怒火的机会,死了还要死整,完全失去了理智,连自己一直打造的美名都不要了,在天下人面前、在后世人眼前,连脸面都不要了,疯狂得完全不可理喻。

8. 五星连珠映血路,岁星在奎喻凶徒

图24-1:967年4月16日五星连珠天象示意图。
图24-1:967年4月16日五星连珠天象示意图。

我们再看967年五星连珠天象图。五星连珠、盛世血路,这个天象尽管被宋太祖拨乱反正、大兴佛法的功德推延9年,但是并没有彻底改变,血路的劫数还在。这些血案的元凶,在人间争论了一千多年,其实早已经被天象指明了:五星主体聚于奎宿,中心的岁星在奎宿,奎宿的分野是宋太宗的发迹地,他就是这些血案的元凶。

大道至简至易,天象简明不虚。(未完,待续)

注释:

[1]《宋史‧赵德昭传》

[2]司马光,《涑水记闻》:魏王德昭,太祖之长子,从太宗征幽州,军中夜惊,不知上所往,众议有谋立王者,会知上处乃止。上微闻,衔之,不言。时以北征不利,久不行河东之赏,议者皆以为不可,德昭乘间入言之,上大怒曰:“待汝自为之,未晚也。”王皇恐,还宫,谓左右曰:“带刀乎?”左右辞以宫中不敢带。王因入茶果,合门,拒之,取割果刀自刎。上闻之,惊悔,往抱其尸,大哭曰:“痴儿,何至此耶!”

[3]《宋史‧赵德芳传》:秦康惠王德芳,开宝九年出阁,授贵州防御使。太平兴国元年,授兴元尹、山南西道节度使、同平章事。三年冬,加检校太尉。六年三月,寝疾薨,年二十三。车驾临哭,废朝五日。赠中书令、岐王及谥。后加赠太师,改楚王。

[4]《宋史‧赵元佐传》:初,秦王廷美迁涪陵,元佐独申救之。廷美死,元佐遂发狂。

[5]《宋史‧王禹偁传》

[6] 元朝编写的《宋史》,依据是宋朝留下的官方国史,而这些官方史料,前面讲过,是被宋太宗、宋真宗亲自审定修改定稿的,反复大改了五六次,依据这样的史料写成的《宋史》只能对宋太宗歌功颂德。即便如此,《宋史》也列出了四大罪状:太祖死不满一年就改元、手足相残贬死赵廷美、逼死太祖的儿子赵德昭、不给哥哥的皇后宋氏发丧。

《宋史‧太宗纪》的结论是:“帝之功德,炳焕史牒,号称贤君。若夫太祖之崩,不逾年而改元,涪陵县公之贬死,武功王之自杀,宋后之不成丧,则后世不能无议焉。”#

点阅《逆天而为痛悔迟:453-2018年天象揭秘》相关连载文章。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其实,“亲王尹京”就是国家的副手。因为大权在握,皇帝有意外,副手容易抢位,仅此而已。这个副手的实质意义,体现在所有亲王尹京的实例中,更贴切的表述了亲王尹京的真实含义。
  • 《逆天而为痛悔迟》的上部,我们讲到的南朝宋文帝刘义隆,太子刘劭,后周世宗的柴荣,都是鲜明的例证。他们都觉得自己聪明,不信天意的预言能实现,柴荣甚至主动消除预言的隐患,可是越消除,它越逼近,越挣脱,天网越收紧。后人总认为自己不会像前人那么糊涂,但是如果不顺应天道,一意孤行,必然掉进天网。
  • 对比一下元僖之死和太祖暴死,就能发现很多形似之处。 *都是喝完酒当时没事,过后不久暴死的; *都跟宋太宗有直接、间接的关系; *凶手都有足够的时间躲离行凶现场; *宋太宗都在死因上篡改历史,大力掩饰。
  • “五星连珠、盛世血路”,前面我们揭示967年这个天象“血路”的含义,尽管太祖天大的功德延寿9年,也没改变血腥遇弑的宿命。而宋太宗弑君篡位更是逆天大罪,当世恶报临身,减寿9年,命中辉煌尽毁,还殃及六世子孙。惨烈的果报,给后世、给今天留下了深重的教训。
  • 对赵光义是否弑兄夺位,自古就分成两派,至今并无公认的定论,因为史料没有足够的证据推翻任何一派——其实,判断犯罪有多种方法,拘泥于史料考证,恰恰是最不合理的方式。
  • 958年正月柴荣南征,攻克楚州(今江苏淮安)之战非常艰难。城破之后,南唐军兵巷战到最后一息,周军损失惨重。柴荣大怒,纵兵大掠,屠城烧屋。
  • 元代根据宋朝官方史料写成的《宋史‧太祖纪》,写宋太祖赵匡胤之死只淡淡地说了12个字:“癸丑夕,帝崩于万岁殿,年五十。”无原因,极为异常。幸好北宋初年的僧人文莹记下了真相的蛛丝马迹,成了后世的千古之谜——其实真相足具,谜已不迷。
  • 修行的人讲究积功德,但是苦修一生,在人间弘扬正法,积攒的功德也没有赵匡胤的功德大,所以,赵匡胤那一生,不用修,已经超凡入圣了,胜过常人数世的修行。而且当世就给福报,在人间延寿9年。
  • 所以,如果完全按旧运程的安排走,宋太祖赵匡胤延续前朝灭佛的国策,即使兴道法,也不会延寿,会在967年五星连珠的血腥天象下应劫而亡,一统天下将由宋太宗赵光义实现,因为赵光义将拨乱反正、大兴佛法,开创天大的功德,上天赐福,换来军事强国与盛世伟业,那都是水到渠成的安排。历史再次留下一个灭佛和延续灭佛的教训,留给后人、警醒今人。
  • 剖开人云亦云的传说,仔细想想就明白了:佛法无边,在小说《西游记》中有着生动的艺术展现,正因为释迦如来有那么大的法力,他讲的佛经才能度人。而梁武帝萧衍,没度过任何人,没有感化过任何恶人,没有任何法力,最后被恶人囚禁、悲惨饿死,连能降伏恶人的初果罗汉都没达到,他写的表面文章,就有法力、能度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