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当寻道】之六:玄武佑明 武当大兴

柳笛

武当寻道。(权纪恩/大纪元制图)

    人气: 168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一座大山在复兴之前,总有玄妙灵应的预兆,比如真人张三丰对武当山道出的载入史册的预言。而一个王朝的兴立,同样有着神祇的昭示和瑞兆,比如元大都的龟蛇显圣,以及代元而立的明王朝的一幕军事奇迹。

六百多年前,烟波浩渺的江南水面,爆发了中世纪规模最大的水上战争。未来的明朝皇帝朱元璋,率二十万水师对抗陈友谅六十五万大军,展开一场实力悬殊的生死决战。在两军胶着之际,湖面上忽然吹起猛烈的东北风,自北而来的朱元璋顺风纵火,一时湖水尽赤,瞬息间烧毁陈氏数百艘战舰,陈军死伤过半。

正是这从天而降的北风,再现火烧赤壁一般的战绩。经此一役,朱元璋以寡胜众,击败最强劲的敌手,为平定江南、一统山河奠定基础。鄱阳湖上这阵神秘的大风,史书并没有留下太多的解释,而永乐13年(公元1415年),明成祖朱棣的一道《御制真武庙碑》透露著几许玄机。

成祖道:“惟北极玄天上帝真武之神,其有功德于我国家者大矣。”他更坚定地认为,太祖朱元璋能够建立大明,更仰赖圣神的灵威。玄武大帝司北、司水,更是荡妖除魔的战神,那阵呼啸的北风,那场精彩的水战,莫不是玄武大帝显圣,襄助真命天子平定天下?

靖难之役示意图(玖巧仔/维基百科)
靖难之役示意图(玖巧仔/维基百科)

奉天靖难,神明显圣助军

元明之交的水战,注定了又一个崇奉玄武的王朝的兴盛。明太祖笃信道教,怀着无限虔敬感恩之心,为玄武神修庙、祭祀,并对出自玄武道场——武当山的道人礼遇有加。他一生多次寻访大道张三丰,并将他的弟子邱玄清封为太常寺卿,掌宗庙祭典之重任。

太祖之后,其孙建文帝即位。这位年轻气盛又无太多治国经验的新君,慑于25位叔父辈的藩王的权势,听从儒臣齐泰、黄子澄之谋,轻率地发动削藩。自太祖驾崩后一年之内,五位亲王相继被废为庶人,其中湘王不堪受辱,以举家自焚的惨烈方式表达极度的忧愤。一时间朱氏子孙人人自危。

坐镇北京、军功显赫的燕王朱棣,乃是实力最强的诸王之首,更是建文帝眼中最大的威胁。这位雄才大略的亲王,依祖训“朝无正臣,内有奸逆,必举兵诛讨,以清君侧”,在削藩的第二年、即洪武32年(公元1399年)起兵对抗朝廷,剪除谋害皇亲的逆臣。

多处文献记载,出师之前,燕王之师姚广孝屡屡劝阻,等待其师出山方可。七月初四,几百年前一个炎热的夏季,姚广孝密语燕王:“明日有天兵应可也。”初五,燕王依言起兵祭旗,忽然出现乌云蔽空,人咫尺不相见的奇景。而燕王披发仗剑,宝相庄严如神明。在场士卒观之,士气为之大振。他们知道,天上的黑云玄雾正是玄武神显灵,那一刻起,燕王便是玄武大帝的化身。

历史何其相似,这场“靖难之役”又是一场实力悬殊却决定生死的硬仗。靖难之役中,这支从北方而来的义师,在北方战神的护佑下,一路所向披靡。彼时燕王辖地不过北京、举兵不过八百甲士,却高举玄武旗帜,与掌控举国百万大军的建文朝廷勇敢相抗。而战场上空,多次出现北风突起、飞沙扬尘的天象,为燕军助力。

在具有决定性意义的白沟河大战中,燕王亲率劲旅冲锋陷阵,他的三匹坐骑接连被敌军射死,本人却毫发无伤。激战中,一阵旋风忽然吹折敌军大旗,使其陷入混乱。燕军趁势猛攻,并借风纵火,给敌军致命一击。

武当山榔梅仙祠(大纪元资料室)
武当山榔梅仙祠(大纪元资料室)

榔梅结实,四千年再降祥瑞

建文帝没有想到,操之过急的政治行动,最终酿成萧墙之祸。即位不过四年,他的帝祚随“靖难之役”的结束而终止。洪武35年,燕王朱棣登基,即明朝第一圣君明成祖。他一扫前朝阴霾,开创明初的“永乐盛世”。关于他的起兵与登基,历史上众说纷纭,而天上的神明,早已给出肯定的答案。

此时的武当仙山,自唐至元建立的宫观祠庙,或毁于战火,山中仅余铜殿、石殿及宫观遗址。然而,敬天崇道的信仰不因改朝换代而断绝,宁静空明的道心亦不因兴衰荣辱而消长。山里山外的人们,坚信大道真仙的玄言,等待着一位有德有才的圣人,再次唤醒这座沉睡的大山。

永乐3年(公元1405年)的某一天,大山上几株枯寂许久的古木,忽然开花结实,妆点着方圆数百里的崇山峻岭。大约两百年后,一位叫徐霞客的地理学家有幸观赏这片花海,留下一段文字:“花色深浅如桃杏,蒂垂丝作海棠状……花色浮空,映山绚丽……”然而,殊美的风姿并非古木逢春向世间传递的真正讯息。

大山中,修行约40年的五龙宫住持李素希,平生第一次目睹这般景象。惊喜之余他深深地感到,原来神迹离他是这样近。这几株古木非是人间凡品,乃是玄武神作为净乐王子修行时,亲手嫁接而成,名榔梅。

山志载,净乐王子曾因心志不坚欲放弃修道,在涧水边遇到紫气元君化身的老妪。他见老妪磨砺一根铁棒,在一问一答中顿悟“铁杵磨针,功到自成”的至理,于是坚定地返回深山。途中,他将梅枝嫁接在榔树上,并对天立誓:“吾道若成,花开果结。”经过42年的苦修,玄武神飞升,榔梅依约绽放结果。

这是四千多年后,榔梅树再次展现奇观,而彼时的天下大事,莫过于成祖登基。李素希意识到,这是玄武大帝为明王朝呈现的祥瑞之兆。他恭敬地收好那似李似杏、又似桃似梅的数百枚榔梅仙果,进献朝廷。

南修武当,成祖感恩神贶

传说,食榔梅果可以延年益寿甚至长生不老,名医李时珍亦在《本草纲目》中留下一则珍贵的纪录:“榔梅出均州太和山……木梅实,杏形桃核……”而它更神异之处在于,其兴衰与明王朝存亡共始终。明朝时,榔梅屡屡开花结果,却在明朝终结时悄然绝迹,留下诗家“榔梅历历传消息,莫为仙家隔渺茫”的叹词。

小小榔梅果,注定成为明朝最珍稀的神物。它选择与成祖一同兴起,带来人间丰穰,或许也在隐约透露著,成祖与玄武大帝的渊源。

永乐4年,象征太平盛世的榔梅再次结果,不远万里被送到成祖手中。成祖视榔梅果为玄武大帝的庆贺与祝福,不仅厚赏李素希,更将仙果列为贡品,赏赐功臣。同年,他召见武当道士简中阳,详问玄武大帝的修炼故事。成祖还在全国颁行《御制大明玄教乐章》,赞颂玄武神的威德;命道士编修《道藏》,收入《大明玄天上帝瑞应图录》及御制碑文,确立玄武神为皇家保护神。

更重要的是,玄武神的瑞兆,让成祖酝酿已久的一个构想逐渐明晰。多年以后,他在一道白话文写就的诏书中这样说:“至我朝真武阐扬灵化,阴佑国家,福庇生民,十分显应。”靖难之初,成祖便发愿要在北京为玄武神修宫观,因内难未平而搁置;即位后,他认为武当乃玄武显化去处,“即欲兴宫创造,缘军民方得休息,是以延缓至今”。

就在北京城大兴土木修建宫殿的同时,来自湖广、江浙一带的三十多万军民工匠以及木石建材纷纷汇聚于武当山脚下。原来,修筑皇家宫观奉祀玄武神,正是成祖长久以来的夙愿。这个心愿,与人们对武当苏醒的期待,都在永乐9年(公元1411年)起,逐渐成为现实。

这是一场旷日持久、不计成本与付出的工事,直至永乐22年才彻底完成。然而,面对至高无上、恩泽人间数千年的天帝,人间任何程度的礼敬与报答都显得微不足道。

如何把对神的敬意与道的信仰,忠诚而完美地融入这座大山之中,是成祖颇为关心的问题。历代前人也曾在武当山上破土动工,然而宫观大多呈现零散分布,未形成整体格局,加上缺乏妥善的修复,致使一次次的修宫建庙,都随王朝的逝去而化作废墟。成祖心中的仙山琼阁,须是宏壮坚固、万万年与天地同其久远的建筑群,方能表达世人对玄武大帝永恒的崇奉。

武当山太子坡景观(大纪元资料室)
武当山太子坡景观(大纪元资料室

勘定宫址,永铭玄武旧事

永乐10年,真人张三丰的高徒孙碧云,手持一份诏书,风尘仆仆自京师赶回了武当。他在山岭中游走往来,极目远眺,揣度著成祖圣意:“尔往审度其地,相其广狭,定其规制,悉以来闻,朕将卜日营建。”

这是一份沉甸甸的使命。孙碧云将负责勘定紫霄、五龙、南岩、遇真等几大宫观的宫址,在武当山重新规划玄武道场。作为颇受两代皇帝器重的武当道人,他或许是辅佐皇家敕建宫观的最佳人选。而孙碧云能否为明帝、为信奉的玄武神,交一份圆满的答卷,却是对其道法修为的一次考核。

在山间行走,犹如踏上修行之路,孙碧云在云海岚烟之中体会著道的真义,依稀看见玄武大帝入山修道的始终。道人修行讲究“道法自然”,既然修建宫观乃是为了尊奉玄武大帝,为何不将世代流传的神的故事融入山中建筑呢?何况,成祖曾召问玄武故事,不正是冥冥中的安排,在为此事张本吗?

道经记载,净乐王子在15岁时初入武当,其母普胜王后百般难舍,一路追随而来。在蜿蜒的山道中,隔着一段不进不远的距离,王后唤了王子十八声,神奇地退下十八步;王子应了十八声,却登上十八步。母子俩的十八声与十八步,成了王子斩断亲缘最悲壮的一幕。

从紫霄宫一路下行,孙碧云发现一段逼仄曲折的山路,王后与王子的声音仿佛就在此处回响。他决定把这段山路命名为“上下十八盘”,以纪念玄武大帝一心向道的坚毅。这段路在向山上延伸时,被一条河水拦腰截断,这天然的造化,又带给他新的灵感。

传说中,王后继续追赶,终于抓住王子的衣角,王子只得挥剑断袍。谁曾想,这一剑竟然劈山成河,把王后永远留在对岸。十八盘上这条奔流不息的河水,莫不是玄武神当年留下的“剑河”?后来,五百精兵又奉国王之命寻找王子,在渡剑河时,河水陡涨,九渡而不得。因而,孙碧云又将此河名为“九渡涧”。

在这片山水中,孙碧云逐渐勾勒出“太子坡”的雏形,也就是今天游客领略的太子坡景区的风光。依照相同的思路,孙碧云走遍整个大山,为成祖大修武当承担起总设计师的角色。

永乐10年7月,一张皇榜张贴在武当山脚下,晓谕30万军民工匠;同时,成祖的近臣、亲信,隆平侯张信、驸马沐昕等人以星夜赶至武当,奉旨主持修宫大业。从此,数十万人把十余年的光阴,投注于峰峦岩壑、云水草木之中,展开前所未有的浩大工程。

板砖运木,树栋架梁,凿石开道,勤恳的工匠克服重重艰难,用双手一点点搭建起大山中的巍巍殿宇。永乐10年至16年(公元1418年),几处大宫观及20多处庵庙修建完成,武当山的主体营建工程告一段落。这些宫殿按照宫廷制式修建,掩映在山麓之中。五里一庵,十里一宫,既有皇家宫苑的威仪,更具神仙窟宅的灵妙,将自然山水与人工雕饰完美融和,诠释了天人合一的又一重境界。

天柱峰的大顶之上,殊胜的金光熠熠撒下,仿佛是玄武大帝护佑整座大山,那是“南修武当”最精华的建筑——金殿。见证了武当的复兴,道人孙碧云知道,自己终于圆满完成使命,于世间再无牵挂。某一天,他告于众弟子:“如今教门已兴,吾将往也。”次日他端坐仙逝,留给武当人无限追思。(未完待续)#

(大纪元原创作品,请勿侵权)

责任编辑:张宪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山之高,云之深,离红尘最远,离天界最近。出家修行的道人,一旦遁隐入山,便是世人眼中的半神。忍受不食人间烟火的清苦,彻悟无为而无不为的大道,成为不足为外人道,却又教人忍不住寻幽探奇的秘密。
  • 致书请赴,修宫封号,一代代帝王竭诚尽敬,念念不忘一睹他的圣容;晨钟夕灯,诵经练功,无数位道人奉他为祖师,孜孜不倦在他传下的道法中静修,探求生命的至真境界。他是一位道士、隐仙,一个深藏于大山的传奇。
  • 青石为路,曲径通幽,穿行于峻岭密林、飞泉岚烟之间,注定是一场远离尘世、叩访仙境的奇妙之旅。踏上武当的古神道,静观殿宇和圣像的庄重,感受筋骨与心志的磨砺,不由教人嗟叹,这登顶之路,亦如寻真问道的修行路。
  • 千百年来,当一重重楼观殿宇掩映于木石云水之间,武当,这座几乎与天地同在的山峦,逐渐有了人迹,随之诞生无数奇特神妙的传说与景观。这是一部专属于大山的豪壮史诗,更是一家修行法门光耀神州的古今绝唱。
  • 山,绵亘千里,直冲霄汉,总有一份博大与壮美叫人心醉;山,遗世独立,亦真亦幻,自携几许涤荡尘俗的清幽与神秘叫人向往。山以其超拔俊逸的风姿,成为人间最接近天的地方。
  • “太和绝顶化城似,玉虚仿佛秦阿房。南岩雄奇紫霄丽,甘泉九成差可当。”这是建成后的云中宫殿——武当山宫观给后人带来的视觉冲击,而这宏伟的工程能够落成要归功于明成祖朱棣。
  • 永乐时期,明成祖朱棣在政府部门设置上,基本延循明太祖时的架构,不过他命侍读解缙和胡广、编修黄淮等亲信大臣直接进入文渊阁参与政务,内阁机制由此形成,并成为常制,成为稳定的官僚机构。明成祖亦明确规定其职责是参与政务,注意负责掌献、复检奏章、票拟批答、起革诏令、申署司奏、巡以扈从、经庭讲读、主持大典等。
  • 明成祖的“永乐盛世”是明朝的鼎盛时期,足以媲美汉唐盛世。此时,明朝的综合国力无论在亚洲还是世界,堪称首屈一指。《明史》上说明成祖“智勇有大略”,“智虑绝人,酷类先帝”。汉武帝是以“通西域”而著称,唐太宗因被尊为“天可汗”而闻名,明成祖则以“下西洋”而传世。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