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澳洲研讨会 张小刚博士揭露中共渗透(上)

澳洲价值守护联盟举办研讨会,张小刚博士发言。(骆亚/大纪元)

澳洲价值守护联盟举办研讨会,张小刚博士发言。(骆亚/大纪元)

人气: 373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7年07月22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报导)7月15日,澳洲价值守护联盟举办主题为“抵制中共在澳洲的红色渗透”的研讨会。与会的专家、学者等人从学术研究角度或亲身经历来说明目前澳洲主流媒体揭露出来的中共渗透只是冰山一角,呼吁社会和政府要更加重视该问题的严重性,呼吁华裔要认清中共不等于中国,珍惜并守护好澳洲价值。

下面是澳大利亚的华裔张小刚博士在此次论坛上的发言,全文根据录音整理。

我今天要分几部分来讲,很多是我亲身经历的第一手资料,也有第二手,或者是我研究调查获得的信息。

第一个是中共对华人社区的控制。前外长鲍伯‧卡尔写文章说,ABC的《Four Corners》和菲尔佛克斯的报导是猜想、是冷战思维。而我现在要用我的第一手资料来证明不是什么猜想,而是事实。

第二,是对澳洲政治干预、对澳洲学术干预,渗透程度已经到了极其严重的地步。

第三,他们通过孔子学院渗透的资料,我会公布一些。

第四,中共通过商人进行渗透是由来已久的。

中共对华人社区的控制

首先,我谈一下中共对华人社区的控制。任何一个华人社区,只要你开始有一定的影响了,中共领馆肯定会走进来进行控制。刚才孙大姐提到的知青会,当时我、倪海星、李清、杨真,我们都是知青会的创会会员。知青会有了影响力,很快领馆就进来了。这是当时知青会执委会开会的照片,其中这两个人就是领馆的官员。知青会当时的会长许昭辉就说,张小刚和谁谁谁都是民运的,还有谁谁谁是法轮功的,这是领馆告诉他的,然后就在内部要把我们踢出去。但在这个知青会里我们还有好几个人,最后没办法,他们就要把知青会给解散了重组。

这是网上一个2003年的一篇报导,它说这是重组以来的第一次大型活动。在这个活动上有领馆的官员发言,强调说知青会“特别是重组以后做出的一系列成绩”。这个重组就是领馆在后面指挥下弄的,就是要把你们这些对中共持异议的人踢出去。现在的一个一个的社团都是这样地最后被中共控制了。

悉尼知情会被中领馆干预下重组。(网页截图)悉尼知青会被中领馆干预下重组。(网页截图)

有人说,我们说的这些都是很早以前的事情,最好有个新的证据⋯⋯我跟你说这个没有办法有新的,因为现在所有的有影响力的社团都一个一个地被他们控制了,我们都进不去了。主持人程静平、还有冯老师他们知道,像专业人士协会,也都是以一样的方式被中领馆控制的。

我们前不久碰到一个老先生,他说东莞同乡会也是一样,该同乡会是有好几十年历史的老社团,现在也是这样被它们(中共)控制了。

鲍勃‧卡尔说没有证据证明领馆对华人社区进行这种控制,现在他们自己提供了证据。就这次李克强来访,他们事后刊登在“今日悉尼”网上的报导,说是由“和统会”主导欢迎李克强。它讲到他们怎么样组织,就是这个“和统会”作为一个统协,然后各个社团的会长怎么样听他们的指挥,整个是由他们策划安排的,这是他们自己报导的。

那么“和统会”是个什么东西呢?澳洲“和统会”的第一任会长邱维廉已经死了,是去年澳媒《星期日锋报》的一篇报导,揭露了他本身就是马来西亚共产党成员。

以前北京同乡会会长某某某,是“和统会”的名誉会长。我有证据证明他是跟郭文贵一样,是跟国安或公安最高层有联系的。

“和统会”是直接在中共的统战部管理之下的,这是它的网站,上面明说了它的头面人物,会长副会长都是中共的政治局常委和政治局委员,全球统一领导的。每一个国家的“和统会”没有任何一个不是由中共放心的人来管的,它们的会长全是中共的人,它通过这个东西来控制。

“和统会”上面是统战部。统战部负责什么呢?维基百科对统战部的介绍,它们是怎么样管理。从内战时期中共夺取政权,很大一部分的“功绩”就是统战部搞的。这是现在统战部自己的网站,上面也说明它代管“和统会”、代管什么“黄埔同学会”等等机构。

“统战部”正式名称为中共中央统一工作部。虽然它的网站域名用的是大陆政府机构“gov.cn”后缀,但它是共产党的。所以直接是共产党在控制的,所以这边华人社团就是它们那样一层一层直接控制下来的。

那么它们怎么控制具体华人呢?第一,利益。包括我刚才讲的知青会会长许昭辉,当时他一直在吹嘘说,他回中国的时候,省领导来接待,警方开道。后来也做过知青会会长的孙晋福,这篇报导说他被特邀去参加江苏省政协会议,还有中共国庆上天安门,这是政治利益。他们在这里什么都不是,但到国内受到“皇帝”一样的接待。

再有,很多是商业利益。刚才范先生讲很多中文媒体为什么害怕,因为领馆一个电话后就不给你广告。还有恐惧。对当年的知青会,他们说:“这个人是民运的,那个人是法轮功的,有他们在知青会,那麽会不会就连累下次我们回中国拿不到签证,就不能回去了”“我们家人会不会因此受牵连被迫害啊”⋯⋯中领馆的人也会威胁:“你们跟他们一起在这个社团里的话,下次回不了中国”,甚至真的直接威胁你在国内的家人。

前一段时间大家也知道,我们民运人士是受到网上铺天盖地地攻击。包括盛雪受到攻击,那时有一些了解事实真相的人,在网上帮忙说了几句话,马上他们家里的人就打电话来了,说你不要再说话了,因为国安上门威胁来了。所以在我们(澳洲)这里的人也能够直接受到国内的威胁控制。这个是关于对于华人社区的控制,现在对华人社区的控制非常厉害。

中共对澳洲选举的干预

它们渗透与控制的不仅仅是局限在华人社区,它们也已经侵入到澳洲的政治体系里边来。

下面讲的也是我的一个亲身经历,这是第二个问题,对于澳洲选举的干预。

1997年我母亲处在病危,然后国内医院发了病危通知书。所以我得向领馆申请签证,领馆打电话叫我去面谈。一般人都不会被叫去面谈,结果我被叫去面谈。对方说“你是搞民运的”,问这问那,当然我不会跟他说,于是他就说:“你现在还不能回去,以后能不能回去不知道,需要等通知”。然后我回去等,等了半年,护照一直在他那里。然后到第二年我说我的护照还要用,不能一直被你扣著,才要了回去。

到1999年3月,澳洲州大选。当时我在读博士,我的一个朋友跟我说你帮帮我们这个团结党黄肇强(Peter Wong),然后团结党把我放在Hornsby区做候选人。

我不知道我是不是海外民运第一个参加民主国家议会选举的,有这个可能。这个图片是我当年参选的宣传资料。团结党当时不是只有华人啊,看这图片上,那时好些都其它族裔的。当时团结党的选举总监Knight就是以前州工党的秘书长。结果,领馆就派人去找Peter Wong,说为什么把一个民运人士放到你们候选人里边,你若是这样做的话,我们就动员华人社团不投你的票。

黄肇强当时慌了,这个图片(如下)是当时团结党在一家华人餐馆搞竞选活动,黄肇强就是那天找我私下说:“你能不能跟领馆做个保证,说你以后不参加民运了,然后作为交换,领馆给你签了回国。”

我说不行,这个交易我不可以做。我最多可以说跟你做个保证,就是我参加这个选举就是为了团结党的事,跟民运没关系。别的,我不能做其它的,我不能跟共产党妥协。

这件事情,我不是第一次揭露。但在公共场合向公众公开,还是第一次,我要让媒体知道。因为澳洲政府部门也从来不愿意把这些事情公开到民众那里去,公开到主流社会里。所以我们为什么希望这次活动有媒体来报导,希望能让澳洲的媒体和主流社会知道,确实中共它们在干预澳洲的选举。

它们(中共)现在推出它们的人做候选人参选渗透到澳洲政界了,包括西澳前任的华裔参议员,出来说六四枪杀是应该之类的话。

但是它们不仅仅限于华人,它们用各种手段对西人的政治家一样进行各式各样的渗透。包括对以前的澳洲总理霍克,当年他为六四事件流眼泪,但后来跟中国做生意,有了经济利益了。

他们跟政治家做生意给利益,或者是用性圈套,把这些人给控制住,这都是有的。这样的事情很多。我这里不点名,但讲两个例子。一个例子是州议会的,以前有个部长,从中国回来,对他的一个下属说:这个名字这个地址你跟她联系,是中国的,你把她办到澳洲来,就在你的部门给她安插一个某个级别的位置。这是干什么?就算她是你这次新遇到的情人,怎么过来不好,为什么非要安插到这个政府部门?所以大家可想而知。

不限于州那级,联邦也一样。有个以前的联邦高级部长,这他在出任联邦部长以前的事情。有一次他到中国去访问,还不只他一个人,还有另外的议员同去,在中国被中共下了圈套,然后从此就为中共说话办事了。

我不在这里透露他们的名字,不在这里透露消息来源,也不在这里透露除了我之外,还有谁——不论是个人还是机构——知道这些情况。

我只在这里说,人都是有弱点的,你中了中共下的圈套,还是可以同情你的,但是你不能因此就损害澳洲的利益、你不要出卖澳洲的利益。你现在还有机会,如果你自己出来改正,我相信澳洲人也会原谅你,但是如果你坚持着为中共做事情,那你损害的不光是你自己,不光是你的名声、你的政治生涯,你还损害了澳洲。中国人有一句话:“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做了这件事情总会有人知道。这是第二方面。(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叶梓明

评论
2017-07-22 11:4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