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澳洲研讨会 张小刚博士揭露中共渗透(下)

澳洲价值守护联盟举办研讨会,张小刚博士发言。(骆亚/大纪元)

澳洲价值守护联盟举办研讨会,张小刚博士发言。(骆亚/大纪元)

人气: 1432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07月22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报导)7月15日,澳洲价值守护联盟举办主题为“抵制中共在澳洲的红色渗透”研讨会,与会的专家、学者等人从学术研究角度或亲身经历来说明目前澳洲主流媒体揭露出来的中共渗透只是冰山一角,呼吁社会和政府要更加重视该问题的严重性,华裔要认清中共不等于中国,珍惜并守护好澳洲价值。

下面是澳大利亚的华裔张小刚博士在此次论坛上的发言的下半部分。(全文根据录音整理,演讲发言上部分连结:http://www.epochtimes.com/gb/17/7/21/n9450020.htm

中共通过孔子学院渗透并干扰澳洲学术自由

现在全世界有大量的孔子学院。我有一个证据,就是新南威尔斯大学有位西人教师,那个时候孔子学院刚刚到这里来不太久,他亲口跟我说的,“控制得很厉害”,他想采取一个台湾的教材,结果不让,一定要用中国大陆的。

还有很多其他学者也讲,他们写点文章,跟中共的意图不一样,他们的经费和去访问中国的签证都会受影响。所以他们确实通过孔子学院来影响澳洲的学术自由。

那么孔子学院是干什么的呢? 它哪来那么多钱呢?是中共教育部“汉办”拨的钱,这是政府部门。他们给多少钱呢?我在2013年就查到资料,是孔子学院总部公布的2012年财政报告,2012年是11.92亿人民币,而那一年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公布的数据,2012年希望工程募捐到的善款是4.24亿人民币,大家捐款还只有同一年孔子学院对海外投的钱的几分之一,就是说我们大家老百姓捐了这么多钱出去,还不够它们给海外孔子学院的钱。那这些钱是给到哪去了呢?

我这里又有孔子学院总部2016年的报告,这个是它的网址。你们可以看到,在亚洲他们建了215个孔子学院或者教室、在非洲是75个、在欧洲463个,有611个在美国,47个在加拿大,整个美洲加起来是715个,在整个拉丁美洲57个。在大洋洲,一共117个,其中有81个是在澳洲,33个是在新西兰。也就是说,它们总共在全球1,587个孔子学校跟孔子课堂中,有1,237个是在欧洲、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以及新西兰这些富裕国家,那中共是不是很富裕呢?他拿钱帮助富裕国家的教育?那中国的教育是不是好的不得了呢?

让我们看看这些图片,中国贫穷地区的小学是什么样子!去年有一个女士叫杨改兰,家庭太穷了,养不起孩子,孩子受不了教育,结果把自己的四个孩子全部杀死,她丈夫赶回来后自己也自杀了,像这样的事在中国层出不穷!

我们不说别的吧,中共有这么多钱支援富裕国家的教育,你能不能拿来帮助中国的孩子、中国的教育。我想,就算不说别的吧,就算不提孔子学院对澳洲的渗透与干预吧,就仅仅从同情这些中国穷孩子的处境来考虑,也应该要求它们把这些钱都拿回去救助中国的贫困孩子,连我们澳洲人都还想掏钱救助中国孩子呢!

所以,即便仅仅是从帮助中国那些贫困孩子这点考虑,我们也应该要求关闭和禁止所有在澳洲这些的孔子学院和课堂!

中共利用红色商人开路做统战、搜集情报

最后一点,鲍勃卡说没有证据说哪些个商人有中共的官方背景,但是我要提醒澳洲政府和社会一点:中共一贯利用商人来开路,给他们做情报工作、做渗透工作。现在我们看到的郭文贵自己说他跟国安有关系,中共也公开承认了他跟国安部副部长马建有关系,他给马建在做事,他说他是自愿的,包括他去见达赖喇嘛都是带着任务去的。

还有十几年前的赖昌星,也是他自己说的,他就是国安在编的,还有军衔。你生意做大了,中共就不会放过你了,要让你跟它合作了。所以中共网站百度上也明确承认,当年中共军委副主席张万年公开说:“以商养情,情商两旺。”这个不是现在才开始,我们澳洲也有过,有个叫胡杨的,大家都知道。中共从他们起家的过程中,一直就利用商人给他们开路做统战、搜集情报。

我自己家的亲身经历,我也是第一次在公开场合说。我父母都是30年代的老共产党员。但是我父亲出生在海外。还在四十年代,四六、四七年还在打仗的时候,叶剑英说华侨干部的岗位在海外,当时我父亲正在东北打仗,就被要求调去海外。我母亲是大陆出生的,不是华侨背景,他们两人化妆成商人出去。因当时还在打仗,战线过不去,中间还有坐船搁浅的故事,所以没去成,又回到东北。

等到大军南下,它们(中共)又组织一群人先在北京的统战部受训,据说当时还就住在毛泽东的隔壁院子,然后又再一次要被派出去。他们南下经过江西赣州,当时叶剑英正在那里指挥准备占领广东,于是叫他们广东干部不要出去,留下来帮他接收广东,结果我父母就又没有出去。

从这一个例子就可以看出,它们(中共)一直在不断地派人出去,而且还在它们还没夺取到政权之前就就在这样做。当然我们也算幸运,如果我父母当年出去了,我们子女也会非常糟糕的,因为子女要留在中国做人质。

文革后,我姐姐在暨南大学读书,当年那个学校曾是华侨办的,所以他们(文革后复校)这个时候大量收华侨学生,很多都有背景的。我姐姐一个同班同学,我出国的时候经香港还在她家里住过。她父母就是派到香港做间谍的,以商业名义开个商店。后来她父亲死了,文革以后,她母亲还想办法把那个生意变成自己的。这个例子就是他们通过商业做掩护。

还有1996年的时候,可能有些朋友还记得,当时,就在这个Ashfield,有个双尸案,还是我发现报警的,也是我姐姐一个同学王战美,也是同样背景。她父母好像是印尼归侨,然后再被共产党派出去做间谍,她的儿子、女儿被留在国内做人质,不能出去。这些都是有亲身经历的证据。

共产党用商人的名义去做间谍由来以久,所以我们必需要让澳洲主流社会意识到现在情况非常的危险,中共在这里的控制力,已经很严重。不光是在下面,其实一直上到最高层都有。现在(澳洲朝野)二个党,在ABC和菲尔福克斯报导出来以后,他们都期待或想办法让这个事情慢慢过去。我们不能让它慢慢过去,我们一定要让澳洲主流社会了解到,现在中共的渗透已经到非常、非常危急的时刻了。

再补充一点,对那些当年以担心被中共迫害的理由申请到保护签证的,但现在又去帮助共产党渗透和干预澳洲的那些人,我们要求澳洲政府取消这些人的公民身份、永久居民身份以及领取澳洲福利的资格。就比照澳洲政府现在对那些到海外参与ISIS等恐怖主义组织的澳洲人所实施的措施那样。#

责任编辑:刘毅

评论
2017-07-23 12:1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