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今天 我们还活着(1)

作者:艾玛纽埃‧皮侯特

研究指出,一项让忧郁症患者进入虚拟世界、翻转角色的新治疗,有助减轻忧郁症状。(fotolia)

    人气: 121
【字号】    
   标签: tags: , ,

战火间的猎人与猎物,携手面对人世的伪善。 犹太小女孩和德国大兵,生存直觉勾织出超越常理的羁绊。

【作者简介】

艾玛纽埃‧皮侯特(Emmanuelle Pirotte)
比利时电影编剧,本书为其首部小说创作。2015年《今天,我们还活着》出版后,一举获得多项文学奖,2016年更受到法国最重要的文学小说新人奖 Prix Edmée de La Rochefoucauld的肯定,2017年改编为电影。

<第一章>

面包片还搁在那父亲嘴边。大家都定住了,愣愣看着自己的热咖啡腾腾冒烟。街上传来一阵妇人的哭喊。哭声,尖叫声,马匹嘶鸣。

父亲起身开窗,狭小的厨房立即冻结成冰。他隔窗叫住一名男子,两人一问一答,街上一片喧哗嘈杂盖过他们的对话。

母亲跟两个儿子,马赛尔和亨利,沉默不语,静静看着荷妮。荷妮自己倒是快速再咬了两口奶油面包,毕竟她饿了。父亲关上窗,看上去仿佛老了十岁。

“他们回来了。”他以低沉的嗓音说道。

母亲在胸口画了个十字。

“该帮荷妮准备些什么。”父亲接着说。

“不!”母亲呜咽了一声。

母亲无法再看着荷妮,亨利也撇过头去,马赛尔的视线则还停在荷妮身上。父亲仍站在窗边,全身紧绷,脸色因为恐惧变得很难看。他盯着他太太看。

“你知道他们为什么把巴提斯给枪毙吗?因为他在地窖里放了几面英国国旗。要是放了一个犹太人的话……”

母亲示意要他闭嘴。“一个犹太人。”刚才有人说了这几个字吗?

母亲一直弄不清楚身为犹太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当犹太人很危险,她只知道这样。

荷妮在他们家待了快五个月,她应该有六、七岁,没人知道她究竟几岁。

荷妮有双只有在波希米亚人身上才看得到的黑色眼睛,让人觉得她有些怕生、容易受惊,又有点高傲、难以亲近。她那双眼睛时时紧盯着你,像要把人吞进眼里。当然,那也是双聪明伶俐的眼睛。

那双眼里有着急切的渴望,随时保持警戒,对一切感到好奇,仿佛对什么都了然于心……

他们一家有点怕荷妮,只有弟弟马赛尔不怕,他成天和荷妮在田野上奔跑。

九月的时候,大家欢庆重获自由,没人来接她。现在恶梦即将再度上演。

神啊,这怎么可能……还偏偏是在冬天。父亲开始焦躁不安。

“那些德国鬼子要来了,半个小时内就会到这里。皮耶森他们家一直知道这事。他们绝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一定会趁机告发我们。”

母亲知道他说的没错。在弥撒时,凯瑟琳‧皮耶森的嫌恶眼神,早已说明一切。

“来,荷妮过来。”父亲低声说道。

那孩子从餐桌起身,走到男人身边乖乖站好。

母亲感觉心脏在胸口蹦跳。这时眼见自己要与荷妮分开,她怎么就忽然慌了起来?她从未觉得自己真心喜欢这孩子。

她看着荷妮套上大衣,一双圆滚滚的小手在排扣里忙上忙下,父亲匆匆给她戴上毛球帽。这孩子很镇静,总是那么的镇静,却又时时绷紧神经,像张蓄势待发的弓,预备好要准确做出当下该有的行动和反应。

母亲见到这样的荷妮就心烦,但今天是例外。她突然站起身离开餐桌,消失在走廊里头,只听见她使劲吸气飞快地爬上楼梯。

“来,你们两个,快来抱抱她。”父亲说。

两兄弟从餐桌起身走向荷妮,哥哥亨利的脸匆匆擦过小女孩的脸颊,快要十一岁的弟弟马赛尔则是紧紧抱着她好久好久。最后荷妮轻轻推开他。马赛尔哭了。荷妮的目光深深潜进他眼眶,亲亲他脸颊,转身把手滑进父亲的手里。

母亲走进厨房,一手拎着一个小行李箱,一手拿着非常破旧的布偶;她把布偶交给了荷妮,亲了亲她的额头。父亲抓过行李,推开门,就这样带着荷妮走进酷寒之中,走进尖叫声里,走进了惊惶与危险。

大门啪地一声关上,留下双眼无神的母亲久久望着前方,她双手微举,稍稍摊开,悬在那,像个乞丐。她转身面向两个儿子,径自呢喃:

“她没戴手套。”

父亲见鬼般地拔腿狂奔,他使劲抓紧荷妮的小手,荷妮简直飞在他身旁,任凭凛冽的寒风抽打脸颊。冰天雪地里,混乱主宰着他们周遭的一切。

有个瞬间,荷妮与一位老妇人四目交会。那老妇人坐在两轮推车上径自哀叹,她夹在床垫与一叠空盆的正中央,怀里还有个仍在襁褓中的婴儿正在啼哭。

再过去一点,有对男女恶言相向,两人扯著一块印有提花纹路的床罩,互不相让。还有位母亲,口中哭喊著一个名字,惊惶失措地四处张望;其余的家人都在货车上等著离开这个村庄。@#(未完,待续)

——节录自《今天,我们还活着》/大块文化出版公司

责任编辑:杨真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每天带上枪,出门去巡视这黯淡的城市。这工作我做得太久,整个人已经和这工作融为一体,就像在冰天雪地里提着水桶的手一样。
  • 外星人的现象是个严肃的议题,特别是对今天的人类社会而言。这个严肃性,已经不仅仅在于考究有无外星人的存在,而是在于认识外星人对人类社会的庞大影响,以及它们对人类的真正企图。今天在博大出版社的不懈努力下,《外星生命大揭密》一书有幸出版了,可以系统的告诉读者外星人来地球的历史脉络、重要的外星人事件、陆续发现的相关证据,以及近来出现对外星人指证历历的“高级”证人。
  • 读美心惊胆颤地跟着站起来的男人和小狗走进书店。 男人说他的名字叫作“棚冲并”,今年二十六岁,是这家书店的老板。兴趣是从日本各个角落收集书——而且还是那种人称“幻本”的书。当这个兴趣继续升级,最后便开了这家书店。
  • 读美满脑子都是乱七八糟的念头,她继续往前走,一直走到绿色拱门的尽头。 视线范围内瞬间变成白茫茫一片——直到慢慢地习惯强光。 然后,读美瞠目结舌。
  • 暑假的第一天,星期日。 听说今年夏天将是近年罕见的酷暑,但读美总觉得好像每年都听到这句话,大概是气温一年比一年高吧!埼玉县北部的熊谷市今年貌似又刷新了最高气温的纪录,就连这个幸魂市似乎也受到这波热浪的影响。
  • 认识莎拉的人们去书店,都只是为了要找她聊天。然而,住在镇上的其他镇民或是附近区域的住民大多是一头雾水。怎么会这样呢?突然就出现一个游客,还有一家书店?他们需要很多不一样的店铺,但怎么会有人选择开书店?为什么要大老远从瑞典跑来开书店?
  • 一开始只是我这年轻女子的简单研究计划,也就是一九七四年的某个周末,我在西雅图中央图书馆搜集我出生时的资料,这个举动后来却带领我跨越一片又一片的大海,穿越一块又一块的大陆,接触一个又一个不同的语言,且花上许多时间理解我到底是谁,而造就我的一切因素又是为何而来。
  • 对很多人来说,我是神话的象征,是最神奇的传说,是一则童话故事。有人觉得我是怪物,是突变异种。我最大的不幸,莫过于有人误以为我是天使。母亲认为我是她的一切,父亲觉得我什么也不是。外婆每天看到我,都会想起过往失落的爱。不过,我的内心深处知道真相是什么,我一直都知道。
  • 培养语文能力与写作能力,不是看到有没有七十五级分的顶尖成绩,而是培养学生一生写作的素养!
  • 我在自媒体耕耘几年,并侥幸获得实验的正向回馈后,发觉自媒体品牌的成功离不开五个要素:品牌(brand)=利他(benefit)+重复(repetition)+ 艺术(art)+简洁(neat)+正派(decency)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