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今天 我们还活着(3)

作者:艾玛纽埃‧皮侯特

(摄影:Fotolia)

  人气: 166
【字号】    
   标签: tags: , ,

【接前文, 书摘:今天 我们还活着(2)

荷妮猛然觉得全身发寒,她紧紧抓住眼前的座位,牙齿开始格格作响。

乔装成美军的士兵还在前座交谈,吉普车驶进一条林间小路。荷妮感到焦躁不安,幸好他们还无法察觉到──还没有。事情一定要有个了结。必须如此。就是现在。

刹车戛然响起,吉普车打滑一阵之后停了下来。驾驶兵走下车,毫不客气地把荷妮抬离后座,将她放在一条隐没入林的小径上。

他从口袋掏出一把手枪,用枪托顶顶荷妮,强迫小女孩走在他前面;另一个士兵则走在他们后头。

林中只有他们踩在冰雪上的嘎吱声响。凛冽的寒风摇动树林,挺拔的松树林灌缓缓清扫天空。荷妮继续向前直直地走,她觉得异常口渴。

她感觉到那德国人的高大身躯就走在她背后,手枪也无疑是瞄准着她。

在逃过那么多次之后,真的就要死在这片树林了吗?

死亡究竟是什么呢?荷妮知道死亡意味着结束,是不可改变的,她也知道死亡的征兆有哪些,尤其是当死亡靠近的时候,她有能力感知,也有死里逃生的天赋……

但是这一次,终究是失败了。荷妮心想,这场游戏玩了好久好久,搞不好打从自己还是个宝宝的时候就开始玩了,最终还是输了。身后那两个高大的家伙,干脆就不要理了。荷妮真的好渴,她断然停下脚步,低身倾向地面。

士兵举起手枪。荷妮仍旧继续动作:她拾起一把雪,贪婪地把雪凑近唇边。她咬下一口冰晶,在嘴里融化成水,滑入喉咙。真好喝。荷妮继续向前走。

这孩子的动作,让走在队伍最后的德国人看得目瞪口呆。他已经很久没遇到这些要被处死的人了,不论是老人小孩,还是壮年成人,都一样,全都是没有面容的影子,注定要消失不见。

然而,这个小女孩不一样,他确确实实地目睹了她的存在:她吃了雪。她就要死了,自己也知道死期到了,竟然还吃雪止渴。

他注意到她的动作确实、迅速,毫无半点迟疑,近乎自然,宛如动物般灵巧流畅。

他感觉体内有某种东西搅动了起来,在他胸腹之间,像是微小的颤动,又仿佛是种既轻柔又暴烈的推挤。这感觉好熟悉,仿佛他还在那片广大的树林里,还置身于那时的日子里。

那名持枪瞄准荷妮的士兵大叫一声:“别动!”吓得一只乌鸦惊惶呱叫。

荷妮僵住不动,一直抓在左手里的布偶也因松手跌落。她的心脏怦怦直跳。为什么他要这样大喊?

士兵再次举枪上膛,瞄准这孩子的头。荷妮看着自己呼出的气息凝结在冷冰冰的空气中,一想到脚边那倒在雪地里的布偶就想哭。可怜的普洛!马上就要变成孤儿,独自被丢在寒冬里。

德国士兵无法扣下扳机,他挪动脚步,退出小径,站在离小女孩四、五公尺的地方,紧紧瞄准她的太阳穴。另一个站在小径后头的士兵,看见他的手臂在颤抖。

“让我来。”他烦躁地说。

他掏出手枪,对准小女孩。她什么都不是,只是一个没有容貌、注定要消失的背影。子弹上膛。

荷妮心想,这个士兵现在究竟在想些什么?这个持枪要杀她的士兵,不是原来那个,是另一个──那个走在后头的士兵,那个曾在车上与她四目交会、有着低沉嗓音的士兵。她想要再见他一面,想要他再见她一面。

荷妮便在原地缓缓转身,她的视线接上他的目光──那是一双澄澈又冷酷的眼睛。突然,他眼里闪过一丝诡谲的光亮,瞳孔放大。

德国人开了枪。荷妮一惊,闭上眼睛,等她张开双眼,只见另一个士兵满脸惊愕地倒在雪里。荷妮花了一些时间才明白自己没有中弹。

她看着被击倒在地的男子,再回头看向开枪的那个人──他似乎跟她一样讶异。他撑着手上的枪,盯着荷妮看,她全身沾满了倒地士兵的血。

枪声还在冰冷的空气中回响。德国士兵似乎无法摆脱这孩子的目光。最后,他转过头望向别处,收起枪,转身往吉普车的方向走去。

荷妮捡起脚边的普洛,跑着追上德国士兵。两人回到车边。士兵跨过车门,启动引擎;荷妮即时跳上前座。吉普车在一团飞雪中疾驰而去。

现在该怎么办?要去哪?而且还要带着这个自己转身追来的女孩。她知不知道自己正跟着要杀她的人跑?

这种难受的情节,只会发生在电影里,现实中没有人会这样做,更别说是犹太人了。而且在这之前,她还在那边吃雪!

他看了她一眼,她视线直直看向前方,挺着下巴,双眼因冷风而眯了起来。

溅在她脸上的血迹已干,鬈曲的黑发随风四处飞舞,看来像个年幼的蛇发魔女。该死的小鬼。

至于那个一脸茫然倒在林中、八成还死不瞑目的家伙,叫作弗朗茨吗?

不对,是汉斯。

一个十足的蠢货。

谁还相信德国的胜利在即,以为帝国能够长存千年,全心仰望那崭新的黄金年代到来,谁还会相信这些空话。

他杀的是汉斯,而不是那个小女孩。他无法理解为什么会是这样。扣下扳机之前,他的手臂稍稍偏了一点,然后子弹就卡在汉斯的双眼之间。@#(节录完)

——节录自《今天,我们还活着》/大块文化出版公司

责任编辑:杨真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当他活过了父亲的年纪后,终于愿意正式面对这个曾令他不耻、伤害他极深的父亲。《爸爸没杀人》是傅尼叶从童年记忆中搜寻父亲的身影,重新为父亲拼贴的感人画象。
  • 即使生了病,即使才刚经历那椎心刺骨、痛苦不堪的化疗,但小馨仍没放弃学习。这也像是让我吃了一颗定心丸,我在心里告诉自己,也许,试着让小馨重回学校,并不是太不理智、太冲动的决定。
  • 4月15日和4月17日,这两个相距很近的普普通通的日子,迄今已经过去了整整三十年,对于我的后半生却具有很大的影响。
  • 这是一本关于“坚强”的书,讲述阅读如何让生命变得鲜活,知识是如何改变人的命运,和家庭的力量能如何支撑孩子实现自己的梦想。
  • 自由时报记者王珮华/专题报导有没有想过,在网路上爬格子也可以赚钱?在Web2.0网路技术与概念下,专业与文笔被肯定的达人,都可以在网路上赚到稿费。
  • 第二章 地狱之旅

    墓穴里黑暗潮湿,
    射不进一星亮光。

  • 书摘﹕《悲怆的灵魂》(一)
  • 在那辆“公爵王”轿车的引导下,押送袁红冰的白色中型客车载着十多名秘密警察,开出站台,然后,沿一条坎坷不平的道路,向西北方疾驶而去。路旁低矮、破旧的房屋顶部的黑灰色瓦片,布满暗绿色的霉迹;黑洞般歪斜的门边,一个个身材矮小而枯瘦、面色灰白或者枯黄的人,目光呆滞地望着从云层间渗出来的惨白阳光;路两边污水沟中发出的腐烂老鼠尸体般的臭味儿,似乎将空气都染成灰褐色。
  • “红色恐怖”这颗从毛泽东的权力私欲和共产党专制政治理论中垂落下来的巨大血滴,很快就在中国政治的台布上扩展开来,染红了社会生活的每一个角落。许多人在红卫兵惨绝人寰的酷刑下死去,更多的人在精神和肉体的折磨下,走上了绝望的断崖。人性在肮脏的血污中受到践踏,而兽性则披上了共产主义的金色长袍,在太阳上作魔鬼之舞。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