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过于喧嚣的孤独(1)

作者:赫拉巴尔(捷克)

璞玉藏于矿石之中,必须经过切割才能显现;而显现出来的玉石,不经过琢磨依然无法成为精美的器具或饰品。(fotolia)

    人气: 73
【字号】    
   标签: tags: ,

三十五年来我用压力机处理废纸和籍,三十五年中,我的身上蹭满了文字,俨然成了一本百科辞典──在此期间我用压力机处理掉的这类辞典无疑已有三吨重,我成了一只盛满活水和死水的坛子,稍微侧一侧,许多蛮不错的想法便会流淌出来,我的学识是在无意中获得的,实际上我很难分辨哪些思想属于我本人,来自我自己的大脑;哪些来自书本。

因而三十五年来,我同自己、同周围的世界相处谐和,因为我读的时候,实际上不是读,而是把美丽的词句含在嘴里,嘬糖果似地嘬著,品烈酒似地一小口一小口地呷著,直到那词句像酒精一样溶解在我的身体里,不仅渗透我的大脑和心灵,而且在我的血管中奔腾,冲击到我每根血管的末梢。

每一个月,我平均用压力机处理两吨重的书籍,为了找到足够的力量来从事这项神圣的劳动,三十五年中,我喝下的啤酒就是灌满一个五十米长的游泳池,就是灌满一大片养圣诞鲤鱼的养鱼槽,也绰绰有余了。

我在无意中有了学问,现在我确知我的大脑是一堆被压力机挤压得严严实实的思想,一大包观念。我掉光了头发的脑袋是灰姑娘的核桃。我相信在那样的时代,当一切思想都只记载在人的脑海中时必定格外美好,那时倘若有人要把书籍送进压力机,他就只得放入人的脑袋。

然而即使这样也无济于事,因为真实的思想来自外界,犹如容器里的面条,人只是随身携带着它而已,因此全世界的柯尼阿什们焚书是白费力气,如果书上记载的言之有理,那么焚烧的时候便只会听到书在窃窃暗笑,因为一本地道的好书总是指著别处,而溜之大吉。

我买过一个计算器,能加减乘除,还能开方,一个不比小皮夹大多少的小玩艺儿。我曾壮著胆子用起子撬开它的后盖,不胜惊异地发现,里面除了邮票般大、十张书页那么厚的一个小方块之外,便只有空气了,满载着数学变化的空气。

当我的目光落在一本有价值的书上,当我一行行阅读这些印刷的文字时,这书留下的也唯有非物质的思想而已,这些思想扑搧著翅膀在空气中飞,在空气中滑翔,赖空气生存,回归于空气,因为归根结柢一切都是空气,正像教堂里的圣餐,既是基督的血又不是。◇#(未完,待续)

——节录自《过于喧嚣的孤独》/大块文化出版公司

责任编辑:杨真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正在读拉丁文。我已经读好几天了,未来几天也要继续读下去。补考时间是下星期二的第七堂,再不及格就要被当掉了。
  • 上星期五晚上,我们拉麦芽糖吃,是我们佛格森楼的舍监请所有没回家过节的同学吃糖。我们一共有二十二个人,大一、大二、大三、大四生和乐融融聚在一起。
  • 我已经把你的模样想得差不多了,也觉得挺满意的,可是一想到你的脑袋瓜,我就卡住了。我决定不了你的头发是白的,黑的,还是白黑灰混杂在一起,或者是一根头发也没有的秃头。
  • 大学真是最大、最令人摸不着头绪的地方,我一走出宿舍房间就迷路了。等我不觉得这么混乱的时候,再描述给你听,到时也会说说我修的课。星期一上午才开学,现在是周六的晚上。可是我想先写一封信,我们彼此也好认识认识。
  • “他是我们所有董事中最富有的一位,孤儿院的经费多亏他大力支持。我不便说出他的名字。他特别要求绝对不可以说出来。”
  • 古德瑞奇没等别人邀请,就径自安坐在真皮办公椅上,仔细打量起办公室内的摆设。四周墙壁的书架上摆着一排排古老书籍,办公室的中央矗立着办公桌,旁边有一张胡桃原木的会议桌,和一张别致的小沙发,整体呈现出一种奢华的风格。
  • 培养语文能力与写作能力,不是看到有没有七十五级分的顶尖成绩,而是培养学生一生写作的素养!
  • 第二章 地狱之旅

    墓穴里黑暗潮湿,
    射不进一星亮光。

  • 书摘﹕《悲怆的灵魂》(一)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