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十八年风雨 走过九九年七二零”系列报导

从天安门到埃菲尔铁塔 法轮功学员720传真相

孙女士在法国向中国大陆游客讲法轮功真相,发放给他们真相资料。(关宇宁/大纪元)
人气: 117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7年07月29日讯】(大纪元记者关宇宁法国报导)游客只要来巴黎,一定不会错过埃菲尔铁塔。无论登临这座“法国首都的瞭望塔”,俯瞰令人叹为观止的巴黎市容,还是坐在铁塔脚下的草地上,悠闲地望着塔尖上飘过的云,这里都有着浓得化不开的巴黎气息。

埃菲尔铁塔有一个传说:无论你在哪里,无论何时,假若你愿意回头看,我会一直在守候。如今,印证这句浪漫语的除了铁塔,还有铁塔下一群善良的人们──法轮功学员。他们经年累月、无论风雨,都在这里守候。为的就是讲述一句真相,送出一份祝福。

法国法轮功学员孙女士就是这样,从中共1999年720镇压法轮功开始,她走上了天安门,之后来到法国,就在埃菲尔铁塔下守候了多年,向海内外民众广传真相。

幸遇大法 解开人生疑惑

“我是1998年11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来自河南郑州的法轮功学员孙女士回忆当初得法前的心路历程,“从高中起我就对人生产生很多的思考,人为什么活着?活着的意义是什么?一直在追寻这些答案。后来我上大学、工作、结婚,有了家庭和孩子,但内心仍是苦恼的,觉得很茫然。”

找到答案的机缘悄然来临,但一开始孙女士差点错过。1998年时,她住的小区里已有不少人修炼法轮功,包括她的父母和邻居,但她觉得气功是老年人的事,所以没在意。

一次,小区里放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师父1998年在世界各地讲法的录像,一天晚上闲着没事,她就和母亲一起去法轮功义务辅导员家里看录像。

孙女士听到录像里讲:遇到任何矛盾你都要找自己,两个人发生矛盾,第三人看到了,你都要找找自己,为什么这事让你看到了。她说:“我一听到这,突然觉得心里豁然开朗。”

录像里李洪志师父还提到:你感觉自己的话是为对方好,但为什么对方听到后会生气?是因为你话里有想保护自己的东西,不想被伤害,维护自我的东西,对方接收到了话背后的信息,所以就生气了。

“那时我和我先生经常闹别扭,有时甚至互不说话。听了师父的讲法,我忽然明白了问题出在哪。”从那一天起,孙女士知道自己找到答案、找到师父了。

第二天开始,她白天在家学《转法轮》,晚上去辅导员家看师父讲法。学《转法轮》时,孙女士读到,当你决心要修炼时,那一念就像金子一样闪光。当时她就说:“我也要修炼!”从那时起她真正走入修炼了。

回忆起当时的情景,她的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从此以后,她就按照李洪志师父教导的“真、善、忍”宇宙法理指导自己修炼,家庭也越来越和睦了。

孙女士在法国向中国大陆游客讲述法轮功真相。(关宇宁/大纪元)
孙女士在法国向中国大陆游客讲述法轮功真相。(关宇宁/大纪元)

迫害降临 走出去为大法说句公道话

然而,孙女士修炼没多久,中共对法轮功的骚扰就开始了。1999年4月25日,一万名法轮功学员去中南海和平上访,孙女士也知道了此事,那时她还是新学员,也就没有去。

但从后来的广播中,她能感到有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尽管报纸上还说“不限制法轮功修炼,群众有炼功自由,信仰自由”,但孙女士发现,她所在的炼功点上时常有陌生的面孔出现。

1999年7月20日,中共江泽民集团开始了对法轮功的全面镇压,在全国各地抓捕了大批法轮功学员。孙女士选择走出来,为大法说句公道话。

她回忆道:“7月21日,我们和往常一样在炼功点炼功,后来得知当地的辅导员被抓了,炼完功,学员们就商量一起去河南省省委信访办上访,觉得政府一定是不了解真相,搞错了。”

到了信访办,工作人员要求法轮功学员们登记名字及住址等信息。本着对政府的信任,他们都登记了真名,还给那里的工作人员讲自己炼功后的受益情况,要求赶快释放被抓的辅导站站长。

7月22日,中国大陆所有的电视台、电台和报纸开始铺天盖地地诽谤法轮功,从那时起,全国各地都有法轮功学员去当地政府或北京上访,要求释放被抓的法轮功学员,停止那些造谣宣传,还给学员自由炼功的环境。

当初在信访办登记的真名实姓,后来成了全面镇压的工具,连学员的家人也被牵连。“从那以后,我家就经常被警察骚扰。”孙女士说,“我先生不修炼,但警察经常去我先生的工作单位给他施压,他的正常生活和工作遭到了严重的骚扰。”

随着迫害升级,孙女士的家人也非常担心,因为他们知道共产党的株连政策。法轮功学员家的孩子不能参军,工作、上大学等方方面面都受到影响。孙女士说:“我的公公婆婆都是经历过文革的人,知道共产党的邪恶,所以他们非常担心孩子的前途。”

去天安门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

1999年7月23日早上,为了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孙女士与学员们一起继续在炼功点炼功,结果派出所的人直接将学员们抬离炼功点。1999年11月,孙女士再次到户外炼功,结果被捕了。

“当时我已经怀孕,就这样还是被关押了十几天。2000年3月,因为中共召开人大会,学员们联名上访,我又被关押了一天。”

在上访和联名请愿信都无果的情况下,孙女士和同修们决定去天安门广场请愿:“那时就感觉既然大家没有说话的地方,只能去天安门广场了,在那里发出自己的呼声。”

孙女士第一次去天安门是在2000年6月20日左右。“那时我已是怀孕后期,离孩子出生只有10天了。去天安门打开横幅后,警察很快冲过来,把好几个人都推倒了。我们被带到天安门派出所。”

当时有个警察推孙女士,另一个同修就指着那个警察说:“你不准动她!”警察就吓得不敢推她了。后来警察就请示问:“这有一个孕妇,怎么办?”得到的答案是:“哪远给她扔哪去。”孙女士就没被关进派出所。

之后她又回到天安门广场,遇到别的同修,就在天安门广场一起炼功。一会儿警察又来了,其中有刚才的警察,就没抓她,而是抓走了另一位同修。

身怀六甲还冒险去天安门,难道孙女士不怕影响到胎儿吗?她怀这个孩子之前有好多年都有习惯性流产,一直无法再次怀孕,但修炼了法轮大法以后,身心受益的她终于怀上孩子,她说:“当我学大法修炼以后,我相信这个孩子一定会顺顺利利地来到世界上,健健康康地成长。”

为什么孙女士有勇气冒着生命危险去天安门呢?她还记得自己当时的心情,已将生死置之度外:“我希望到天安门广场上说句心里话:‘还我师父清白!还法轮大法清白!法轮大法好!’去天安门之前,我感到有一种巨大的力量促使我一定要去天安门喊出我们的诉求,去告诉他们‘法轮功还在!’”

几次被抓 被迫与骨肉分离

然而,骚扰、抓捕没有就此停止,孙女士讲述自己的惊险经历:“孩子出生不到十天,警察就到家里来骚扰。那时生活已经处于时时被监视的状态,随时都可能被抄家。”

孩子半岁时,2000年12月31日,孙女士第二次去北京天安门请愿,在警察抓捕过程中,她成功逃脱。从北京回郑州后,当地国安知道她曾去了北京,将她和婴儿一起劫持到洗脑班,想强迫她放弃法轮功。她又非常智慧地从洗脑班走了出来。

为了躲避警察的抓捕,孙女士不得不和嗷嗷待哺的孩子暂时分离,她说:“因为警察随时都会来抄家,为了安全,我被迫在外面租了房子,不能回家,儿子交给公婆照顾,不能接受我的正常哺乳。”

后来孙女士两次被非法劳教,被迫与年幼的孩子骨肉分离,“第一次是在2001年7月6日,儿子满一岁时,我被非法劳教了两年半;儿子上小学一年级时,我第二次被非法劳教两年,孩子就这样被剥夺了享受母爱的权利。”

孙女士含着眼泪回忆道:“孩子早上去上学,都不晓得下午是否能有妈妈来接她,可能妈妈又被抓走了。当我被释放回家后,儿子对我说,‘妈妈,那时我上学,常常望着天空,对着天空说,妈妈你快回来。’”

在孙女士第一次被劳教时,她的大女儿也刚上小学,女儿常对着窗户喊:“妈妈你快回来。”“在这个过程中,两个孩子确实承受了很多。”说到这,孙女士的声音哽咽,眼泪掉了下来。

孙女士很爱自己的孩子和家庭,可是在中共迫害正信铺天盖地的谎言下,她还是无法选择沉默,哪怕知道自己面临被抓的危险。

她平静又坚定地说:“那时知道出去炼功会被抓,但法轮大法是正法,在修炼中,我身心受益了,我知道大法好,知道电视上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假的,如果我不站出来,不修炼的人更不知道真假了,更多的人会被谎言蒙蔽。我要尽我自己最大的能力站出来说真话,尽管这意味着被关押,失去正常的生活。”

来到法国继续讲真相

多年来,孙女士虽然不断搬家,但一直遭到警察的骚扰和抄家。后来她在2014年12月有机会来到法国。在法国,她继续向中国大陆游客讲真相,真心希望帮助同胞认清中共的谎言,脱离它,免受中共的牵连。

孙女士在埃菲尔铁塔下的战神广场上炼功。(关宇宁/大纪元)
孙女士在埃菲尔铁塔下的战神广场上炼功。(关宇宁/大纪元)

在法国巴黎埃菲尔铁塔下,常年都有法轮功学员给来往不绝的中国同胞讲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和学员遭受的非法迫害,也劝说中国同胞“退党、退团、退队”。

孙女士2014年来到法国后,干脆就把家安在了埃菲尔铁塔附近,方便来这里讲真相,劝“三退”。

她说:“被中共蒙蔽的中国人是真正被中共迫害的人,我们希望他们能了解真相,与邪党划清界限,天灭中共那一天,咱们这些无辜、善良的中国人都能保平安。”

她希望来到法国的中国同胞都能感悟到法轮大法的美好,也能感受到在这个自由社会中,信仰和言论的自由都是受到保护的。

虽然讲真相的过程不总是一帆风顺的,也会遇到不理解的游客,但是孙女士仍会继续善意地告诉他们真相,希望他们能明白。#

责任编辑:王亦笑

评论
2017-07-29 4:0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