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零工经济”创造低入阶层加剧社会分化

参与者担风险无退休金保障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07月03日讯】(大纪元记者肖婕澳洲悉尼编译报导)目前,越来越多的澳人选择打零工过活。而悉尼科技大学(UTS)研究未来职业的学者表示,这类“零工经济”将重要运营风险转嫁给了自由职业者,他们各方面工作待遇无法得到保障,长此以往,澳洲将面临着社会阶层分化的风险。

与以往打散工的形式不同,新兴的零工经济是指通过网络招募自由职业者,签订临时合同完成工作的一种经济形式。共享搭车服务公司优步(Uber)、食品外卖服务公司Deliveroo、工作外包网AirTasker和民居短租网Airbnb等,都是利用零工经济来运作的。

这种零工比全职工作更好找,更灵活。相对全职工作来说,有更多澳人开始进入零工经济领域,通过网络或各种软件提供的临时工作赚钱谋生

澳洲广播公司报导,悉尼科技大学未来职业研究部主管凯恩(Sarah Kaine)认为,这种经济形式会让“社会付出代价”。因为通过这种方式运作的公司将部分重要运营成本转嫁给了自由职业者。

例如,提供搭车服务的优步公司本身并不拥有车辆,提供住宿的Airbnb短租平台自己没有一间旅馆。转嫁成本的同时,这些公司也就把风险转移到了自由职业者身上。“这种风险的转移,我认为是最值得担忧的因素之一,” 凯恩说。

而这些风险体现在自由职业者身上就是工作条件、待遇和退休金得不到保障。对于政府来说,税收也会受到影响。如果这群无法攒够退休金的人群持续扩大,政府也会背上沉重的福利金负担。

凯恩说,最初人们认为,零工经济是一种撼动现有行业的颠覆性技术,并为参与者提供了灵活的工作方式,但现在人们对零工经济的批评越来越多。

因为签订临时工作合同的自由职业者被视为“合作者”,而非雇员,他们无法享受雇员待遇,如最低薪水标准和退休金。因而他们的工作条件和收入无法得到法律保护。“如果我们有越来越多的人由于不被雇用而无法积累自己的退休金,那等到他们退休的时候,别人将不得不承担起帮助他们的责任,” 凯恩说。

凯恩在她的最新研究中采访了60名通过零工经济赚取收入的人。“他们喜欢其中的某些方面,但他们也能意识到自己只是在一系列低薪工作中做选择,”她说。“所以,现状是他们明白这不是一个拥有众多选择,并且可借此获得真正好工作和职业(的机会)。”

许多打零工的人对无法积攒退休金感到担忧。凯恩说,新州工会最近和工作外包网AirTasker达成了一项最低工作待遇协议,但未能从根本上改变问题。因为这只是建议性工资标准,而不是强制性的,既无保障也未经立法,因此无法监管。

她提出,如果每个零工网站平台都致力于改善工作条件,对自由职业者、临时雇主和消费者进行监督,排除那些拒绝提供最低工作待遇标准的人,这一领域才会有所改善。

去年,有三分之一的澳人使用零工经济平台赚取收入,而美国有40%。而大学毕业生们也开始通过这类平台找工作。

责任编辑:瑞木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