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清元:活摘器官罪行的急先锋

人气: 156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07月06日讯】据自由亚洲电台6月27日报导称获悉,中共中央前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罹患肝癌申请保外就医,已获得有关当局批准,并在辽宁省大连市棒棰岛接受治病。

报导称,据海外一名接近薄熙来家族的人士6月27日,对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证实上述消息。

奥地利《标准报》国家新闻社2012年8月16日报导称薄熙来在大连市的人体标本厂牵连出数千例活摘器官案,以及薄家与掌管公安武警系统的中央政法委周永康的利益链。

美国《纽约邮报》2014年8月9日以《中共长期从政治异议人士摘取器官的历史》为题报导了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一事,并披露,薄熙来和德国人冯哈根斯的“尸体加工厂”也有参与。

另外,香港《苹果日报》2012年10月4日点名指,薄熙来夫妇直接插手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以及贩卖器官、尸体牟取暴利。

美国调查记者Ethan Gutmann2012年在《全球事务》杂志上发表了一篇题为《苦痛的摘取:中国器官“捐献”的梦魇)》披露,法新社、香港《苹果日报》均报导了薄熙来、谷开来在大连时期,就开始涉及贩卖器官及尸体。

时至今日,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已经赤裸裸地曝光在全世界,即将全面曝光在中国人民面前。薄熙来的生命或正在走向终结,他“活摘器官罪行的急先锋”的罪恶身份却留在了历史。

1,两证人证实薄熙来治下的省市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大纪元报导,中共前党魁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后,时任大连市委书记薄熙来率先在大连开展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勾当。

大连的法轮功学员孙录操2002年被关押在大连看守所期间,亲耳听闻了可怕的器官摘取。一位同监室的犯人通过窗口发现了一个可怕的秘密:“原来杀人就像杀猪一样,摘人的肝、肺就像摘动物的肝肺一样。”于是其他犯人也攀上窗口去看,也证实了旁边小白屋里一个杀人摘取器官的勾当。

薄熙来2000年12月任辽宁代省长,2001年2月到2004年2月任辽宁省长,孙录操亲耳听闻大连活摘器官的罪恶,就是隶属于辽宁省。

从大陆来美国的江莉也讲述了他父亲江锡清被中共重庆当局活摘器官的惨状。他父亲是前重庆市税务局员工,因修炼法轮功于2008年5月被非法抓捕。

2009年1月27日,重庆的法轮功学员江莉和家人去重庆市西山坪劳教所探望父亲,当时父亲还“好好的”,但第二天,突然接到父亲去世的噩耗。

在殡仪馆,江锡清的儿女发现,冰柜中的父亲居然是热的。他们惊呼:“我爸没死,还是活的!”“快救我爸爸”。然而,警察不顾亲属的苦苦要求,把他们推出冻库。最后,在家属拒绝签字的情况下,将江锡清老人强行火化。

2009年3月27日中午,重庆市检察院下属第一分院的处长周柏林对江锡清的家属表示,她父亲的整个内脏器官被提取作了标本了。后来,江莉将这段录音带到海外,证实父亲被摘除器官。

江莉的父亲被活摘器官,当时主政重庆的也是薄熙来。薄熙来从2007年11月至

2012年3月任重庆市委书记。

2,恐怖的尸体加工厂

薄熙来当上辽宁代省长后,新建扩建了沈阳马三家劳教所、龙山教养院、沈新劳教所等,专门接纳全中国各地因为不报姓名而无法遣返的法轮功学员,为活摘器官及尸体加工厂提供大量的人体来源。薄熙来夫妇指使手下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后,还把法轮功学员的尸体作为人体标本,赚取黑财。

薄任大连市长期间,亲自审批注册的大连“冯哈根斯生物塑化公司”,公司老板德国人冯哈根斯更获颁荣誉市民称号。该公司在王立军事件后人去楼空,已不存在。

来自中国朝鲜族的李先生,曾经在韩国曝光了前大连尸体加工厂的一些恐怖内幕。他说,他曾经在那里工作了一年半,在那段时间,他了解到尸体加工的恐怖流程,以及薄熙来及其妻薄谷开来牵扯其中的黑幕。

李先生说:“这都是真的,我可以作证,我负责肝脏那块加工组装。这个人体标本的确是用真人做的。”“别的我不知道,但是这个我真知道,因为我2004年开始在这儿上班上了一年半。自从薄熙来一抓起来,这个工厂就关门了。”

“这是薄熙来去德国的时候,知道了这个(尸体加工)有暴利可赚,才引进到中国的。”李先生还表示,德国人的一家尸体加工厂当时想在大连建这个厂时中国政府不批,就是通过薄熙来的媳妇(谷开来)找到薄熙来,才在大连办的。薄熙来被抓起来后,这个工厂就停工了,就说出事了,之后人都跑了。

“我在医学院毕业,所以我进了这个会社(尸体加工厂)。所有的员工全是医学院毕业的,不是医学院毕业的不要,一般人在那儿(精神上)受不了。”

“有的尸体是孕妇,你知道吧?有一个车间是尸体处理,在这儿先泡。太不尊重人了。你可以什么都不信,但是最起码要相信人是有尊严的,死的人也是有尊严的。(可是尸体在)那个大池子里边跟猪一样泡,那里边全是福尔马林药水。死人泡完了之后抽油,把人体内的水分和油全抽出去,完了打化学那个(药物)。”

“那一个大池子一次泡4、5个人(尸体),好的标本是两个人一个池子,不好的有4个人、5个人一个池子。这还不算呢,等到最后从半成品到成品的时候,那时就不像人样了,就像塑料一样,无色无味。”

“一个月加工多少尸体?你知道那货柜车吗?一次就进4、5个(辆),那里边装的全是尸体,都是用塑料袋装着。我要是有偷拍的机会,我就专门给那个《大纪元时报》提供。”

李先生说,这些尸体全部是通过非法手段运进来的。“这个工厂外人不让进,全部戒严。”“我们的手机都得交上去,他怕用智能手机私自照相,怕泄密。这个人体工厂在人权上讲是侵犯人权的呀!”

3,系统性犯罪

活摘器官罪行是由江泽民亲自下命令发起,薄熙来为先锋,渐渐演变为整个国家机器的系统性犯罪。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简称“追查国际”)做了大量的直接的调查,全国30多个医院做器官移植的医生,直接承认他们所用的就是法轮功学员的器官。

“追查国际”发言人汪志远说,“你像上海长征医院那个器官移植的医生,问有没有炼法轮功的这种,他说我们这儿都是这种。解放军307医院肾移植联系人陈强,直截了当地讲官方、警方、监狱一条龙在运作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还有锦州中级人民法院,说他们还能提供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就看出价的多少,条件好不好。”

汪志远说,“通过十年,我们积累了大量的证据。到目前,我们直接公布的录音就有90个,这里包括现任和前任的五名政治局常委、一名政治局委员、中委副主席、国防部长、卫生部长,还有省一级的政法委官员,还有活摘现场的警卫,还有全国30多个医院器官移植医生的录音。同时,我们还公布了2,000多个资料的证据。”

调查员们还发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现象。很多电话调查的医院和法院人员,在谈到贩卖法轮功学员的鲜活器官时,就像在做一个常规的生意,直截了当,有恃无恐。堂而皇之地贩卖起活人器官,却不担心来自良知与法律上的谴责。

“中共对法轮功学员活摘器官,不是单纯地取器官卖钱牟利的问题,也不是一个正常的器官移植的问题,它是对法轮功学员实施一种极端的酷刑”,汪志远分析道,“通过这种方式,达到想从肉体上消灭法轮功这个群体。也不是简单地为了利益。但是,它用这个巨大的利润和利益来刺激参与活摘的凶手。”

加拿大前亚太国务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资深调查记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和加拿大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曾经联合在华盛顿发布报告,2000年至今,中共活摘器官可能高达150万例,这些器官的主要来源是法轮功学员。

薄熙来之流恐怕已经没有赎罪的机会。而其他迫害法轮功特别是活摘器官的参与者,停止一切犯罪活动,尽早地向“追查国际”等组织坦白交代自己所犯下的罪行,收集他人的罪恶和证据,恐怕是生命的唯一出路。任何隐瞒与托词都是自欺欺人,人类历史上最为严厉的审判的大幕即将拉开,是坐在被告席,还是作为证人出庭,一念之差,天壤之别。

责任编辑:萧明

评论
2017-07-06 10:0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