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主题(2):独行侠的美梦

作者:李桐

漫步沙滩,迎著冬季的寒风,咸咸的味道中,却透著很多的喜悦。(fotolia)

    人气: 73
【字号】    
   标签: tags: , , ,

一场大雪过后,店里的客人很少。看着窗外皑皑的大雪,在洁白的天地之中,我的灵魂像是出窍了一般。

凝神中,大雪明明是白色的,而我看到的却是透著辉光的蓝色。那蓝色让我在一个隆冬的季节想到了大海,一望无际的辽远宽阔。

心中忽然闪过一念,很想去看看大海,整个夏季都在店里工作,所有夏日的美丽风景都错过了。

于是工作结束后,趁著周末时间,买了火车票。在一个不是旅游的旺季,踏着冰雪向大海出发了。

旅途很愉快。在火车上还作了一个很美的梦。梦中,好像是在很久很久以前,我是一个女王。而我的身边有八位高大的神仙,在守护我。由于天人大战,我的王国被摧毁了。这八位神仙就护送我到了一座海岛上……

我从沉沉的睡眠中醒来,方知是美梦一场。卢生因为等一餐黄粱,留下了千古传扬的黄粱美梦。我是坐火车去看海,将来我也会留下一段梦的文化吗?

上午11:30下了火车,遂即直向大海进军。很久很久已经没有听到海浪的声音了。漫步沙滩,迎著冬季的寒风,咸咸的味道中,却透著很多的喜悦。

这宁静的时光被一通电话打断了。同住一个公寓的友人说:“你怎么跑那么远?难道相亲去了?”

我被问的摸不着头脑。我说正在海边看风景呢?

友人问:“你什么时候回来?”

我说:“今晚7点的火车。”

友人好像很紧张的说:“你先等等啊。我给你联系一个人。在上火车之前,你先到他那里休息一下。”

好奇怪。我又不是温室里长大的花。每日奔波,我带着一脸的疲惫回到寓所,友人都没有一句安慰的话。现在,我只身一人到海边,他们倒是为我紧张了。我是“独行侠”,天生的侠客气质,友人的这通电话,倒是把我惯成娇女了。

飞速的信号,传来一串的数字。友人说现在就打这个电话,那头有人接你。

我很老实的按著友人的话去做,一连打过去几次,都无人接听。

随缘的人,不会强迫自己做一些额外的事。此次旅行的,我的终极目地就是看海。完成我的愿望,我就要潇洒走人了。

所以,当时电话打不通,我也完全不放在心上。友人一再郑重强调那个电话号码很重要,听他的语气似乎凝重的像是泰山一样,但在我的心里却轻的犹如鸿毛,可有可无的在一个我的视觉看不到的地方,独自的飘荡著。@#

责任编辑:方远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人常言,这世间的夫妻之缘,是因为月下老人将一根红线系在了他们身上。所以不管相距多么遥远,姻缘这根红线会把人系得很牢固。我相信这是很美的传说,但在我的阅历中,似乎有着不一样的东西在牵着。
  • 凡事不必强求,也许等到机缘成熟的时候,自然而然就能见到了。所以,连遗憾都不必有,只安心无挂碍地做好自己该做的就够了。毕竟,命运给我们做了怎样的安排,绝非一时所能看透,一切随缘就好。
  • 只有相互的心念才能与自然的美景惺惺相惜,要不山只是石头,水只是液体。是山给我灵感,所以我们是相互写成的,没有去那个地方,就写不出来的,所以是和山水相互感应的。
  • 简单并不等于不聪明。相反正因为他们的单纯,做事才会更加专注,况且真正按照正理行事的人,自然会得到天佑,谁又能真正伤害得了他们。有天佑之人,获得幸福那就是必然的了。
  • 还记得金陵十二钗的判词上有句话:“可叹停机德,堪怜咏絮才。”说的正是诗才不分伯仲的钗黛。“咏絮才”一句虽然喻指黛玉,但柳絮实际...
  • 可与诗歌同提并论的则为李白之剑术及侠义之气。他曾说自己“十五好剑术,遍干诸侯”(干:干谒,请见意)。刘全白在《唐故翰林学士李君碣记》中说李白“少任侠,不事产业,名闻京师”。魏颢在《李翰林集序》说他“少任侠,手刃数人”。
  • 钟离权站在一旁,看着惊魂未定的吕洞宾,笑着说:“黄梁尚未煮熟,梦境就如此结束了。”
  • 在瑞典找到工作或打算搬来瑞典生活?保罗•康诺利(Paul Connolly)与您分享他的顶级贴士令您快速适应瑞典文化的独特之处。
  • “忠孝仁义”就像一根极其柔韧的琴弦,历经风雨重重苦难,再大的邪与恶也难以把它砍断。“舍生取义、精忠报国”这些用鲜血铸就的词语,也久经战火的熔炼,注入神州大地。
  • 过去的几个星期里,我们的支持者提出了一些问题。我想做一个澄清。大家最关心的问题是,如果我成功当选为Johns Creek的市议员,我会怎么做些什么来帮助我们的华人社区?
评论